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kiss》[家教/山狱、纲]  

2010-04-21 22:07:01|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BLOG所有图文禁止任何无授权转载……

违者挨叉子、唱校歌、裸奔……总之自己挑吧XD



 

 

 

给本周六(2010.04.24)上海的家教8059ONLY场的场前应援贺文!大人们加油了!周六腾出全天时间殷切期待着!

 

 

 

 

 


阿纲慢条斯理的收拾书本笔记,只不过慢条斯理只是细致的表面现象,而内里不过是在往死里的拉扯延长线。明天的考试什么的,这种时候他真得有些突发奇想的想要拿他的命来开个玩笑,这种时候生病不能去学校就好了吧!你以为补考都是用来干什么的,不过这世上真的有那种天生为了补考而考砸的人。为什么?不就是因为补考的考题简单么。只不过无论怎样的自虐性想法最终不过是和幼儿园那时疫苗打针一样,该你挨的你终归是要挨上一针的!别否认这种时候为什么蒙面怪盗只剩两个眼睛暴露在空气里的医生护士和父母脸上的笑容是如此的违和,他记得直到打完针的一周以后他还在怀疑。

那真是他的亲爹亲娘么?!囧,谁给我快抹布让我试试这是不是玻璃窗上的雾气擦干净了就能看见这世界像天堂一样明亮而美好。(其实谁知道有没有凤梨怪物贴着玻璃窗户居心叵测来的)


一支笔落下来,他没有注意到,他只在意千百种可以让自己逃脱考试的方式,一个声音飘过来,“彭格列你要不要试试看和我交换身体,凭我的智商……”虽然那只是侵入脑内的恶作剧,然而他还是完全可以想象那家伙要是在自己面前一定会指着自己的脑袋或是胸口得意不已。

你那肮脏的脑子和淌黑血的心留着慢慢的泡漂白剂去吧,他是如此斩钉截铁的一口回绝顺带挖苦!


他背上书包和山本告白,妈妈让他要提早回去,今天有喜欢的料理。简简单单管不住嘴巴,那么小小的一个理由,他那么解释的时候有甜点上挂下来的焦糖微香,山本“噢”了一声准备将他送到门外左右手跟出去挡在他的面前。

一边去一边去,左边右边哪一边都不留给你,他护在阿纲的背后让山本没来有的觉得好笑,“啊哈哈,你这样子可像是在赶阿纲走的样子啊。”

够了够了,凭什么什么事都要留个位置给自己,请把我当空气吧请把我当空气啊!
泽田纲吉不知道从那一天开始他的世界将终日不得宁静直到世界终结的那天。当他看着他们为自己而笑为自己而哭为了自己将全世界闹得天翻地覆掀开每一片草皮寻找自己的时候,他想眼泪会落下了,虽然他不是女孩子,然而心的质地是那么松脆可口的柔软。


他闯入昏暗的街巷,那些微弱的灯光里他举起手说“明天见”,他不知道他又擅自许下了一个离永恒越来越近的誓言。


“嗯,明天见。”
山本笑着看那个小小的影子没入深夜。

狱寺隼人觉得即使是一句道别迟了山本那个混蛋一秒也是极端的耻辱,这种过错请让我用跟随您到天涯海角来弥补吧!他将双手拢在嘴边铆足全力“明天也惶恐的恭候十代目!!”

他回头望向山本武,最重要的指头向下宣告嗓门这点你给本大爷识相!

“很大声呢~”他笑着回过头耸耸肩,远处昏暗里有人捂着耳朵蹲在地面发抖觉得顽固的诅咒比凤梨怪物缠身的梦好不到哪里去。

 

 


他的声音落下之后就很少再有什么声音。

 

 

很多时候或许泽田纲吉是他们之间唯一的交点,所有的话题与口口声声左右手争夺战都围绕着一个人,他想那是必不可少了。

[唯一]有时候需要一个附加条件,只是那样本身就已经在[唯一]的范畴之外了。

 

就像是他邀请狱寺来自己家复习功课的前提必须是为了泽田纲吉,或者反之狱寺隼人这样的高材生也根本没有理由接受邀请。

那时他瞥了一眼窗外,天空几朵浮云,晴朗一如既往,他吞吐最后一口云雾掐掉烟蒂。
放学后的走道很安静,连说话都有回音,偶尔有几个学生追打着跑过去然后被风纪委员的路过惊得鸦雀无声。只有冷汗滴落的声音……

只有泽田纲吉从办公室回来时颓靡的脚步声和耷拉下来的叹息。

他啧了一声“真是没办法啊。”经过山本的面前走向门外,而山本站在原处想那并不是一个拒绝的话语。于是他抬起头的时候爽朗的笑容衬着背后整面窗户之外的天色,“太好了呢!”

