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琥珀 08》[家教/骸纲]  

2009-05-25 01:00:10|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BLOG所有图文禁止任何无授权转载……

违者挨叉子、唱校歌、裸奔、塞棉花糖……总之自己挑吧XD

 

 

 

 

 

 

撩开遮过手腕的衣袖,望了一眼手表,时间随时随地都在流逝,一发不可收拾。

“泽田大人,总部已经全部都联系上了。”
“是吗,辛苦了。”

巴吉尔放下了手里的电话回过头示意一切联络进行得很顺利,据说离得最近的岚守和雨守早在之前的第一次联络时就动身了,估计目前已经在总部等待着,对于尚且年幼的雷守,纲吉还是让所有人对他守口如瓶,他认为暂时还不需要连小孩子都惊动,所以这再一次的联络重点还是落在了晴守的身上,查遍了各大航空公司似乎这两天里没有任何从日本直通回来的航班,不得已之下他只能动用了私人客机,也许这个时候他该庆幸那些终日让人听着就头脑发涨的社交活动的确是为他积攒了不少的人脉。

私宅和总部相隔距离并不是很遥远,车程不会超过两小时,所以不出意外的话今晚他们就会回到总部。所有沿途道路均已下达了指令,除部分私有属地全部在特定时段清空道路之外,其他沿途所经之处也已提前按布下人手。虽然同行的还有彭格列最强的云守,但是顾及到首领及作为在逃囚犯的雾守同样都尚在虚弱的初愈状态,精心的部署的重要性就越显突出了。

最后确定了时间。褪下一身度假休闲装扮的众人在大厅集合。意料之中的,唯独少了雾组的六道骸和库洛姆。

“泽田大人,时间已经……”
巴吉尔附耳在纲吉的身边提醒着,赶不上预定时间的话那么一切部署都将成为虚设。然而纲吉只是浅笑着握紧了叠加在一起的双手,小声地一句“我知道。”

偌大的大厅似乎只有他的声音在回响,一种空灵而静谧的等待。最终在正中楼梯口细碎的脚步声中,他背着双手回过头去仰起脑袋微笑着喊出来者的名字,“结束了吗?骸。”,这是棱角有致的黑色西服所掩藏不了的柔和。

而对面是从未看到过的正装的六道骸,手指撩过回廊的扶手,他倾过身子同样用一个微笑回应,微抬起下颚的俯视角度,“欸,当然。”

 


他总是只在特殊任务时借由库洛姆为媒介才出现,真不知道圆领T恤没事还搭配一条领带怎么看怎么别扭,泽田纲吉有时候真想伸手一把揪过来让他知道这东西的多余之处比比皆是。

[拜托你不要这么出门见人啊。]彭格列的久负盛名的优雅与严禁毁在一根搭配不当的领带之上简直是天大的笑话。虽然若干年前当他第一次踏上不轨之途的时候也一样是休闲外套被总部的部下毫不客气的拦在了门外,真不知道相比之下是哪个更加的不成体统。

[没有人。]那时候的六道骸耸耸肩,似乎身体的束缚早已噬入了他的心智,幻化的骨骼间流动着水声,气泡在装满液体的容器中炸裂开来的闷响。他再次的开口,[没有人了,谁都不会看见。]

只执行暗杀任务,只在这个房间被召唤而来,活着的人除了同为守护者的诸位之外谁都没有看见过他的身影。

彭格列,我是你的私有物么……

 


那么你要付出什么代价?囚禁我的代价,现在你准备好了吗?

 


他轻缓踱步走的优雅,停留在楼梯口时他回过身向着走廊内侧伸出了手,“到这里来。”他说,“到这里来,我的凪。”声音如同魔咒。

女孩子从走道口羞涩的伸出手,却又一如当初,一如在那个昔日校园的体育馆里的众目睽睽,退去裹住周身的斗篷,立于众人间的那个年幼的女孩子。只是几年的时间将那时的玲珑乖巧修饰出了些许成年的韵味,黑色西服、她标志性的短裙,长发早已盖过了肩头,掩着微红的脸颊。
她还是当初的她。

“女人!你!”犬从来就不知道掩饰为何物,大大咧咧的喊出了满肚子的惊讶,虽然他的表情有着更多自然保护区里被放逐出来的惊悚效果。而一边波澜不惊的推了推眼镜的柿本试图一次又一次的将相同的惊讶藏在冷漠外表之下,只不过数次失败之后他还是不免的一句,“骸大人,这究竟是……”一句话要拆分成若干段也算是他的个人特色所在。

