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FFFFFF》[家教/白正]  

2009-04-13 00:37:21|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BLOG所有图文禁止任何无授权转载……

违者挨叉子、唱校歌、裸奔、塞棉花糖……总之自己挑吧XD

 

 

 

 

 

 

连可以立足的地方都没有。白兰摇了摇头艰难的挪动步子试图让这里保持着原样,然而只是如此的简单移动却还是拉扯到泉涌不止的伤口,手指所及之处是被鲜血染浊了的纯白制服,一道深烈的伤口直接撕裂了制服直至要害的血肉模糊,好像苍白雪原上放肆盛开的艳红色花朵,一种触目惊心的妖艳。

当他想到这里的时候轻抿上笑意,像是在嘲笑着自己居然会处于如此的窘境一般,又或者只是习惯使然,不由自主的……

就好像他现在居然在战况节节退败的时候居然会只身脱离战场来到这里一样——入江正一残破的实验室。

空气中布满了凝滞的霉变气息,清冷冰凉的空旷房间维持在被强制转移至此时的最初状态,脚底是一地的残骸与碎片,可以预见的杂乱事态。当他仰起头的时候是硬生生的被外力撕扯出的巨大空洞,四周拖曳着裸露的各式电线和被扭曲出锋利边缘的金属质地的外墙板,末梢在轻微光亮下隐隐泛着锐利的光芒,白兰撇过脑袋,一丝折射而出的光点没入了银紫色的眸,在因茫然而显得黯淡的眸中添上了一道高光的聚点。

视线缓慢的从空洞处移离,顺着手指滑动过的轨迹是冰冷的主控台面,原本该是磨沙质地的案面有一片是光滑的,几乎可以折射出清晰面容的细腻手感。

整只手掌覆于其上,全部身体的重量挤压去那些掌心与案面的空隙。是冰冷还是温暖已经不记得了,只是觉得掌心逐渐失去的暖意和案面逐渐积聚起的自己的体温成对比,已经分不清了,究竟是对你残存着的意识所产生的幻觉,或者只是在时间缓慢推移里而对冷感产生了麻木。只是一份陌生而熟悉的温度,顷刻便让人失去了辨别的能力。

是你还是我?或者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只是案面上清晰的倒影中,泛着银色质感的轨迹顺着面颊的轮廓滑动出一道晶亮,地心引力将那道弧隔空拉扯至案面。被蓄意藏起的表情,而心迹却泄漏了隐情,在案面所留下的破碎的水渍,也许是因失去了原本的那份温度,凝滞的冰冷。

 


严重的失血量夹带的晕眩症状让大脑无法正常的运作。从入江正一正式接管日本支部开始直到现在究竟是多久了,以为隔着显示屏随时随地可以相见也是一种缓解去心头之欲的方式,只是欲望膨胀,轻易便失去了可以制止的唯一方式的自己只能望着镜面中那张有着锯齿纹样刺青的脸,捏紧了手指直到骨节显出苍冷的白。

 


“呐,小正,你知道吗……现在,有一些想你了呢……”

 


和恬静的梦略显协调的是耳边泛着甜腻气息的轻声暖语,也许是靠得太近了,唇齿间顺着话语拂过的暖意撩拨着耳际敏感的肌肤,硬是将正一从恍惚的梦境拉回现实。手指还未摸索到眼镜的去向甚至还趴在案面满脑子是搅乱了顺序的梦境残像,惺忪模糊的视线却被一只手的轮廓夺去了可视范围。修长的手指顺着下颚柔和的曲线向后轻挑而起。正一只是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当他终于缓过神,蹙目在视线里越加清晰的则是白兰那张总是带着着毫无诚意的笑脸……

常年高度近视的经验告诉他物体离自己越近则越是看得清晰。虽然他还有时间在脑内做着简单的分析但是他似乎已经没有时间去逃避现状了。婆娑在下颚的手指不由分说的将脑袋向后托起,他可以听到椅背因过度弯曲而嘎吱作响的声音是如此的清亮。闭上眼,他终于放弃掉最后挣扎的权利。缝隙般狭小的视线里,他看到白兰的嘴角勾勒出得意似的完美弧度,然后……


