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是[恋·爱]吗?  

2011-12-05 01:14:46|  分类: 纸条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BGM 《そばにいるね》青山テルマ

(就是今天首页新加的那首)

 

 


我想我到现在为止没有办法改变的事情就是一旦被别人欺负了还是会忍不住地想要哭,但是现在的我和以前的我有一点点的不一样了,一旦想起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你的存在的时候,虽然不会立刻就停止哭泣,但是就是会有这么的一刻,会觉得很温暖,我知道现在是在隆冬我这个傻瓜就是会觉得蹲在雪地里面哭泣还是会很温暖,然后哭阿哭啊,想象着到了最后你会来安慰我于是终究在苦累了的时候停下来了。


我在离你很近的地方时时刻刻的看着你,你说你要在这个世界的另一个地方努力的生活下去,你在地图上面画下了一条线,你在这边儿我在那一边,那条线很短,地图很小,是便携式旅行手册上面的那种地图,所以我知道,在看着换算距离比例的时候,你的微笑会想要一直一直的保存下去。
你相信这世界上几乎所有的事情,你说你离开之后会一直一直的想着我,我相信你说的这样的话,于是在机场的时候是笑着向你告别的,笑着像是任何一个在我们这个年纪的大男孩那样,长得不好看,但是只要一旦笑起来就很好看,这是你告诉我过的话,所以我最后的时候想要让你看见我很好看的样子,很帅气的样子,在宽广的候机大厅里面的塞满了的阳光里头我笑了,笑着笑着在飞机变成了天空中的一个小点的时候我突然间的蹲在地上忍不住地哭了。

在你不知道的地方哭了。


在你不知道的地方哭了。

然后站起身的时候女孩不知道背后的那个男孩在看着他,那个男孩也不知道那个女孩是因为在想到了他的时候才有了即使还无法停止哭泣也依旧能够站起来的勇气。

在世界上的两个点连起来的地方划上一条线,那是我们的距离。


男孩偷偷地去了女孩所在的地方,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有日出日落也有一年的四季,在下雪天的时候,在花开的日子。他们哭了笑了即使视线没有相交也没有关系。


你好好的吃饭了吗,好好地睡着了吗,你有在想着我吗?真可恶啊,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拥抱你那看起来显得如此狭窄的肩膀告诉你我在你的身边的,全世界塌下来也没有关系了。


她渐渐地站起来了,站起来了,

他转过身笑着笑着便走了。

 

这一定是注定好了的事情。


直到有一天你推开那扇房门,多少年过去了,房间里面空荡荡的,所有能够改变的和不能改变的事情似乎都在以一种无法想象的趋势做着无法避免的改变的时候我在最后的一道门的面前停下了脚步去迎接一个未来。


女孩推开了门,推开了他每一个夜晚的梦。


“呀,欢迎回来。”

 

长了胡子,身高长高了,肩膀变得结实了。

 

不知为何的,第一次的,在没有被人欺负的时候,在满心想着你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地就这样的蹲在地上哭了,哭得脚都软了都没有办法再站起来接受之后的全部的人生的时候。


当年的那个少年背着光走了过来,他走到了她的面前伸过来了小小的弱弱的手。

 

 

啊,我终于明白了。我一定是因为想要得到这只手的温度和力道,而变得软弱了。

 

在不知道名字的异国的街道上面,在世界上的任何的一个角落,把所有的软弱都悄悄的装进了心里面的一个不透明的罐子里头部让任何人看到,还有很多很多的忍住了的没能流出来的泪水。

 

从现在开始,我要把这个罐子的塞子拔开来,落在了那个小小的少年的手里面,她好像看到了一道光线,那只小小的少年的手长大了,变得结实了,握紧了她。

 


“嗯……我回来了。拉我一把。”

 

 

然后一直的抓着我,不要放开。

 

 


两只手的剪影在光线越加隆重的增加里面肖建校简便的无影无踪,我们能够看到的是在灰飞烟灭之前,他们紧紧的相互地抓牢了对方。

 


下一次回去什么地方呢。

 


在梦醒过来之前,一起来想吧。

 

 

 

 

 

 

——————————————————————————————————

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世界上如果有谁说你是这世界上最棒的那个人的话,让人有种想要为了那一个人而成为这世界上最棒的那个人的冲动。

有时候真的很讨厌为什么自己总是感受到了被别人无意之间欺负了的感觉,还是说我太过于敏感了。我不懂得有些人的矜持以及对于事物的衡量,只是,我只是知道那些话重伤了我让我很想哭,而我没有力量去辩解,去向着永远都不可能相信我的人的辩解的徒劳感真的很累。我是好是坏都不管你们的事情,只是,不要再用话语来诅咒一样的说我了,很讨厌,非常非常的讨厌。

没有祝福的话至少不要诅咒我。

话语是很可怕的东西,从我很小的时候这个东西就一直都在控制我让我没能过上真正的小孩子的童年,很讨厌,非常非常的讨厌。

哦,反抗期,蹲……


 

 

有人从小到大就只是在担心着我会变遭,为什么不想着我会快乐一点变得更好一点呢,是因为根本就不可能相信我会变得更好么。报纸上看到的一篇文摘是说如果家长小时候就总是对孩子说一些较为反面的话语,那么非常有可能孩子长大后就会变成那样。所谓的言灵并不是一种玄乎的奇门盾甲之术,只是在于一颗相信的心。而[相信]这件事物所真正相信的并不是一件事物在客观衡量的情况之下是否真的会实现而是非常主观的在于你是否相信这个人或者是否愿意相信这个人所产生的一些事情等等。在于的主体是人而并非是真正的事物。我忘记了曾经看到的在心理方面的这个定理的术语。但是这种解释确实是存在的。
相信是什么,那件事物便是什么。

 

如果我相信那是[爱],那边就是[爱]了。


所以这世界上其实是没有任何的定属的理论可言的,只是绝大多数人相同的意见那便就是了。只是一种摒弃弱势一方的说法而已。


所谓真正的全部公平的又有着真正立法的世界事实上是被全部洗脑而统一的世界。像是宗教的唯一信仰性。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