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宴 05》[家教/骸纲]  

2011-11-23 22:17:59|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一段主要是96妹妹~9627?

 

 

05

 

“很糟糕,这种事糟糕透了。”

“光是库洛姆小姐就很麻烦了。”

“骸大人他有恋童癖吗?”

“他只是对捡什么东西回来很有兴趣吧。”

“奇怪的嗜好。”

“因为是骸大人呀~”

“听说库洛姆小姐也是被捡回来的对吧?”

“我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她就一直都在骸大人身边了。”

“上帝啊,世界转得太快了我都没办法思考了。”

“你相信上帝?!!!”

“你的脑子停止思考有几百年了?”

“不记得了。”

“不会被骸大人听见吗?”

“这么小声应该不会被听见吧……”

所有的目光全部指向那层被禁止的楼道……

 

 


“吵死了。”

六道骸正在努力克制住自己想要冲下楼去揍那群家伙一顿的冲动。

 

 

 


当六道骸回到城堡的时候所有人早就赶在他抵达之前就回来了,露面的就只有库洛姆而已,可是六道骸很清楚的知道那时候所有人都到齐了。引路的那只狼是一直跟随在库洛姆边上的狼,当它走出来的时候他才松了一口气。直到最后他都没有和泽田纲吉说上半句话。那一切看上去就好像是一个偶然一样。库洛姆只不过是出来找他而已,泽田纲吉根本就不可能知道刚才的事态是如何的紧急,他只是望着六道骸向着库洛姆嘱咐着让她送自己回去,他一边和库洛姆说话的时候眼神时不时地落在泽田纲吉的身上,在最后的时候他才向他走了过去可是他却向后退缩着,六道骸皱了皱眉头将外套盖在了他的身上然后转身就走开了。


很久,他望着六道骸的背影很久突然就觉得他好像要从这个世界离开了一样。他会去哪里?会走到世界尽头吗?那是我可以去的地方吗?……


他突然间在想,他为什么会这么想。

 

库洛姆悄悄地走了过来向他伸过了手,她自我介绍着名字透露出来一个微笑,海风吹乱了她的长发,她用手指撩拨到耳后将手凑得更近了。


“我叫库洛姆,库洛姆·髑髅。”

“……泽田纲吉……”

 

他想那一刻一定是因为海浪的声音把所有嘈杂的声音都掩盖掉了的关系,当他的手和女孩子的手重叠的时候他突然觉得那是和六道骸一样冰冷的手。

 

 

 

 

库洛姆回来的时候是几近日出的时候所以她回来的脚步有些赶,她通过大厅的时候依旧像是她离开的时候那样没有在意任何人的目光就匆匆赶上了楼,六道骸的那句话让有些人开始在意她存在在这里的位置,可是她没去理睬任何人的话语。她快乐极了,只顾一个人向着楼上跑过去直到六道骸的门口的时候才停下了脚步努力的调节着自己的情绪。她已经很少表现得这样了,尤其是在和更多的同类结识之后,六道骸似乎不乐意她和那些人有过多的交往,于是所有人揣测不了她的性情。她总是看上去寡言少语的跟在六道骸的身后很少出门甚至没有人见过她进食的样子。只有她的房间里的钟一直是走动着的,她会在午夜的时候喝茶,可是没有任何一个同类对鲜血以外的东西感兴趣。那些家伙的脑子里过滤了一切只剩下了食欲,库洛姆很多时候不明白那么久远的时间他们是怎么过来的。

她凑进来半个脑袋,六道骸躺在沙发上招招手从门口开始他就听见她的脚步声了。


“是他对吗?你的身上从很久以前开始就一直都有他的味道。”

六道骸用一只手拥抱她,她将脸埋在他的耳边嗅到发梢上那个少年的气息,他想那时候他们一定离得很近,就像他们现在一样。

六道骸的眼神从烦躁开始变得很温和,他们没有时间说些什么,太阳快要出来了,意识变得断断续续。库洛姆缩在六道骸的臂弯里头睡得很熟,就好像他第一次把她带回来的时候那样。他在的她身上搜索到了些微的他的气息,沉沉的落入没有梦的死寂的昏睡。

 

 

 

 

泽田纲吉一整个晚上都没睡,虽然库洛姆说她对普通人的鲜血没兴趣,可是前提是库洛姆是女孩子,他完全没有办法在一个女孩子的面前睡着,不知道是颜面问题还是其他的什么的直到最后他还是坚持着或者是库洛姆离开或者就这样一直到天亮,可是库洛姆说是六道骸拜托她要留在这里一直到天亮为止。

