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记忆未曾回来》[家教/骸纲]  

2010-06-01 22:17:06|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BLOG所有图文禁止任何无授权转载……

违者挨叉子、唱校歌、裸奔……总之自己挑吧XD



 

 

 


 

 

大半年前他收到来自意大利的书信,或者更正确的说是他父母收到了来信而信中的他只是一笔带过的一个名字。


他想他在那个被称作是爷爷的人的记忆里是一个可有可无或者多余的名字。

所以他想逃走,如果那个世界让他陌生的话那么他想逃走。


没有什么不好的。

 


他半夜收拾行李的时候面对空洞的包觉得那像是连接异次元的黑洞怎样都填不满,牙刷、毛巾生活必备品,其实不过是随处都可以买到的东西,可是他用惯了。

坐在夜点的车,看灯火渐次向后延伸出长蛇,突然想到很久以前他和那个少年在祭奠上望着山脚向着乌黑天空点燃的灯火,一条延绵的路。当那一刻那个少年拉起他的手的时候,当他在对方的眼中看见狡黠的光和微凉温热的灯火跳动的时候,他想他们可以一直走到某一个尽头。


火车的呼啸与提示灯不断交替的灯光与警鸣声,车厢里漆黑一片,他望向窗外看车尾甩向一个深渊的方向。那是他曾经以为开往一个世界彼端的方向,而后来当他翻开地图才知道那是通向市中心最繁华的喧嚣和人群拥堵的地方,不是那个只有昆虫鸣叫月光明白搅着愠色,那个少年在他耳边说:“一直走到天明。”

而最后的记忆是露水湿滑沿着冰凉铁轨的下滑在朝日展出光芒,他微合着掩惺忪迷蒙的眼听少年哼唱一些在哪里听过的曲调,他伏在他的背后捂着满怀的温热,双手垂下摇摆晃动,他背着他走到一个尽头,他背着他走到下一个梦的尽头。


耳机放过一首歌,听了大半辈子那样显得麻木而湿滑,在哪里摔下去就不见底的那种。他没有按下暂停键,曲调从头再来,他从背包里摸出一本书,接着忽明忽暗的路灯他看见上面两行字和微黄焦脆的时间年轮。

 


那天他问他借一本书,其实也不仅限于一本书,而是什么都好。他撒谎说得铺天盖地,他看对方轻笑时抿起眸子慵懒的弧度,他们坐在天台四下无人,流云卷过层叠波涛,最后对方从书包的底层翻找后递过来一本书。


其实他只是想要一个微弱的联系感。

他站起身拍拍衣衫,他坐在地上伸过手。


他说谢谢……

他说不客气……

 

所有都只是为了最后的那句“记得还给我。”

 


就这样擅自诈骗一个约定,下次,还有下次。

 

然后他笑着说“嗯”的时候少年闲散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下课铃响起,他趴在屋顶看所有人蜂拥而出四处逃窜。

他们说了“再见”


其实所有人都在诈骗一个约定,少年在为自己寻找一个众所周知却无人点穿的借口。


大家都需要借口才可以维系一个联系感。

 

 

 

手机铃声响起,他没看来电显示便掐断电源。车子摇摆昏晃在街道,第几站上来了个加班的青年,他坐在车尾而那人坐在顶端,所以他没注意对方摇摇晃晃里睡着了,而他此刻失眠。

 

 

其实追究原因,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逃夜。正确的来说是离家出走的一次冒险。翻墙的时候他心率加速,跳下围墙的时候他抬头看低矮的墙顶觉得真没意思,要翻就翻更高的啊。

而之前心中动荡不安的伪装波澜不惊到底是什么啊!


这是他唯一一次回头,低矮的墙与牵牛花闭合起来的轮廓,他没有时间看他们日光下的盛放于是背着行囊仓惶而逃。

乌云遮掩月光,可是他没有看见,只有脚下渐次延伸却不见远方的路,他并没有回过头。

 

 

凌晨四点,一只猫的造访,它从他的左边慢慢踱步走向右边,他的视线跟随过去接连着抬起头笼罩下来一个巨大的建筑的影子,与黎明前的昏暗浑然天成那样。


他摸索着从忽闪忽灭的路灯下看见熟悉的几个字。学校的名字从金色铜制改为了白色石灰浇筑刷制。他找到那条秘密的通道潜进学校抬头望见玻璃窗上面昏晃反射自己的影子被吓了一大跳。


“搞什么啊~”他碎念一句望向三楼的一个教室,所有的窗户紧闭,他想室内一定没有空气的流动。

 

 

 

[有一刻,他觉得,就这么望着他直到窒息为止。]

 

 

 

其实现在是午休时间,照常理教室里不至于人烟泛滥但也不至于一个不见,他环顾四周……


事实证明他见鬼了。

 


“六道学长。”

“叫骸。”

“那么……骸学长……”

“不要学长。”


他真想对着面前藏刀万千的笑容喷一句“你他妈的够了没有!吃豆腐也是有限制的!”

