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失忆症。》[家教/云凪]  

2009-08-11 23:12:33|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BLOG所有图文禁止任何无授权转载……

违者挨叉子、唱校歌、裸奔……总之自己挑吧XD










※ BGM推荐AKIKO的《vintage love》

 

 

 

 

她只是直视着他的双眸,良久……

“已经不记得了……”

除此之外,什么都没说。

 


1.

在不良少年一个个躺倒的窄小走道尽头。
少女一脸茫然的望着面前少年手中持着的双拐,鲜血沿着金属表面汇聚成丝丝脉络般的血痕,被地心引力一直牵扯到地面。
少年甩去那些令人生厌的粘稠液体,凌厉的目光让人心声寒意。

“你,不怕死么?”声音在四壁间反复交叠打乱了死寂。

少女似乎才意识到对方是在对自己说话,但她只是将硕大的双眼对上了少年的眸,就像是一尊精致的偶人,在她晶紫色的双眼中是一池深不见底的清潭。
那是少年第一次遇上会毫不畏惧直视自己的人,让他不自在的目光。

当某一只手中的钢拐直直插入墙体,并且力度大到连少年自己都有些惊讶的时候,他有些后悔了,他感到自己正在做着一件毫无意义可言的事。更可笑的是他才意识到自己居然是带着愤怒亮出了刚才的一击。

愤怒从来都只是弱小动物无力的挣扎,而他需要的只是纯粹的杀气。

从墙壁飞溅而出的碎屑在少女的脸上留下一道清晰的血痕,她伸手抚过伤口上渗出的微温的液体,白皙的脸庞顿时晕染开一片红,触目惊心,但是她的眼中始终都是平静,甚至是寂静。

她是在对少年说,但更多的似乎是在对自己说。

“不记得了,那样的东西。”

她拾起地上散落的书包和课本径直的走向少年,交错,然后离开了他的视线范围。

 

 

 

2.

她不该知道喜欢是什么,或者她从没有尝试过。


每天一早,偌大的宅邸在父母匆忙的一句“我出门了”之后归于寂静,错过了起床时间的她匆匆的跑下楼,她只是希望面对着父母说上一句“路上小心”。可是她太累了,于是她没有做到。

她觉得习惯就是抽离了一切的情感,只留下身体本能驱使着,做着和说着那些机械性的事情和话语。就好像是那句[我出门了],也许只是从小被灌输的礼节强制留下的习惯了而已,好像所有人都会谦恭的低下头说着谢谢而谁都看不到低下的脸上所藏起的究竟是微笑还是鄙视。
也许如果她不在的话父母也依旧每天一早会那么说着,对着空无一物的宅子,他们……也可以吧。

想到这里的时候她安静的蹲在悬关前,整理着鞋子的手突然停下了动作,她捂上脸喉咙口哽咽得生疼却始终不愿让嘤咛般的碎泣流露出半分,她知道哪怕她号啕大哭也不会有任何人发现的,没有人能够感觉到的,所有人都只是在忙碌于自己手中的工作,没有人会腾得出丝毫的闲暇来顾及她的。

所以她不哭了,她说,忘记吧,全部都忘记吧,她也可以去习惯,她也可以去无视,她说没关系,明天,明天很快就会到的,明天就会忘记了。

 

 

3.


还是那个回廊,还是那个有些被时间遗忘的凝滞了的傍晚,夕阳落尽,只剩下像是烧着了的云层叠加出浓重的橙红色,她不知道原来清淡的云可以匀染出这样的色彩,有些扭曲了而毫不真实,但是却会觉得如此的美丽,无法言喻。

他站在小巷口,他看到她还是几天前的那一身白色水手服,红色的领结系在胸前将她原本苍白的脸色衬得有些红润,但他依稀还是可以看出她脸上藏不住的倦意。

他从来没有如此细致地去关注什么过什么,所有人在他眼中只是毫无意义的杂碎而已,甚至只要他们没有让他感到碍眼之前都是成虚空状的,无法分辨而一成不变,他不需要去分辨什么,那只是毫无疑义占据记忆的垃圾而已。