“骸大人的身上还带着他自己鲜血的味道,如果他亲自送你回来的话会让更多的同伴发现你的存在的。啊,这个很好喝。”她看起来似乎对碳烤麦子的香茶更有兴趣的样子。泽田纲吉坐在床边上托着脑袋打量着时不时地在瞌睡的边缘猛然惊醒了然后看见女孩子望着他笑了。她看上去很乐意地接受了这个委托。夜晚在北方非常的漫长,不仅是时间长度,更难熬的是寒冷,她坐在火炉旁边的地板上烘烤着双手这让泽田纲吉更加的不解,她从很多的地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确实活着的[人]。

“很暖和噢。”她望着火光眼睛里满是光亮的影子。

泽田纲吉望了窗外一眼,显然这个夜晚会比任何一个夜晚更加的漫长,他走到了角落里的杂物箱里翻找出了什么走到了库洛姆的面前摊开了手将那个东西展露在了她的面前。“要玩牌么?”

 


他们靠得火炉很近,木头的香味微醺开来一种特别的气氛……


“冬天的时候我们常这样。”他看上去像是在喃喃自语,眼皮松动了要打瞌睡了,意识落下去大半了,是不是可以不用太清醒,这样子刚刚好。机械的声音转动着,掐着最后的每分每秒,墙头上的布谷鸟时钟开始走动起来了,在雕刻的松树掩映下的小木门里面跳出了一只站立在枝条上的布谷鸟,它精确的叫唤着,凌晨四点死一样的寂静里头只有它的声音听起来是肆无忌惮的毫不掩饰的,而现在的泽田纲吉好像只能够躲在角落里才能逃出世界的劫难一样。接下来要怎么样,很多的事情他还没来得及去思考就只能沿着六道骸所做的所有的安排顺延下去。是他救了自己然后将自己安置在这里,泽田纲吉在清楚地意识到六道骸真正的身份的时候没来由的觉得他一定是想要把自己养好再吃掉,听说吸血鬼对于美学有着特别的嗜好,他们喜欢年轻漂亮的猎物,他想他顶多只是很年轻而已除此之外他想不到更多的了。伴侣是什么,又是什么该死的圈套么。或许那时候死掉了会比现在好上一万倍。可是为什么要逃跑,拼了命的想要逃跑直到最后才发现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却还是在逃跑。

手里的牌僵持在那里没有人接下去了,当然这其中的原因也包括了两个人的牌都很差劲,看起来接下来就是要比谁更差劲。

“那是你做的么?”

他抬头的时候才意识到库洛姆目不转睛的望着那只布谷鸟时钟,那是在他身体恢复得差不多的时候在村子的边缘找到的。他很多次都徘徊在村子的入口处,可是他再也没有回过那个冰冷的空洞的村子。他蹲在村子口的时候想象着房子里面的炉火还是暖的,所有人只是离开一会儿而已,桌子上的茶还冒着热气就等着他回来推开大门而已。他蹲在那里觉得双腿再也没有办法站立起来了。他侧过脑袋看见倾倒在路边上的那只崭新的布谷鸟时钟,再也没有人会带它穿过森林去陌生的地方了。

 

“是捡回来的。喜欢?”

“嗯。”

“等以后我做给你吧。”

 

他望了一眼桌子的角落里是雕刻了一半的木雕看不太清楚形状。


他一直都在想着总有一天他可以把雕刻得精美的常春藤木雕和冬季依旧不会颓败的盆栽摆在父亲的面前,在冰冷的窗外满是大雪而室内却满是暖意的冬天。

[常春藤的叶子是一年四季都可以看到的,我喜欢常春藤的叶子,喜欢不会颓败的东西那样才可以呈现在你的面前。]

 

 


库洛姆离开的时候泽田纲吉趴在火炉旁边睡得很沉,她轻手轻脚的在火炉里添了根新的木柴然后双手合十祈祷能够烧得久些别冻着了面前的小家伙。她不熟悉这片森林只能沿着风吹过来的城堡的气息向着朦朦胧胧的方向走过去,那只白色的狼在她身边跟随着,时不时地将身体蹭着她的脚边告诉她旁边的地面不平整,她穿过针叶林,在她不知道的地方有一棵树上密密麻麻的爬满了常春藤的枝蔓,大雪落下之后是它翠绿的叶子不朽的等待着,像是每天的日出和日落那样,春天很快就要来了。


封山的道路很快就要开通了,那些在道路两旁等待的人好像直到现在依旧在那里徘徊着。

 

 

 

 

OMI PS:

回想在写到这一节的最后的时候,觉得女鞋灵魂一定还在哪里等着,等着看到对面日落的光芒从通了的山路那边照亮过来。

 

这次不两节一放了,后面一节可以单独立出来,很明显很完整。所以改天放

到这里为止的前半部分完整了,算是认识,接下去就是正是嫁过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