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Cavalier Ⅸ》[家教/初代雾空]  

2010-12-19 17:30:22|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站在码头边上脚底是残破的木板拼凑勉强才能称之为一个落脚点,他从木板的缝隙里看到海水像是一面黑色的镜子混混沌沌变得越来越不安分,好像有什么在搅动它让它变得浑浊而汹涌,一个巨大的漩涡接连着天空每一滴黑色的雨水滴落在海面上的每一个渺小漩涡……无数的漩涡和无数的人……

水线早已莫过了很多,船上的人成饱和状态不断地有人拥上去然后不断的有人从甲板上或者栏杆无法遮拦的缝隙里落水,船员不得已的抽走了上船用的木板,很多的人落入黑色的水里。

像是魔女的那锅腥臭的浓汤咕噜咕噜不断的冒着热气与泡沫,浓稠得粘人。


GIOTTO站在蜂拥人群里来不及躲闪便被从背后袭来的人流推开,G迅速的上前去扶住他,而赛希尔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挤在人群,她站在码头边上靠岸小坡的一棵树下望着他们然后双手抱胸,好像一开始就得知一个结局那样。


很多人拽着靠岸的绳子,有些人甚至沿着绳子试图往船上爬。船上的人们没有办法像往常那样解开绳索于是斧头上场每一击都让绳子的挣扎显得越来越稀疏终于崩裂开所有的牵绊。


黑色的烟尘黑色的海面和黑色的雨水里,起航了……

留下陆地上无数叫嚣着想要活下去的绝望的黑色的人群。

 

 

赛希尔望着两人向着自己走来的身影从依旧围堵在岸边的人里拔出来的时候她想起了庄园里小孩子从地里拔出新鲜蔬果时的样子,可是现在她笑不出来。


她盘算着GIOTTO走过来的时间,她打算先下坡去等他们,可是当她回转身最后的一刹那有人鬼鬼祟祟得从人群里分裂出来走向了远处的GIOTTO,她猛然加快了脚步跳下了小坡。


那个人似乎也注意到了赛希尔向着自己逼近过来,可她依旧从容不迫甚至彬彬有礼的走到了离GIOTTO只有几步路的身后。


他们几乎在同一时刻喊出了GIOTTO的名字,只是一个冠上了“阁下”的尊称,赛希尔迟了半步,GIOTTO回转过身的时候那人钝在了他的面前,G手里的小刀架在他的颈边直到对方双手举起一只手上拿着一个信封,翻转过来可以看见一略显繁复的鲜红色的蜡印。

那人正准备开口解释什么,GIOTTO却歪着脑袋表情不知道究竟是雀跃还是麻烦那样叹了口气,他一手抽走那只信封却没有急着拆开只是径自拿着他细细欣赏那个蜡印边角的一个署名。


“那个家伙从什么时候派人跟着我的?”

“大人说初恋什么的要尽快做掉才可以。”那人玩笑似的模仿着表兄的口吻却把原版该是背后闪着杀虐气息的熊熊烈火变成了闪眼的鲜花点缀。

收到信的时候啊……“那个笨蛋哥哥。”

虽然口口声声说这笨蛋什么的鄙夷的词汇,可一旦想起信件可能存在的内容,他还是不免的藏着一点点笑意。

 


他知道,那个笨蛋哥哥一定是在担心自己。

“大人说信件里没有内容只要GIOTTO阁下看到信封就知道意义了呢,那么这边走,码头那里的船只正在准备着呢。”


那人闪开的时候不远处原本被他的身体遮挡的地方停着一辆马车。

虽然此刻他向着那个方向走去,可是有什么总是绊着腿脚觉得很沉,可能是太累了体力不支了。G有些担心地看着他略显吃力的脚步走近他的身旁却被堵截上来的笑容堵住了所有原本想要说的话。


“回家了……吧……”那句话说得迟疑不定,他像是在回问另一个自己那样,然后抿紧了双唇找不到应对的答案。

他踏上马车的时候望了一眼岸边依旧围堵的人群,还有很多人从四面八方奔至而来,他看见原本他落脚的那块木板稀疏的小码头瞬间坍塌下去了一块,他闭上眼低头钻入黑漆漆的马车车厢在赛希尔上车拉上门之前,他不想看到任何悲伤的画面。

“快一点……再快一点……”他碎碎念叨的声音很细小,赛希尔回望着他的时候问了一句“怎么了?”

