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时差归位》[家教/骸纲]  

2010-01-18 23:17:10|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BLOG所有图文禁止任何无授权转载……

违者挨叉子、唱校歌、裸奔……总之自己挑吧XD



 

 

 

 

 

该怎样去形容

 


他坐在那里几个小时望着面前的女孩子从睁眼惺忪撩开梦境,手指搅着薄雾淡淡的湿冷,水汽聚合起来,皮革眼罩换成了柔软的纱布,衬着她净白的吊带裙子,她的手里拽着被褥纠结在一起混合成一团乌云,落着水渍。

他要怎么去形容,那种双肩颤抖的哭泣和小声的底喃絮语。


肩带颤颤悠悠防守薄弱阵地,她一声抽泣来不及拭去眼泪,面前的兔子站起身来同样颤颤悠悠的将外套递上手指哆嗦背过脑袋,女孩子的哭泣让柔软防线土崩瓦解?

“BOSS……怎么办……怎么办……”

那个称呼是面前少年的专署名词,就好像她专属于一个人的笑容和梦境里没有边际的甜香花海,赤裸脚背上滑落的凝滴是记忆深藏的一个轮回,而那却只是另一个人无数轮回里的一个。


他不知道这是第几次

他撇下过曾经的任何一个人究竟是第几次,而他不过是任何一个人里的一个。


“我知道。”


他小声的说,可是据说兔子是不会发声的动物,于是被思念饕餮的女孩子没能听到那句轻声的回应。她裹紧背上那件柔软的外套弓起身来蜷缩成一团,水色氳满的被褥随着腿形细致的轮廓勾勒出涟漪的波动起伏,她像是一朵夜色镶边的睡莲,轻含着第一缕月光遗落的碎片。


“怎么办……怎么办……”


这样的喜悦要用怎样的词组才能凑合出万分之一


“怎么办……怎么办……”


谁可以告诉我,像手指触碰冰晶融化落下泪水。


他站在那里附和她默响的声音,轻轻搂过她颤抖的肩膀。


连泪水都小心翼翼。

 

 

 

 

我想我知道……


我想我无能为力和你一样

却连哭泣都不给

他想要给与的那个人……

 

 

他看不到他的眼泪在哪一个季节绽放或是凋零成没有尽头的辗转摇曳

 


他轻缓的合上门靠着墙壁回想最后在缝隙里窥见女孩子睡去的容颜,睫毛下滑落的痕迹还在那里闪着晶亮。

 

 

“很快就要回去了”
这是刻不容缓的既定之事。

“库洛姆还需要休息。”
找一个借口,主观的想一想还需要什么。


空空的行囊,我们要带走什么,然后留下什么。

 

理由从来就是某种手段,只是如果需要的话人总是善于登峰造极创造任何奇迹。

 


那么再一下,一下就好。

 

 

 

 


六道骸坐在床榻旁边,弗兰说“‘那个’彭格列要回去了。”

到底是哪一个六道骸当然比谁都清楚。

时针再走一圈,整点,还有60个分区。

啊……是59个。


“师傅的存在……”

“惊悚这样的词不可以说第二遍。”相声说第二遍就不好笑了,师傅叮嘱过你的。

“女儿控。”

“真是没有新意。”

彭格列的病患都有那么一个共同的嗜好,除非打断骨头膝盖错位否则绝不在床上浪费任何一秒时间,虽然他的背后是黑曜的逃亡军团,彭格列旗帜的一角笼罩他一片苍色的天空,那并不是唯一。

他从最初就在时刻的提醒着自己,刺下死咒。

那并不是唯一。

他还要说几遍,一不小心逆转罗盘。

 

他知道这是他某个世界的唯一。


只是所有轮回里的一个,终结的那天他带不走他的死骸。


他知道,他是知道的。

 

 

泽田纲吉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手里团着陶瓷质地的茶杯,一看就知道比他积攒了一整年的零花钱买的新游戏还要来的败金。这是怎样的奢侈啊!而时间退回到风太将茶水递到面前的时候他记得他说“这是阿纲哥最喜欢的呢。”

他想在某个午后那个看不清面容的自己坐在阳光泛滥成灾的庭院里头对谁抬起脑袋展露出来笑容,然后杯子连同那只手一起被夺走。

“咖啡不适合你。”
“我需要用它来提神,我那只拥有漂亮毛色和眼睛的猫还没有回来。”

那个笑容是他镜中清晰的影子,他困在那个冰冷的世界里头,空无一物的荒凉。

 

于是秒针走向分割时间,那个空洞的时间间隙在逐渐修补,我们改变世界为了某一个未来,然而直到现在他还是不知道他筛去万象留下的最后那个唯一的未来。


他希望他在,像是这个即将崩溃瓦解然后秩序重组的世界,他要回去他们的世界,而那个“他们”里没有他,他在那里等着他,十年之前。


而这里的他在等着谁,最后一秒地交换可不可以等到那个他。

他希望那个他是他自己。


多自私。


他底下脑袋对着茶杯边缘清淡的图腾花纹直到被入江正一的声音扣醒,他放下手里的杯子让它回归到该属于它的位置。

有人在等着,他带不走的。


入江正一指指点点忙乱不堪到忘记了说再见,他一手扶起被汗水带落下来的眼镜框架一边操作着键盘,“彭格列,请再向后退些,你踩到线了。”

