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罠 中1》[家教/骸纲]  

2011-01-12 00:44:59|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既然有中1就表明会有中2的……记得提醒我写成中二啊……谢谢……

 

 

 

 

其实这个世界没什么好等的,你站在原地等一个人,那个人却背对着你远远走开,而你依旧站在那里等他,时间很漫长没有定数,很多时候会想究竟是在等待着什么,你等了一辈子那个人终究只是给你一个背影,他看不到在他身影之下的你的表情或是一滴泪水。

所有的人形同陌路的走过去你却连挪动视线的时间都没有,你把所有的时间都给了一个人一直等待到枯竭绝望?不会,那些词从来都没有出现在你的脑中过。

所以作为小小的奖赏……

这一次他从背后走过来,蹑手蹑脚地走入你的身影,他跨过所有历经的风景然后把你那年给他的目光和思念全部都带了回来,他的眼里是满载的泪水,可是你一样看不见。

 

 


当我望着你的身形想象着当年你站在同一个地方只会看着我的身影的时候不经潸然泪下,此刻站在你背后的我:

[喂,这一次,你有注意到我吗?]

 

 

他走过去,每一步带出风尘,他想他已经没有力气再走下去了,在找到原点的时候时针与分针完美重合敲响钟声。


夜与雪

 

他倒下去,沉入他回眸的视线里轻轻呼唤着自己的名字的声音安然的闭上眼睛。

 

 


我想这是所有梦的开始与终结。

 


在我们相遇的那一刻开始。

 

 

 


骸……?

 

嗯,纲吉君。

 

 

 

 

他不是很清醒,至少他觉得自己在清醒的状态下不会梦呓。他抓了一把头发扯落了额头上的毛巾,湿度和温度都刚刚好。他回头的时候六道骸的侧脸突然闯了进来让他一时停止了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所有动作。


这么近的距离他从来没有好好注视过,他们面对面的日子从一开始就很少,甚至最初是剑拔弩张而最近的距离是他将自己按在墙上满身的伤口,那些嚣张的气焰和那年不经世事强词夺理的字迹已就被抛弃在那个时间里,他偶尔会想起来,偶尔会忘记得也很遥远,比他们先前从走廊里擦肩而过时的距离更冷漠。

那时候他回过头去就只能看见他的背影,他想那个梦虚虚实实模糊了界限,或许直到现在他都还在做梦。


他有些战战兢兢的伸手去掀六道骸的头发,他托着脸将手臂支在他的枕头旁边,歪歪扭扭呼吸很安稳的起伏,晨光有一点刺眼,不知道是被埋在他的阴影里的关系或者其他。


长久接触昏暗的人会变得无法适应阳光,那是一个缓慢吞噬的陷阱。

 

就在他歪着脑袋打量着想这家伙怎么还没醒的时候这个家伙干脆也一歪了脑袋手臂终于还是脱离了平衡向着枕头的方向滑下去,只是一瞬间的事。他以为他就要醒过来于是身体第一反应是装睡,可是当他几秒之后再次从被子里头探出脑袋的时候,六道骸的半张脸埋在松软枕头里,表情很安静,像是这些日子每夜他的呼吸缓和像是夜晚海面的波澜,一支温甜的小夜曲渐渐飘散入梦境,他想着悬崖边上那个手持小提琴的人微微闭合起眸子专注的表情,像是在聆听这个世界的呼吸那样。


他们挨得很近,枕着彼此呼吸交织起来梦境和那支小夜曲婉转的曲调。


他闭上了眼,手指也挨得很近。

 

 

 

“三十八度半”

六道骸断言为低烧,随手把体温计丢给一边的夏马尔一边调侃他“你不是从来只给女人看病的么,彭格列他没有变性噢,你就放弃吧。”接下话语的是夏马尔不甘的撇了撇嘴,[放弃吧的那个该是你才对吧]可是他想他们关系没好到拌嘴的地步于是手声脑内,里保恩靠墙站着双手插袋微微前倾着身体看上去就像随时都准备退场一样然而从帽子阴影底下落出的视线却很锐利。

“今天的应酬推掉吧。”里保恩看上去已经做好了所有的打算,然而泽田纲吉有些诧异“都有人说了是低烧我就这么借口会被嘲笑的噢。”他笑得清澄骨子里凌然可见。“说低烧的有些人啊,你怎么不烧烧看。”

“我有在发烧噢,你要不要摸摸看?”六道骸索性把脑袋凑过去却不料泽田纲吉突然向后退回去。

 

[很近,不能再近了。]

有声音那么说着,随着他再次入梦之前的呼吸一起在梦里拉开警戒线。他含着脑袋的样子有些低沉,六道骸看着他将手边的被单逐渐握紧然后松开的时候突然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的直视着他。


他有一点小小的不甘心,比如错以为对方是在紧张。

 


“你啊。”他的语速拖长了尾音,一个小小的阴谋被酝酿了很久,每天枕着双臂望着被月光刻落的窗框的影子,在想着外面和里面,他在里面,在一个接近边缘的里面去不了外面,而那个家伙在外面,在很多很多个里面无法去到的外面。

[本末倒置了?]

