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Cavalier Ⅴ》[家教/初代雾空]   

2010-04-02 00:24:29|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BLOG所有图文禁止任何无授权转载……

违者挨叉子、唱校歌、裸奔……总之自己挑吧XD



 

 

 

 

少更一点吧,今天真的累过头了,下午差点就在办公桌上睡过去了。

 

 

 

 


 

 

 

他都已经很久没有面向大海,看风追逐海浪。

夜晚的海风有一点凛冽,抚过有些苍白的肌肤,他闭上眼睛听细碎的浪花击碎在堤岸上。

只是现在不像回房间,虽然他回眸望一眼温暖室内的灯光好像长出绒毛一样,他趴在窗台嗅微咸的味道。

 

他望见黑色森林突然想起一个关于魔女的故事。

[她是一个喜欢微笑的魔女,喜欢白纱的长裙……]

 

 

他想或许是记忆空缺太多,很多不必要的东西在掠夺一个空缺的位置,掠夺一个可以被思念灌满的位置。


[或许是希望有人记得自己吧,即使自己是如此的渺小却依旧义无反顾的。]

 

 

他回房的时候有声音绊住了他的脚步,他蹲下身去拣那个晶莹剔透的宝石,就这样蹲在原地抬起头透过月光仔细的让目光淋过每一道切割的精雕细琢。

那时他从无数的切面里看见他眸子里透露出来一个悲切的表情,所以他没有伸手去阻止对方掩上双眼的手臂,虽然那一刻他想要看见他的眼睛。


近乎于某种执念。

 

他站起身来,闭上眼,双手环过颈后,虽然此刻他无比清醒,他知道那微凉的体温是属于自己,但是只是一瞬间,他的唇边挽起淡淡的弧度透着足量的满足,眼眸深处那个他一直都想要看得真切的眸子在他面前变得逐渐清晰,他甚至能够感觉到对方温存的吐息蹭过耳边,为自己结上一个扣。

他就这样站在那里很久,当再次镇开眼睛的时候他望着那颗宝石的指环,好像残像一直都没有离开一样。


“暂时就不还给他了吧。”

 

 

 

“还给我。”

“不要。”他饶有性质的把拒绝的措辞每一个音调都咬的字正腔圆。

踏进这里半步的都是我的东西,他就是有这样的自信可以直视他可以拒绝他可以居高临下的望着他。


[不错的角度],他很想给对方一个赞许,而且是客观,然而对方完全不屑于顾,所有的注意力落在他颈间的那个指环之上,真是个致命的耻辱,然后对方扶着脸想他连死的心都有了。

“你大可不必那么绝望”,喂喂~改温情战术了么。那么他就勉为其难的给他一个惊喜的表情好了。

虽然换来的不过是对方的一句,“真假。”


你信不信连你都可以是我的?

为什么要用一个反问句来问,好像急切的希望得到一个答案一样。

 

GIOTTO顺理那缕落在眼前的发来掩盖一个愤怒的表情,对方在那里浅浅的笑作为一个结尾。

“我不会在这里待得太久的。”他的眼神与他擦肩而过飘过海平面,好像那里有一个牵挂连着血脉直通心脏。

他站在窗边没有办法衔接上他的视线就只能站在那里手指搅着链子,他松开手的时候颈间落下一道浅浅的淤痕,很快就会消失,都不需要过多的事情。

 

什么时候窗外变得喧闹起来,他从房间里略带凝滞的气氛里推门给自己找一个喘气的借口,侍从从王的房门外吃了闭门羹一路跑来这个偏僻的房间,一路上他都在小声抱怨“怎么还没有到。”

这么偏远的房间,好像要把什么事物永远的藏起来,都不让任何人看见。

 

气喘吁吁的侍从跪在地上看不见脸就只听见急促的呼吸,他眼角瞥见房间里的GIOTTO刻意压低了声音,王屈尊降贵的弯下腰去听一个密报,然后瞳孔散开吸收了过多的光芒,眼眶有撕裂的痛楚,那只透着微弱紫色的右眼瞬间刺痛,他捂着脸蹲下去慌乱了所有的人都只会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视线有一点模糊,这种角度,由下而上的视线,他看见GIOTTO恍惚的走到自己的跟前向他伸过手来而自己却连推掉对方的力气都没有。

“想要乘机夺走指环吗?”