“纲吉喜欢限制级吗?”

“我可不可以换个话题。”

 

比如为什么现在日当正午阳光明媚而他被笼罩在面前人的阴影之下,呼吸喷洒在脸上闷热潮湿舔着血管撩搔每一份触感。

六道骸很细致的托起面前矮他半截的泽田纲吉面带微笑,很好的身高差造就一个美妙的场景。


“干什么……放……”

“不会噢~”

“我还没有说那个[手]啊。”


他看到对方咬紧每一个音节认真地对他说,“不会噢。”


不会噢,死都不会,你认命吧。


他还在堆他的每一个必须存在的场景,他等流云浮过风渐淡下来,他等那些鸟儿在黄昏归巢散漫的飞翔[咿咿呀呀]吱唤着[我回来了],这一句给最重要的人,那个人等了很久直到此刻还在等待着。


碎乱的发掀开额头,玩笑一样的风,他底下脑袋,六道骸的手指理顺那些稻草,他把脑袋低得更低了。


“做什么。”

他被他托到窗边,他就那样坐在那里看面前的少年漫不经心像微调焦距那样等待着什么,最美好的一刹那要等很久。

 

此时


此刻


他靠近过来,樱花很适时的碎落了一地,最温柔的低头刹那殆尽。


他的脸越来越近。


他下意识的闭上眼……

 

 

世界被带离得很远……非常非常的遥远……

 


没有喧闹的人群、没有炙热燎烤的光、没有人对着试卷上猩红的数字指指点点,没有可连系世界最本质的东西。

 

他的手指随着对方衬衣干净的褶皱一路攀上领口,36.8度,或者更高。


肌肤的温度。


六道骸抿起猩红的眸,埋没一片苍蓝的天空。

 


他不知道他记忆最后落脚的是他背后盛大的光景不复返的空色。

 

 

 

 


他站在学校面前几个小时日出溅满的光落在他的身上、落在他的脚边,记忆此去经年。

 

 

 

 

他想他并没有遇见过那样的一个少年,笑容游走在诡谲与明媚参半的模糊世界。


他第一次见到他在一个天台,他看见那样骄傲的人问他“要交往吗?”


他想世界会被女孩子们的诅咒压榨。


所以谁都不知道。

 

那天他踱步优雅,斜倚在门口一个手势,所有人纷纷退场。


世界只留下了我们两个。


或者他想,[世界只有我们两个。]

 

 

 


一个被刻意安排了一切的吻。

 

 

 

 

他蓄谋已久为了那样的一刹那。

 

那只兔子双手攀上自己的颈间的时候,他欣喜若狂的埋下最深的心跳。

 

 

 

 

 

 

他回过头,有人朝他招了招手。他看见父亲母亲,身边的车子,他们手里的机票。

母亲的焦躁不安让他明白第一次离家出走只止于此。

他明白[没有下一次了。]

 

于是他松开了手里的书径直走了过去。

 

 


背后埋葬最荒诞的一个梦。

 

 

 

 


他见过那样的一个少年,在某一个梦里。


或者他们从未相见……

 

 

 

 

 

————记忆未曾回来————

 

 

 

 

 

 

 

 

 

 

OMI PS:

很好,我活着,很好,没被糟糕的东西打败……||||||||||||||

其实这应该是上一篇骸纲髑《歌》的一个延续。顺便说一下,《歌》就是《交》,现在这一篇还没写完整,不过已经确定写完之后会改成《歌》,关于一个校园6927的文……

这两只交往之后发生过的一些松散的记忆的整合,想写得很浪漫又悲伤,所以让69失踪,让27离家出走去找一段记忆,只不过最后他以为或者潜意识里想要在某一个熟悉的地方找到那个他曾经再熟悉不过的人,可是我没让69出现呢……否则就太戏剧化了||||||||||||

我就这样让爷爷拐走27了~~~~~~~~~~~请亲爱的69哪天的知道后飞奔到意大利把27从爷爷的手里抢过来吧!不过估计爷爷会把69踩在脚底来一句“别碰我的东西。”

爷爷帝王最高!

 


其实不解说没人看得懂剧情是这样的对吧~~~掩面跑掉~~~~~~(你早就没脸了还要它干嘛啊!……就因为没有才要遮住啊!)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