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琥珀 06》[家教/骸纲]  

2009-03-04 14:46:52|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BLOG所有图文禁止任何无授权转载……

违者挨叉子、唱校歌、裸奔、塞棉花糖……总之自己挑吧XD

 

 

 

 

 

 


琥珀 06 [6927]

 

 

 

 

简洁的摆设很适合办公室这样的环境,严谨而不失优雅,但是似乎还是缺少了些什么而显得死气沉沉的……

办公桌上空置的花瓶……

 


库洛姆觉得,应该是花吧。

 


在总部的时候,她每隔几天去首领办公室报告工作的时候都会从自己宅邸的庭院里带上一大束白色的花朵,偶尔是百合、茉莉和其他当季的白色花朵……但更多的则是玫瑰,那种最大限度舒展开所有花瓣的盛放的纯白色玫瑰。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泽田纲吉望着她手里的花束温柔的挑起笑容对她说谢谢、很漂亮。直到一个轮番当最终是玫瑰摆上桌前的陶瓷花瓶时候,他总会眯缝起双眼像是沉浸在某段回忆中一般凝视着它们。随着时间一点点拉长,泽田纲吉会在工作闲暇的时候俯下身亲自将那些先一步支撑不住而飘落了一地的花瓣仔细收起然后跑去最近的洗手间换上新的保鲜液……

库洛姆好几次说这些留着她来就好了,可是泽田纲吉总是摆摆手,卷起袖子小心的将花束取出。他说这也是一种放松啊,整天不是闷在办公室就是参加各种聚会,他并不讨厌和人接触,但是他不喜欢那些伪善的笑容。他偶尔也想要能有个只有自己的安静的时候,像是这样感觉到冰凉的水从手中滑过时在这个季节有些彻骨却又很清爽,挂满了晶亮水珠的花束,有一些沁人的花香……哪怕不出门,光只是这样就可以将一整天的疲惫悄悄带走。


只是现在,泽田纲吉的眉头堆满了褶皱,就好像办公桌上似乎永远都无法阅完的文件一样,手指按在眉心却还是舒展不开那种压抑和疲倦,手里铺张开的是上午让人从总部传送来的某些地形图的打印件,那些代表混乱和小型暴动的标记零星散落在图中,并且似乎有向着彭格列广阔地盘靠近的趋势……


像是这样已经有快三天了,从库洛姆匆忙赶来之后,泽田纲吉彻夜的将自己关在办公室,总是密闭严实的不透光窗帘将白天黑夜轻易搅乱,陪伴着他的只有一杯杯浓烈的黑咖啡和面前成堆的文件,唯有餐点时间巴吉尔会有些不忍的将他强行拉去小客厅。

而也就只有这个时候,库洛姆才能很难得的见上首领一面。


看着对面捧着茶杯一脸倦意的首领,库洛姆突然间觉得有些遥远……

 

“库洛姆?茶点不合口味么?”

“……诶……不是……怎么会”不知道是不是蛋糕里的可可粉加得太多了,有些苦涩。放开手里的小叉子,她觉得该说些什么。
“那……那个……BOSS……”

“库洛姆小姐还需要茶么。”
金色镶边的白瓷茶壶被巴吉尔伸到了面前,库洛姆觉得她太过委婉的个性让她再一次失去了开口说话的机会,一句小声地谢谢吐露的依旧是如此的不干脆。


“其实,在下一直想问库洛姆小姐怎么会这么晚才到。”前发半遮过一边的眼睛让人看不清掩藏着的谦恭,巴吉尔将茶壶归回原处然后站到了泽田纲吉的身后,向着有些意外而回转过脑袋的纲吉撇过眸子,像是在询问他的言词是否失礼的样子。

“在下有联系过总部,听说库洛姆小姐特地回过总部,可是在下记得在下在联系库洛姆小姐的时候特地说明了请直接到私宅的别墅来的……而且听说库洛姆小姐从休假初期就一直没有联系…………还有,库洛姆小姐没有带着指环么,哪样也难怪侍从会将您拦在门外了……”

