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伞》[家教/骸纲]  

2011-05-07 21:56:36|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P在前面的S:

这是去年还是前年写过的一篇6927+96的《歌》的那篇相关的文。

《歌》写的是关于只有泽田纲吉才看得见的库洛姆,大致的剧情是27在某一天下雨的路上遇见了坐在街角怀里抱着死去的96的69。可是几天之后的入学仪式上他看见了69转入了他的学校成为了他的前辈,而96妹妹居然也在。96从来不会和任何人说话,只是在某一天27看见了她站在天台上唱着悲伤的歌。69和27交往之后的某一天69失踪了,27几乎寻找了所有他知道的地方可是却发现虽然所有人都知道69的存在但是却没有人知道96的存在。
96的歌是只有27才能够听见的歌,因为从最初的那天27就看见了69的悲伤。96从很早就死去了,可是没有96的69是无法独自一个人活着的,他没有让自己活下去的理由,所以96的存在就是69悲伤的聚集物,是一个并不存在的只有特定的人才能看见的存在,但是直到69渐渐的被27吸引之后96意识到了自己的存在已经可以结束了,于是她一点点地消失了,在他们开始交往之后的某一天,但是69有一天却失踪了,只留下了27一个人。

这一篇没有好好的完整地写过,比较完整的一篇是相关的《记忆未曾回来》,基本上的剧情是27要被GIOTTO接走之前选择了一夜的离家出走最后一次去寻找69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找到69。

总之它好像变成系列了。


在听四月新番的《あの日見た花の名前を僕達はまだ知らない。》的ED里有一句关于突然的转学的时候突然想到了这篇,真是中古了,但是很喜欢这一篇。


这个片段是关于69失踪之后的回忆他们第一次相见一段。总之到现在为止《歌》这个系列的两篇都是27的回忆。


那么前情提要,以上~

 

 

 

 

 

 

 

 

 

 

 


那是突然就发生了的事情,让我一时手足无措的不知到该如何是好。

说起来好奇怪呢,我是那种不习惯分离的人,然而你似乎是那种第一眼就明白是一个在流浪着的人,然后我们的相遇就是在你突然流浪到了我的面前开始的那一天,那一天是我的开始,但是似乎是你的某一种结束。


我不认识你,我想我一直都不认识你,似乎是从你的一些只字片语之中零零散散的拼凑出来了一些的有关于你过去的消息。

遇见你的那天大概不是在学校的开学典礼或者之后的任何一个时间。


你说那是在一个雨水似乎永远都不会结束永远也不会等到放晴的日落的日子。

 

我好像有一点点想起来,那天有个人坐在住宅区某一家人家的围墙外面,怀里空空的然后地沉着脑袋坐在地上但是目光却如同目睹着最珍视之物一样的表情渐渐的,是天下雨了还是你落泪了,直到现在我一直都没有办法分清楚。

 

“那天你把伞放在我的身边却没有罩在我的身上。”
六道骸那么地笑着对泽田纲吉说的时候是在一个放学的路上满坡道和小径上面洒满了的是那时候的六道骸以为的所谓永远都不会出现的日落的样子,现在想想原来每天每天都看到了。

从六道骸第一次对泽田纲吉说一起回家吧的那天开始。

 

然后从那一天结束的那场雨在停息了整整一年之后又渐渐的把乌云推回了原来的那片天空。


六道骸一直在想那天泽田纲吉为什么没有把伞罩在他的身上,那时候他问过他,在一个日光被云层渐隐渐显的午餐时间,他们偷偷逃到了天台躲避人群的嘈杂。六道骸似乎是那种并不喜欢喧闹的人,这和泽田纲吉有些相反。

“我啊,觉得在人多的地方会觉得非常非常的幸福噢,怎么说呢,好像不是一个人吧。”他说话的时候回头望了一眼六道骸,而对方的手搭在了他的脑袋上揉乱了他那一头的稻草然后声音里带笑地说着“就算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你也不是一个人。”

[嗯]泽田纲吉在心里那么的回应了一声,他的笑容很温暖,像是透过云层柔软的日光一样

 


“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

似乎是该发生了一样的一个场合,六道骸缓缓的开口,泽田纲吉手里的筷子有些松动了,手指安静下来了。

“什么?”

