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仅此一次的限定咒语》[家教/骸纲]  

2010-08-25 19:05:49|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是当地时间的礼拜天上午十点三十分,钟楼敲响,很完美的对时。六道骸放下袖口让手表乖乖的躺在衬衣底下双手插代站在满地的水里往前走过去。

 

“这简直就是梦里的威尼斯。”虽然这里与威尼斯相距甚远,何况威尼斯的水道再浅也不至于让人能够悠哉踱步着从大街上走过去……

 

是的,没错,这是在大街上。

 

 

 

之后的哪一次任务,在必不得已的情况下躲在钟楼彩色玻璃窗后面一整个星期。

“这个钟楼在上个世纪好像还是教堂的一部分,但很不幸的这个世纪它只是钟楼而已。”

“觉得遗憾?”

“怎么会,围墙拆了别有一番情趣,虽然我觉得翻墙的感觉也不错,彭格列呢?”他突然笑得让人觉得生疏,或者其实泽田纲吉很久都没见过他笑了,连皮带肉的笑。

好几个月内外纷争不断,虽然对黑手党来说是家常便饭,前天晚上帮他系鞋带的护卫手里捏着枪,食指还紧扣在扳机上就这样面向昏黄落阳的天空圆睁着双眼浮尸在庭院中心的喷泉水池里,圣女雕像手中的水瓶不断涌出来清泉洒在那人的脸上,他却连眼皮都没眨过一下。

 

其实他也连眼皮都没眨过一下。

 

狱寺收起手枪掸掉西服上面的褶皱但是却掸不掉硝烟颗粒遗留下来的硝火味道,狱寺持续的站在那里看见有人利索的将穿着皮鞋的脚踩进喷泉处理尸体,他回头对幕帘阴影里的泽田纲吉微微欠身“已经处理掉了。”

“嗯”

他的声音很多时候都很小声,尤其是对于这种事情,有时候不经让人猜想他是否真的在言语。就像会议全场鸦雀无声的时候他支着脑袋斜视着窗帘外头的光很久才晃过神地说一句:“抱歉,我走神了。”

 

其实谁都没有能将他从某个岛国连着心一起带过来。

 

他在思慕那里的每一寸空气,冬日新雪像是泡沫一样撒落下来让整个并盛像是糖粉浇灌过渡塔了顶的新鲜蛋糕那样。

小鸟在枝头浅浅的低鸣。

他摊开来手上的资料,摆正了表情,“那么继续吧。”

 

六道骸的造访是会议结束之前几分钟的一个小插曲。他手里拿着当天会议的资料推门进来,说句“抱歉,我迟到了”,但是他的脸谁都没有面向,泽田纲吉收起手里的资料准备起身,六道骸将资料甩上桌面尔后淡定的坐下来,搁上腿,点支烟。苍白的烟雾放肆席卷着整个的封闭空间,泽田纲吉甩了甩手。

“你迟到了,所以来和不来都一样。”

“结束了?”

“是的。”

“如果我有更好的办法。”

 

没有了,除了执行暗杀任务以外。

 

 

他站在钟楼里忍受着每小时敲响的声音,那些鸽子的振翅高飞从树林、从广场、从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冲破天空。

枪声夹杂在其中像是狂欢节序曲的鸣响那样将天空点缀着彩带和各色反光纸屑。

 

“啊呀呀,抱歉,手机在任务里丢了呢。”

他将手伸出窗口,小小物件从几十米高空砸落下来在地面摔得粉碎……“这下子联系不上了,但是那家伙被干掉的消息一定会走得很快,说不定我们旅行第一站还没落脚,全黑手党就会像炸了锅的蚂蚁那样子。”

那些疯狂显得合情合理,不会有人知道彭格列的首领和雾守在执行任务之后失踪的消息,只有家庭教师将枪管抬起帽沿露出眼角让人颤栗的表情。

他将脸贴过去,彭格列恨不得戴上手套甩他一巴掌。

 

“别告诉我非boss不可的提议只不过是你想拉我出门郊游的借口。”

没有人否定。

 

 

 

 

 

 

——经过了一整个漫长的黑夜,为什么要吝啬于享受阳光—— 

 

 

 

 

 

 

 

那天他捏着手里的资料端详上面记载着那个目标家族所在的区域突然间敛起来笑容。

 

 

 

 

他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为了以免在到达总部之前就暴露行踪选择多次转移,这个小城市是途中进入意大利境内的一个落脚点。

 

前一天暴雨的晚上他缩在被子里头不断的听见雷鸣撼动着整个屋子就好像是地震来袭那样,好像有一头巨大的猛兽在弟弟之下蠢蠢欲动。雨水沿着玻璃窗呼啸,瀑布那样滑落下来。

有影子走进过来,他全然不知的缩在被子里连头都不敢抬。那影子继续走过来,落在他窗前的拖鞋上、落在他的床铺上、落在他裹着被子瑟瑟发抖的身体上。

一只手支撑在他的身边,他感觉到温度隔着被子传递过来,长发垂下来在他的视线里被雷光点成鲜亮的蓝色。

 

