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威尼斯之梦》[家教/初代雾空]  

2011-12-09 00:53:41|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斯佩德妈妈捏它有……

幼年的斯佩德和GIOTTO捏它……

上海今天好冷,一大清早花盆就被西北风给吹翻了……

 

 

 

 

 


没有爱,永远都没有爱。


那些女人是美的本身,然而除此之外她没什么都没有,她们挥霍别人的爱来滋养自己的美,她们的美艳越加扩张,她们的爱死在亿万年前的荒地里头。


你知道吗?GIOTTO,威尼斯的土地上什么都长不出来。

为什么?

因为它什么都不是,它是不上不下的悬浮着的空城。

 


我把爱的种子播撒在我以为是土壤的地方,然而它下沉下沉不断的下沉直至腐烂都一直没有办法寻找到生长的温床。

 


威尼斯的水有多深?


淹不死人,但是你知道吗,它葬送所有的爱情,滋养它狂艳泛滥的美丽。

 

 


——————————————————————————————

 

 

 

 

 

 

我发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那就是如果有一天当我忘记了温柔和爱的时候一定是因为你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虽然有一刻,只是短暂的一瞬间像是一秒钟的波动,当我突然间那么的想着的时候,身边的环境突然间像是被飞速而来的昏暗包裹住了,从脚底下、地面、墙面、天花板被刷上了黑色,或者是一种比黑色更加寂空的颜色,是虚无,我甚至于无法再分辨出来自己是否站在一个平面上,或者我是否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在这样虚无的世界里,我开始想念过去的我,在还未曾遇见你之前的我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每天在做着什么样子的事情和谁说着话,在什么时候才会感觉到温暖而不由自主地微笑了呢。突然间想不起来了,是谁抚摸着我的头,那个人送给我的鲜花的颜色是什么样的,我把它放在了哪里。

我突然间感到无比的恐惧,连抱住了脑袋还是没有办法感觉到,整个世界昏暗得连自己的双手都没有办法看见了,我真的是存在着的吗,所有的记忆真的都是存在的吗。


我突然觉得,是不是一切都是虚假的。


我从来都没有生活过在那样的一个美丽的城镇里过,我甚至不知道我是在哪里出生的。每天清晨推开窗户我不会看到湛蓝的天空,在趴在窗台的时候我没有看见过熙攘小街上那些肩上扛着新鲜的鱼虾贝壳从码头赶往市集的商贩,不会有邻居家的阿姨说她的院子里开了新鲜的花可以分给我一些,把它放在窗台上,每天推开床的时候可以看见它们,然后温柔的抚摸我的额头说我是一个很好的孩子。

那个时候的我的笑容是什么样子的?是感觉到了幸福所以忍不住地就笑出来了吗?那个时候的花是什么颜色的,是和我笑容一样灿烂的颜色吗?

 

 


我出生在意大利的威尼斯,母亲是一个政妓,她曾经非常的美貌坐着装饰精美奢华的功贡多拉游曳在那些纤巧的水道上挥洒她所有的美,遭女人嫉妒然后得到所有男人的爱。

当我还很小的时候她坐在靠着窗口的地方窗前方着一盆颜色漂亮的鲜花,我叫不出来那种花的名字,然而母亲说“看呀,日出多美,我曾经也坐在这个窗口在清晨的时候被一只会说话的羽毛鲜艳的鹦鹉叫醒了,它的脚上绑着一封信,我没拆的就将它从窗口丢了出去,而那时候有个男人站在窗户外面的小船上说不看那信至少看我一眼啊。”

看着呢,看着呢。


那时候母亲的美貌一定是最倾城的日出,所有男人都迷醉了,从砖石的小桥上、沿河的小道上一一无法幸免的醉落到河道中,据说那是一道奇景,落水的男人能够堵塞水道的交通。

在我记忆里的母亲说她已经不再拥有美貌了,但她说她拥有了爱也拥有了我。

 


然而我却不知道我是否拥有着母亲所说的爱,其实她很美,直到离开的那天她依旧很美。她被鲜花簇拥着倚着轻波烂漫的河水睡去了,那天的河水被阳光照得金黄,是流动着的丝缎打着缠绵温存的褶子护送在着她的那一叶小船。他经过的所有的水道的两边,那些曾经爱慕过她的男人们推开了窗户,目光护送着她去向日落的帝国,女人们想要拉回她们的男人们,而男人们的心死去了,在太阳沉落的另一边的国度里面。

 

 

