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升华之夜》[家教/骸纲 骸髑]  

2011-01-25 22:46:15|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6927是绝对的!不过这次不是兄妹设定,而是真的有696亲密场面……慎

 

BGM推荐69先生的《End:res》

 

 

 

 

 


他在满月之夜带回来的孩子有着琥珀一样的眸子,他站在长风拉起波涛的草野里望着他,他睁着硕大的眸子然后渐渐缓和了下来。那个孩子他想他终于明白了他现在的处境和面前所目睹到的魔力生物。对方举止优雅的走过来微笑冰摄动人的望着他,他含下脑袋的时候少年终于镇静下来了一样没有再此奔跑也没有调转方向,他想逃跑这样子的决定在这个人的面前是显得如此可笑的举动甚至于会引诱对方下一步的攻掠。


“先生,今天可是满月之夜噢,你在这里做什么。”

对方望着他“噢呀”了一声然后说着“原来你知道的呀”,他的目光像剃刀那样锋利的直视着他唇齿开合间尖锐的犬齿暴露了对方的身份。


他被一只吸血鬼追逐着从森林一直到漫无边际的草野之上,四下无人得那么的安静,在他踏入这广阔地盘的一瞬间虫鸣的静止流水声也渐渐远去了,风向变得缓慢而迟钝,树叶不动了,秋日的叶子在下坠的最后一个镜头终于被定静止下,对方走近过来,他后退一步,两步然后终于没有再退后任何一步。


他看到对方举止优雅的退下了手套渐渐地向他伸手过来,距离并没有近到一臂可是却正好举到了面前,指尖在眉心的地方停留下来,他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汗水也冰冷的滑落下来,恐惧因子却并非凝集,只是哀伤遍野一样在他四周的空间回荡着,他下意识的闭紧了眼睛,手指画过额骨触碰鼻尖轻轻点点的温度像是雨水的滑落一样,然后渐渐地落在唇边,他颤抖着向后退了半步却不料被对方一手揽进了怀里,他没有来得及呼喊甚至没有来得及张口发出任何的声音……

谁?谁的名字哽咽在那里无法呼唤

是啊
他并没有朋友也没有家人
他只不过是离家出走
连从哪里逃脱都已经不记得了,或许是一个拥有着屋顶却并不温暖的地方,有一些骇人的记忆洞察到了。


他慢条斯理的用指尖轻轻解开他的领带,领口的扣子并不是很粗暴的被一一解开一直到胸口,手指无意间接触到肌肤的时候他呜咽着然后在唇齿与肌肤紧密贴合着潜入着撕裂着流动着的触感里他张开了嘴,那阵香甜的风从对方的发间滑过来,他的眸子开始变得浑浊不堪,满月的夜是琥珀色鲜血微红骇人的颜色和紧张感的扩张,这是他最后看到的颜色。

少年的身体渐渐的滑落了下来,他屈膝接过他此刻失去了意识而软弱无骨的身体,鲜血顺着唇角滑落下来,他用动人的目光望着他紧闭起来的眸子,手指点在额头是温暖的触感,他将脑袋埋进他的胸口听它的跳动一点点的衰竭下来却始终挣扎着,死亡很多时候离得很近也很远,一柄枪或者一把刀、不一定锋利的器具……这些都足以致命,但是那样都是最下等而毫无美感的死去的方式,要成为别人的血肉才能够继续延续下去这卑贱却又坚韧的生命。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床顶上的纱幔像是被遗弃了很多年的古堡里的蛛网,主人早就离开了很久于是灰尘落满了这个陷阱让它看上去平添了份宁静感。在转动脑袋的时候一阵眩晕感突然冲了上来,他想呕吐,明明从前一天开始他就没有进食过,可是他只是觉得身体像是本能的在排斥着一些什么一样,鲜红鲜红的和腐败发臭的,他趴在床铺的边上呕吐着的时候有人递过来了盆然后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是非常柔软的女孩子的手,他很温柔的沿着绷紧的脊梁一点点顺开了呕吐感,她招招手有人走过来拿走了盆。此刻他的视线并不是很清晰,那个人像是灰色的影子,他回过头的时候女孩子递过来装满了水的被子和毛巾,他看着温暖的雾气向上飘动着觉得一是恍恍惚惚没有办法静止下来某种情绪,呼吸有一点急促,他勉强喝了一口水,女孩子揽着她的肩几乎是将他揽在怀里那样很轻很细腻的动作将他放置回了床铺,小心翼翼的垫上了靠垫好让他躺得舒服些。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视线清晰过来了,他看见女孩子坐在他面前的一张丝缎的椅子上黑色的礼服长裙像是画上早早夭折的伯爵夫人的幺女那样灵动哀婉得那么美丽,有一些鲜亮的眸子和笑容。她说“我叫库洛姆”,他觉得她像是一只上了发条口齿伶俐的瓷质偶人,光洁的脸蛋双手细腻的肌肤透着微弱的光。对了,是夜晚的光芒,那些铺满草场的苍冷的光。

 


“昨天晚上骸大人带你回来的,你记得吗?”

