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幕下》[家教/骸纲]  

2009-12-06 18:57:06|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BLOG所有图文禁止任何无授权转载……

违者挨叉子、唱校歌、裸奔……总之自己挑吧XD



 

BGM推荐:大塚愛《夏空》+《金鱼花火》(这两首连着听一遍正好)

 




 

 

 

所以未来由我来守护啊……

 

所以未来的世界,你所想要去守护的世界除了,除了我和我们之外,是否还有你的存在。

 

 

很多年前,那些繁星嵌落每一丝夜空的盛夏,我所需下的愿望在现在看来只是年少一时兴起的狂妄和不只世间险恶的幻想而已。

那是那样干脆的吐露的话语,语气里的凌厉和拂面而过的夏日里一丝难得的微凉清风从你的方向吹来拍打在肌肤上,于是我只能咽了口唾沫败兵哀气的将脸藏进双膝试图逃避却还是偷偷地从衣袖遮拦视线的缝隙里抬起头望着这样的你。

[输得真惨],吐嘈明明是唯一的优势却还是一败涂地,从此连废柴的名号都显得越加遥远而高不可攀。

啊,我只是个废柴,虽然现在连个废柴都不是,所以可不可以请你走远点,一公里之内不起雾也不想看到你。

其实一公里开外就算是日当正午阳光明媚也不可能看清比他身高还高上若干公分的少年。是啊,就连物理条件上他都占不了分毫的便宜,所以这种人有事没事还挨在他身面难道就是为了时刻让他明白自己是何等的渺小而不看一提的么。


他啐了口气,不堪闷热的抬起脑袋。


他们坐在视线开阔依山傍海的小旅馆房顶上。以夜为衣在头顶铺展开来这个季节的狂澜炫彩。亿万光年之外的星光汇聚成光的长河,以势不可挡之势铺天盖地地呈现。他还记得他们踩着水汽依揽的湿滑石阶小心翼翼的从山脚下的庙会赶回来时的情形。那是他们说好了的,日落之前要赶回旅馆,狱寺用咬紧牙绝不泄气半句的声音那么地念叨,而结果只是棒球少年跟在背后歪着脑袋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靠剑拔弩张的怪异肢体动作来辨认出个分毫,然后一如既往的笑容里一句“狱寺真是个有趣的家伙呢。”
而他的十代目在很远的地方朝着他们招了招手,他抬起头,山岭间蜿蜒小道中蓦然点亮了日落最后的惊心动魄,泽田纲吉小小的身形镶嵌在庞然树荫,万千光华在他背后悄悄陨落,而他只是看见他面前遥远的地方的海平面逐渐汇聚起来湿气,反射着他背后的无限光纤,静静的沉静下来,像是某一日唐突路经音乐教室时窥见赶着上课之前偷偷练习着古典音乐的不知名的同学,他记得他放下琴盖时脸上满足的表情被对面教学大楼某一扇窗户折射的光芒点亮又黯淡而去的瞬间。他不会去记得全部,他记不住很多事件的始末就像他总是会在考场上遗忘前一天温习了数遍的习题一样,可是他总是会记得一些美好而渺小的东西,像是难得起早可以和心底暗暗恋慕的女孩子踏着同一秒的节奏步入学校。那些都足以成为他某一日任何巨大悲伤之后逐渐点亮的光,渺小而炙热。

他想他就是为此一点点,向着可能若干年之后还是无法明白的某一个点莽莽撞撞的走去,却没有迷失的原因。


可是这一次他迷路了,就在他朝着他的同伴(其中包含朝圣者般朝着他万年闪烁星星眼的狱寺同学,同学,同学而已……)招手展露他甜软笑容的时候,渺小的因子悄悄张开黑鸦的羽翼,他回过头去看到静蓝海面色彩笼罩的少年站在他的身后,巨大的阴影让他不禁一颤。

所谓巧合就是,某天路过彩票铺子随手见到一张被人遗落在角落还团成一团的纸张鬼使神差的只因为上面某四位紧挨的数字是如此似曾相识到令人反胃而揣进了口袋,直到到家慌忙调着频道寻找期待已久的新番动画的时候冷不防经过了彩票现场摇开的节目然后再次因为某数字的执念而松下了手里的遥控器时。

[6……6927……?……不是吧……]

他终于知道恶鬼缠身……

 

 