一堆杂乱的声音成串的响起,直到最后以一叠资料在空中翻腾辗转飘落时摩擦出的沙沙声作为落幕,一切归于平静,如果不算上语言这种声音的话。

正一伸手向着脑后摸去,虽然没有叠加的球形冰激凌那么夸张,但是后脑勺明显正在奋力崛起中的肿块在手指轻触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地从嘴角溢出了一声“好痛”。

“啊……失算啊。”

来不及抱怨一句[可恶],那毫不正经的懒散声音又从翻倒的椅子另一边传来,寻声而去却发现声源方向的白兰几乎以同样姿势一手向后支起身子,外套的拉链被扯下了半截。正一看了看自己的手,于是轻叹了口气别过脑袋毫无内疚的挤出了句“活该”。

“小正好冷淡啊,人家可是想你了好不容易才偷偷溜过来的。而且是小正的错呢,随随便便就露出那么可爱的睡颜。”

正一真的很想喊一句[这关我什么事,鬼才知道狐狸原来是365天天都在欲求不满的发情期],只是他觉得这么下去也不是解决的办法,理智的选择无视。

明明散满一地的资料让他的头痛又加重了不知多少,偏偏白兰又换上了笑脸,他觉得有一阵凉意从背后窜过,视线下滑,他望着紧抓着自己手腕的那双手,然后又抬起头。

“小正,我们偷懒去约会吧。”

他觉得胃部一阵灼热涌上,“白兰先生,如果你现在不想我吐给你看的话就请放手。”

事实证明正常人的思维永远是敌不过非正常人的畸形幻想,“只是放手吗?那么可以咯?”

“啊?”

“约会啊。”

教训还不够是吧。几乎是同时,海带状黑线铺天盖地的从天花板上垂下,白兰下意识的在心底冒出一句[糟糕,玩大了]。不禁后退了两步,直到桌边僵硬的触感截在腰后。面前是压抑下来的正一巨大的影子,而白兰自己则像是泄气了一样越缩越小连同着他飞速膨胀的心虚。

[小正,你要是想反攻的话可以直说啊,我不介……好像还是有些介意的]
就在他一副准备英雄就义之势,突然间那道压抑感就此隔空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紧张的神色挂上了正一的脸,似乎有一道冷汗从额角渗出,而视线则死死的盯着白兰撑在案面的手边,手指离小键盘的Enter只有分毫之差。

有什么不对么。白兰不解的转动视线,最后定格在显示屏中被选定的一个以一串F为名的程序之上。

“好像是个有趣的东西呢?”

“不要动!”

“诶~不会是小正的写真吧。”

越是掩饰便越是容易挑起白兰的兴致,谢满恶趣味的夸张调笑让一向冷静的正一难得露出了慌乱的神色。

“变态啊你,谁会对自己的写真有兴趣啊!”

“可是我有兴趣啊。”

“关我什么事啊!”

“不是吗?难不成是我的?”一手指向自己以为这个玩笑一定会让正一不知所措,然而他却意外的发现正一安静的沉下脸,安静的似乎连灰尘在空气中摩擦时的细小声响都清晰可闻。

白兰下意识的觉得,不会是真的吧……

只是他没有料到打破这片沉浸的是正一攀附上自己半敞开的衣襟最后停留在领口拽紧的手指,伴随着难以察觉的细小的颤动,“烦死了,不就是喝个下午茶么。”

模棱两可的语言让白兰顿时语塞,“要去吗?”

“所以说你先出去啊。”

“啊?”

“你很喜欢头窥别人换衣服么。”

“我不介意啊。”是啊,白兰是变态,他怎么就忘了呢。

“你倒是给我介意啊!”

他一手将白兰推出了房间,直到确定房门全部密实合上才松懈了全身紧绷的肌肉。对着显示屏上选定的目标轻叹了口气,关机拔电源。

 


“真是难得呢?”门外的白兰望着手指,轻舔过那丝让他执迷的残存的气息。思维纠结于前一刻向后仰起的那双清澄的绿,缓慢合上眼帘时眼角一闪而过的湿润里自己的影子。

小正,你在看着我吗?