有人送过来茶水,骨瓷镶嵌花草纹样的典雅,她捧在手里细细闻过红茶里参杂着苹果甘冽的清香然后呷上一口。


唇是鲜艳的红色。

 

 


他突然想起来他尖锐的獠牙,冰冷的月光和他冰冷的手指,他埋首在颈间的时候肌肤上的触感像是致命的毒药那样,以及他非常悲伤的眸子。


那一刻的世界只是静止的草场和满世界无法停滞的风与波浪的摇摇晃晃,是只有两个人的全世界。

 

他记得他在意识消失前的最后一刻抬起了手伸到了他的面前,而此刻想起才意识到了那是多么唐突的一个举动。

 

只是突然间,很想要知道,你为什么看起来就像是在哭泣一样?

 


他擦不掉他的泪水,于是手指很不甘心的垂落了下来,他不知道意识脱离的时候他接过了他落下的手轻轻吻上他温暖的指尖。

 

他说“因为找到你了呀。”

 

 

却也说得那么的悲伤。

 

 

 


整个房间很昏暗,角落里点着枝状的烛台蜡油毫不吝啬的滴落在地毯上,看上去好像哭了几辈子都无法停下来一样。

这个自称叫做库洛姆的女孩子手里捧着茶杯放在腿上絮絮叨叨的和他说着一些什么,他们从一个不知道的地方来到这里。


女孩子说她也是中途遇到骸大人的。


她喊他骸大人,有一些闪亮的光在眸子的深处然后也笑得很羞涩,他想她一定非常喜欢那个人,因为他知道他是一个非常非常温柔的人,即使他是吸血鬼。

 

他此刻才想起了被撕咬的伤口,他伸手去摸脖子边上的痕迹,然后又望着收回了的手指,还有一些微渗着血,可能伤口太深了。

 

他记得他的眼睛闭合起来的样子,好像全身心都在听着一个生命的消亡,那对于双方来说都是非常美妙的体验。


女孩子此刻说到的是一个惊奇的秘密。

“我是一个不乏完成的作品,我啊,无法一直一直的陪伴在骸大人身边呢……”

 

 

他从她的颈边也看到了一个齿印,可能是女孩子的关系,那个齿印很纤小的藏在精简的丝织饰带下面,好像闭合了很久几乎都无法看清楚了。女孩子的血管很纤细只要撕开很小的伤口就好了。

当他意识到女孩子注视着他的目光的时候他不好意思地别开了,眼角躲闪里他觉得,她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有着夜晚本质的寂静却没有狂滥的执迷不悟。


他们的交谈几乎是单向的,少年的体力很差就连说话都会吃力,所以绝大多数的时间是女孩子的声音的独奏会。她说得欢快的时候他觉得桌子上的茶杯都好像舞动起来了一样,这个房间精灵里透着些古怪却很温暖,像她手里的苹果红茶那样子温润的口感。

 

女孩子说到了什么的时候有人推门进来,他辨认出了是那个被女孩子称作骸大人的人,他像是一抹影子的衣摆飘忽而来反手关门的动作优雅却又利索。他走到女孩子的身边将手放在她的肩上,她回头望着他然后像是确认了什么一样挽着他的手跟着他一同走了出去。

 


进餐时间进餐时间

 


所有的灵魂都静止了飘忽星辰定下轨迹在原地痴痴的望着,他靠在单人沙发上伸手解开自己的领口,然后扶起女孩子纤细的腰让她能够摸索到一个舒适的角度,她攀附在他的怀里双唇凑近颈边的时候心脏跳动的声音变得无比的响亮透彻。


他仰面望着天花板,那里的灯从来都没有点亮过从今往后也永远都不会点亮了,他出生在这个世界的时候所有的光都陨落了。


他感受鲜血的流动和女孩子逐渐温暖起来的身体,很奇妙的感觉,被吸食和吸食同样都是一种享受,这并不在于饥渴和理智的控制,他们很懂得享受于濒临理智崩溃的那种疯狂的欲望然后加以利用。