狱寺隼人当然不希望他最重要的十代目在传送过程中缺胳臂少腿,然而他喊了几次泽田纲吉才回过脑袋一脸睡容和倦淡。

“十代目?”
“午睡睡得真差。”

“那么开始了”这是他听到入江正一说的最后一句话,一道光和浅薄的雾气蒸腾开来。

他来不及说再见。

 

 


六道骸已经无数次忘记了说再见,于是很多人他永远都无法再见。

比如说在上一次还是再上一次轮回战乱里哭泣着的孩子,他远远走开,再回到这个城市只有满眼的十字架,纪念碑下面尸骸遍野,夜晚的磷火飘荡在半空中,好像彼岸花吐蕊浓重而寂寞的绽开。

还有无数个比如说……

而最近的那个是在十分钟之前落下帷幕。


小青蛙要回他的荷塘月色主职吐嘈兼职暗杀,毕竟留在黑曜他拿不到半分工资,而黑曜教会他唯一的生存技巧就是钱从来就是靠自己获得的,不管用什么手段。

六道骸背对着他招招手,一路走好。他在等门声截断一切好让他退却所有困扰的思绪,他面前的座钟摇摆不定。

他好像忘记一秒钟的等待可以谋杀一个人的理智,他的疯狂奄奄一息在灰烬里头氧气不足。还有十分钟,他定定的数数,小学生扳手指,用铅笔在纸上记下所有可以消匿的数字,然而他不可以再数一次了。

 

“师傅,别忘记下午茶咯。”

“你背后的是新流行么?”他指了指巴利安制服背后那一排整齐的刀光,羽毛一样锋利的还有门缝里透进来的笑声。

“王子亲自来接你了,跪下膜拜吧。”


啪嗒(关门声)


龙卷风中心的寂静,垂直云层隔出真空,渺小的天空。

 


下午茶,下午茶……

杯子和记忆困在空荡荡的房间里,他起身要去找钥匙,他推门的刹那传来金属撞击地面的声音,那么的空灵,守着变质的花茶,潮湿的咖啡豆,荒废的草地和没有尽头的长满绒毛的阳光。


泽田纲吉坐在地上靠着墙面脑袋深埋进阳光晒得通透燥热的稻草色发见,战乱里没时间打理的前发在脸上落下影子轮廓,少年像是发条走尽的偶人坐在玻璃橱窗的对面等待一把钥匙和睁眼之后的第一张脸。

他俯下身子,屈膝触碰地面,他沉下脑袋,骑士等待君王的得祝佑与荣耀。窗子外头这个季节繁茂的树叶裁剪光线在他的背后留下斑驳的装点。

他们被笼罩在这样的时间里,一刹那凝滞,遗忘,然后大肆进举向前,再也无法回过头。

这个空间吹弹即破,他连呼吸都显得小心翼翼。

 


走廊尽头的喧杂呼唤离他们越来越近,时间试图挣脱那个空洞的束缚,齿轮开启。

少年的手指松动,光斑落在掌心流淌而出聚合在地面。

那把钥匙从一开始就在他的手里。


他第一次落泪,为了某个开始与终结交替的瞬间。

 

 

——————————————————————————————

他的脚步声踩碎了结界的界限,熠熠生辉的家族纹章在他的肩头晕开光辉。

路过的侍从愣愣站在那里行注目礼直到彭格列将手指底在唇边,“拜托不要告诉里包恩,那种例行的会议真是折腾人。”那是任何人都抗拒不了的蜜语。


回廊的转角从背后袭来的皮革手套有他熟悉的纹理,他那只有着漂亮毛色和眼睛的猫眯缝起来视线将他的主人困在狭小的间隙里。

“天气真不错,要一起喝杯下午茶么?只有我们两个”

 

 

 

 

 

 

 

OMI PS:

终于写了,想写+1069和小27最后分别的画面想很久了。

其实这种CP真糟糕,下克上也就算了,这年龄差实在是犯罪得可以所以结果最后这两只一句话都没说。

一直在想96妹妹醒过来会是怎样,然后想到27也是一样的心情吧(虽然从某种本质来说是有区别的。),然而96妹妹可以很好的展露可是27不一样……真糟糕……其实想见面的心情是一样的就好了。

(有一阵子脑袋里不断浮现出来+1069推开门发现小27靠在他的门边沉沉睡去的样子,而他就那么站在那里连手指都没有触碰到他,就这么一直,直到阳光落进他的眼睛压榨泪水……他们都在等待谁先跨过疆域……)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