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交错》[家教/骸纲]  

2011-06-02 23:17:20|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迎面而来的逆向地铁在身后无限穿梭着两倍的速度,灯光透过遮光玻璃被拉长成暗淡的荧光色的长线……


无限无限无限无限的……

 

 

 

 

 

 

突然间清醒过来了的时候六道骸坐在空旷的车厢里,泽田纲吉坐在他的身边,中间隔着一个人的距离。

稀稀散散的,人的存在和呼吸和声音,空荡荡的车厢笔直运行着似乎可以直接看见最底层的车厢,像是一个隧道,然而他们在这个漆黑的地下,无限的穿梭着。

 

 

 

 

 

——这是一场有关于时间的穿梭,在来来回回的时间的碎屑里面轻巧越过所有的屏障——


——或许需要一点阻碍物,不想要看到真实的结果——

 

 

 

 

 


他们一起走进接近凌晨的末班车,半夜的聚会其实让人很头痛,但是家族聚会总是让人没办法推托理由,六道骸说让库洛姆一个女孩子家回去总是不安全的,他勉为其难地交换了,至少一直到家的时间他还是撑得过来的。

黑曜离并盛相差一站的距离,泽田纲吉原本想随便找个离车门最近的位子就算了,可是六道骸坐在他的对面,四目相接的角度让人有些难堪,他勉为其难地坐到了六道骸边上的一个位置,一个中间有一个人的距离的位置。


没有什么想要说的。

 

 

 

 

想要一个屏障让自己觉得被孤立在一个单一空间的安定感,不安于无法交流的话语和心。

 

有时候很突如其来的,在所有事情渐渐发展的时候拦腰截断然后拼凑上另一个不合理的时间轨道——交错。

 

 

 

 


在伴随着一身响声和雾气弥漫的接踵而至。他们坐在一截车厢最靠边的位置,六道骸的身影挡着泽田纲吉小小的身影,有些人回过脑袋望了一眼,看着报纸的人没有松下手里的报纸,他瞥了一眼这个在角落里的人,六道骸的低着脑袋坐在那里,他身边的人渐渐的从雾气里滑落向他。

有人猜测大概是庆祝用的手拉礼花之类的。空气微凉,空调系统忘记在人流稀少的时候自动调节,稳稳的声音轨道节奏晃晃悠悠,六道骸静静的坐在那里,他身边的人微微的斜下了脑袋落在了他的肩上,长长软软的发。


手指冰凉的。

 

 

 


巨大巨大巨大的声音穿梭在黑色的地下之城。

 

 

 

 

在下一站之前的短暂的时间里他突然发现时间打了一个弯,好像迅捷的电梯直直冲向最顶层然后停止在十年之后的标签上亮着灯,他站在电梯箱里面看见一个缝隙被打开来越来越大的打开来,然后他却只能够站在原地等待着电梯自动关上门,等待的时间太长了,他开始越来越焦虑。

 

 

他将手伸向挨在自己肩头上的脑袋,侧过了眼睛可是却只能够看见头顶有一些乱了的头发。头发很长了,凑在他的衣服上……

他的手指伸过去,不安因子在悄悄的扩散开来。只要一下就好了,心跳声很大,每一个毛孔堵塞的空气,低气压好像越来越近了。

头顶上的灯光好像由于接触不良闪烁了两下,对面看报纸的人抬头望了一眼然后继续看他的报纸。

 

在午夜最昏暗的时候,突然间……

 

 

 

 

 

 

 

如果想要知道一些事情究竟是怎样的发生在自己面前的,最好的方法是直接开口问,可是泽田纲吉想这样子会有一些困难。

十年后的六道骸紧紧锁在背后的双手,他看不见他的脸和表情,不知道这一刻他需要做的是先询问还是先安慰。闭上眼睛的时候他觉得,是一种很悲伤的情绪。

时间静静的流淌过去,他的手撑在一边。他清醒过来的时候似乎被囚禁在什么里面,他很使劲的推开来盖子,第一个看见的就是十年后的六道骸。

他站在他面前表情变了,一些巨大的变化和他脸上的解读不能,他没有来得及去询问什么,六道骸底下了身……

 

其实一直到最后他都没有说过什么。所以直到最后他要问的话也没有问。

他向着他伸过去的手也一直都没有触碰到他,然后那只手渐渐的回到了身边用以支撑身体的平衡。

 