直到他们走下了楼梯,从面前经过时巴吉尔似乎也没能从意外中脱出,身体保持原状脑袋做着目标女孩子为中心转动,直到他们停留在了泽田纲吉的面前。

“让我们等很久了啊,凪。”

那年的影像再次重叠在一起,所有人一直都在期待卸下黑色眼罩之后呈现出的景象。

 

 

 

 


他支着脑袋望着车窗外的沿途景色一路向后飞驰而去,单调的树林已经看了不知道多少分钟,腻了。一个剧烈颠簸之后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凪回过头一脸担心地询问着“BOSS没关系吧?没有拉到伤口吧?”而她面前的景象则是BOSS含着脑袋使劲的扯着笑容“这么点小事没关系。”至于坐在一边骸大人,她不知道要怎么去形容……为什么会有人支着脑袋死看着窗外似乎恨不得要把脑袋伸出去才甘心而另一只手则霸占到了旁边的座椅背上,低气压什么时候跑出来在头顶盘旋。她小声的低估了句,不要欺负BOSS啊,结果无奈的还是回过了头去。

透过玻璃光滑的镜面,他看到他在笑,在笑,居然还在笑。像是要将这一辈子的灿烂全部赌上冒足了底气的笑,“谢谢”,小声得只有坐在身边的六道骸才能够听到,谢得莫名其妙。然而他确实是在刚才颠簸的一刹那,一手不听使唤的作出了反应,如同本能的条件反射般将他拥向了自己,砂糖果子混着日光渍出清爽的味道随着嗅觉钻入大脑。是在初醒时手指上沾染的味道,是在那个夜晚怀里抱满的味道。也许比起上瘾,他觉得宁愿中毒要来得干脆些。

所以拜托啊,彭格列,让我陷入如此境地的你究竟样怎样来偿还所需的代价。

 


当泽田纲吉温柔的对凪说着似乎是久别重逢的话语时,没有人注意到六道骸独自穿越那团名为喜悦的柔和气场的包围,那是和他格格不入的世界。

“哇噢,那个孩子,真是让人意外啊。”云雀侧倚在门前,毫不掩饰他嘴角边裂开的乖张笑容。
六道骸似乎没有任何蹙足停留的打算,只是放慢了脚步,“你有兴趣么,云雀恭弥。这真是让人困扰。”
“这是真是做父亲的口气呢。”
“欸,那个孩子的存在很重要呢。”擦肩而过的瞬间,细弱的风撩拨起他掩着猩红的发。

云雀含下了脑袋,顾自将双臂较之于胸口。
“你,下了一个不小的赌注啊。”


“是么?不过,这是一个没有风险的赌注啊。”


从六道骸一开始迎面走来时他们就没有过任何相视而对,直到他们相背的距离越来越远,彼此唇边的笑容都没有被任何人解析个透彻。

 

 


“真是欢乐得让人生气。”
极品烟的特质就在于绝对不会让四周的人有遭受摧残的任何感觉,至于事实上二手烟的通效则一概不缺。云雀皱着眉头打开窗户任风吹乱了耳边的碎发,不屑于肌肤上那毫不干脆的痒感。

“呵呵,怎么说……像是去郊游呢。”尴尬的气氛僵持到巴吉尔淌着冷汗接下里保恩的话为止。副驾座上的他慎慎的抬头看了一眼反光镜,然后暗自叹了一口气开始为自己坐错了车而感到后悔。

 

 

 

 

 

 

 

 


OMI PS:

接下来大家就要见面了,虽然有些意外会夹在中间,现在在想96妹妹那段是要单独的写番外篇还是加在下一章里来写。

从一开始就在想既然69当初让96妹妹恢复了健康那么为什么不连眼睛也幻化给她,现在想的话或许是因为不希望她会真的以成为自己为目标吧。
如果是69的话应该是明白这世上唯一不可以失去的是自我这样的事吧(不过接下来我会努力让27把它给夺走的!),无论在怎样的时候,这一直都是他踏着过去的阴影一步步活下来的唯一的方式。

所以现在我让69把眼睛还给96,这对于他们双方来说这都是非常重要的事……也许对于27也是很重要的……至于另外某人嘛……

(其他的接下来再说……)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