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城》[家教/69696]  

2010-10-21 14:22:03|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个关于王与他的公主的故事。

 

 

 

 

 

他一直坐在空旷的宫殿里头支着下巴靠着背后金玉铸成的王座上,面前开着小小的一扇门。
是宫殿的门。

其实说起来金玉铸成的王座坐着并不舒服,兽类皮革的雍容包裹,一直拖到地上,他望着面前窄窄小小的门在想着很多,微弯下眼睛便听见有人跑过来。

她一路跑过来,脸上的笑容就像出生的那天一样从未改变过。她跑过来,所有侍卫低头,她的长裙抚过地面那些玉石雕砌的花纹,她提着裙摆轻轻的跃过去。

这个世界太安静了,安静得可以让女孩子从正门一路奔跑至内廷,完全都不必担心有没有任何内党从中拦截他的至宝。

她瞬间推开大门,厚古声音摩擦着地面和她轻飘的长裙显得格格不入,一刹那巨大的光线涌进室内点亮了壁画上那些死去多年不灭的先人们的眼睛照得雪亮看他们后世的孩子轻快的脚步跳跃在死气沉沉的大殿里头。

“哥哥。”

她双手被在背后歪着脑袋喊他的时候钟声响起在落日黄昏照满的城池内外,那些甘红色的光线越过每一座城壁的缝隙攀爬在每一块砖岩上。

他抬头松开了支着下巴的手起身向她走过去。她伸手握住他的手将他从裘皮玉石的镶嵌里头拔了出来裹进斜阳夕照。一缕阳光划过睫毛微微张合,女孩子笑得甜而不腻。

 

大概,大概这是最后的画面,她奔跑过的王城,他俯览众小的顶端,城池内外此刻却硝烟四起。

她跪坐在镜子面前,长发垂下来,裙摆脏了积上了灰尘厚重不堪得再也无法奔跑。她的影子深深嵌入地面随着时间缓慢旋转一支死亡之前的华尔兹,窗帘轻微浮动,她突然抬头手指轻触镜面。


那镜中的女孩子悄悄的抬起了头朝着她咧开来微笑,她非常缓慢的从头纱下面睁开了眼睛,她有着漂亮的紫色的左眼,而右眼睁开是一片空洞。


她偷偷的向里面窥视,像是趴在深井边缘那样小心翼翼,有光线照射出一个泛光点,她很仔细的观望着。


光圈中的孩子手里堆积着积木,城堡的墙是灰色,圆形的柱子,而顶端的塔尖却怎么都找不到了。孩子四处张望却永远只在光线所及之处摸索着。昏暗里有人走过来,脚步显得幽深。女孩子含下脑袋眼神里透着阴霾,她依过去,男孩子靠过来,他们听那个脚步里走出一个和他们有着相同面容的少女手里拿着塔顶的积木笑着。

“呵呵。”

她歪着脑袋的表情像极了跪坐在地面上的女孩子,她就这样痴痴的望着,望了很久,直到她显得不再恐惧的挪过去身子向着昏暗里的少女伸过去手。

“那个,能给我吗?给我的话就一起玩吧。”

 

 

她跪坐在镜子面前,一个个人前赴后继守着他们的公主。而公主默默的跪坐在那里听城池的倒塌飞溅起来护城河里混浊的泥水溅上地面。


侵略者下马走过来,是一个带着头盔的骑士模样的人。他扬言要毁掉的荆棘之城此刻开敞在面前。他走过去,左右的尸体早已风化,骨骼碎乱不堪的遍布着地面早就看不出原型。


他走过去。


头盔揭开来闷热阻挡,那些鲜血与思念落下来顺着他滑落的斗篷一起落下,在地面悄无声息的。

 

他抬头看着宫殿的石阶上的刻纹,曾经有一个女孩子奔跑过去,所有人低下脑袋。

推开曾经被那个少女推开的大门,所有光线投射过去,黑鸦在他的身后成片的起飞遮住了落阳。

 


他好像看见了当年的那个王坐在王座上显得百无聊赖的等着被谁拉起才能够脱身。他等了很多年,直到他无法再等到那个少女推开他的门。


她再也没能推开他的大门。

 


头盔滚得很远一直落到女孩子的脚边。

 

她坐在王座上抬起头,眼睛里失去了光辉只剩一个黑色的空洞。她站起来朝着他。手里的武器显得咄咄逼人。


她向着他走过去却在一米之处停下了脚步。


“……哥哥……”

 

那个称呼什么时候变得生疏了……

 

 


她寂寞的死在魔女的召唤里头,


“喂,要不要一起,从今以后一起。”


王城的顶端,他所想要得东西,我给你,而我只要一只眼睛和半颗心脏。

 

某一天的清晨她再也没有醒来过,他去了所有可以去的地方只为找到一味解药。


镜子里的魔女痴痴的笑着,胃里的半颗心脏和眼睛在融化变成了浆水。


很多年后他回到这里,他听说魔女的戏言是永无止境的等待,只是这一次她不是一个人。

有个女孩子默默的陪着她等着,等着……

 


这一次他向她走过去拉住她的手,在感受到体温逐渐侵蚀过冰冷的怀抱的时候女孩子默默的低下头,手里的三叉戟摔落在地面,显得清脆而庞大。


像是鲜血飞溅出来的声音,从那只空洞里流淌出来的攀爬的蠕虫。

细细簌簌啃食掉内脏填补上去霉烂的填充物,要这样才可以永远的存在下去,要这样才可以陪伴在魔女的身边再也无法离开。


他手里的三叉戟刺穿了她的身体。那些虚像坍塌下来像是背后沦陷的国土那样。尘烟四起里他走向那个角落里的镜子,他轻轻抚触冰冷的镜面,就像那年女孩子拉紧了他的手之后他给她的回应那般小心翼翼的。

镜子里的女孩子抬起脑袋,笑容瞬间在镜面龟裂里碎成四分五裂。

 

那个梦里的人在昏暗里没能够移动半步。

塔尖的积木落下来的时候砸进整个城池的瞬间毁灭。

 

他为了抓紧她的手。

她为了抓紧他的手。

 

 

 


OMI PS:

 

这个……我想写9696来的(库洛姆×凪),其实很久以前就想写9696了,结果还是69696……(其实更本就没有后面那个96吧……)

以前看过的一个696的MAD,非常的具有装饰画效果,很美,但是现在可能找不到了,以前在DA上有人做过这一系列的评论的,超级的神作!当时96妹妹手持三叉戟举过头顶屹立的样子太惊艳了。妹妹真的还是艳丽一点比较喜欢,大概就是会让列威出鼻血的那种妖艳吧|||||||要很冷漠很强悍的只为了一个人而绽放的样子!(可惜我总是把她写得软帕帕= =)

那时候感觉整个MAD的脑内是:

国王与他的公主。国王出征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公主为他守着整个王土等他回来,可是最后被镜子里那个寂寞的自己吃掉了心,可她依旧拖着空壳在等着,守着那个王座。直到王回来的那天她的身体崩坏镜子碎裂,两个她就都这样枯竭着死去。

 

(原来半小时可以写出这种东西。好像比以前快了……上班的时候写这种东西会遭天堑么……掩面。)

  评论这张
 
阅读(35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