 

他在不断的失衡的世界里无限的下坠着。闭上眼睛的时候被紧紧拥抱的感觉依旧尚存一息的在身上游走。


像是恋人的爱抚。

 

 

 

 

 

 

他突然在无限下坠的世界里清醒过来,背后是逆向的末班车空空荡荡的飘过去,磨擦声巨大得吓人,空气的呼啸堪比洪水猛兽的寂哭里他突然望着对面遮光玻璃上面自己的表情,然后视线向着一边滑过去,六道骸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低着脑袋。

 

 

 

 

——如果不想知道一些事物的发生就不要去问,虽然总是会有声音在暗示着:任何可疑突入的细小裂口的存在。可是却不愿意去张望。——

 

 

 

 


下一站,再下一站,地铁的门空旷的开了之后又闭合上了,渐渐的只会有人走下去再也没有人走上来。

一些渺小的颠簸里车厢突然停止了运行,广播里传过来简易故障请在原地等待的通告。

在接近凌晨最昏暗的夜晚的两个人被困在漆黑的地底之下,像是一个恶意被切割开来的空间,让人找不到逃离的出口。

 

 

 

泽田纲吉不知道要询问些什么,或者是抱歉,虽然他不知道十年之后的自己是不是给他惹了麻烦,他觉得他自己从来就只会惹麻烦。可是另一边他比较在意的是十年之后的那个六道骸。他什么都没有说,似乎只是奋力拥抱的身体接触依旧不足以用来确认什么。


有什么事物是需要无数遍的去确认的。

好像六道骸那时候的视线核始终都没有触碰到十年之后的泽田纲吉的那只手,只是两个人各自的渐渐等待着时间河流里面随波逐流的纸船滑到了自己面前将时间又带了回来。


有些东西回去了,可是有些东西却再也无法带回去了。

 

 

 

 


在广播宣告着故障已排除的那一刻,地铁微微震动着,泽田纲吉的身体向着六道骸靠了过去。


那并不是之前逐渐滑落的趋势,是小心的安稳的依靠上去的趋势。他望着他的头顶一样的看不见他的表情,他想他已经不想再要去确认什么了,泽田纲吉的手却渐渐的攀上了紧挨着他的那只胳臂,然后抓紧。


“我想知道,我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我却一直都没有敢去问你。”


在空气突然流窜的空间里六道骸的手渐渐抬了起来落在那团发上,渐渐的落下来了在似乎终于确认到什么之后,他的手终于不再腾空了。

 

 

 

 

在另一个空间的电梯徐徐下降了,指示灯一格格的推移着时间渐渐的直到底层的时候门打开了。


十年前的泽田纲吉站在他的面前,他想他这一次没有必要再站在原地了,他跨出了门。

 

 

 

 

 


在一个不可能发生的时间里,突然遇到了另一个世界的那个人。

我无法问什么,身体冰凉了,是被你夺走了体温的话,我想我会觉得心甘情愿。


可是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想要回到那个虽然存在着距离可是依旧温暖的你的身边。

 

 

 

 

 

 

 

OMI PS:

突然在想27和十年后死去的自己交换了的假想,在地铁末班车里面。
是一种非常突如其来得到了连语言的组织能力都发生故障的事件,设计了地铁故障的比拟,其实有几次在坐地铁的时候突然故障了暂停了,然后会开始脑子里胡思乱想一些很糟糕的可能发生的结果,其实也很想尝试一下在漆黑的地铁通道里步行的感觉,很像是异空间穿梭。

六道骸在突然接触到十年之后死去的泽田纲吉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其实连触碰都不敢吧,他一定无法相信这样的事实但是却不得不去相信。那么十年之后的骸呢?想要确认纲吉还活着但是同样的却怎样都无法相信,所以那时候十年后的骸只是拥抱着纲吉,希望温度能够留存得更长一些。

想到《盗梦空间》里的那个电梯,这里用到了电梯只是一种脑内意识的象形描绘,想要补充一下其实六道骸是知道了那个被交换过来的是死去的纲吉可是他却不敢承认,可是十年后当他看到了纲吉便匆匆的走出了电梯。

这并不是一个快乐的梗,有关于贪婪和一种自我迷惑心里吧。


在午夜的地铁里总是会觉得,这个世界是被分割开来的。

 

(写完后才突然意识到,这篇其实挺猎奇的……)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