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以前总希望生活只有文字、音乐、摄影、植物、手工,现在发觉我对于生活上有点问题。就好像总觉得一个人生活是没关系的,但是心里会空……欲求太多,不懂得满足了。  

2011-11-08 01:09:23|  分类: 流年随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直都在纠结于要怎么才能够写得更好一点,于是反而停下来了一阵子,工作的问题和未来的走向问题感情问题很多乱七八糟的问题,人在低谷的时候很多东西都用挤过来了,负面思想很严重,但是反而梗都冒出来了可是没有胆子写,很糟糕阿这种状况,刚刚看见数字键上面结了个小小的网,蜘蛛都要笑我了吧,怎么办啊。平明的再做很多的事情但是就是不怎么敢动手开始写,虽然很清楚的知道只要开始写了这种糟糕的情绪就会跑掉。

 

到底写出什么会比什么都没有写更糟糕呢。打气精神来啊自己。

 

去翻字典的时候明白了自己的名字是红色的很美好的草类,是会开花的那种吗?父母在给我去这个名字的时候是怎么想呢,也讨厌过他们了,也挨过他们,到了最后反而变得很复杂,还是我自己想得太复杂。

 

 

在看到了喜欢的回事做了暂时收敛同人活动的通告的时候突然间觉得好像明白了点什么了。下手真恨的感觉,我是不是也该对自己夏收很一点呢,其实最近的更都是原创的梗,我最初开始文字创作是近十年前的样子,一个人坐着一大队的设定到了现在一点点完善起来的原创的剧本,角色们一直是很喜欢的,按照这我的想法一点点的修磨出来。还记得那个时候何以对同学一起口述柯南的同人,集体预谋谋杀细节或者“基德其实是新一他老哥”一直到祖善其实是同班同学谁的前妻,那时候怎么这么喜欢家庭伦理剧啊。那个时候不管是一个人还是以对人都会觉得很自在很开心,可是这两年的文字却仅仅只是关于生活的一些发现,在发身了一些事情寂寞了之后的一场灾难的爆发,但却也明白文字是这样写的,十年前的是文艺现在的也是文艺,但是很多东西变了,小时候希望所有人都爱我的玛丽苏思想到了现在觉得也无所谓了什么的。好多事情很难说得清楚。

觉得被什么东西缠住了不自由了,好像不是自己的东西了。

 

该动起来了该动起来了,拜托自己快点动起来才可以啊!

 

明天去看早场特价的《转山》,要早点睡,好像说一下会舒服一点,至少不必憋住了,梗也要快点吐出来否则会憋死的。大后天有《柯南》德特价场,和平影都的10-20RMB特价场太美好了,就是单单把上周六的《星空》特价场给漏了,前一阵子都没有搜过都不知道有这个,还是老老实实的看半价场吧。以前老觉得好片子该去捧首场全假,现在想想好像有点傻……扭头……明明是同一个影院……装胖啊……平时都是在五角场万达和和平,什么时候也去看看小的影院吧,应该也有环境和设备不错的那种只是没找到,上海到底有多少家影院呢?

 

——————————————————————————————————————————

微博很好,会让人很想去勾搭,就算不勾搭好像也觉得很受了一样的会让人有错觉。有一种不舒服的错觉。可能红比较适合一个人在那里达维伯修错别字能够花几个小时的人吧。太快速的语言和尖端的文字很多时候表达反而会不顺畅,但是又有一种莫名的依赖感。

 

——————————————————————————————————————————

 

在看烦了30分钟新闻节目能够有20分钟都是坏消息+无聊消息+主持人或者电台指示性质的偏激消极懦弱的观点之后彻底的想要掀桌了!救人了受伤了被评为愚钝这种话居然可以说得出来新闻传播反面思想可以差不多一点了好不好毛老爷爷在的话他一定让雷锋同志抄你家去!

突然想起来了以前看过的一个志愿者医疗救助队的纪录片,当时印象最深的就是其中的一个女孩子说“如果每天都悲痛的话是没办法生活的”,他们有时候在战场附近有时候在极度贫困的地方,他们的宗旨是谁都救,不管是哪一方阵营的人。在贫困区的时候他们更要教会那些当地人简单的医疗救护技术,因为它们不可能一直都留在一个地方。总觉得这是一个非常神圣的工作,这比真正的赚钱的有回报的工作更神圣,他们只是志愿者而已。而活在这样的城市的我们说着那些话总觉得,无限的可耻。