库罗姆抬起脑袋的时候他凑过去舔去从她唇边滑落下来的鲜血。女孩子双手放在他的肩头望着他,谈后开始仔细的帮他扣上衣领的口子重新系上领带,她很喜欢这个工作,她的目光总是很温润却又略带尖锐地搜刮着视线可及的所有的风景,然后她的视线落在了骸的手腕上,从袖口边缘露出了撕裂的痕迹还没有完全的复原。


他想起来那个少年呕吐的样子像是要将身体中所有尘世的不洁之物都排出去那样,要非常的艰难的才能脱胎换骨,要非常艰难才能完全的从原来的世界脱离出来,哪怕那个世界是如何的冰冷残酷,可是身体是有着惯性的意识的,习惯了就很难再改变了,还是会哭泣吗?成为更加美丽而坚韧的存在的时候就好像舍弃了原本那个如何弱小不堪的却依旧是自己这种存在的一部分,像是在亲手将自己撕裂让后重新整合成一个陌生的自己那样。


沙发边上的小几上摆放着镶嵌工艺的镜子,镜中映照出库洛姆完美而纤细的样子,像是最动人的玩偶那样要存放在玻璃柜子打造的笼中细细去欣赏才可以,是绝对不可以触碰到的存在那样却无人知道她的锐利,尖利的牙和鲜红的唇都是诱惑的道具,她是一个美丽的躯壳,摇摇晃晃在世界的边缘。

 

“要带走他吗?要带他一起走吗?”

她面对着他很认真地问他,紫水晶的眸子在闪耀着。

 

 

 

那个时候他从房间的缝隙里看见六道骸将泽田纲吉带回的时候的样子。他很小心的让对方的脑袋靠在自己的肩头,可是身体已经没有意识了,于是脑袋耷拉下来滑到了他的胸口。她看到他将少年的脑袋微微抬起直到确定了不会再滑落下来才松开了手然后咬开了袖口的扣子裸露出来手腕的肌肤,他撕咬的动作干净利索,他品尝自己鲜血的冰冷然后抬起少年的脑袋吻上他的唇。

 

他在梦里感到非常冰凉的触感,身体的感知很敏锐可是大脑的命令始终瘫患着,它们无法联系上像是中断的通讯那样只能感觉到身体随着鲜血的气息自己运作了起来,手指拽紧了对方的衣领。


很大声的动静,库洛姆吓得闭上了眼睛,再次镇开眼睛的时候六道骸被少年无意识的动作推到了地上,少年攀附在他的怀里疯狂的掠夺着鲜血,然后深入一个吻的陷阱。


他的眸子渐渐睁开了,他看不清对方也无法出声,六道骸托起他的身体就像他总是对库洛姆做的那样小心翼翼的,“早安。”他在微笑着。

是啊,是一只在微笑着的吸血鬼。

 

接下来的画面是中断的,六道骸似乎意识到了库洛姆的存在,于是起身将少年抱回了床上,而那个时候的泽田纲吉已经再次被梦魇拖回一个深不见底的世界。


那里是连影子都不存在的世界。

 

 


这个世界是背对背的两个世界,我们要很辛苦的才能撕掉皮肉拆解骨骼,我们要很辛苦的才能从这个世界消失然后重新降生在这个世界上就像最初的分娩的第一声哭泣那样的。

 


泽田纲吉在一个人的房间止不住的呕吐着,身体变化让他感到恐惧从骨骼的最深处逐渐向外延展开来,他揪紧了胸口心脏跳动得很快然后猛地禁止了下来,他愣在那里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
 

 

世界在一个崩溃的边缘……

 

 

左边是陷阱右边是深渊,无知的鹿和死去的白羊的献祭你愿意选择哪一个方向,要去到哪一个地方才能够见到黑色的光才能够摆脱纯白的艳阳。

 

库洛姆依靠在沙发上睡得很沉,六道骸亲吻她的脸颊对她说着晚安。他独自走在走廊中好像无数次徘徊的魂灵那样飘忽不定的样子。他推开泽田纲吉的房门走到他的床边坐下,他伸手想要抬起对方的脸好好地看个清楚却被对方一手制止了,他拽紧了他的手腕,那里有一道鲜血的伤痕,即将愈合得无影无踪,就像生命的销声匿迹那样,脑中的眼睛开始明亮起另一种光芒,妖潋而诡异,寂静得可怕。