只是那一天,她站在面前对他说着“不记得了”的时候他的确是第一次感觉到了那种被人无视的感觉,他看不到她的表情,哪怕是她直直的对视着自己的时候他却始终看不明白,没有恐惧,只是成片的蔓延开的浓雾,他看不到雾气背后究竟是一棵树还是整片森林,虽然这毫无意义可言,但是有一刻,他的好奇心被挑起然后再也没能平复。
他想要知道,在那篇浓雾散尽之后究竟是什么,至少不会是虚空,他是那么觉得的。

所以当他再次徘徊在他们初次相见的那个小巷口时他只是看到她的眼中有些意外之类的物质流露出来。

橙红的落日余光将她的轮廓染上一层暖色的光芒,他们在彼此对视了不知多久之后她突然弯下身子然后轻声的对他说了“上次,谢谢你。”
她还是安静的离开,留下他独自站在她离开的地方,光线在失去遮掩的一刹那涌入眸中,他抬起手突然间觉得有些刺眼。

她改变了么。
明明只是见过一次而已,却好像是熟知的故人一样,某一天突然的改变让他一时不知所措的像个孩子,那个时候他才发现,他开始学会里将某个人的身影藏入记忆的一角,哪怕只是一角他还是记得。

 

 


4.

从第一次相遇开始,他发现他们每次的不期而遇都是在黄昏有些含糊而暧昧的时间之下。

她一次次的改变让让他越加的迷惑,但他始终可以看到她眼眸尽头迷离的阴霾始终没有散去,铺天盖地的,甚至让他觉得意识有一瞬间像是要被蛊惑的一般,只是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偶尔可以看到她嘴角扬起的弧度,有着这些许的生涩,他觉得陌生,如此的格格不入。


他们不知道彼此的名字,他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他只是觉得被人呼唤着名字会有一种无意识的被人牵着走的感觉,他不喜欢那样,所以他总是一次次的用“你”来喊她,和所有人一样的称呼,却让他觉得有着些什么的不同。


她的目光总是停留在某个地方,她说她一直都觉得,有一天,会有人来带她离开。
她满眼的毅然让他有些疑谜,紫色的眸在夕阳的橙红中泛着一种温润的光泽。
是他没有见过的色彩。

“你……喜欢落日?”她点点头,一如既往的安静。
他轻声的低估着一句[是么],记忆就这么被偷偷藏了起来,他转身离开,外套在微起的风里扯出一个小小的回旋,然后身影越加拉长消失在小道的尽头。

每次的分别已经成了一种习惯,没有任何离别的话语,也有什么下次再见的约定,但是他们之间始终有着一种默契,哪怕其中一方想要先离开了,另一方总是会知道似的毫不意外。

也许这也是一种习惯,在时间沉淀里身体先一步的刻下了烙印,在谁都没有发现的时候逐渐滋生,像是生长在角落里的细小生物,安静的,在没有人会注意到的地方缓慢的萌发生长,连时间都未能发现。

 

 

 


5.

他无聊的时候喜欢独自躲在天台如此消磨掉一整天,万里的晴空没有一片云朵,他偶尔在想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眼里的阴霾也会如此的云开见日。
他伸出手,天空看起来是如此的近,但是无论他怎样的都还是够不着。他觉得她总是这样,微笑的时候可以看到眼角的弯起的弧度有着些许的生涩。他觉得不习惯的话可以不必强扯出笑容,但是他又有些喜欢她的笑容,所以他只是安静的望着她然后穿过她身后绽放的落日红云万丈延伸一直到他们彼此的脚下,好像轻易的就可以联系起来一样。

那一天她显得很疲倦,像是世间痛苦一并挤压着一样,但她还是出现在那个小巷口,嘴角的微笑让他觉得有些悲伤。

悲伤不可以太多,很多事情不可以太多,让我们变得不再是原来的自己。

云雀瞥过眼去,女孩子的声音很轻,像风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参夹着沿途所有的尘埃,漂浮在脸上的时候凝结成薄薄的一层,面具一样贴合着,于是从此就再也无法找寻到最初时淡然若水的芬芳。