他含讽轻笑转身将自己埋进整床的被子里蜷缩起身体。有一些不想面对什么。

 


“你这种人的脑袋早就被烧坏了吧。”

 

 


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坏掉了。


视神经、听觉、嗅觉……


耳膜被穿了个洞,无法形容的刺痛,好像有人下了终结的咒语,最后一个听到的声音拦截所有外来声源就只能听到一个人的声音。


在那之后,全部都坏掉了。

 

 

 


六道骸仰了仰脖子甩了个眼神,里保恩知趣的在走廊点上一支烟直到六道骸退出房间反手拉门走到他身边手里捏着一支烟是最好的摆设和退场的借口。

“不介意借个火吧。”

 

“看样子是进入发作期了,他好像没注意到以为只是低烧。”

“没注意到?这种结论下得太早了,小看超直感是会吃苦头的。”作为老师他当然可以确认他的学生事事废柴但是这点例外,初代先生的威严是个不大不小的礼物。

“还是要取消所有外出么?”

“他要瞒我们没必要和他对着干,迎合小孩子玩一下也无妨。”他挑起唇角微弯,手里夹着一张对折再对折成方块的纸条,“今晚的应酬会很有趣,不去看看么,反正你现在也没办法单独走太远。”


六道骸接过纸条也没翻看直接塞入口袋挥挥手转身就打算走,他露出一个萧条的背影,像是在说着再会的样子。

 


房间里的泽田纲吉好端端的坐在那里,低烧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觉得有些晕乎乎的,六道骸和里保恩借口在病人房间里抽烟会被女孩子嫌弃的,其实库洛姆没和太多人有瓜葛,其他女孩子从来不会踏进这个宅邸半步,有时候他觉得这是一个绝密的藏匿之地。有时候他觉得,有些事一旦被隐藏起来就在也无见光之日。

 

“有时候我会觉得只有我一个人被当成笨蛋了。”他的声音直指门外依旧站在那里的里保恩,他手里提着烟蒂灰烬拖得很长在星火泛亮的地方突然截断飘落到了地上耷拉下去碎成四分五裂。

 

“放心,被烧坏脑袋的不是还有一个人么。”

不会留你一个人的。

 

当泽田纲吉注视着门缝里飘落进来的青烟的时候,里保恩已经走开了,可他还是细细咀嚼着他临走之前的那句话暗自轻笑着低下了脑袋,“被烧坏……脑袋啊。”

 

只有脑袋怎么够呢?为什么不是全部啊……

 


他支吾低语歇斯底里。

 

 

 

 

OMI PS:

微博上说到的把一句发烧写了两千多字的一段……现在想想还是很微妙,剧情走向我只要一写就全部打乱,我不是那种适合打底稿的人……

后面部分也写了些,不过应该还会改一下,而且……中途上班路上想了很多乱七八糟的剧情所以可能会有和前面不一样的新展开什么的。27的个性和前面比起来也有点走样……有些底线什么的我豁出去了……要疯的话让69疯一次,不碍事的,收摊子的人多的是,里保恩是幕后BOSS,不管是有意谋划的那件事还是无意的那件事,既然开始了就不可能中途退出。

后面有一句是:六道骸你要倒霉了。

各种意义上的来说你既然现在赚了可以每天和27窝在一起我就会让你知道从一开始就是被人耍的,但是就算是被耍了你还是比较赚的。

我好像没有说过“罠”这个字是陷阱的意思,但应该有很多人都知道的,高达00的时候一首ed就是这个名字我就开始对这个字印象很深。你们就一个一个给人下套然后自己钻套好了,就是写起来条理会很乱就是了……所以还是慢慢修改吧。

(上豆瓣同城,15号有几场电影不错但是两场公益市集也都在这天,然后翻了些片子在豆瓣上做了记号收到想看里头有时间去下载来看。又滚上晴空去了一下,那里其实是神迹,每个名字在现在看来都是该顶礼膜拜的人……

研究他人的思想很累就像用他人的脑子来向自己想的事情一样,还是好好写自己的了……用一下心把,不能再被讨厌的事情分心了,整天整天抱怨到最后还真的是没用的,听曲子大半夜yy歌词然后偷笑得很大声什么的……大声偷笑就不叫偷笑了吧。)

 

 

对了,这一篇完成后如果6927的再录参场的话说不定这篇也会出小册子,像1896本那样底价或者无料发着玩一下,总之看到时候挑的纸张和打印成本吧,有6927再录本在的话成本就一起加在里面少算一点利润(这种措辞果然是职业病了吧OTL,明明最讨厌和钱打交道的这行还落下个职业病,真该自杀谢罪去)……有时候很想大出血做很漂亮的本子然后拿出送什么的来自嗨……

总之先完成~~

 

 

披肩织成了……我是说我妈不是我(我可以把针数一直漏到没有针数……不过也是几年前的事了,现在都连绒线针怎么拿都不会了= =)……总之这个天披一件披肩在外套上对肩颈有问题的人来说还是很实用的。

但是对于搭配什么的完全白痴……有时候我真想我到底是女人么?其少现在都没有单独出去买过一件正装……总觉得试衣服超级麻烦。外加被人耻笑过品位问题……不好意思在我看来你们的品位我也一样是无法理解啊~

 

去年的年假还有1天,像拆成两个半天来休……像是老板提前放但是我还在加班这种可以申请加班调修么……

 

 

来说说今年的目标:苹果的手提电脑!(在一个广告里,我突然就对它一见钟情了……我是相信命运的人,就好像收了nano6和显示屏的时候一眼就觉得它是我家的孩子了以后该跟我姓了……有点理解养娃的那堆人了<——你……其实当年我也想养来着……好像是4、5年前吧……现在没太大知觉了,但还是会觉得很漂亮。那时候画娃娃的绘师们也朝赞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