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便笺》[家教/骸纲]  

2010-06-05 16:07:46|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BLOG所有图文禁止任何无授权转载……

违者挨叉子、唱校歌、裸奔……总之自己挑吧XD



 

 

 


 

 

P在前面的S:


1、思春期27小兔子……慎
2、本篇有1380个字毫无质量可言……(这是1/3的量||||||||||)
3、作者最近不断地在爆脑残的种……

 

 

 

 

 


如果有个人也这样每天每天都在记录很多事情的发生,很多事情的结束只在字里行间。

 

 


人有时候是很弱小而脆弱的生物,比如抬头的时候看到云层遮掩日光那么的庞大,但它又那么的稀疏,连足够的密度都没有只能随波逐流那样……

 


他喜欢在房间里挂起手写的每条便笺,他踮起脚尖费力的伸手,视线有时候总是会不经意的滑过那些措辞,他突然想起在亲手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那个人的脸上的笑容或者背影,他站在窗边看向很遥远的地方的时候窗外的浮云流泻而过成为最美的背景,而他有时候觉得他也是没有密度的存在,不知道哪一天就会这样消失了。

 

雾这样子的东西,轻薄得无法触碰,可是他始终会缭绕在四周而自己有时候就像是漩涡中心的存在那样子。

 

[他包裹在他的四周,很多东西总是看不透澈。]

他伸手闭上眼,触摸到水分子冰凝的悬浮。

 

好像一个人的思念脚不着地那样。

 

 

他的手指有轻微的颤抖,然后松开手指看悬浮在半空中的便笺。

房间一直都没有开窗,那些角落里堆着一个人的想念和霉变的菌类萌发出丝状物。

在那个房间,空气一直都没有流动,静止在关于一个人张狂泛滥的字里行间。

他拿起书包望了一眼时钟指针,望了一眼满墙密布如同恐慌攀爬的便笺和悬浮在半空中蛛网般张开的线绳牵系在那里的便笺。


他对着空气张开笑容说“我出门了。”

门应声落下,关闭异度空间。

 

 


可是那个人从来都不知道。

 

 

他们每天在同一条回廊擦肩而过,每次他都会刻意回头注视着他的背影直到影子的全数歼灭在回廊转脚的楼梯口,他对着虚空的地方站了很久。

[唇齿默念一个无声的词。]

他回家后不断不断的诉说那些或许永远永远都无法说出口的话。

 


每一个字都是咒语截断血管的痛流淌出来某种焦灼。

 

 

 


那天他没有办法回到自己的房间,究其原因不过是早晨出门过迟显得慌乱不堪,他一路奔跑一如往常那样一成不变。时间本就该和那个房间一样不断不断地被堆满然而除了他自己之外谁都无法进入,他每天合上房门时说“我出门了。”每天回来之后背对着门蜷缩在地上,每一天对于那个人的画面都在饕餮一些心智。而他不断不断的沦陷。

可是他现在想他回不去了。虽然只是暂时的。他看那些悬在半空中透明的点滴药水也被背后天空染上一些微蓝泛白的色泽,他想那个人今天依旧会靠在窗边有很多人路过的时候和他打招呼而最后他想自己也不过依旧是站在原地看着他,只是着样子而已。

“也许在这里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那人背后的天空随着点滴药水流入血管。

他躺在病床上百无聊赖,回想车子飞驰过来绿灯跳出微红的颜色他只是觉得如此的熟悉的放慢了脚步……

 

那个人偶尔回过头的时候二分之一的颜色。

他背后艳阳折落黄昏通红灼烧的云层的颜色。


有关于他的颜色,他一直都记得很清楚。

 

 


于是他第一次哭了,因为无法接受更多关于那个人的讯息,无法再在狭小的房间被对于那个人的喜欢所笼罩着,无法每天每天经过有他影子的地方,而他背后是全世界的光他却只单恋一直影子的沉沦。

 


可是他出现在那里,在他异色的眼睛里少年坐在窗边抱膝蜷缩成一团就像是教室垃圾箱边团成一团的废报纸那样衣服上长满了褶皱。

其实他无数次蜷缩在一个角,可是他不知道。

“天气真好。”

他的心情却不像太好。

呼吸显得急促却被小心翼翼的掩饰着一路跑上楼时候杂乱的心率。他在门口站立了一会儿然后逐渐拖着背后的影子走进这个被光覆满的房间。

少年缓缓的从蜷缩成一团的深处伸出脑袋布着泪痕,眼睛明亮而湿润,头发显得很松散,而他看不太清楚只能从一团暗色的物质分辨出他的脸开始攀爬上一种惊讶。

好像一种不可以发声的哭泣那样子,然后他听对方很小声地喊了他名字。他觉得脚底爬过一群蚂蚁那样站在原地,恨不得踩碎所有的不置可否那样,然而他最后给他的回音也如此的轻声。


“六道……骸……?”

