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日半茶会》[家教/Primo×Decimo]  

2010-04-05 15:11:34|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BLOG所有图文禁止任何无授权转载……

违者挨叉子、唱校歌、裸奔……总之自己挑吧XD



 

 

 

 


事实证明我们不要任人宰割
就算是天野妈说初代的眼睛是橙色的
我说他是蓝的他就是蓝的!
(同学你不要这么激愤啊!)


以上这句与下文内容完全没有关系……|||||||||||||||

 

(标题CP写G27的话会让人想到初岚和27……天野妈你名字起得太微妙了)

 

 

 

 



真无趣,真无趣

究竟还有什么事情可以发生

杯沿外一盏飘零的花瓣在茶杯中心引出一小段波折。

这里的世界静止在恒温状态,那些刹那即逝的美每天都在上演

已经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什么时候结束,他抬头看落樱连细数每一份死亡的呜咽都变得了无生趣。


为什么在这里,像朗厄里尼港的雕像,憧憬一个泡沫的灰飞烟灭。

 

 



泽田纲吉的清早应该是带着小孩子们吵吵闹闹在走道里相互追逐嬉戏然后被家庭教师用枪指着脑袋一句小婴儿的抱怨“吵死了,去让小鬼们安静点。”,你自己不也是小鬼么。

“又不是我要他们吵的。”
顶嘴这种东西每天同样发生也同样以惨败收尾。

“作为BOSS不要多任何一句废话。”
所以反抗这种东西是无效的,这一天无疑又是一个如此喧闹又日常的早晨,有妈妈最拿手的早餐的味道,不起来不行啊,会被小鬼们抢光的,他可不想一早因为血糖过低体力不支而被拦截在学校门禁的死线之外。

好可怕!好可怕!云雀学长的拐子要过来了。
果然还躲开吧,不行啊,躲开的话之后就没完没了了。应接室女仆装一日招待任你宰割,这是什么可悲的记忆我不要不要不要!……是说原来云雀学长你除了对校歌情有独忠还有这个嗜好啊……天晓得这世界的离奇每天都在发生他都应接不暇了。

谁来告诉他明明是意大利最强黑手党组织的BOSS(虽然是候补可是我也不想要啊!),为什么每天还要被生活琐事逼迫,每天拖着夕阳最萧条的影子回家。

“今天的芋头是多少钱一斤,都不新鲜了可以买一送一么?”,路过的时候身边的棒球少年一句询价让他觉得这个春天……

真冷……


这是清晨醒来最后的一个梦魇。

他睁开眼时四周一片安静,只有自己的呼吸存在一样,空无一物。然而周边裹紧得那么柔软温热,可是世界黑漆漆的,他的手指猛地抓住一角用力掀起。

一刹那光辉刺痛了眼睛,紧接着微风柔和的波动,他从捂着眼睛的指缝里窥见最盛大的凋零,它持续不断的,好像几个世纪之久的伤痕无法愈合就只能溃烂下去。

“很悲伤吗?”
有人的声音随着空气从背后传播过来,是低沉而安逸的声音,略带磁性却又冰冷凝滞。

直觉告诉他他该在哪一个地方听见过,然而事情还没有发生,就像是冥冥之中的一种暗示不断在告诉他,该发生的事,我们谁都逃不掉。

他换花回过头,他需要一个时间间隙来做缓冲,比如说他目睹的是——
彭格列初代带着眼镜,手里的书早就被合上,一边的红茶直到失去温度都没有被动过分毫。他们都被主人失宠了很久,淋上灰尘都让人不愿再触碰。

因为视线被掠夺。

他目睹那个缀满光芒的人,一瞬间失语。

“早安,亲爱的Decimo。”

 

 



早安你个头!谁来解释我为什么会在别人的床上醒来……(这种事情要你自己去想!)

 


此时,此刻,要怎样来叙述,这是废柴人生的一次剧烈的板块运动,你看看连什么都给震出来。他捂上嘴以免有什么祸从口出,虽然初代看上去并不是个坏人(这世界不是用好坏就可以区分的啊!)