泽田纲吉也很想知道,但是他觉得好像有些不对劲,库洛姆的表情有些像是僵硬一样躲闪开了她的视线……有什么不可以说吗?心里有一丝失落。他以为这些年他们可以像是他和山本还有狱寺那样的亲近了,他觉得可以看到她对着自己微笑就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但是也许不是这样的……

雾一样迷离而捉摸不透的人,他不期然的想到六道骸……

 


已经几天了,他用工作让自己暂时脱离开总是悬在他身上的心思,但是他似乎是错了,那样更本就没有用。
而现在他甚至有了一种连看到库洛姆都会产生错觉的感觉,像是游离在脱瘾边缘挣扎着的瘾君子一样,他觉得他中了名为六道骸的毒,从梦境开始扩散到全身。他终日连休息都在勉强着自己不要睡着了,他害怕自己会在梦里看到些虚像就此摧毁掉他脆弱的意志力。

泽田纲吉你够了没有。

不只是一次,他面对着梳洗台看到湿漉漉的自己,日渐憔悴的面容,他强迫着不要去看那镜中如此不堪的自己。他没有必要只是为了他而把自己变成如此,他该做的是站到六道骸的面前对他说一声[欢迎回来],他也是他的家人,只是如此没有任何联系而强加的看似冠冕堂皇的理由而已。
可是低下头,水中倒影里的自己,长长的头发粘连成一片,好像他千丝万缕交织在一起无法言喻的心思一样,手指撩拨过水面,破碎一片。


“总、总之回来了就好……”

他掩藏起脑中有些混乱的画面,抬起头,他却才注意到库洛姆不同于休假之前的装扮……

怎么会……这个时候……

 


“……库洛姆怎么把头发给束起来了,好不容易才留长了,这样可惜了呢。”

被僵硬气氛压抑的一下子有些缓不过来的库洛姆[诶]了一声,才突然反应过来一手向着后脑勺伸去,指尖触碰到的是金属的冰冷,然而表情却像是清晨透过轻纱薄雾的阳光,眼角毫不掩饰的温柔。

“嗯……这个发饰是休假的时候在小镇集市上看到的,和骸大人的那个很像,不自觉地就买下来了呐……果然还是不适合。”声音在结尾越加的淡去,但是却有满载的幸福感像是要溢出来一样,小小的心思忍不住从嘴角漏了出来。

“嗯……”
语言不是否定也不是肯定,泽田纲吉只是不想让自己显得太尴尬而已,连头都没有抬……

可是库洛姆并不只知道。记得还是很久以前,泽田纲吉对着总是面无表情的自己说[笑一下吧,库洛姆觉得开心的话大家都会感觉得到的]。她现在只是希望她小小的幸福可以分享给他的首领,至少她希望她的笑容可以丝毫缓和去首领满脸的倦意。还有骸大人的事也是……

“BOSS一直很忙,不知道吧。骸大人恢复得很快。不过眼睛好像还是不可以见强光的关系,犬和千种一直都留在骸大人身边看着他”说到这里的时候,长长的睫毛下有着些许的惋惜,但是很快的,柔和又侵袭而来将哪怕只有丝毫的阴影全部赶走,她顺势拉了拉放在身边的购物袋。“今天我有去为骸大人添置了些衣物什么的,BOSS有时间的话可不可以一起去,骸大人一定非常乐意……”


“不了”
他的声音听上去就像是冬日冰封了的湖面冻结成坚硬的一片让库洛姆心里顿时凉了一截。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的,就在库洛姆饶有兴致地说着六道骸的时候……

他想要听下去,可是他不敢。


[那个人不是他……]
心里有声音在这么说。


那个可以支撑着陪伴在六道骸身边的是他面前有些腼腆羞涩的温柔少女。是那个为了他而可以将过去全部抹灭、揉碎、重新的,只为了他而改变的少女。那样的不顾一切是泽田纲吉永远都无法超越的。

他做不到,永远都做不到,他拥有的太多,他没有办法为了一个人而放弃那么多。

向着办公室走去,还是那样温润的声音,“对不起……我还有工作,骸就麻烦你了……还有,指环一定要带在身边了,尤其是库洛姆呢,要小心照顾自己啊。”