天地瞬间的颠倒,他想起不知在哪里听说过的,有些事物只会在最后开出绚烂的花……然而很多人总是等不到最后便背起行囊转身离开。

他看到的最后的画面是红云灼烧如同地狱降临打开禁锢已久的尘封,追逐而来。六道骸站在血光之中斜眼睨视,巧笑倩兮,和世界尽头浑然天成。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玻璃风铃在头顶上旋转出曼妙,清脆的波动在山林里面回荡,好像随时会有不甘寂寞的妖精逐风而来一般。
他摸了摸后脑勺上的包,缓慢整理当机之后强制重启的大脑,程序理清细枝末节,于是他开始暗自庆幸他在这里好端端的躺着就像是笨蛋在沾沾自喜从不会伤风感冒一样。

他支起身体,微风牵连细丝缠绕,柔软的质地。

那张他曾经在梦里见过的傲然线条在他面前呈现出来缓和的摇曳。

不远处的灯龛火光微弱,被风牵引出晕眩的阴影。

 

他悄悄的伸出擦破了皮而微微渗出凝固血迹的手,海水一样冰凉的触感,紧闭的眸子之下藏着巨大却不堪回首的深列的阴影,脸颊上有着一样擦伤的划痕,在作为男孩子而言的脸上不会显得太过突兀,然而他知道这是不适合他的存在。如果是狱寺或是山本……嬉笑打闹的某种见证。

而他的伤,总是渗透悲凉。


拉乱了节奏的吐息和睫毛张合摆动的阴影,他慌张的收起那只隔空停滞的手。

侧含着的脑袋深埋在背光的阴影底下,像是某场未能实施只能暗自深埋的恶作剧。
六道骸是习惯于昏暗的人,他惯于在无人知晓的角落里拨开溃烂的落叶找出潜藏在地底之下永无天光的事实。

他撩拨开他用来遮拦表情的发,于是对方开始后悔三天之前才理短了头发,可是压迫在校规之上的黑色外套和锃亮双拐的淫威是人尽皆知的。

指尖冰凉的触感,他找不到任何闪躲的空隙,那双眸里刻烙着美杜沙的诅咒,他像是瞬间硬化的雕像动弹不了分毫,只能等待风化为尘。

 

罪魁祸首该为他闯下的祸感到抱歉,然而那个人是六道骸就不一样。

他不会承认是自己意外的出现在食草小动物背后导致对方毫无防备的从石阶上摔下去,他理所当然会趾高气扬的数落胆小的生物更本没有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必要……

没必要……

必要……


必要的是食草小动物紧闭着眸子和眼角渗出的晶亮在身形微弱的颤抖之下闪闪发光煞是惹人怜惜……
虽然他不知道泽田纲吉不过是因为凤梨素过敏却又不敢在本尊面前堂而皇之的打喷嚏。他没形象是小,没命就是大事了。

好吧,那么退一步……

“你难道不知道石阶上湿滑么,真是废柴。”


浩淼清风执起夜幕,萤火虫承袭着所有童话里最微弱的温度渐隐渐显在庭院繁茂草丛之中,它是那些凄美而扑朔迷离的卷章的最初与最终。

会在在最深的夜的尽头悄然落幕。

 

 

 

 

左右手和棒球少年踩着被青苔沾染了新鲜泥土气息的凉鞋一路拖拖沓沓赶到旅馆为他们预留的独栋小屋前的时候已经错过了落日最美丽的霞云。

只是在离天空最近又无比遥远的屋檐顶端少年昭然若揭的兴奋得指着天空中隔着银河混沌边最明亮的那颗星,脸上印满了光辉。而他身边的少年顾首相望悄悄的将视线沉静入那片最璀璨的星河之中。

 

 

“六道骸,你这个混蛋!把十代目还给我!”
“狱寺,阿纲可不是你一个人的噢。”
“棒球白痴,你给我去死!”

 

 


我想要守护的未来,是可以在那样星空之下永远复制的没有尽头的未来。

 

 

 

 

 

 

OMI PS:

名字总是很纠结的事……夜幕之下、星空之下、一些被藏在幕布之下永远没有办法抹消的美好的东西……大概是这样的吧……

2个多月和AC绝缘的日子太难受了……简直不是人过的……(所以说刚刚补完的木乃桑的既刊突然间神清气爽……)

 

(其实本来想往悲里写,但是一不小心音乐放到大冢爱的专辑……我真是太不小心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