“明天车子没有办法发动,所有通讯系统全部瘫痪,就像是深山错综的小道殊途同归,谁都走不出这个城市。”

 

泽田纲吉从被子里头探出脑袋对上六道骸的脸,他看着对方微笑着将脸越凑越近,堵截所有雷鸣的喧嚷与光线撕裂的耀眼与刺目。

他将他堵截在深不见底的昏暗里头,听水声滴落……

 

清澈的声音……

 

 

他想,这或许是一个诅咒,在倾盆大雨浇灌种子生长出真相之前就只有他一个人才能够听见。

 

 

 

那天他站在广场中心手里拿着伞,太阳和风都很大,他甚至与怀疑会不会在哪一片风的指引之下,他只需要轻轻的踮起脚尖双脚就会脱离地面将他连根拔起送入遥远的天空,蒲公英种子启程之前的盛放那样。然而他是水生植物,根系缠绕着镜面一般的水面的另一个自己,低下头的时候天空中逐浪游走的浮云,苍蓝天空的放逐,他站这模糊了界限的广场中心突然听见有人喊他。

 

 

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有一个咒语借着分享咒语的人的私心从前一夜的暴雨开始着他逐渐扩张的范畴。

 

车子走不动了,它们会在出门之前就在车库里面进水。

所有的门都不会打开了,主人们昏昏沉沉的睡着,翻一个身,有多久没有停下来好好的睡一觉。

所有闹钟都停止了运作,车站再也不会有人拿着报纸点着烟让世界乌烟瘴气的。

 

我们都不需要再焦虑着什么

 

整个城市此刻全部都睡去,所以没有人会看见少年卷起了裤脚撑着伞好像站在这个世界阳光直射的正中间那样微微的笑着,然后,他举起手向着一个地方。

 

“你迟到了。”

“公交车停线了。”

“你没有说过全城的下水道都会堵塞。”

“因为工人们都睡着了呀。”

 

 

全世界都睡着了,

 

全世界都睡着了,

 

 

 

所以这一刻我不确信我是否还醒着。

 

 

 

 

月光始终都在地平线的边缘针扎着,日光却咄咄逼人。

泽田纲吉推了推枕在腿上的脑袋,那人在睡梦里抓住了他的手。

 

 

 

无法松开

 

 

 

无法停止

 

 

 

 

仅此一次的限定咒语。

 

 

 

 

——end——

 

 

 

 

 

 

 

PS:27躲在被子里头瑟瑟发抖和暴风雨,隐示即将继承之前的恐慌心理在作祟。

 

 

 

 

 

 

其实一直都想要描写这样子的一个场景:

坐落在意大利某一个小城镇的广场,暴雨过后排水系统全线瘫痪,所以街上没有车子,所有人用最原始的走路来开始新的一天,所以约会的时候骸迟到了。他匆匆赶到的时候看见纲吉站在被水淹了的广场正中央打着伞微笑着向他招手。他脚底整个积水的广场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镜面反射着头顶最盛大的天空,简直就像是要被这一切吞噬了一样。而这一切在骸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不可能存在的奇迹一样暴晒在太阳底下刺得他双眼生疼,但他依旧睁着双眼望着他,不顾一切的贪婪的望着他。

于是他跑上前去拥紧他……

伞飞走了,最后落在水塘里成为倒影天空的一部分渐渐停止飘动,搁浅。

 

 

OMI PS:

原本只是上面那几句话,想写一个庞大的、陷落的感觉……但是把手机上的手稿打到电脑里的时候突然想要不要写点什么,然后生出了个和上面内容不是很相似的文字……

感觉如果27愿意的话,对于69来说这世界上无论怎样的幻术都是可以实现的。(NAKA桑当时那个短篇就很好的诠释了这一点,不过那是个悲。但如果说到喜剧的话请去看……厄……我忘记是零式还是山崎佳奈的本子了||||||原谅我快一年没看翻译本的记性吧)

 

很多时候就是觉得,69他命中注定是逃不掉的。不过也不用默哀,如果是27的话,不会成为悲剧的~

 

(下雨天的早上经过一个酒店门口的小广场上水很浅很均匀的积起来,天空特别晴朗的漂浮着大朵的云,风很大,于是那些云飘动得非常的快并且不断的变幻着形状,或者被吹散然后继续交融成新的整体。这一切都被反射在脚底的水面上。抬头的时候正好看见白色穹顶的设计……突然在想,蓝天白云和白色的房子坐落在海边山坡上……如果在爱琴海边的话一定非常的美~)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