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箱子 [6927 ONLY]  

2010-08-22 21:22:56|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轻轻的对我说“待在这里”紧接着微笑着关上了箱子,我听见锁被扣紧的声音好像能够看见他的手指那样,我在钥匙孔里窥视他,却怎样都无法看见他的表情。

 

在深深深深的黑暗底部沉淀着的冰冷的东西,大概是你的思念在盘踞着翻滚着,我想起来在山顶上看见过的雾缈,它们灌溉下来,在清晨日出之前沉淀下来翻滚着就像是真正的海一样。

像海那样子汹涌的,却在日光出现的刹那便蒸发殆尽的存在。

你把他们和我一起藏在这个箱子里,让我无法忘记,让思念无法消失。

 

你是否一直害怕着些什么,像是雾气那样会消散待尽的东西,于是把它们藏起来,锁起来,钥匙要吞入腹中直到自己死去都无法有人打开他,你会微笑着在墓地里等待灰飞烟灭,而我在昏暗的箱子里再也无法等待到你和你背后银白色的月光。

 

“早安,彭格列。”

“是晚安。”

“那么,要走吗?要一起走吗。”

你伸来的手,我无法拒绝。

 

 

 

 


我不过是把手记上的草稿打到电脑上,然后打出了其他的东西……那么下面是手记上的手稿来的……

 

 

 


他轻轻的对我说“待在这里”紧接着微笑着关上了箱子。

我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巨大的箱子,我只能蜷缩着抱膝子那里无声的回应他,因为风音太美太动听了,那些辗转飘零的落叶悄悄的,像是无数只划过江面的纸船那样在你身后的世界绽放开来,和你一起,缓慢的直到凋零、直至死亡的。

你微笑,月光像忘川那边的灯火在你身后渐次点亮开来轮廓。

硕大、硕大的、明亮的光

你合上了箱子,世界变得漆黑窄小得只有一个你,我想再次见面的时候会是在[那里]还是[这里],我想象着所有的可能才能够得以在这里等你,就只会等你而已……


就只能等你而已……

 

[你将我留在这里,独自留在这里,这个明亮得连影子都没有的世界里。]

 

 

 

世界颠覆为了掩盖鲜血和不洁,而你从今往后也被自己亲手阻隔在那个世界

 

 

 

[你觉得自己是不干净的吗?那么我是什么?你在守护着什么?]

 

 

 

 

 

OMI PS:

我曾经说过我一直觉得27是到了圣洁的地步,我一直是那么觉得的。

这是一个似乎是6927最永恒的主题了。

因为他不得不双手沾满鲜血,他当然会害怕直到麻木习惯但是他永远都不会喜欢上那种事情。然而六道骸不一样,从最初开始的憎恨直到遇见泽田纲吉为止心理上不断的有声音在告诫着在舔噬着,直到把他蛀空了填埋在身体里的只剩下了憎恨与鲜血的冲动而已。

所以他不愿意让他承受那样子的煎熬而封存他所有的记忆,连同他自己在他脑中的记忆一起,因为他觉得自己是不洁的存在。

其实整段文字是一个画面:27被关在箱子里,他最后望着69看他缓缓地把箱子合上。

但是69他把自己对于他所有的思念和爱慕都留下来了,也就是说从此以后他把这些只给了一个人,不会有另一个人了,他觉得唯有爱着的心意是干净的所以这是他唯一可以留给他的东西了,其他的他所认为的不洁的躯体和自己全部都带走,从今往后他们在完全不同的世界双方都没有了记忆可是27的身边总是有着被爱的感觉,可是69永远失去掉对于爱的感觉。

他把他给了一个人,他只有这个可以给他了,就像是倾其所有直至一无所有那样子。

 

注:

[箱子]:唯一想要带走的行李

[那里]:六道骸所在的地方
[这里]:泽田纲吉所在的地方

只是想说看谁会先妥协谁的感觉,先爱上的比较吃亏,所以我觉得69会跑到[这里]来的~或者私奔~(这两个人私奔为什么这么萌啊~快点私奔啊!)