那么硕大的天空拥堵在背后,让人觉得喘不过气来。

 

 

 

狱寺隼人想他可以回去了,然而山本的眼睛里有种让他无法躲闪的物质,很想问[做什么?],可是需要一个理由,因为现在那么的安静,他需要有一个理由来让自己可以打破这样的安静。虽然事实上他可以全然不顾所有的顾虑,果然是十代目综合症全方位照料所产生的后遗症吗?他想他很久没有那么心思缜密去在意一些细节的东西了。

因为兔子是敏锐的生物么?这也是一个借口么?


他起身,脚上的麻木流窜上来,眼睛扫过挂钟的时候他想他留了多久还会留多久,什么时候适合开口离开,什么时候?


“怎么了?”

“没什么,想要倒杯水。”

山本望着桌面上的绿茶瓶子有些疑虑,然而他还是抢在他之前起身走向厨房。“茶还是果汁?牛奶也很不错。”

他在途中踩到了什么然后双方同时低下头去,当山本武再次抬头却看到狱寺隼人连发烧都燃上火焰拳头捏紧有骨骼相互啃咬的声音。

“把你的脚从十代目身上,哦不,如果是十代目的话我绝对要把你从窗口丢出去。”

“狱寺这里是低楼噢。”

“所以说你赶快把脚从十代目的笔上面挪开,现在!立刻!马上!”否则他有千万种方式让山本武你不废手也能去不了甲子园你信不信。

对哦,废了腿的话一样去不了呢,不愧是狱寺啊。——其实这种话说出来保准狱寺现在就来个斩立决。

 

“你去哪里?回家?”

“去给十代目送笔。”

“就为了一直笔?明天不是也照样可以……”

“这是十代目的笔!”

加个物主就是天差地别啊,不是说打狗都要看主人么……这是哪门子的比喻啊!


他看他几秒内收拾完东西抄上书包连穿鞋都懒得弯腰将就着在地面踩了几下就消失在泽田纲吉离开不久的方向。

 

他对着空荡荡的房门,空荡荡的四下无人只有自己,他坐下来趴在桌面突然想。

这又是一个突如其来的意外。

 

他脑中开始一些杂乱无章的画面,时间没有顺序……

于是他觉得他们的相遇过了很久又好像昨天才遇见这样的一个少年,习以为常和无数个辛辣的突如其来,而整理到尽头是他某一日回过头来突然对自己的微笑,他甚至记得他背后那些树叶的缓慢飘零,落在地上时微弱的声响,他失声的站在那里,然而背后突然想起一个温暖的声音。

“早啊,狱寺君。”

然后他冲着自己跑过来,擦身而过之后再也没有回过头过。

 


要多久才能习惯。

 

 

要很久很久才能习惯。

 

 


让心静静的平复,从来都不知道这是这么困难的事情。


他忘记自己奔跑了多久然后突然停下听心脏剧烈的冲撞,而他捏着手里的笔站在原地突然意识到自己在第几个拐角跑错了方向,这是第一次。


这次真好运


捡到了一个这么好运的机会,虽然很对不起十代目。


可是他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次。


让他可以从山本武的面前逃离的机会,会不会像储蓄罐里的硬币越取越少,虽然知道现在他依旧在缓慢的顺从着的,他在想哪一天才能耗尽,那个时候是不是就再也不需要借口了。

或者就这样打碎储蓄罐。

 

他站在原地思绪很混乱,而心跳也跟着轻哼,踩着蜜蜂的舞步嗡嗡的旋转不停。

 

手机突然打破了平静,他慌乱的在书包里翻找而最后才想起去摸口袋,当他打开翻盖看见那个号码的时候有什么惊起波澜,手指狠狠地按下去痛恨那些该死的不由自主。

“干什么?我现在赶路没有闲工夫和你说话。”

“诶?现在还没到阿纲家吗?”

“………………关……关你什么事啊!”总不能说自己走过头了吧,过头了啊自己个白痴!