我的记忆死在那一天里,在日落的那天,我依在窗口静静地听着,听着那些夜渡的贡多拉滑开了寂静的水面,那金黄的丝缎变成乌黑的眸子,月光轻点波纹的轮廓。


在睡梦里我突然听见有人在嚷嚷着,悄悄的。我站在了记忆里母亲坐着的那张椅子上支撑着双手望向窗户外面,漆黑的水,全部都是漆黑的水。

啊,我突然间要叫出声来了,那边有人,是一个孩子,非常非常小的孩子。他在没有灯火的沿岸上面奔跑着,摔跤了,他帅在了漆黑的夜里面后面是拿着火把的大人,那些人看起来像追兵,他拼命的奔跑着,在不该是孩子出现的夜晚里面。我不知道那是怎样的一种冲动,我突然就跳下了椅子跑了出去。

今天没有下雨,威尼斯的地面夜夜都是湿滑的镶满了水汽的呢喃。我在一个转角口上撞见了他。

 

那该怎样来形容,他穿戴着黑色的斗篷,在和我相撞而摔倒的那一刻他漂亮的金发无法再被夜色的斗篷包裹而展现了出来,纤纤细细的四肢里面居然穿着的是轻薄的睡袍。

 

我似乎在那一瞬间看到了夜色的水面渐渐的,从一边蔓延开来颜色,像是女人的长发垂在水中延展开来她的美丽染亮了水面,那是在街头传唱着的诗歌,那些美丽的女子夜夜歌声缭绕着,[我把我的发浸在威尼斯的河水里面,碧绿清澄变成了金涛,引导你,醉若梦境的回廊]

你饮过我的美,终将饥渴而亡。

 


追兵们只会沿着被街灯点亮的道路走远了。


在漆黑的空巷里面,那年的斯佩德在母亲过世的第二天终于年满九岁了。他在街巷里面遇见了一个有着漂亮金发的少年,看上去比他小一点,那个孩子只穿着睡袍但是怎样都看得出来那是上好的手工艺和舶来的柔软料子,目光一路细数着,一双光着的脚上沾满了污渍。

“好人家的少爷”他挑了个意味深长的口吻和他说话“半夜来这种地方做什么?”

那孩子似乎对于漆黑的没有路灯的深巷更加感兴趣的样子,或许在他的世界里面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条巷子在夜里是没有点灯,是那样阴暗深邃的让人着迷的。

地面上是月光轻柔的勾勒出来不平整的砖石,他的声音在那条狭窄的暗巷里面反反复复晃动着好像连地面都跟着他的声音和威尼斯的水面一起晃动了。

“父亲,我父亲因为听说喜欢的妓女死了而半夜出门了,妈妈哭了,我想把他找回来。他为什么不知道妈妈哭了。”

他说着说着哭了,在断断续续的抽泣里面,斯佩德唯一听清楚的一句话是“他为什么不知道我们会哭呢。”


他一直都没有说话,在那些愚蠢的原来是这个好人家的小小的少爷的家仆的追兵们发现他们并且将他带走的时候他才开口说话了。

“抱歉,我大概就是你说的那个妓女的儿子。”

他笑了,那样年幼的笑容却让人读不懂而感觉到害怕。


那个好人家的先生把他所有的爱都给了一个貌美的女子,然而他却让那个女子丢了全部的美貌夜夜的等着他等着他。那人知道吗?诗歌里念道的是那女子要哭到威尼斯的河水全部干涸的那天那人才会出现在她的窗口,他手里拿着凋零的花,对她说[你看,我的爱凋零了可却还是紧紧地拽着不放。]


他把爱到底给了谁?

 

女人们都哭了。

 

 

 

他后来知道当年的那个孩子叫GIOTTO,那个时候德斯佩因为一些原因受封了,他没有家族背景,可是没关系,现在他什么都有了,他的游船驶过那些狭小的街巷,没有人知道这位侯爵先生原来不过是一名风华绝代的政妓的儿子,是某个家族的私生子永远都只能徘徊在昏暗的没有灯点亮的暗巷里面。

那年的母亲也坐在这样的贡多拉里面游遍威尼斯的每一条河流让威尼斯的河水都变成了醉人的美酒,让人想要一亲芳泽得连跌入水中都无法清醒。然而此刻他却觉得,是如此的狭窄。

威尼斯是漂浮的无法播种的虚空的,罗马安稳的地面是坚硬的无法深入的。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着爱这样的东西,没有可以让爱生根发芽的土壤。