越是繁荣的地方却越是觉得冷漠,平明的抢夺这几十个平米死了家人都无所谓去状告救民恩人,这个城市很缺少体温相交的拥抱。有时候总是在想是不是真的指示我的个人偏激思想才会让我觉得这个城市台冷漠,为什么总是觉得是自己的错觉,可能是应为身边的很多人也都是这样反而有中我格格不入的感觉。你不清楚什么东西有毒,不明白那些人是要欺骗我们,党真正县高帮一个人的时候对方一般都会说不用了,其实想想也是,在需要别人帮助的时候也在怀疑着别人。这个城市太过于复杂了。记得一个纪录片力量个城市中间是沙漠的公路,大概有好几十公里的样子,在那里,任何徒步的虑者都会被路径的车郎询问是否需要帮助,应为那样在沙漠里走的话很快就会应委托税过多而变得很危险的。是不是这个世界非得有一种极端才可以把一些原本的东西挖掘出来,是不是任何人的距离远了才可以看清楚,太近了眼睛很花会头晕,我最近配的眼睛的问题……有一个旅行者说他去过的一个国家是没有住处任何一家人家都会请你去他家住,公车上没有座位可以去坐别人的大腿。而前一阵子从水里救人的那个外国姑娘会怎样评价中国呢,是一个有人跳水却没有人救看见有人救了之后只知道拍照发微博抢新闻的国家。

记得小时候总是听说中国是一个人文思想很有内涵的国家,其实是非常虚伪的非常冷漠国家。我没有看到过更多了,或许我真的该出去走走,试试看那种想象中的旅人的生活,可是听到亲戚从X地方回来说当地人粗野不讲道理,啊,那种地方要绕开来。

 

大概真的不要做选择只要作决定就好了吧,不该再去做那种只在路灯下面找失物的事情了。

 

 

有几个片童话的梗,想要好好的修整一下挑出来好的写写看。还有志愿者救助队姑娘们的三个梗,私心很多自己现在不可能去完成的心愿想要靠角色来完成或者诉说。是不是这样子会变得更加得没办法和别人沟通了呢。一直都在说着去过一个人做梦的一辈子的自己,是没有准备好还是没有下定决心呢,使后者比较多一点吧,我下决心总是很困难,虽然知道做好决定之后会非常的顺利而且饱含热情……

 

 

煎熬中啊!快点决定啊!

 

 

如果生活只靠文字、音乐、摄影、植物、手工,可以活得下去么?我还没没有绝对的自省,但是想要尝试一下,直到有一天自己能够把“旅行”这两个字也加上去。

 

文字里面写的四个女孩子:

说着想要成为吟游诗人的女孩子最后成为了领主,她被锁在那里没有办法去更多的地方了。

说着想要成为东的最高圣巫女的女孩子最后成为了穿梭在暗巷里面的灵媒师。

说着因为好友想要成为东的最高圣巫女而勉为其难的干脆去做全国首席圣巫女的女孩子却反而只能留在了东。

而那个从一开始就注定好了要成为当家的女孩子他说就只能这样了。

她是一名医师,以事实可以不依赖任何事物而医治他人的人,所以医师体制的孩子在长大之后都会直接被贵族或者皇族接走结下一辈子的契约,把自己的命拴在别人的身上,可是他从出生的开始就是最出色的,她被藏在宅子的最深处她要不被任何人知道的留在这里最终继承家业。在远方的一场劫难的时刻那儿时玩伴的三个女孩子偷偷的回来问她去不去,远方有一个人,那个人或许是个很好的人,她们问她去不去,要把命交给对方还是留在那里。

他最后去了很遥远得地方,她也想过在契约真正的决定之前快点赶回去可是她被那个人留下来了,“你要不要留下来”,她真的是个很好很好很好的人人,虽然很懦弱很无能什么都没有去只有温柔便足够的人。是一个终于下定了决心的人。

这一对在这个故事里面是最最幸福的人,可能是因为他们两个都是渴求不多的人,觉得这样子就是最好了的人,于是将来发生的几乎每一件事情都可以让他们变得幸福,即使后来所有的人都变得几乎不幸的时候。

虽然不是最喜欢的一对,只是突然间很想要说到这样的两个人。

 

想要做一个公主最终杀死王子成为了王的故事,但是剧情细节一点都不美好。大家都爱过了也恨过了,只是想要被人爱或者去爱着而已。

 

这个小说到现在都还在不断的影为周遭发生的事情而变动着,大概到死才写得出来吧。PS:上述的四个女孩子全部都是配角,这篇我爱死配角然后主角鄙视论!在成型之后只是抱着不如BG、乱伦、BL、GL全部都来好了到了最后变成这样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人挤得我这个玩笑了,那时候我还在新浪刚刚开BLOG,那时候还有一大队的朋友……现在你们都在哪里呢。有些人成了大手有些人消失了有些人还是默默的守在那里还有些人只是看着再也不说话了。在寂寞的时候总是会喊“该死的让我回到过去吧”

 

好想你们啊,现在还好吗?还记得当年说过的梦想吗?还在坚持着吗?是觉得辛苦还是幸福还是放弃了呢?

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

 

 

我是真的想要坚持下来的啊!                               好想哭

  评论这张
 
阅读(431)|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