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摇曳》[家教/初代+十代雾空]  

2010-12-28 00:55:52|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代雾空十代雾空你们全家都是雾空……

 

 

 

 

 

 


我所犯下的罪,就是想要和你一起得到幸福。

 


可是当我看见你的泪水在火光里越显明亮的下滑的轨迹,即使那一刻你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这样的望着我,从那双清澄的眼睛里我所能够看到的,我想便已经是全部的幸福了。

 

 

没关系,我很快就会回来,直到那天为止。

 


他最后在熊熊燃烧着的火焰的深处看见那个被气流打乱的不成形状的人影,明明不可能看见的,可是在一切灰烬被燃尽飞向遥远精密的深黑色的天空之前,他站在那里微笑着对他说:


“再见。”

 

 

很快会再见的,一定。

 

 

 

 

 

—— 摇 曳 ——

 


是你的,还是我的……

 


是那颗心。

 

 

 


“不要过去!不要让他看到你不要让他听到你的声音不要让他知道你的存在!”他紧紧地抓着他就好像当年他无法挣脱开来的束缚那样只会深深的地下脑袋被束缚然后生生世世被束缚住无法动弹,连那个人的身边都……“求你了……”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沉,在祭奠的舞踏节奏里逐渐被淹没,还有剧烈的树枝柴火被火焰吞灭时吱吱咔咔呜咽的声音,他缓缓的将脸埋进纲吉的背后,他就这样双手紧紧地抓着他的胳臂好像那念的最后他无力的坐在灰烬面前用双手紧进了自己将脸深深埋下去那样。


那个时候他在那团灰烬那里待了很久,夜晚的风很怜,渐渐的连灰烬里的星火都没有了踪迹他还是在那里,在日出之前他听到风里有声音不断的重复着他最后给他的话,再见、再见……很多很多个数不轻清的再见被吹碎在风里。


纲吉始终没有回过脑袋,可是他能够从轻薄的浴衣感觉到被后逐渐扩散开来的潮湿的温度,空气里有着柴火炙烤的香味,祭奠的舞蹈已在被排演过了,所有的道具准备就绪,这是一场开幕之前的行刑,必须死过一次才能够重生的涅磐,那些凤凰一样耀眼刺目的火光里他的发稍被韵染出来温暖的颜色,少年明朗的线条与身影,就这么靠着他的话,GIOTTO突然在想,他好像还是那年的少年,那个无力的跪坐在那里被寒风腐蚀风化带走了所有温度的少年。


“所以……”纲吉显得越来越平静下来,原本使劲着想要挣脱束缚的手缓缓的举起落在了GIOTTO的手上,而那双原本牵制着他的双手此刻有着轻微的颤抖。


火光在摇曳。

 

“所以你……所以你那个时候就这样站在这里吗?………………你到最后都没能去到他的身边吗?他在等你啊,您明明知道他在等你知道最后他都还在等你。”


他说了再见,再次的相见……

 

“我啊,不想听到他说再见,也不想对你说再见了。”

 

 

 

他知道,他什么都知道,所以说了不要哭泣不要让那个人知道,他知道是因为那年他没能笑着对那个人说出分别的话,他让他看见了自己哭泣的脸他让那个人有了一颗温柔的心,一点点被他曾经给过他的温柔所融化的温柔的心……


那句“再见”从一开始就是他给他的咒语,从他曾经牵起过的他的手心里逐渐扩散开来的致命的咒语,是一种温柔的温度和液体滑落的痕迹。

 


他最后松开了手,缓缓下滑的束缚在一刹那松脱开来,然而纲吉有一刻还是站在那里,他背对着他直到最后都没有回过头过,那样的人,他不认输呢。“我讨厌你的存在讨厌被所有人拿来比较,不过或许,或许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地……”他望着前方在人的围笼里被迎来的最后的祭品——六道骸似乎是感知到了他的视线,他回过脑袋一一种不可思议的瞳色望者对面那个与他隔着火光相互对视着的少年突然忘记了全部喧嚣因子的存在。

“我想我还是很感谢你让我存在,让我可以见到他。”

 