这个他所知道的世界什么都没有。


只是在某一个夜晚,当他还只是那个只能够栖身在暗巷里面的那段时间他所遇见过的少年。他所知道的只有他是存在的,双脚赤裸的单薄的站在昏暗里面因为没有办法得到爱而忍不住哭泣的样子。

在那少年最后一眼望着他伸手告别了,在那一切的之后,他坐在那个没有灯光的巷子里面忍不住地哭了。

母亲离开的时候他也没有哭过。

 

他后来寻遍了威尼斯的每一个角落,他在叹息桥边上遇见过了好人家的女孩子,在那桥上见过新贵的政妓的游船,潮水一样的人群,那好人家的女孩子却只是笑着瞥了一眼桥下对他说“这里不适合我们,换个地方说吧,想要好好的和你说说GIOTTO先生。”

 

 

我不知道我还会在哪一个地方遇见你,我甚至不知道我人生的过往的一切是否是真实的,是否像是母亲趴在窗口日日等待着的一场空梦一样,等待到日出了,把漆黑的水面染成了金色,所有的东西都是美丽的,是新的。

 

 

 

 

 

 

后来他离开了威尼斯,离开了那座只有狭窄的天空的布满了潮湿气息的城市。在一个满是金色镶嵌的连空气都是辉煌的舞会上他再次遇见了他。

只是他已经不再是那个穿着单薄睡袍光着脚哭着的孩子了。


“初次见面。”GIOTTO将酒杯举到了面前示意。
“是啊,初次见面。”他理所当然应该接过他的盛情邀请。

在那一刻,他想,他的过去是死的,全部都是死的。从再一次遇见他的那一刻开始曾经的过往,母亲最后一次被鲜花簇拥着消失在了金色波澜的河水之中,全部都消失了。

为了清空所有,为了一个开始。

 

 

 


当再次回到威尼斯的那一天,GIOTTO说他小时候出生在这里。这里有着全意大利最美丽的女人,她们孜孜不倦的挥霍着别人给她们的爱,她们却没有办法得到爱,因为她们是虚空的躯壳。

“那么你呢?你爱她们吗?”他戏虐似地笑着回头望着斯佩德,挑起来嘴唇的弧度。“对了,听说你快订婚了嘛,开玩笑的。”

 

 

 

 

“或许我会。”

他笑了,轻轻的,执迷不悟的,看着远方太阳在GIOTTO的背后逐渐西沉着,等着威尼斯金色的水面丝软柔滑的被那些游船的美丽女子的手指撩拨成了黑色。

 


GIOTTO没有听清他最后的那句话,只是望着那个人似乎是落在自己脸上的视线觉得熟悉却又怎么都想不起来,“看什么呢”

 


在看着日落的方向


那些游船终将消失得无影无踪的方向


那片金色的方向。

 

 

 

 

 

 

 

 

 

 

 

 

 

 


OMI PS:

《威尼斯之女》(也叫《红颜祸水》)的开场美艳死了,整部电影里面开场时最华美的,特别是男人被拉下水然后被亲吻的那一段,有一种那些女人是美丽的吃人的人鱼海妖的感觉。
其实有点像《艺伎回忆录》的感觉。

话说也没打算特地写初代雾空,只是写这写这怎么就适合斯佩德了呢,那么就写斯佩德好了,反正也写了斯佩德了那么就加个GIOTTO好了……真奇妙。
一个男人把爱分成了两半给了两个女人,所以其实没有一个女人是能够得到全部的幸福的。


说起来这样子的话两个人其实是同父异母的关系……||||||||||||OTL

 

(这两天在找片子的时候找到了,曾经写过的1896的《花》里面有一段云雀躺在湖边上打瞌睡的湖的场景可能是《Marie Antoinette》(绝代艳后)里面看到过的场景,当时因为这个片子里一些画面太美了而一直在脑子里徘徊,结果片子本身却忘记了OTL,有兴趣的话推荐去看看。宫廷片的场景和画面真的都太美了!)

 

 

————————————————————————————————

话说不知道能不能感觉到,斯佩德最后那句“也许我会”指的是母亲,而小时候当他第一次遇见GIOTTO的时候他错觉的因为GIOTTO的金发以及渴望得到爱而想到了母亲。其实斯佩德所谓的也许会爱的应该是GIOTTO。他就像是GIOTTO和他自己共同的的父亲可能会和一个女人结婚有了孩子,但是他还是清楚地知道他真正爱的人是谁。(就说原作给斯佩德搞个官配的女人很麻烦嘛!明明深仇大恨居然揭出这种底细,我宁愿他是杀你全家什么的。女人是祸水啊……)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