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记得》[家教/骸纲+库洛姆](69庆生~)  

2011-06-02 02:44:31|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突然间想起了KOKIA《Remember me》这张专辑里的《Happy Birhtday to me》的旋律,小心翼翼的自己一人的生日也要祝贺的感觉。然后突然在想,给69写生日贺吧。

我不太会写特定日子的贺文,总觉得没有感觉就没办法牵强的编出东西来,但是这次有想写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96妹妹会在你身边的、27也一定会在的,他们都会记得你的生日的,因为你的存在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69君生日快乐!

 

 

 

 

 

 

 

 

 

 

 

 

 


蛋糕上写着的名字,是和后面的词组很久都没有搭配到一起的名字。

 

——骸,生日快乐——

 

 


 

 


泽田纲吉一大清早神神秘秘的在客厅里望着妈妈一天忙碌的家务,他时不时的在问着是否要帮忙,这是一个很难得的邀请。妈妈一脸意外的一手拿着掸子、锅铲或者任何在不可预料情况之下可能会成为凶器的物件……这个不是必要的!

奈奈一手捂着脸欣慰的样子“呀,小纲终于长大了呢。”

[妈妈,可不可以把那个“小”字去掉]


他坐在走道上望着院子里正准备收衣服的奈奈然后回头望了一眼房间里的钟。桌子上的电影票写着19:20,在那之前还有晚餐,但是他想晚餐也可以算了,勉为其难吧。


都是那个家伙的错。

 


在二楼泽田纲吉房间的桌面上的小台历的某个日子上画了圈圈旁边标注了小小的字迹,家庭教师觉得那简直就是又怕自己忘记又怕被别人知道似的,听上去像是外出偷情还得准备好应付家里那个的借口。

OH NO!他的家庭教师才不会顾及他人感受来找借口。

而泽田纲吉觉得就这么一个也够他受了。

 

 


 

 


[会不会庆幸出生在这个世界上?]这对于六道骸来说有必要好好的考虑一下。

太年幼的时候他没有考虑过这种事情,小孩子的思维都很简单,如此单一得像是不会分叉的树那样,然后渐渐长大分开枝叶忙碌得再也不会去考虑这种事情。

 


他坐在空无一人的黑曜废墟里,时间变得很安静,库洛姆在思维在另一边睡得很沉。她今天放学一回来就表现得很疲倦,可是她说话总是吞吞吐吐,她放下包站在镜子面前望着镜子里的六道骸很久然后直到对方开口为止。其实这一整天库洛姆都在试图和六道骸取得任何层面上的交流,一些脑内间隙的声音或者在经过一扇窗户一个前夜雨水留下的清澈水塘的剪影里面眼神躲躲闪闪。

“骸大人……可以交换吗?”
“有什么事吗?那样会给你造成负担的。”
“只是觉得很累……啊,不是……”
她慌慌张张的对着镜子摇手却又解释不清楚事情的原委,比如说心要逃到一个地方去避难这种借口要怎么说。

六道骸在想这到底是谁教给他的麻烦借口。他当然知道这只是借口,只是没打算拆穿。


“可以啊。”

他的话语突如其来,她的手指渐渐的向着镜面靠拢过去……再次镇开眼睛的时候站在镜子外面的六道骸感觉到镜面上冰凉的触感却还是细细的滑过镜子里的另一个自己像是一种小心翼翼的确认抚摸。


“晚安。”

 


角落里突然传出了声音,一段急促而微弱的短信音,他无意去翻库洛姆的手机可是手机却显而易见的待在茶几上看上去突兀。

来看看她可爱的库洛姆在搞什么鬼。

 

 


 

 


“生日?”
“嗯。”她很小声的回应了一句然后反复了泽田纲吉的话语“是生日。”

这是在几周之前的一个放学路上库洛姆迎面走过来泽田纲吉望着他的眼睛浅浅的笑着道安,随着夕阳渐渐落下去了,女孩子拽着他的衣袖脑袋低下去“可以打扰一下吗?”

视线落在了一个街角。

 

她从进进出出的梦里询问过,六道骸那时候坐在草坪上让身高差显得较为缓和,库洛姆坐在他的边上看着他的侧脸可是六道骸始终都没有望过她一眼,他的视线落在一个地方,然后突然回过头对她说[生日什么的不要在意,我每年都会忘记的]。那天是库洛姆的生日,其实真正的生日早已经不记得了,或许和六道骸说的一样,其实到了最后是否记得都已经变成了不是很重要的事情了,那只是一个日子,就和每一天一样随着日落和月出一起渐渐沉下去沉下去沉入了第二天的梦里。可是那一天对于库洛姆来说确是非常重要的日子,那是她第一次遇见六道骸的日子,明明那是她以另一种意义上死去的日子,可是悲伤却在此刻显得稀薄,心情有些浓烈。她走在他的身后沿着湖边一起散步,一直走到了梦的结尾。

 

[那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

 

那天晚上泽田纲吉坐在床上想起了白天遇见库洛姆时候的那句话,像是一种回音始终在那里一遍遍的反反复复的直到最后女孩子的声音变成了他自己的声音,他摇了摇头一脑袋扎进被子。


[重要的]


“重要……的?”他默念着语调含混不清。

 

 

 

 