“我总是觉得有人在喊我,一遍一遍的喊着名字。可那个名字却不是我。”
“那么他喊的不是你。”他低下脑袋然后毫不在意似的转身,背对过他不想看到的表情。
“可是我觉得是我。”她如此倔强而肯定,好像从出生的那一刻就在呼唤着,可是她始终都没有意识到,所以直到发现的那天连同着所有流泻而去的日子的份一起返还让她无以名状惊喜。然而下一刻她又安静的随着所有漂浮的尘埃安静下来,“只是名字,如果我是那个人的话,如果喊着的那个人是我的话,如果有人喊着的是我的名字的话。”

因为光芒在背后,所以影子悄悄的从脚边延展而出,随着光源的移动在面前越加的延伸,黑暗总是想要逃离开光芒,他害怕自己在对比之下变得相形见绌。

 

 


6.


他奔跑在每一条街巷,学校的女孩子的话语还在耳边徘徊。

[你说的是凪吧,她住院已经很久没有来学校了。说不定是那个病吧,她不是一直都显得那么疲倦么……]

 

 

这个城市流传着这样的一种病症,所有的患者都死于精力过衰,可是他们每一个似乎都带着全世界最大的幸福毫无留恋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那些街头巷尾的传言里都蕴藏着艳羡,而不是对于死者的怜悯。如此荒诞而片面的,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轻易的下定结论。

 


你听说过幸福失忆症吗?

只要你诚心的祈求的话,那么所有悲伤的记忆全部都会被封存起来,所以她乞求着,整日整夜的毫不停息的祈求着,一个人也没有关系。

第一次的清晨,她忘记了父母冷淡的表情,她轻声地对着空旷的玄关说“早安,路上小心。”

那样的日子一直都在重复着,直到连四周同学的名字她都已经开始模糊了,可她还是那么的微笑着,举起一只手对着陌生人道安。

可是她一直都没有忘记过,曾经在某一个回廊里鲜血映衬之下少年白净的脸庞,檀木般黑色的发,钢拐在狭小空间里的回旋被拨慢了几秒,渺小的泛光点落在脸上时淡淡的温度。

第一次有人问她的话语,她后悔没能好好地去回答。所以她没有忘记,只有这个没有忘记。

可以的话她一直想要说[明天见],她想如果有一天她说出口的话说不定就可以那么一天天的延续下去了,可是她还是害怕着,谎言说多了会连真实都被掩盖掉的,所以她没有说出口,但她还是一天天的默念着,如果每个落日之前都可以是个好天气,她会去同一个地方,一次就好了,她想见到他一次就好了,很多事她知道不可以太多,所以只要一次就够了。

她把第一次之后的每一次都当成了福泽,于是她微笑着,再疲惫也好,竭尽全力的微笑,在他的面前的时候。

 

当他到达医院的门口的时候,夕阳已经落尽,这并不是个阴雨连绵的天气,可是这是他们相遇之后第一次没有在一起度过日落的日子。

他坐在医院外长长的台阶上仰起脑袋,他不知道她现在能不能看到,其实星空也很美,没有灼烧的云霞,没有光辉万丈倾落。

没有一个人在那里睁着硕大的眸子,微笑着的紫水晶,独自在角落里冰冷得那么的美。


住院部会客时间的最后一刻,一个穿着他不熟悉的绿色制服的少年从他的身边走过,有着着世界最冰冷和最炙热的眸子,极端对立的蓝与红,糅合在一起是他熟知的颜色。


从那天之后,天空一直都在下雨,整个城市都陪伴着某个人浸染在悲伤之中。

 

 

 

7.

