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毒》[家教/骸纲]  

2009-05-27 15:36:17|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BLOG所有图文禁止任何无授权转载……

违者挨叉子、唱校歌、裸奔、塞棉花糖……总之自己挑吧XD

 

 

 

 

 

 


泽田纲吉面对着对面的亚热带水果在想他究竟是在什么时候丧失掉了让对方停止任何方式骚扰自己的机会。

他抓乱了稻草色的头发,苦思冥想之际眼角撇过抽屉外没藏好的试卷的一角,然后双手扑向前猛地栽倒在矮桌上,而对方则好笑的趴在桌面,吐息蹭过脸颊。

他怎么离他这么近,怎么可以这么近。


他离京子都没有这么近过。

 

 

 

 


料理课从来都是女孩子们嬉笑着切磋技艺的时间……这是在上课时段。

至于下课后则变成了男孩子们相互切磋的[战场]。这不是鲜花巧克力的情人节但是风纪委员会的众飞机头依旧忙度不堪的绷紧每一根神经穿梭穿梭再穿梭,对于倾慕女孩子的甜点的向往远远盖过了黑色外套+双拐的淫威,委员长,你的口头禅在这一刻无效化如同堵塞的下水道盖子,涌上来的全部都是自上次料理课后挫败所产生的副作用爆发,人们豪迈的将它称之为越挫越勇。

所以说这是[战场]

纲吉小小的身形抖抖缩缩的全部被掩盖在众人之间,他全然忘记了自己料理课的成果,扒着门框险些被人流冲出料理教室。这是他们班的料理课啊,难道全校这一堂课都提前放了吗?
你说当班老师?喏,在泽田纲吉身后的身后。

他眼巴巴的看着尽头的女孩子们抱着格式花纹小巧精致的包裹走过来,穿过人群。做不到啊,做不到啊。果然还是算了吧。一粒子弹从背后猛地扎进身体。

然后……然后……

 

 

 

 


其实我早就死过不知道多少次了,每次你对着我笑的时候,你喊着我的名字的时候。我都在想这样就够了,没有下一次也没关系了。

 

 

 

 


“六道骸,你在这里做什么。”

也许是你每次面对着我都捏紧了拳头,以至于我已经忘记了心坠落的轨迹是你勾起唇角枫糖一样的弧度。

他步履轻盈的走到他的面前,像一朵浸渍着阳光热烈盛开的向日葵。

“你要不要来我家?”

蜂蜜色的脑袋、蜂蜜色的笑,而在我嘴里却化开剥落糖衣的苦涩。

 

 

 

 


泽田纲吉一边换下背后被缝成歪歪扭扭鱼骨纹的制服衬衣一边想他自己一定是疯了。

他把他全世界以及往后日子全部的噩梦凝聚体领回了家,而且是他主动的,他抱头蹲地将整个身体蜷缩成一团尝试着能不能挤压出半个可以替自己解围的方法。但是大脑早就在之前子弹贯穿的一瞬间连同女孩子手里香蓬蓬软绵绵的蛋糕一同在胃里消化掉了。可为什么四角裤的记忆没有一同消化掉。

啊,我明白,一定是因为上帝觉得我太幸福了所以给我一个恶梦中和一下,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么每天一次也好啊。

 


他应该庆幸幸好六道骸此时全部在意的是偷窥他换衣服而忘记了明窥他的心事。

 


抱歉,我家的茶点被家里的小鬼吃完了。

六道骸不在意地说没关系没关系。但是纲吉知道关系很大,非常的大,他看到对方身后的利器顶端兹啦的闪着光,他在想蓝波、一平你们不要回来啊,这里有大灰狼。对方藏在可以媲美马赛克区的职业笑容之下的眼神俨然一副拆吃入腹的恨相,笑里藏刀×3。
事实在印证他的吐槽。


“啊,对了”
他一边在想自己真是聪明,数学考这样还这么聪明的只有他了,一边从书包的外侧口袋一直翻到底层,救世主裹着寒酸的包装闪闪发光的呈现在手里。这是他在瓦砾废墟的战场抢救回来的自己的成果,虽然他已经全然不记得视线聚焦在女孩子身上时手指运作有没有弄错步骤放入什么不该放的东西了。

这样也能觉得闪闪发光的人应该不是白内障就是青光眼吧,可悲的是这个房间里唯二的两个人形生物居然都是如此,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物以类聚?

不对不对,泽田纲吉还够不上,是指变态这方面。

 


“果然,还是不要了吧……”
对面张大了的嘴慢慢靠过来,他开始认真的在脑中计算小方桌的边长还能将面前的景象维持多久。

“真的,没有关系吗?”
对面张大了嘴整个身体翻上了桌面。他开始后悔为什么自己怕麻烦不下楼去拿个餐具什么的。

“说……说不定会死人的。”
对面的嘴啊唔一口一整个合上。他望着他的手和他手里的点心未能幸免于难的同甘共苦了一把,他在脑子里想,啊……一片空白。


六道骸你知不知道同样的食材、同样的炊具,物理上的操作如果不同那也是会产生化学效应的啊。
就算你从来都没有亲手实践过,每次料理课都是靠着右眼跳数字蒙混过关,那起码也该知道不管是你拿来烤人的火力还是微波炉的刻度,一个没拿捏妥当也是会变成焦黑一片的致癌物质的啊!

什么?上馆子?

好吧,现在一脸幸福的他不知道这种无关痛痒的事。

“多谢招待。”他舔舔嘴角的残渣,那只握着对方送来点心的手始终没有放开的意思。“很美味啊,彭格列。”

你……你在说哪一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温度计的水银柱子啪的一声直冲云霄。

 


他低着脑袋望着妄图在他的腿上流口水的凤梨在想也许该吐槽他怎么吃完了就睡,你怎么还不回水牢泡你的罐头去。结果半天他只是掀着叶子把玩着边问:

“要是有毒怎么办。”


其实这问题的重点不在于[有毒]还是[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是你递过来的要我怎么办。”

 

 

 

 

OMI PS:

膝枕我好像只写过白正啊,骸纲是第一次,怎么办,好可爱好可爱~~~~镇定阿你!

前两天半夜脑残的产物……
这次不写十年后,会苦死的,干嘛要让自己活受罪。
所以这次是十年前很可爱的小纲吉和很可爱的骸酱的很可爱的小砂糖(虽然我更本就不会写砂糖= =)

总觉得正常情况下27应该不可能爱上69的啊,那么唯一可能就是迷迷糊糊的同情了。

例如说看到69跟踪自己会想到自己偷偷在墙角望着京子的样子。

朦朦胧胧的样子超可爱一把,虽然这样会觉得69有些可怜。

 

 

(顺便……女人这辈子都和电子秤有隔世的仇,但是这点仇恨在夜宵的诱惑之下又算得了什么……你够了!)

 

 


明天是CP4~~本子们我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34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