有一些郑重其事的气氛,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他觉得那一定是对六道骸来说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

 

最重要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是第一次发现的最珍贵的宝物从深埋的土中被发掘出来的那种欣喜若狂,是凝视着闪闪发亮的东西的时候连眨眼都觉得难耐的时间。


“那个时候你为什么把伞放在我的身边?”

 

啊,要回想一下那时候的那个场景。
那时候的泽田纲吉站在他的面前,回想起来那个时候的六道骸看上去就像是一条丧家犬一样呢,让人觉得因为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然后变得渐渐的失去了身上所有的光芒和温度的样子呢。


虽然那时候想着,一定很冷吧,可是手里的伞在即将将这个人笼罩起来的时候却迟钝了呢。他不知道身体里的那种感觉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可是那种感觉在告诉着他面前的人是一个那么坚强的人,是即将把所有的脆弱一一击碎了直至变得无法再哭泣的人。他似乎知道面前的这个人从此以后会永远失去哭泣这种属于脆弱的东西的人了,所以这个时候,只有这个时候。


他不知道要怎样安慰这个人,这个看上去无比坚强却又无比脆弱的人。

这个决定好了最后一次的哭泣的人。

 

大概是想要替他保留住他最后的倔强吧,所以雨水可以做到的他却没有办法做到。

让这个人在雨水中最后记住哭泣的权利的人,并不是自己。

 

可是,可是只是觉得。

 


“那天我赶着回家啊,所以把伞放在你的身边,这样看上去就不再是一个人了吧。”

 

那个时候很想抱着伞做一只在雨水里的蘑菇蹲在你的身边,可是觉得那个时候得我,还是没有那个资格呢。

 

 

 

可能很多年之后还是没有那个资格,虽然没有很多年了。

 

 

 

泽田纲吉认识六道骸的那年是他刚刚进入高中的那一年,那年六道骸转入了高二,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前辈。

他对他说“试试看交往吧”是六道骸约他一起回家的某一天他在他的房间里发生的事情。

他看着窗户打开之外的天空的时候六道骸那么地对他说,让人觉得是指能够用不可思议这个词来形容的一个场景。

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直都在这个人的身上发生着。


而现在当他离开的时候我依旧像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样的不知所措,是该说再见的时候了,该说要保重要联系之类的话了,可是却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在他们认识了一年之后的某一天六道骸失踪了。他问遍了整个学校的人可是没有人知道一个人的存在。

 

在学校奔跑着,冲撞到了很多人,被责备了,然后自己哭泣了,在无法在支撑住自己奔跑的时候终于累得只能蹲在角落了。

 

啊,突然想起来了。

 

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只有他才见到过的人,是一个时时刻刻跟在六道骸身边的少女,是那个时候在雨水里他一直都望着的那个少女,是那个静静的闭上眼睛的少女。

 

 

突然蹲在了放学过后空旷的走廊上的泽田纲吉看上去就像是一只长在墙角边上的蘑菇那样。

 

如果现在有谁放一把伞在我身边的话……

 

但是相比起来的话我更希望拿把伞是遮盖在我的身上的。


因为我不是多么坚强的人。

 

 

 

我不是像你那样的人。

 

对着空气说再见吧,然后要许下心愿吗?试着等待多少年之后还会相见吗?

 

在日落之后突然在想着,什么时候,或者说就是立刻的。

 

要下雨了吧,一定快要下雨了。

 

 

我是那么觉得的。

 

 

 


那年的我想要成为能够蹲在你的身边的那把伞,

而此刻我希望你能够出现在我的面前,像一把伞那样,


即使天空在哭泣着,

只有在你的笼罩之下的我的世界是放晴的。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