 


我喜欢[只]这种绝对唯一性质存在的字眼,没有杂念的感觉,非常干净,但是却又霸道得毫不讲理的样子,69对于27的独占和27对于69的爱,束缚也是一种爱!我觉得27并不是那种安全无欲无求的人,他要做的事情总是非常简单。

如果有一天27真的救了69,如果那时69问他为什么要救自己,可能他会说的只是“想救你而已。”……我一直觉得这种理由会让对方在面前立刻为了他去死都可以!69你认命吧!

 

一直想要叙述出来的是这样子的东西,但如果写成文的话总觉得会很难表达,我很废OTL

 

(现在想想如果是我被关在箱子里的话是一定会有幽闭恐惧症的……)

 

 

 

 

 

 

 

 

要相信能够去爱一个人的心一定是无比坚强并且美丽的!

 

 

 

 ——————————————————————————————————————

 

我想我是在深深深深的地底之下,一个摸得到四壁却抬不起头的地方。我尝试着摸索任何一道缝隙想要用双手将这种静默打破,撕裂它,直到无法阻隔,直到它无法阻隔……

 

“我想有人对我说过[我爱你]”

少年坐在病床上,背后是透光性极好的纱帘,遮盖一些事物的存在那样……成片的迷茫……

他对着病房外的那些人说着,有柔和的笑容,最温暖的表情,可是画面被剥削去大半,只剩下唇齿勾勒出话语,总觉得视线已经无法再对焦,因为想要追随的身影或许已经不在了吧。


好像是清晨摆放在枕边的纸条上写着的那样清晰而能够触摸得到,可是纸条上的署名却被删除线遍布着

===爱泽田纲吉

 

抬头的时候那些黑色的雀鸟在苍白天空映衬的电线杆上藐视着地面上的我,好像在讥讽连深爱着自己的那个人都不知道是谁……

 

是的,我想我失去了……非常非常重要的记忆……


如此冰冷却又温暖得窒息,那是不该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东西,一种极端对立的存在。


可是我想我拥有过他

 


比憎恨更加浓烈的爱意。

 

 

 

 

[我爱你]

唇齿开合的裂缝……一个巨大的须臾……我被吞噬进去无法听见任何的声音……

[纲吉君]

有时候会质疑那个人为何要呼唤我的名字好象不愿意让任何人夺走那样好象全世界只有他才能呼唤

 

 

 

我总是试图想要伸手才可以抓住什么,可是始终……


望着手指的时候低沉下来脑袋唇角的颤动似乎是无法被发出的声音……

那个名字

 

那个名字……

 

……MU……KU……

 

 

清晨醒来的时候,背后的落地窗户外头枝叶绽出来了新芽。望着身上的毛毯才想起来前一天的工作持续到深夜在一个边界线模糊的瞬间跌落进了梦境。


记忆里有一个人喜欢在梦境里瞌睡,草地鲜花,女孩子……那个紫色长发过长刘海蒙着一只眼睛让人感觉似曾相识的少女指向湖边的身影……


那个人好像在那里等了很久……如此漫长而没有间隙没有停止……


流水的连绵……

 

 

来不及拉回思绪的时候,门被推开来,有人走进来。


那个人几步在桌子面前站得笔挺……

上扬的发梢引得人发笑。


“从今天开始我是您的雾守。”

“谁决定的。”

“你决定的。”


“谁的。”


“你的。”

 

 

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巨大的黑色箱子和梦境……

 

 

 

全部都是关于你的记忆……

 

 

 


我想我认识那个人,在失去所有之前,在失去所有之后……

 

 

 

 

 

 

比憎恨更加浓烈的爱意。

 

 

 

我不记得你……

 

 

 

让我如何说不爱你……

 

 

 

——这个世界可以让时间停滞不前,却无法阻止我们的相爱——

 

 

 

 


OMI PS:

《箱子》的设定是最后69夺走了关于27和自己的所有记忆(双方都是),突然间想要写写看27醒来之后失忆的内容……但是……偏意识了吧……不过《箱子》的所有想法都只是一种之年,所以基本上就这样了,没有剧情只是一种内心意识之类的东西……

不要在意太多啦~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