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Cavalier Ⅹ》[家教/初代雾空]  

2010-12-19 17:35:10|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天了吧?]

[对,就是明天了。]

从明天开始合二为一……


小孩子们双手合十凸现出来一个轮廓,他们十指相交额头凑在一起然后分享笑容和那么相近的气息,然而谁的小指被折断了却连痛感都没有过,另一个孩子却要承接所有痛感在冰冷的地方静静的,静静的……


她坐在那里了多久?不断的想念指骨断裂时清脆的声音望着面前巨大幕布上的画面被谁的双手用泥土小心埋葬,该是入睡的时候了,教堂钟声的临近以及遥远却又喧嚣的欢鸣声,有一个人的脚步声……


他踩踏着红色的地毯,斗篷是雍容的皮草,他接过教皇双手递来的权杖低下头的时候眼中的肆虐与凛冽却丝毫没有锐减,他笑了,在低下头的阴影里笑得迷迷茫茫如同大雾里飞驰而来的列车只有灯光与鸣笛却不见身影。


他究竟在做什么?

此刻的笑容该有谁来一起分享?


他望向宝座一边,那里空缺了一个身影可是怎样都想不起来,他望着那里很久直到有人提醒他剩余的几节台阶该走完它。

该走完它了,就像所有的流程该一一走完它那样,那么最后当他坐上那个王座的时候所有人都俯下了身喊着万福与荣耀与国土同在随着远处白鸽的起飞渲染落日的炫彩的时候是不是该有谁从所有低下去的脑袋里抬起头来朝着自己俏丽的微笑着然后装模作样的再低下头去的样子,她的双手伏地送上最虔诚的祝福。


明明想要的只是一个影子的驻足停留。


可是此刻却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下雨了,整个世界被雨声淫灭了,埋没所有哭泣,浇灭尸骨上最后的一丝微火星子。


他坐在漆黑的回廊里听所有楼宇间滴滴答答的跳跃好像无数的声音在窃窃私语那样。


黑色的雨包裹着谁的声音与不灭的恨。

 

好恨啊……

好烫啊……

好疼啊……

眼睛看不见了,变成灰了吗?那么手指上的痛感什么时候才会消失呢,要连骨髓都烧干吗?把这个留存在世界上的躯壳全部都烧掉吧,那样的话……

那样的话……

 


是不是连思念和爱都可以灰飞烟灭了呢?

 


我是不是可以在天空的某一个地方看见你而不是在深深深深的黑塔里等不到你……

 

 


想见你的究竟是爱还是恨……已经不记得了呢……

 

 


那些声音掐住他的呼吸,黑色的雨水沿着发丝的轮廓在脸上汇聚下来黑色蠕虫的攀爬,它们吃掉所有阴霾的屏障渐渐的在原本填平夯实的土壤里现露出来一张脸。


可是他将手指嵌进头发,连手指冰冷的触感都无法让他再想起更多了,他愤恨的一拳砸在墙面上,而远处有一个脚步声越来越近,直到回廊的出口处显现出来一个黑色的人影,越来越大在也无法遮挡来者的时候。


黑色的斗篷像一席夜那样侵弥过来,他缓缓的抬起头来对上一双冰蓝色的眼,却在他还没有将整个轮廓辨认清晰的时候,那人稍稍向后站了一小步抬起腿重重的架上他的肩头将它牢牢的钉在了背后的墙面上,他听见骨骼岌岌可危的声音稍显缓和之后痛感迅速的将他从冰冷霏糜的意识里分离出来,那些混沌似乎顷刻随着黑色的雨水从天空的坠落一起落入地面那样显得干脆。


“你在这里做什么?”


他咬着唇在这一句悄悄落幕之后便什么都无法再说了,他没有想很多。他想或许他回应他一句什么就好了,他可以开口唾骂他放弃他的国土或者更小的私人恩怨什么的,比如说你现在的样子真难看,连一个牵马的马夫都不如。可是他什么都没有说。


背后的墙壁是粗制碎石的表面,然而GIOTTO丝毫没有松脚的意思以至于左肩的感知在疼痛和冰冷里面显得麻木了,手指也麻木的,皮肤被擦伤了鲜血流淌下来染红了他的衬衣,不知为何却突然间有一丝动摇了。

GIOTT收腿摇摇晃晃的向后倒去,在后背接触到墙面的瞬间他泄了一口气咒骂自己一路上满脑子都想着这个混蛋,望着面前的塔他捏着拳头默不作声,当那只此刻早已无法印入他的身影的右眼注视着他的时候,总觉得好像是被嘲笑了。


“我,去过宫殿……”

“找我?”