短短的下午茶时间,留下客厅里有些不知所谓的库洛姆和巴吉尔,手里的红茶不知不觉的失去了温度。

 

 

 


冰冷。

 

 

 


放下手里的茶杯,茶凉了便只剩下苦涩,没有任何可以再去品尝的必要了。

面前的女孩子低着脑袋诉说着她的抱歉,他抚上女孩子头顶和他如出一辙的缭乱发丝,语气柔和的对她说[是吗],是谅解,还有心底的遗憾。


几小时前库洛姆对她说想要拉BOSS过来坐坐,她用可不可以这样的话语小心询问。
当然可以了,他很想那么直截了当的回答,但最后说出口的只是一句半温不冷的[随便],扯不下面子是他这辈子唯一改不了的毛病。

该被安抚的也许是他自己才对,几个小时之后,六道骸忽然那么觉得。


试着将手指扣紧,再松开,似乎还是有些僵硬,水牢的残念还聚集在每一个关节里,隐隐的泛着寒意。

 

 

黄昏落尽,不知道这一夜是否还是会有个房间彻夜亮着灯光。可不可以让全世界在昏暗中沉睡,什么都没有,哪怕有些冰冷也好。

 

 


瘦弱的身体斜倚在窗边,撇过一眼桌上散发着苦涩味道的咖啡,原本大叠的文件像是缩水了一样随着某人消沉的意识锐减了一大半。
他不知道他还能熬多久,在所有工作完成之前,他可不可以说服自己,至少回到原点,他累了,非常的疲倦,心力交瘁。

 

 


来曾夜宵的里保恩看着桌面上寥寥无几的文件突然觉得好笑的嘲弄他说“原来这世上还有能让你不偷懒的方法存在啊”,最后那句久违的[废柴纲]难得让纲吉抬起了头。

“里保恩,回总部吧……事情比想象的要快了,我想我该提前结束休假了。”

“所有人么。我想不是吧,简直就像是逃跑……是啊,废柴永远都只会逃跑,你和7年前还是一样啊。”

“我现在……”

“觉得厌倦了就丢弃么,呵……不愧是黑手党的首领,连我都感到自叹不如啊。”

“不是!”

“那就学会负起责任吧,自己闯下的祸自己去弥补。”

 


“不是的啊……”

小小的声音在里保恩离去的房间里像是哀泣一样溃散成一片,哪怕嘴上说着不是但心里却无法去否认,他想要逃走,这样不对吗?他从来就只是一个废柴,学习糟糕、体育糟糕、几乎没有一件事情是他擅长的……
就连现在他还是会在黑夜里害怕的蜷缩起身体,空旷的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寂寞噬入心骨,谁会来帮他……


[骸……]


不要喊!

他捂着双耳拒绝着从心底唤着的名字,他不可以,他不可以再去想什么了。可是那样的声音就像是魔咒一样纠缠着他的思绪,牵动着他每一条神经脉络让他不由得将心底的呼唤化作了现实的声音叫唤出口。

 


“不要……不要…………你在哪里……骸……”

 

 


黑色……一片……

案面的灯光突然暗淡下去,然后再是四周墙壁上的装饰灯,所有的光亮渐次熄灭。只是失去了光线,他便感觉到有着冰冷质感在四周翻腾起来,让他觉得有些迷茫。只是意外的没有什么恐惧。

从来没有如此的昏暗,想要拉开窗帘却遗憾的发现连月光都没有。

是停电了吗?

有些吃力摸索着案面上的台灯,可是慌乱里却不小心被什么绊到了腿脚,一个扑腾,连带着他没抓稳的椅子一起摔到了地上。牵扯出一片杂乱的声响。


“果然是废柴啊……”连语气都是冰冷的嘲笑,“……彭格列”。轻蔑……从背后飘来,泽田纲吉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和梦里恍惚的安逸与温柔截然不同的人。


“骸……”

 

 

 

 


OMI PS:

这个世界好糟糕,为什么这点内容我可以写这么多不知所谓的东西……

果然是被上周日的CP3.5给刺激到了……卖限量本的都是总攻这句话我算是明白了……


是说梦境和现实的69很不一样的,喜欢这样子的感觉。我依旧让兔子没理由的郁闷了OTL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