随手关门的声音随着木质车厢嘎吱嘎吱被拉动的声音所替代,他用斗篷裹紧自己倒入角落里沉淀的黑暗那样将自己埋起来,只有细细的声音在说“大概是太累了吧”……就像是自我暗示的咒语那样迅速的被梦境所侵入。

 

 

 

你所遇见到的是怎样的一个梦境?


画板上是蓝色的潮水紫色的高塔和红色的云朵,远处的光渐渐泛亮看不清究竟是晨曦还是日落,只看得见海平面上被拉长出来一条光的道路狭长狭长的一直接连到塔所在的地方。

塔顶的地方好像开了一扇四四方方的窗户,突然让人想到长发公主里囚禁公主的那座高塔,可是那里没有长发的公主只为迎接一个人而留长了头发,时间的洪流和潮水一起溜走可是她留不长头发于是等不到那个会来迎接她的人。

直到有一天那个人站在塔底望着她的时候她只能趴在窗台边然后慢慢下滑着跪坐在地面贴合着冰冷墙壁哭泣。


[对不起,我没有长发……我无法长大……我无法和你离开……]


最后那句对不起随着泪水跌落下高塔落在那个人的眼里化成了他的泪水,变成了一句咒语蒙蔽了眼睛……


“忘了我。”

 

 

对不起……

 

 

声音的频率一直是缓和的一条波纹线,海浪的声音稀稀疏疏和树叶被风吹响的声音很像,他可以想象是靠在自家庄园的树荫底下手里捧着童话书,页码被风掀乱了,也掀乱了四处横睡在他脚边的孩子们的发,他枕着那些轻酣,连林叶间小鸟的低鸣都显得小心翼翼,他将手指抵在唇边的时候那些俯视着他然后歪着脑袋睁大了眼睛的小鸟忽悠的飞落下来站在草坪边上,望着他,所有人望着这样静默的时间不愿意打破。

 

如同爱丽丝的梦……

 

然而有什么在瞬间举上一个高峰,声音的频率开始动荡不安起来,海水拍打堤岸将那些溺死的人推上海面,秃鹫的捕食与死亡气息的竞相而来,他皱了皱眉听见一个踉踉跄跄的声音点到一个词的时候突然变得光亮锋利。


“王城的方向,是宫殿的方向,是那个王所在的地方……简直就是所有死气汇聚的地方。”

 


过路的人抱着包裹从马车的边上经过,然而马车飞奔的气流将声音迅速风化得扭曲而怪诞,他突然睁开眼睛汗水和不知名的焦虑感从每一个毛孔的深处流淌出来,好像曾经他将什么试图藏起来,藏得很深恨不得埋入地底才安心那样,然而地底之下空洞的声音不断的叫嚣着想要看见你,想要看见你……

 

很想见你……

 

那个时候他从他的颈边扯下链子和指环的时候,他想那鲜血的颜色和流淌的痕迹他就再也无法忘记了,他为他所淌下鲜血割裂的样子,明明没有敢回头去看一眼可是画面纠缠着他几乎可以听见此刻他的声音依旧在他的耳边呼唤他的名字那样,从很远的地方从皇城从那个可以看见漆黑海面的窗台那里带来他的气息……

 


很想见你……非常非常的……

 

 

疾驶中的马车突然被推开了门,和车夫一起坐在外面的G突然回过脑袋却看见GIOTTO一手拉着边框对他大喊着停车直到他的身影远去在黑色烟尘里的时候,赛希尔缓缓的从车厢里走了出来。


“不甘心啊,他说怎样都不甘心……如果就这么回去的话。”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