六道骸很久没有一个人走在夜晚的道路上了。他穿过商店街,灯光零零散散分布在四周他的视线却很安稳的望着一个方向,那些光线和声音匆匆的逆着他的脚步向着背后躲闪过去,他走得有些太过悠闲。速度太慢了,为了能够有足够时间慢慢的咀嚼那条短信的个中含义。

[骸,晚上7:45之后来我家一下。]

他什么时候开始居然敢只呼自己的名字,那说话的语气没有任何一个客气的用词看上去像是单调的命令让人提不起劲却又又魄力十足,他哪里来的胆子。

可他还是走过去。


路过电影院了,新上映的电影是众说纷纭的大片可是视线找不到任何的余地,任何分散开来留意到其他事物存在的余地。


他努力的在想今天会发生什么或者该发生什么,可是怎么都想不起来。

 

 

提示1:

库洛姆的短信里的第一个称呼就是自己的名字,事实摆明了她可爱的库洛姆和泽田纲吉串通好了的。

耍别人他经验丰富,被人耍这是第一次,不知为什么却让人觉得意外兴奋。

 

提示2:

时间问题。

看来是限定时间才可以的事情,这是陷阱感剧增的一个暗示。他有必要挑战一下两只小动物的精心布局,看来是个不错的夜晚。

 

提示3:

地点问题……

 


此刻他站在泽田纲吉的家门口望着门牌上的名字在想是否要按下门铃。他今天好歹算是客人理所当然的该走大门可是不知为何他有非常地想要从窗口进去看看泽田纲吉此刻究竟在干些什么的冲动。当然,前提是彭格列的超直感今天正好也和小动物们串通好了打瞌睡喝茶去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他望见此刻推门站在大门口的泽田纲吉确是忍不住地举了一只手说了一句“晚安”,没人去吐槽他这样太正常了,他应该是违背地心引力的存在才对!

泽田纲吉敞开着门,他顺应这个邀请的暗示尾随着跟了进来。

 

“打扰了。”

“家里现在没有人。”

他心里惊呼了声[真胆大],泽田纲吉回望他一个鄙视的眼神。

 

灯光骤然变暗。

 

 


 

 


你是否会想着有些东西当所有人都不记得了的时候自己最好也忘记算了,如果只有自己记得的话会让人有一种是不是自己记错了的错觉。当他被带进地下研究所询问个人资料的时候他钝在生日的询问声里头,他报出一个日期想了想觉得似乎有点可疑可是对方早已把这个日期记下了,利索得让他觉得正确与否都是没有必要的。

那是一个资料,只是一个资料。

 

直到现在他依旧不清楚这个日子的含义,很重要吗?他想他对于这个世界的危害会比较大一点,可能这是一个很糟糕的日子吧。

 


“为什么那么惊讶?”

泽田纲吉望着他的脸,桌子上的蛋糕上的巧克力薄片上用牛奶巧克力写着简短的一句话,可是看上去有有些笼统不一。
歪歪扭扭和端正其实都是因为小心翼翼。

 

泽田纲吉写了[骸],库洛姆写了[生日快乐]。

 


火光里他的脸显得有些摇曳梦幻得不真实,他的眼睛很明亮,蜡烛被点起来将那个薄片上的字句越显突出出来。他开始说话,有些断断续续的遮掩着什么,像是被排练过很多次却还是在最终的那一幕前功尽弃了。

“库洛姆的话一定会写骸大人什么的,可是那样总觉得好像是库洛姆一个人的心意”
其实这句话有鬼,遮遮掩掩最终却都什么都暴露出来了。

一个人的心意吗?似乎这样看上去会变成两个人的心意可是为什么又让人有一些诡辩,像是生怕被遗漏了自己一样。


“可是我写的字果然还是很难看啊”他一边点起蜡烛却还是腾出了一只手向着脑袋抓过去,手里的蜡烛不稳当,是风还是火光一直都在摇曳着,人影在房间的四壁变得无比庞大的昏暗里六道骸握住了他的手,有一点点颤抖。

 


“蜡烛要滴到蛋糕上了。”

“……嗯”

 

 

 

 

直到最后他一个人走在大街上,电影散场了,人群拥堵的四周他看上去却像是沉浸在另一个世界那样从每一个间隙里面滑过去。

手上有淡淡的温度。

 

当最后那支蜡烛点燃的时候泽田纲吉回头望着他“愿望……”


[告诉我你的愿望]


那明明该是他对他说的话可是此刻却本末倒置了。

 


告诉我你的愿望,然后用来交换一个契约。

 

 

 


“没有。”

 

 

 

然而他知道他把他自己输给了他,

 

 


想要每一年都像是今天那样。

 

 

 

 

 

 

月光渐渐沉落下去在第二天梦的结尾,库洛姆还没有醒过来。手指边上的纸条上残留着一点点温度墨水还没有干。


[谢谢]

 

 


 

 


我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像是对你而言最重要的事情一样重要的事情。

 

 

“祝我生日快乐”

 

 

 

 

 

 

 


OMI PS:

提前给69过生日,是27和96妹妹联起手来一起,感觉真棒。

其实一个人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这种东西很难说,但是如果能够遇见非常重要的人的话,那一刻也一定会觉得自己的出生一定是一件非常荣幸的事情吧。

 


最近又翻了资料之类的,似乎69小时候的话不多总是安安静静的让人会产生他看上去很乖巧的感觉。这种和之后的变态性格的强烈对比真让人兴奋……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