真糟糕,都不想再去想个分毫了。


兔子小小的影子抱着脑袋在浴室里缩成一团。花撒的水声起了很好的隔音效果,所以纲吉不知道门外的GIOTTO面对这床上那间自己很久以前就穿不下的衬衣突然觉得有一股强大的波动直冲头顶,他扶额小声嘀咕了一句,连他自己都没发现声音里居然有轻微的颤抖。

“……好小……”
(爷爷你到底是觉得当年的自己还是兔子啊!爷爷你被萌到了对吧,一定是被萌到了对吧~)

衣服很合身,这难道就是初代的超值感么(超直感不是用来干这个的!)。他很想说一声谢谢,可是他从视线的一角抬眉却望见对方冰冷的眸子,似乎无论何时都是这样的,让人到了连呼吸都困难的地步。

他的手指比想象中的温暖,滑过肌肤时他小小的颤栗都被看得清清楚楚,GIOTTO微微敛起笑容在他耳边小声提醒着把头抬起来,一阵温热的气息,毛孔里的每一份战战兢兢拉响警报,他看面前小小的兔子僵硬的动作,他将手指抵在对方颚下小心托起,眼里一晃而过的狡黠。

“对,就这样。”他要好好的捕捉每一个瞬间,真有趣。

然而兔子脑内却急转直下。被讨厌了,一定是被讨厌了,对方连动都不让自己动,果然很讨厌自己的东西被别人触碰到吧,一定被讨厌死了,可他还是那么的好奇。

“……那个”
“什么?”他听对方声音里有些许的明快,果然被捉弄了会觉得满足吗?(兔子你原来是这么想初代的,爷爷会伤心的!),那么至少不会神奇吧,他有了万分之一的窃喜,却不知道为何,可是他不希望,只是不希望被讨厌,他不知道是怎样的心情促使他这么想。
“谢谢,衣服……”
“我没有理由让后继人穿着汗湿的衣服着凉了。”

他真好奇是怎样的梦境可以让面前的小家伙怕成这样,有些好奇,只是有些好奇,想要知道更多,但是直觉说他无法知道得更多。

所以他不知道对方黯淡下去的目光只是因为他不经意间的一句后继人。

啊~他们只是这样的联系啊,硬是靠血脉联系就别无其他了。

兔子有着一颗玻璃心,比少女更易碎。


“可以了。”他为他系上最后的扣子,领带显得太过成熟,那年他用过的缎带刚刚好,褐色很衬他的发与眸。

他听见对方小声地说谢谢,哽咽了一半才吐出最后一个称呼“Primo”

他觉得唇齿爆发溃疡,忍着一口生疼。

 

 



他一路带他去看沿途经过的所有,他看他眸子里晶亮的物质看那些不可能存在的东西在他面前熠熠生辉。然而不久之后他从对方的眸子里解读出来惊喜之后依旧无法隐藏的端倪解释到“或许是彭格列血统的相互牵引……又或者”


你信不信这是一个梦?


他看四周那些樱花凋零的每一个角度,那么真实的触感,无论怎样都无法和梦境这种悄然即逝东西联系在一起。然而那些灰色的人不断的穿越,他们在面前停顿示礼然后擦身而过,那些人都有着不一样的表情,却都在微笑。

这个世界有什么好笑的,像是自我催眠那样乐此不疲。

像是一个巨大的突兀,而那个最大的突兀不该是出现在这个不可能的时代的自己么,百年之前啊。


他突然觉得这个世界真安静,头顶树荫与花木摇曳的影子都没有声响,太安静了,像是巨大的坟墓却连最起码得哭怆都没有。

“我们去吃早餐”
他看对方隔首淡淡的表情,拉过自己的手就这样剥夺了所有思绪,而他却只能顺从。

 

 



他饶有性质的看兔子咀嚼,他支着脑袋玻璃几面上的茶香,三层塔上的烘培香,兔子柔软的口感,天空湛蓝漂浮的蕴藏着棉花糖的味道。

他很久没有这么想要微笑,都懒得掩饰也无须掩饰。


他说

“Decimo,要逃出去看看吗?”

让你看很多很多的东西,让你都无法忘记,可是为什么要想起[忘记]这个词。

 

 



兔子坐在高墙顶端突然在想

[所以说出去为什么不走大门。]

[我不是说了逃么。]

超直感真好用,连交谈都可以不发声音,他看对面伸过来的双手虽然觉得自己无需担心什么,然而之其实是一个陷阱是吧,从他笑着说我们逃出去的时候就做好了每一道吃自己豆腐的坎。


[你下不下来?]那笑容真是奸诈又志在必得的好像自己必须让他偷吃一样。


[我可不可以不下去……]他忘一眼背后,不过好像也没有退路了。


他闭上眼睛像落荒而逃那样,跌进一个深渊。却听到那个人在耳边轻喃着,[都说过不会松开你的。]

 

[什么时候说过。]

 

那个时间还没有到来,秩序显得有些混乱,那些正在发生的和将要发生的事情。

 

“我有告诉你超直感的来历么?”

