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葬 01》[家教/库洛姆中心 骸髑]  

2011-06-25 20:12:55|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吸血鬼题材,96中心,+10版的69和96。

 

 

 

 

 


当海面上形成一道巨大而剔透无限延伸的银色回廊的时候,她独自站在离岸边咫尺之远的地方,海水一阵阵轻拂着小腿肚,冰凉的触感在沉默深海的无限寂静和波涛汹涌中早已习惯入了血脉,鲜血是凝固住的,她觉得冷,无法抑制的抱紧了自己蹲了下来好象这样就能够让自己温暖起来。冰冷的她拥抱住冰冷的自己的身体,四周是波涛的声音,来来回回的控诉着、宣斥着,诉说着,呼吸变得浓烈而巨大,心跳声却渐渐的地沉下去了。她听见海水的呜咽声,随即在黑暗中被黑暗吞没。

现在,我无法想起任何的事情,我只知道我死去了,在不久之前失去了所有的温度被推向了深海之渊的昏暗。

 

到底是憎恨还是恶意践踏?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细小的脚步歪歪扭扭的从海岸线一直延绵到沙滩上,像是醉意微醺的舞蹈,转一个圈,少年和少女相互行着道别的礼。


今天我要去哪里?

 

“我要去哪里?”

 

她倒在沙滩上,月亮渐渐升起来了。

 

有人从远处走了过来。

 

 

 

 

1:


死亡应该是圣洁的东西,这个该怎么说?仪式感?对!就是仪式。

牧师会按照那个人死前的德行举行葬礼或者只是入葬,没有祝福礼赞更没有钟声。

这是一个有些奇怪的小村庄,村子沿海而建。

西服礼帽的先生坐在夜晚的沙滩边上,那里正在举行篝火晚会,那些穿着粗织布料却异常艳丽的人们围着篝火,他们看上去在进行一个派对,烤肉和蔬菜的香味从来来回回穿梭着的宴会主人手里端着的盘子里蔓延出来,他拿出上好的红葡萄酒,虽然也有人拿出了香槟甚至是啤酒。红葡萄酒配烤肉而香槟用来庆祝。火光里,在人群边的长排桌上,鲜花和朋友们的信件和各式各样的礼物簇拥着一张相片。

这是一个葬礼。一个爱笑的老人的快乐的葬礼。


身边的年轻人给那位先生端来了新烤的肉串,是当地奶酪和着香肠剁成肉酱再用蔬菜叶子包裹起来的烤串,他端上来的时候还吱吱作响弥散出来很可口的味道。
那先生接过道了谢,却只是放在一边的岩石上,他望着杯子里的红酒,在一饮而尽致之后匆匆离开了葬礼现场。

奇妙的欢歌和篝火木柴噼啪作响的声音,他拉下了礼帽拿起手杖向着昏暗的小道走过去,在夜最深的地方有一辆通体乌黑发亮的马车在等待着,车顶的前方点着微弱的灯盏,他一头钻进了车厢随即车夫喝声拉开了缰绳。


“回家吧,去见我的公主。”

 


马车行驶的轨迹一点点勾勒出了绕山小道的形态,歪歪扭扭却又急速前行着,在月亮升至最高点的时候马车驶入了山顶上的一个宅院,而巨大的铁门却在无人的情况下缓缓打开又缓缓和上,没有风也没有人影,只是听见金属铁栅栏撕扯着地面的尖锐声响。


有人影在楼上拉开了窗帘的一角。那先生才走下马车却好像预先知道那样抬起了头望见窗帘缝隙里小小的身影注视着自己,他拉下礼帽行了一个渺小的礼,唇角煽动的幅度里窗帘突然落下来遮盖起了原来的身影,他大步钻进了玄关的顶棚。


车夫什么时候走了进来,他拿起主人随意丢在沙发和他走过的每一个角落的礼帽、手杖、斗篷、手套甚至是西服外套,他一边将这些整理到玄关处的衣帽架上,那先生准备向着二楼的楼梯走去的时候有一个身影走了过来,是一个女孩子,穿着柔软棉织的收口长袖睡裙走了过来,她的手一直都扶着扶手的边缘看上去就好像随时都会昏倒那样让人怜惜。