他最后还是站立在那里,双手缓缓下滑然后静静的落在两侧,他低着脑袋最后好像听到了自己曾经说过的那句话:

 

 

[那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人。]

 

 

 

 

当纲吉跑向人群的时候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事态的转变,他还是那个继承人,还是那个所有人俯首称臣的未来的主人,虽然他只是那么个少年,在某个人的眼里他有着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明亮的眸子,小溪流透彻的光可以看见游鱼逆着水流的轻摆游动。


他跑过来了,就这样跑过来了。

 

所有人开始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了,他是不应该走近祭奠的围场的,他应该和那个人一同站在篝火的远处仅仅观望然后没有表情一直到最后,就和他们手上被火光打得狰狞而苍白的面具那样,是一尊毫无生气地面相。

然而当所有人望着GIOTTO却没有得到任何指示的时候狱寺拨开那些不会动的人群冲了进来,他大声地喝斥着直到泽田纲吉跑进人群深处的最后几步。


他们离得很近,六道骸显得有些狼狈的站在那里找不到一个适合的表情,然后望着拦在他们面前的武器突然离间了空气。

 

你有没有想过会有那么一个瞬间,你记得最近的距离不过是他趴在墙头上对你说“你在看月亮吗?这里可以看见很漂亮的月亮”,而那时他记得他回答的话是“小孩子才喜欢往高的地方爬。”而最后他钝钝的将视线落在脚镣商上很小声的声音低估着“没办法上去啊……我。”

那时的纲吉趴在围墙上望着他的脸他一直都没能忘记过,很高大的围墙和小很小很小的两个人,小到可以被风吹走那样。

 


被人群分离开的最后他伸手毫不犹豫的抓紧了他的衣袖。


“还是差一点点啊。”


他不知道此刻他哪里来的微笑的冲动,可是看着这个人的似乎能知道为什么,好像会不由自主地因为这个没有微笑的人将所有的表情都给了他吗?

他所能做的,此刻……


他不敢想太多的东西,有一万种可以让两个人分开的方式,他不想去想所有的可能,可是六道骸沉默不语的站在那里,他摇摇晃晃的开始不安。


那双颤抖的手,你明白了吗?那双颤抖的手究竟是谁?

 

那双颤抖着不敢承诺一个誓言的那个人。

 


[是我啊。]

 

 

当他抬起头望着GIOTTO站在远处的身影,那个摇摇晃晃的站在那里几乎要被风化了的身影。他突然抽回了手的举动让泽田纲吉讶异得几乎说不出来话,就只会睁着巨大的眸子里面满是空洞的阴影,而那只曾经拽着那个人衣袖的手迟迟的忘记了放下,那是一个悲伤的影子,然而在他还没有来得及念出他的名字的时候他突然将手伸向了他,那只在风里瑟瑟发抖的忘记了时间禁止的手。

“你说过的,有最漂亮的月亮的地方。”

 

 

 

不知为何,突然很像看看呢。

 

 

 

 


那是森林尽头的小路,他门离开的身影隐没在巨大影子的深处,那是所有人最后一次看到的两个人的背影,那两只手,一直一直都没有松开过。

 

 

 

 


我突然想起那年隔着火光的脸,或许只是一个简单的承诺,可那时候我确定那时我唯一能够给你的。

 

 


在六道骸离开的最后GIOTTO好像听见的有人在对他说“再见,没有再见了。”

 

 

 

 

 

 

 


OMI PS:

公司里写文态有压力的,被打扰到最后完全没手感了……

其实主题是RADWIMPS的那首《摇曳》,开头那句好像是V家的一首歌。(我只看了歌词)

关于一个被诅咒的孩子和要继承的孩子的一个仪式的小插曲,几乎都是内心戏码了……

总是相信六十轮会是因为一个北上的源头,比如为了留守一个人的思念,因为死前没能够切断,所以GIOTTO试图阻止27让69意识到他的在意和内心波动,那样会让那个人永生永世无法离开。

斯佩德把最后的微笑给了GIOTTO,所以作为转世之后的69几乎没有笑容,可是69终究是69不是斯佩德,他是27的,所以最后只是替斯佩德说了一句道别的话。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