“这样啊……”他听对面没有了声音突然又焦急的开口,似乎是生怕对方随时随地会挂电话一样,“对了对了,狱寺的绿茶还在我家噢。”

“你居然就为了这种东西阻挡在我和十代目的中间。”是阻挡在去十代目家的路上才对吧!

“狱寺不方便回来拿的话我送去也没有关系哦,我现在就出来。”

“喂!你这种人是耳朵有问题还是脑子有问题,都说了这种东西,要留着要丢掉随你的便!”他都没有来得及听对方的回应就掐断电话,然后站在窄小而干净的路上突然在想自己为什么那么的生气,空气微凉的蹭过肌肤,或许是因为体温骤然升高加大了温差,他突然觉得有些冷。

而那个声音让他觉得温暖,让他觉得无法松手,让他觉得……

 

“什么啊!”他像是一只盛怒的小动物低吼一声,转身便往回跑。

 

一只路过的猫扭着脑袋坐在路中间轻柔的叫唤,一声接着一声然后忽悠的窜入街角的树丛便没有了声音。

世界依旧是那么安静,拖拖沓沓的脚步声越来越淡。

 

 

 

山本武听着忙音扩张然后松下手,他觉得自己真是笨蛋,这种理由怎么可能把狱寺叫回来,啊~他是笨蛋。

或许这样就好,因为他不知道把他叫回来之后自己要说些什么做些什么,把饮料给他然后说再见,还有其他的吧。可是他不会回来的……

他现在一定在阿纲的家门口,他一定在那里等了很久,要等到阿纲无意间从窗口看到他他才会出生打招呼说[十代目好巧],他一定等在那里很久,幸好今天很暖和……

嗯,真好。

 

他望着手里的饮料瓶子。

 

那个时候好像是六点二十一分,纲吉终于顿悟了一道题,狱寺松了口气手指蹭过领口将悬落在面前的发丝拢在耳后,然后伸手去拧饮料瓶子……

 

 


他觉得喉咙干涩不由自主地拧开了盖子……

 

 

 


闯入者推开门忘记了掩盖气势。

狱寺站在门口望着山本手里空了的饮料瓶子突然想自己是白痴吗!明明说要他丢掉的那种东西!明明故意大声地说话想要掩盖那种莫名中烧的情绪……


明明……其实只是想要找个理由,多一秒也好,听他说一句再见也好。

 


“抱歉,你这是倒空了准备丢垃圾箱是吧,真是劳驾你了,那么就不用我多事了,再见!”

他回过头急着跑向屋外,生怕某种情绪会脱口而出。

 


储蓄罐还不可以被打破,还要很久……还应该有很久……那样子的平衡。

 

 

那个染着糖分散发着清香的吻,他以为那是谁的怜悯,那时候他的手指战战兢兢的拧开盖子,从指尖最细微的每一寸触感开始麻木了。


回味一个不存在的吻,然后突然觉得像要哭泣一样。

 

 

而他就这样出现在面前……

 

 

 

 

“为什么狱寺会回来?”

“不是白痴你打电话的么!”

“可那是[这种东西]啊。”

“所以说你到底还要跟多久。”

或许是因为几近嘶喊的话语在与身体争夺氧气,他觉得双脚渐渐的沉下来,可是他还是找不到一个借口让自己停下来。所以说到底有谁可以!谁都可以快点来阻止这样的事情。…………如果……十代目在的话……

 

——我不可以吗?——

突然有个声音,随着肢体接触传送过来滚烫的温度。


他终于拉紧了他的手,那些粘腻的汗水在掌心里渗透,他杂乱的呼吸和巨大的心跳都被对方捕获,然后混为一谈。


“我停下了,所以你也停下吧……请你回答我,为什么不愿意停下来?”

 

 

 

 


储蓄罐要举到置高点,闭上眼睛然后松手……听它支离破碎的在说:


[这样就好]

 

 

 

 

 

 

 

 


“那种事情……你自己难道不知道吗?”

他就这么地说,一直都没有回过头任凭手中的温度在扩张。

 

 

 

 

 

 

 

 

 

OMI PS:

其实看标题就知道我原本只是想写一个间接KISS,结果内容又爆走了……不过还是不想改标题,所以就这样了。

关于结局……开放式……大家请自由的……(其实是因为我写不下去了啊!我不会正经甜只会胡闹啊!)

 

 

 

我觉得我好像患了27开头综合症,一开头不写27就不知道接下去要怎么写……不管是不是和27有关的CP文……一定是菠萝的诅咒!

  评论这张
 
阅读(45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