“欢迎回来……主……人……”最后的发音的时候她几乎都能够看见自己脚尖了那样低垂着脸很小声地说。而对面的先生却一脸难堪的歪着脑袋,笑得有些僵硬。


“不是主人啊,我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你我是你的主人。”
“可是……”她的辩驳也显得小心翼翼。
“骸,叫我骸。”

那位先生扯松了领带呼了一口气向着女孩子走过去,他一把抱起这个战战兢兢里不知所措的女孩子不由分说地向着卧室走过去,他看上去显得很满足的样子,而女孩子只是抱着他的脖子慌张的望着楼下的侍从向着他们致欠身礼。


走廊里的脚步声显得轻快。


“夜宵要吃什么?让千种做吧,什么都可以噢。”
“……………………甜甜圈………………”
“呵呵,好可爱。”
“不适合的话……”
“不,很适合,很适合我的库洛姆。”

 

他推开她的房门,床上的被子裹起来一个小小的凹陷,他把她放回去接着小心翼翼的把被子一直拉到了胸口,然后转身将之前微敞开的窗帘缝隙拉得严实。

“今天在海边遇见了葬礼,真奇怪,你没办法想象吧,居然有人把葬礼办得如此的欢乐简直就像是生日或者结婚派对那样。”他饶有性质的在说着他今晚的所见所闻,库洛姆缩在被窝里显得特别的安静,就像是一只幼小的雏鸟蜷缩在巢中那样。

她静静地听着,非常非常的安静,远处传过来海水击打海岸的声音,和着六道骸的声音,隐隐约约听起来像是催眠曲,她抱起了双腿将脑袋歪枕在自己的膝上视线落在一个角落里。她微微的闭合起来眸子只是聆听着,睡意全无的聆听着,在这样子的午夜里。

甜甜圈搭配的是牛奶,而六道骸的杯子里是奶茶掺合了一点点白兰地的香味,这对于潮湿海边用来驱寒起着不错的效果。


“他们聊到了海葬。”

他背靠着窗台继续诉说着今天听说的那些有意思的事情。他刚刚来到这个地方对于这里完全不熟悉,他曾经住在柏林的郊区,一路旅行一直到意大利,他隐隐约约的对库洛姆说过,在某个夜晚女孩子浑身湿透的蜷缩在被窝里始终不愿里发出任何声音也拒绝和任何人交谈的时候,他坐在她的枕头边上伴着一盏小小的灯光,他很缓慢的和她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直到最后他隔着被子凑过去小声的在她的耳边说着晚安正准备熄灯的时候,有一只小小的湿漉漉的颤抖的手抓住了衣角。

“……不要走……”

她呼吸着被子和满身咸腥潮湿的味道直到六道骸拉开被子的时候他才呼吸到这夜色里面第一口清澈的空气。


[现在,全部都忘记,因为过去了,因为不会再回来了……]

他最后的话显得如此的动人,库洛姆有种快要哭出来的冲动。


[我以我不朽的生命起誓。]

 

 

 

 

OMI PS:

这个梗源自于几天前的一个梦。

背景是一月的那篇6927+微696的《升华之夜》里关于那个主体的梦里的一个设定,想要说一下在69狩猎27之前96妹妹刚刚遇到69的时候,当时那一篇没有写清楚她的立场和背景,一直都很想写,结果资料收集到现在把篇幅也拉长了囧。

这次妹妹不够冷艳了OTL,还是说我平时总是把妹妹写得太帅太强悍了以至于这次我自己都不禁得想要喊:好弱=口=


96妹妹和哥特式童话太配了!

 

那个烤串是西西里当地菜式,具体记不清了,总让人有种很想要做做看的冲动,也是在那个节目里看到得很欢乐的派对葬礼,他们说这是要庆祝那个人去另一个世界开始新的生活,总觉得这样真好。

我现在基本上就是旅游卫视、纪实频道、CIS、央六电影频道这几个频道打转了,连续剧什么的饶了我吧,要不就一堆战争片要不就一堆谍战片这种吃完螃蟹所有人都来分一杯羹的架势太可怕了,难道不知道泛滥就会贬值么……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