“嗯。”

 

 

 


那天他去了他的家,手里拿着作业本和老师给他的地址字条他紧紧地捏在手里。

其实他没必要做出任何多余的事情。上课的时候他望着窗外,一个临窗的位置空空荡荡。下课的时候老师踌躇一个意外车祸的不起眼的学生的试卷该由谁代她送过去,毕竟年轻的老师还有约会,没必要为了无聊的事情而浪费自己的时间。

六道骸提着书包甩上肩头的时候离下课还有数秒钟。没有人会因为一个学习优异人气极高的不良学生而多费口舌,他们看他走过讲台一手夺过老师手里支支吾吾的纸条和写着一个名字的试卷。

他走出教室门的时候铃声响起,而整个世界在很多人的面面相俱里显得诡谲而安静。

 

他没有核对门牌号码,其实知道了很久只是夺门而入这样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实施过而已。

其实他有时候觉得任何一个理由为名都可以,或者更本就不需要那种东西,好像无人能阻挡的实现一个本就里所当然的事那样。

 

[很想见他。]

 

他和他的母亲寒暄一展他外表协会的绝对优势。他拐上楼去走廊最里的一个房间,一些想法被滋生出来,他站在他的门外。可能很多时候在他的脑中流过的影像是那个少年从自己身边匆匆而过,眼神飘忽而不安定,叼着早餐踩着铃声一路跑至教室然后因为迟到而被罚和同班另一个少年一起顶着水桶站在教室门外,一个叹气一个嘻笑。

他觉得他该站在阳光渲染得焦脆的地方,而他现在站在房门外觉得连门缝里都透着阴冷攀爬在脚底。

他伸手推开了门,铺天盖地的弥漫着一股如雾错乱的物质,打在脸上湿软冰凉。


好像泪水那样。

 

 

 

他抬起阴霾里的脑袋,而他站在门口,他看他背后窗外的天色让他显得狭小而阴晦,而他站在原地突然迟住了脚步以为自己的影子都能够将他击碎那样。


“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让我知道?”

 

 

直到最后他无法说出口的话是——[为什么自己没有发现。]

 

 

 


他每天看那个孩子从面前匆匆而过,可是每一次他都没有回过头,他想他只会看到一个背影小鹿一样的窜过去,然后失落,他其实是个自我保护过盛的又自私又胆小的人而已。

而当他踏进那个狭小的房间的时候,劈天盖地的声音都在说着这样的两个字,他就这样彻底败打败了站在原地无法出声,满世界满世界的是一个柔软的嗓音不断的只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对着自己重复着那句话。


[喜欢。]

 


全世界都是有关于自己的事情,连墙壁的每一缝隙里都塞满霉变的声音,或许已经在那里太久了。

 


或许已经不需要太久了。

 

 

他回头跑出门的时候并不知道窗口的锁扣在门剧烈关上的震动里脱落下来,一阵风吹入房间吹散了异一地的便笺,每一张纸条上写着的字句都是他想对他说的,他也想对他说。

 

 

 

跑向医院的每步里他都在想“死了”。

 

他会死掉的。

 

 

被那个孩子全部注满的对于自己的喜欢所淹没窒息。

 

 

 


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

 

 

 

 


他走向他,走向他眼中柔软的光的驻扎与流动,他缓缓开口……


他抓着手里的被子,蒙蒙茫茫的雾气在面前被撕裂开来……

 

 

 

 

 

 

 

 

 

 

 


六道骸[爱]泽田纲吉……

 

 

 

 

 

 

 

 

 

 

 

 

OMI PS:


明明想写的是[泽田纲吉爱六道骸]结果还是忍不住正过来了……

 


不过是因为自己是便笺控而已,每天都带着便笺本,每天都会写很多有的没的的东西然后用绳子和木头小夹子挂起来,偶尔翻看的时候都会觉得很好玩,因为我是个健忘很严重也很怕思想负担的人,不写下来就会忘记很多事情或者因为怕很多东西被忘记而心烦意乱。
(这篇也是在翻便笺时候翻出来的梗,本来便笺上只有寥寥几句来的……)


其实起初只是想写27小兔子的单恋情节,结果变成糟糕的双向单恋和告白了……还是卡死在完成边缘的告白……说出口有什么可耻的啊!
(那一坨[喜欢]总共有690个噢~~~看DRRR的时候就想试试看这种感觉了!)


周五工作一直都在外面跑着简直和出差差不多了,只不过一直都没出上海而已,在高速公路和高架桥上的时候车子就算是限速也可以开很快,可能是平时地面上堵车太严重的关系,一直想对司机说可不可以开窗吹吹风可人家喜欢开空调,讨厌封闭的味道,但是借到有装避震的车好太多了~~~泪泣

而回来的时候正好是落日,从以前开始就一直都很喜欢云之类的东西,喜欢看它们的流动和交错层层叠叠的样子,非常非常的美,太阳就这样躲在云层的背后偶尔从裂开的边缘透出来光……

(最近词穷得很严重……看来积累得还是太少了……什么时候才能真的写出一些能够给人画面感能够感觉得到分镜的东西就好,一直想写这样子的东西…………文字有时候局限性很大,所以一直在想如果自己会画画的话一定要试试看,可是相对起来又比较喜欢文字的表达……好矛盾……所以觉得那些又会画又会写的人太强大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