时间可以被启动,也可以再次被停滞。

可是现在他觉得这样显得有些匮乏,好像失去了流动的空气,没有游鱼的清流。

他早早的来到天台上任凭阳光在他的身上繁殖温暖的因子,他不想要错过雨季过后的第一个黄昏。

虽然这里空旷的只有他一个人。天空过于的晴朗便没有的云层,显得清冷了许多,和他一样。


楼道间骤然响起的脚步声打乱了平和与寂寥,回过头时刹那风抚过脸庞的冰冷感好像女孩子青涩上仰的唇角。


“凪”
“那是谁?”
“陌生人吧。”
“那个人,真好,可以被谁记得。”如果能够被谁小心的把名字藏在记忆里的话,她应该会是一个幸福的人。

已经,不记得了。

他很久没有开口说话了,骨骼显得有些僵滞,那个名字从他的嘴边吐露得毫不温存。

那是他第一次喊她的名字,可是她已经不再是她了,她不再是那个回廊里默默轻喃着似乎只有自己才能够听见的话语的女孩了,她眸子里的雾散尽了,所以她不再记得隔着漫天大雾时她所遇见过的任何一个人了。
云雀想他只是她遇见过的所有人里的一个,就像日日落下的日光里每一个驻足停留的路人,在最美丽的刹那消融之后悄悄的离开。


在夕阳落尽的最后,夜会悄然而至。

而这只是永远没有尽头的重复着的其中一天而已。

 

“我听说这里有最美丽的黄昏,所以就来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好像很久以前就该来这里,可是一直都没有来。”

他在细细的倾听她发声时的每一个音调,她脸上较好的笑容,没有疲倦。他偷偷的吐了口气,眸子里沉静的夜色变得温润。

 


呐,你不觉得吗?每一天的余晖里都浸满了一种悲伤的曲调,它们是每一天最后的光,也许是因为害怕被所有人遗忘所以尽全力地把自己装点得那么的绚烂,所有的霞云,因为变幻莫测所以让所有人都停止了脚步,那是每一个人在一生里那么短暂的一段时间,而这却是每一天昼日最后的终章了。

他记得那个少女,在每一个夕阳落尽之前来到同一个地方,去看同一片光的坠落如此的孜孜不倦。

她想总有一天自己也许也会这样。
所以她说忘记吧,把所有的悲伤都忘记,她学着微笑,她想有一个人看到的话就好了。有一个人可以见证她曾经那么美丽的存在过,像是所有司空见惯了的平凡,每一天都落下的光和每一天清晨路边绽出的渺小的花,露水不会因为它那么的渺小而选择离弃,在日光冲破云层的刹那蒸发殆尽之前他会陪在花朵的身边,陪伴着直到时间将近,每一天都在重复着死亡之前那么渺小的相依相伴。

而她现在已经找到了那么个人了。

“对不起,我要走了,有人在等我。”

那个曾经在医院门口遇见过的少年在大楼的底部抬起了脑袋,一瞬间温柔可以融化所有冬日的冰封。

 

她在离开之前突然想到了什么回转过身。


“我叫库洛姆,我没有以前的记忆,所以这是最重要的人给我的名字。那么你呢?你是谁?我好像在哪里遇见过你,可是我不记得了。”


“只是……陌生人而已。”

 

 

 

 

 

OMI PS:

2月份时的梗居然现在才写……|||||||||||……努力模仿以前的文风所以看上去会有些奇怪吧……

我不怕说1896是家教寥寥BG向CP里最喜欢的了,也算是安慰一下我曾经在6927和1827中抉择了很久最后选择了前者吧。
虽然6918也好DH也好1827也好,可我真的觉得18还是比较适合BG向的CP,尤其是当我第一次看到96妹妹的时候就觉得这两个人太像了,也许他们没有办法像是6927显得那么得深烈,但是1896就是一种静默一样的存在,那么安静而冷漠,可是他们之间真的是有什么的,浅淡得像云雾,寂静得像睡莲冰洁的盛开,非常的美。

所以写了这么一篇几乎都看不出BG向的BG,很多东西不该太多,一点点就好,可就算是样子他们也已经竭尽全力了,他们都是连语言都匮乏的孩子,所以这样就好。
其实96一直都希望18可以喊她的名字,在喊出名字的时候也可以感觉到存在的温度,可是18觉得名字是弱点,他讨厌被支配,所以他没有喊她的名字,他们都不知道彼此所想,只是揣摩着走错了方向。

最后果然能够带走96的只有69了吧……(看两位爸爸一起抢女儿真欢乐~~……你滚!)

 

忘记说了呢,其实一般来说我不太会在标题里加标点之类的,所里这里所用到的句号从一开始就是在暗示一场完结和毫无疑义的循环……

 

  评论这张
 
阅读(41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