他本想说一句别开玩笑了谁会找你,但是他已经疲惫不堪的懒得再耍嘴皮子了,雨水很冰冷,一点点削弱了体温,他看上去就好像随时都会昏昏欲睡那样跌落下去显得憔悴不堪,眼睛里的光有些黯淡却依旧剔透,他的眸子闭合成一条狭长的缝隙,那些润泽的光看上去就像是泪水未涸那样柔软,和那些被雨水打湿的发一样柔软的垂下来,世界在他的声音里闲得恍恍惚惚。

 

“我见到他了……那个人……”他的声音突然显得暗沉干涩。

 

那个时候他一路奔跑跌跌撞撞的踩着路边的石块什么的,他没有跌到只是踉跄的被绊了一下然后视线突然撞进了那座塔,他用手拭去脸上的雨水庆幸自己没有丢失方向感。水塘里接连不断的被雨水的窜入打乱了镜影,他离去的脚步早已消失在倒映的深处。


他没有惊讶于一路的畅通无阻,所有人都逃走了,然而他心里充斥着的想法却越来越清晰变得冰冷彻骨,一个没有王的王城才会这样,他按耐着所有混杂的想法也不打算理顺它们。当他走上最后那节台阶的时候有人影晃动,他迅速的藏入阴影的深处像是一只敏锐的猫那样从喧杂的雨水声里捕捉着微弱的动静。


是的,就在那一刻他看见了他,那个将他推入深不见底的池渊的那个人,那个喜欢微笑着的伪善着。“以心的交换”,那人总是喜欢说这么一句话从最初的最初开始,人类是习惯于谎言的糖衣滋养心血的人,然后遍布全身,血管里流进了毒药的孢子,只等着某一天悄悄的展出芽叶从身体里绽放出纤细而坚韧的藤蔓掐断所有的呼吸,双手被束缚就只能屈膝趴伏在地面上四周是迷迷茫茫的香气从身体里面扩散开来。

这是一种迷人的死亡进程,美丽的没有一丝恐惧……然而你知道内脏是什么样子的吗?你有想象过在活着的时候看见它们吗?这有多恐怖然而那一刻,或许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


那便是心药,是信仰,是以仰慕的谎言来麻痹所有痛感的一种方式。


有人说那是一种最好的兵不血刃的赢下每一场战争的方式,并且他做到了。以一个传教士之名。

他咧开唇角一个巨大的笑容微微弯曲淌下血水……据说鲜血的颜色是生的颜色,于是他看见一只巨大的怪物在啖食所有的生,咀嚼它们,研碎它们然后一概吞吃入腹。


他捂着嘴,那年咄咄逼人的气场自从被记忆深深烙印之后他就再也没能从阴霾里脱离出来,他蹲在地上呕吐感和泪水被恐惧逼迫着不断地从身体里流淌出来,像是被疤痕凝结了的脓水那样,这一次终于能够从身体里钻出来了,他无法站起身来。

 

 

回廊里此刻是如此的安静,连虫鸣都没有,他望着他突然在想……

你到这里究竟是为了做什么?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只是看着我就觉得安心了吗?别想再逃了,我们谁都逃不掉的。此刻你再想着什么?是不是我所知道的事情?如果是我不知道的事情的话不知为何会变得更加的不安,真不甘心。


到这里来……

“到这里来……”

他的声音也显得淅淅沥沥满是斑驳,GIOTTO只是杵在那边什么都没有听见似的双眼里噙满了某种物质让他深陷泥沼,他出不来,他没有办法一个人出来,他好像口中在默念什么,脑袋含下去在闭上眼睛拒绝视听的最后的时刻泪水落下来砸在水洼里变得浑浊。有一只温柔的手紧紧的抓着他此刻显得如此纤细的手腕将他拉到了面前。

 


现在

 

即使只是现在,

 

 

可不可以请你望着我,只望着我,这个世界如此喧嚣而庞大,可是我还是如此希望着,请只看着我,并且只能看着我!


他将他拉近的时候他的手本能的抗拒着却在除碰到他的肩头的望着衬衣上鲜血的颜色的时候渐渐的安定了下来,他轻轻的吻上他冰冷的眼睛和颤抖的唇。

 

 

他向他还是延误那双眼睛如此近距离的直视的灼烧感,他俯在他肩头的手刻意握紧了那个伤口直至对方吃痛的松开他为止,双唇分离开一个渺小的间隙空气冰冷的拥过来带走了你给我的温度,这小小的变故都让人如此的不甘。

“从这个角度望着我的,你可是第一个噢。”

“不会让你有第二个的。”

“真是让人期待~”

 

 

 


亲吻我

 

拥抱我

 

 

然后

 

 

 

永远都不要再松开你的手。

 

 

 

 


那些雨声终究淹没了整个回廊直至扩散至整个漆黑云层笼罩之下的国土,久久未曾停息。

 

 

 

 

OMI PS:

爷爷你弱气了!爷爷你弱气了!原本是设定了爷爷强吻的呀,怎么剧情他就是不听话呢!太混蛋了!我为什么就是没办法把握好整个剧情啊!我去死!我要去死!你们都不要拦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句“真是让人期待”后面的那个小波浪是什么!!!!!!!!!!!!!初雾你为什么那么适合这种毫不正经的口吻,我不认识原作黑桃!我不认识原作黑桃!我不认识原作黑桃!!!!!!!!!!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