 

看着我,看着我……


他撇开少年一直望着自己手腕的眼睛,他要他看着他,动作有一些粗暴也没有关系,一个选择并不是非常温柔的进行,你要看清这个世界的冰冷才能度过那座独木的桥,只去不回只去不回,桥边掌灯的人生生世世反复着那么一句话,有去无回。

 


“告诉我,你选择这个世界的哪一个方向。”

 

 


没有天堂也没有地狱,世界是无声的夜和吞噬色彩的静默的海,世界是不会说话的鲸鱼硕大的游动着一场没有终结的旅行。

 

少年的双手扶上他的肩,时间临近的脚步声越来越响,泪水却落下来了,像是钢琴曲最后的伴奏声丝丝落进地面生长出昏暗里才会盛开的鲜红色的花朵……

 

 

 

 

 

 

 

 

 

他睡了很久,醒来之后有些事情想起来了有些事情永远都无法忘记了,他双手掩在面前抽泣着然后哭得无声让人心疼。

 


扣下扳机的那个人是他,死去的那个人的鲜血在地面汇聚成长河一直流向了自己的脚边的时候六道骸站在他的面前然后将抱了起来就像很小的时候被埋得很深的记忆里那样父亲笑着将自己举高然后放在肩头上就像是扛着一只小小的带子,他笑着,笑得肆无忌惮得全世界都是笑声……

他的双手松开了,枪口还飘着烟雾在落入鲜血的时候逐渐失去了本有的机械的温度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生命的温度,一个已经不存在在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的生命的温度。


他的双手紧紧地抓着六道骸的脖子将脸埋得很深,泪水滚烫的落进了对方的颈间然后落下去一直都能够落进心里那样。

 

 

你会做一个选择,那个选择无关生死而在于一个黑色的光的照耀与刺目艳阳的凋零,鲜花的种子深埋在冰原之下,我们谁都等不到最后的救赎。

 


天暗了,最后的祷告所给与你的承诺是无论在何时都会在你的身边。


直到冰雪融化为止。

直到泪水落干再也没有笑容为止。

 

 

 

 


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你是吸血鬼而我是你的猎物,真是狡猾啊,那个将所有罪孽都夺走的人。

 


那个我无法不用生命剩下的所有与之交换一个承诺的人。

 

 

 


此生唯一的承诺。

 

 

 

 

 

 

 

 

OMI PS:

我严重怀疑这两天落进了关于做梦的梗的圈套里头跑不出来了。

关于初次双手沾染鲜血的27,69给他一个梦境告诉他这个世界上的罪与罚他会替他全部承担的。就是这样子的感觉。

《夜访吸血鬼》里面身体变化的几段文字真的很美,以前无聊的时候顺便练字而手抄过,不过最后好像没有抄完就是了。

手里正好在喝昨天刚买的苹果味的红茶,喝第一口的时候开始打文,打玩花了一小时不到喝第二口的时候已经冷掉了……||||||(超级郁闷啊,刚才开得太急很多都撒掉了混上了灰尘不能喝了就只能拿个茶叶滤袋装起来放在枕头边上充当薰香好了,不过这个味道真的很不错,超推荐的说,另外一个芒果味的也很想买,可是cc8花得太多昨天钱没带够否则就买两罐还能送一罐地说,但是送的话不知道是挑提子的还是草莓的,对这两个口味没把握……上次去公益跳蚤会有一个很适合的茶叶罐因为没零钱找所以就没有买,下次一定要买回来装这个!是那种非常干净的碎花图案的!看板郎是个很可爱的男生~)


这篇打得太嗨了!起码有半年没有这种情绪了,之前在听曲子正好听到家教的红蓝盘里69的那首End:Res,莫名其妙的被左一句右一句的卡纳西、萨比希、萨达咩(你还萨达姆算了!)……什么的给刺激到了,这首感觉太棒了!69的角色歌除了第一手桑巴之外后面的三首都很有被27甩了之后的那种寂寞失落感,失恋的男人最美了什么的,爸爸你好棒!不停不停的反复的听……好了,校对拍板去了~

 


(1小时5千字我创新纪录了,情绪果然是个好东西,只不过修错别字也恨可怕,经常会看见完全念不出来的句子囧,毕竟我情绪上来的时候打文是完全不看屏幕只看键盘的,可想而知……)

  评论这张
 
阅读(7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