“何必把所有人都想得太坏,果然19岁不过是个小鬼。”他只是想瞧瞧发生了什么,虽然眼角划过一丝玩味,[这个表情不错噢],这句话他最后都没有找到机会说出口。“不要动。”他手指的毫无顾忌的扣起对方的脸,他看对方吃痛的表情之后一只手挥到面前,他都可以轻易的接下。

“都说了不要动!”被压低了的吼声并不是没有过,可是好像已经很久都没有听到过。
四周鸦雀无声,那些当场惊呆了的侍从,还有他面前的王。

GIOTTO都不知道这种震怒究竟缘何而起。[真该死],很久没有这么生气过了。

每天每天除了微笑就只是自甘的站在那里被束缚被抑制。那天船只驶离直到面前的岛只剩下汪洋上的一个突起,他听到了自己说[再见]。

希望可以永远再见吧。

 


他睁开眼轻轻挪动了一下身子。然而有什么柔软的温度从手心传过来,接着他看到一张落井下石的脸朝着他嘻笑把最后一点点混沌都吹散了。

“不要以为我喜欢待在你的房间,手都麻了啊。”他终于有机会抽手甩掉那个包袱,王望着自己那只手上不属于自己的温度。记忆有一点含糊,但是他好像听见了,失去意识之前有人对自己说:

“不会走的。”

而自己好像是得到了一个承诺,然后让思绪沉入最深邃的海。

 


他低下头额前过长的发藏起来一个笑容,他支起身体想他该去做些什么了,虽然这一刻他有一些想要感激。

“你要去哪里?”GIOTTO有些担心的跟了出去,这并不是没有理由的。

那个时候他看见对方眸子里渗出来的鲜血他瞬间有些慌了手脚,然而更多的或许是不知名的震慑,因为他看见那只渗血的眼睛直到那一刻都一直没有停止过微笑。

他跟着他走了很长的一段回廊,时不时因为那该死的身高差他不得不小跑两步才不至于让距离拖得太远,直到中途对方突然停下了脚步回头堵在了他的面前,而自己险些再次跌进那个怀抱。

“你在担心?”

[这小子真是让人忍不住生气。],GIOTTO捏紧了拳头,只是接下来的动作突然嘎然而止。

他沿着对方突然凝滞的视线,透过窗户他看见本该安静的墓地此刻喧嚣犹如白昼的街巷,都无法让灵魂安息。而就在喧闹的中心有一具棺木被人粗暴的打开了,随意丢弃在一边的棺盖将草地积压变形。就像一个生前就无法得到怜爱的人死后都没有什么改变过。

而棺木里黑洞洞的,除了一件白纱的长裙之外,一无所有。

 

他突然想起当他听到密告的时候,当话语落在一个那么遥远的称呼之上的时候。

“——公主——”

那时他捂着脸蹲下身膝盖撞击到地面的时候,脑海里浮现出来一个声音。


[我会藏好的,一定会的。]


那个声音是如此的熟悉,在每夜的梦里不断的重复着。

那个女孩子的声音。

 


当他们赶过去的时候看那些面面相俱的人里有人低声地说:

“魔女……是魔女……她回来了……”


视线拉下帷幕,二分之一的世界瞬间染上鲜血的颜色。那么的遥远,黑鸦在枯枝上静候着观看一出默剧。

他感到脸上温热之后变得微凉的液体缓缓的下滑,他抚过脸庞将手伸到面前。


鲜血一直染红了衣袖。

 

 

 

 

OMI PS:

妹妹我爱你!滚下去补眠。

(希望妹妹这段能够快一点写完吧。毕竟这是初代雾空啊。)

 

初雾他其实是很少女的啊~
一想到他站在天台边上脑内初代为他戴上指环这种捏他的时候就萌得一塌糊涂
(原来男人脑内真的会比女人更严重的啊!)

果然初代的雾就是要比十代的雾要来得温柔很多,一定是因为也耶很强势的关系,一定是的啦!看看27小兔子在成为36之前

就真的只有被吃的份了
除非是小言!(可是小言对我来说是攻啊!)
27的小言状态绝对是从也耶那里继承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