他睁大眸子,聆听一个声音。草坪上卷起微风,他们坐在那里看河面上最轻微的波澜四起。


“超直感就是从时间的落差里面预见未来,一个一瞬间的未来。”

所以我们总是只能看见那么一点点渺小的东西而不会知晓全部的过去。然而我知道,那些巨大落差的缝隙里所有事情的发生。


“不谈这个……”

泽田纲吉没有听得明白,可是他点点头,却又觉得在这个人的面前任何的事物都是多余的。

 

 



“明天或许有舞会。”他看对方眼睛里晶亮暗生笑意,“你想不想去?”

“可是我不知道可不可以等到明天。”


那些话是一句必死的话,让真相从面前剥落,说后悔都来不及。

有一个空隙,有一只手,他没有温度用皮革手套隔绝所有触感,他厌恶那些触摸的到的最真实的东西,可他还是紧紧地拽着他,那么坚毅的好像到了地狱都不会放开那样。


地狱是他地盘。

你想去的话我随时都可以带你去,然后完整的再把你带回来,可是这里,我无法施展得太多,所以请你抓紧我好吗?


不要让我感觉到失去。

 


而面前的人从一开始就得到不了更多。

 


他看GIOTTO坐在那里一席之地,看他背后占满的樱色,看那些花的漩涡围绕他伸出根系扎进地底延出枝蔓绊住了他的手脚,他的声音变得恍惚而迷离。


那些久未消散的钟声里溃荡的声音

 

 

 


“终于让你无法再在那些空渺的梦里停留半刻。”

“可是他是一个人,虽然我看到很多灰色的人,可是只有他一个。”

 

 



六道骸附在床边的侧脸很安静,让人心生一点动容,窗外的樱花渲染了整个天空,然后钻进房间停留在地面上。

他听见那些花的精魅有声音在说

“很悲伤吗?”

 

 

嗯,很悲伤。

 

 



继承仪式


戒指的光辉就这样隔绝开来所有人,六道骸站在那里,他回头时解读出来一句唇语,然后光芒吞噬所有的世界。


[你会回来的。]

[可那个人在等我]

 


想听他喊我的名字而不只是一个称呼

想说那天高墙之上俯视着那个人的时候谁让我义无反顾

想说那天手指滑过肌肤时的触感

在被褥里安静的听呼吸,而心跳声在身边依旧安稳而恬静。

 


自己却没有发现那并不是自己的心跳声在捍卫着嘴渺小的梦

 


他不知道那天他掀开自己的被窝看见蜷缩在一角的小小兔子,那些甜腻的味道从手指触碰到的地方开始溃散。

他亲吻,如此小心翼翼的等待他睁开眸子望向自己。

 

 

那么多那么多都无法从记忆里被夺走

 


都无法从时间的间隙里磨灭

 

 



“好久不见了,我亲爱的Decimo,泽田纲吉。”

他依旧坐在那里,背后是多少年前就开始凋零的樱花,你的世纪,我的数十年,都只是为了来到你的面前。


这一次是不是不会再有人绊住手脚了,那么要快一点,在所有节外未展出枝叶的时候。


他伸出手

他俯身屈膝亲吻那枚冰冷的指环,烙刻下最绵长的思念,我们的时间。


“真是好久不见了呢,我亲爱的Primo,GIOTTO先生。”

 

 

 

都已经无法等待得更久了,如那些樱花最不朽的凋零。

 

 

 

 

 

 

 

OMI PS:


被动画的爷爷和某人一句G27也很美啊给闪到不行了……(偶尔劈叉一下69会原谅我的对吧……||||||||……不过动画里一个Primo、一个Decimo,这种生疏的称呼是什么啊!27你倒是给我喊“亲爱的爷爷”这样子的话爷爷就不会再是一块冰山了啊!)

原本想写成爱丽丝梦境那样伪童话……可是水准不济,前半完全变成KUSO大会了……

 

像是给娃娃换衣服那样子感觉好可爱!初代你原来这么少女啊!(糟糕,这两天被爷爷萌到体无完肤了。)

初代与十代的羁绊这种东西太美好,总觉得他们之间有说不出来的东西,而这次动画爷爷出现那种对着纲吉所有守护者的藐视的神态,爷爷你太帅了,就算是69也抢不过你嘛~

动画和漫画两种口味的爷爷……我会爷爷控的!(就好像27、小言、36……兔子你真不简单啊!)

虽然最后36同学在爷爷面前俯身的那段觉得有点36G了……好微妙……爷爷你培养过甚了。(是调教过渡了吧)

 


(许久没有尝试手写的感觉……比电脑打的感觉会安心很多……可能是因为我是那种敲键盘很猛的人吧,因为敲出那种声音很爽……)

  评论这张
 
阅读(5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