 

 


慵懒的因子在阳光的诱惑之下暴露无遗,可以让整个背脊松懈下平日里持续的紧张状态,虽然那柄木制椅背并未让人感觉到任何实质上的舒适,只是沿着茶杯传入掌心的温度停留在头顶倾泻而下的日光相同的恰到好处,一抹淡然的暖。

抿上一口,唇齿间回转出淡淡甘香,这样的下午是不是应该听着街边露天小茶馆里断续不清的唱片流淌着音符从耳边抚过,闭上眼,四周的喧嚣融合进风吹动树叶时无法听清的每一个细小作响,还有对面传来的那个好听的嗓音。


所以,时间可不可以静止在这一刻……连同你的声音一起……

 

 

 

 

 

 

 

 

一声巨大的轰鸣伴随着阵阵浓烟示意着这场战役闭幕的临近,以白兰预想之外的败绩。

伴随着阵阵脚步越来越近,白兰试着再次试着抽动起嘴角……


“你在做什么?”

“……小正?”

“真是,没想到真的赶在彭格列之前了呢。”

“追逐游戏么?”

“为什么你这种人总是……”为什么我却还是……

一身单衣几乎都被汗水浸湿了,第一次疯狂的奔跑着,从未想象过的。他在心底自问[究竟在做什么],可是有什么始终纠缠着,无论最后如何,他像要去做的那件事。

凌乱房间里他展开跟随了多年的那部手提电脑,以最快的速度接连上面前残缺的部件,他不知道究竟还可不可以,只是摸索着,竭尽全力的去维系,曾经只是一个梦里恍惚所见的残骸。

 


FFFFFF——程序开启

 

 


当那些拥挤着占满整个房间的显示屏同时显示出一一片苍白之时,无数的片影顷刻间汹涌而来,那个心底深藏着如同面前的巨大空缺瞬间被淹埋至轮回尽头。

 


你知道吗,当我遇见你的那一刻开始,意识无数次牵动着手指,记忆与过往全部选定,当Delete键被叩响时的余音还缭绕在耳畔,泪水不禁潸然而下。面对着巨大空白的世界,我知道我终于可以完全的属于你了。

湍急洪水带走了我在世界所弥留的全部踪迹,一丝一毫都被完全埋葬于亿万年之后也无法找寻到的沙土之下,在我的面前的只有一望无际的贫乏和尽头你伸来的手,背后的诺亚不是我的方舟,而你的身后掩藏着的万丈光芒在我荒芜的世界里绽出纯白的花……

那是一个梦境,一个可以被谁所带走的梦境,让我一次次徘徊在信以为真的悬崖边际,辗转反侧,脱离不了的是潜意识里无法割舍掉的那份执著与责任。

 


时间在预想之前便早早的开始运转,那个命中注定的牵绊,那个用自己生命捆缚于我灵魂的人出现在面前的时候。


听着连自己都开始质疑的话语,谁的声音……

背叛者……

 

 

 

 


然而再次相见你却依然的,只是一句[小正喜欢的话]

 

 

 

 

 

 

 

 

“白兰先生,那天的话,我可以去相信吗?”


“任何一句,如果你愿意的话”


“那么,可以请带我离开么?”


“为什么不……”

 

 

 

如果我无法做到,那么至少可以由你,用你的双手,将这世界全部归零。

 

 

 

 

 

 

 

 

 

 

 

OMI PS:

※ FFFFFF是白色的代码


BLOG里写到的。用一种颜色去纪念一个暗恋的人,如果有一天,当那个人看到了那个色彩可以明白到那份爱意的话……只是一个希望而已。

如果说到白兰的话,对于小正来说应该是白色吧,让他一无所有也在所不惜的人。(我实在是不知道白兰能不能理解小正这种隐讳的告白,所以都没有描写白兰的反应……其实我不过是希望他们可以私奔而已= =)


前一阵子给一本合志的Guest,昨天听说主催失踪了本子基本上出不了,于是拿上来……
其实还是觉得没有出得好,现在看来这篇很糟糕|||||||||||||||||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