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我要到你的身边来了,那么你会过来吗?》[家教/云髑]  

2011-07-10 01:03:37|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本是前两个月给还没出生的1896的G,可是后来发现原来想起来的这个梗是因为看过龙的一篇96妹妹中心文给掉调出来的(我想怎么要梗就有梗了,原来是人家的梗|||||||||||||||||||||||OTL),不想给妹子家惹麻烦,所以只在本家BLOG收着做备份。

 

祝1896本一切顺利~(虽然现在好像还是没有消息的说

 

以上~

 

 

 

 

 

 

 

 

 

 

 

 

 

如果你想要知道她眼中烙印着的究竟是谁。那么首先,请先好好地看着她。

 

 

 


在一个晴朗的下午他独自一人穿梭在街区里,四周密密麻麻杂碎走过来手指松动开来然后握紧。

他笑了。

 

 


在你眼中看到的世界是鲜血和夹杂着喧嚣的场景,我不曾遇见过安静的梦和冗长而平缓的呼吸。有一点点在意的是,你从面前走过来的时候所望着的方向。


交错过去了,她笑了。


整个天空快放晴了。

 

 


一场鲜血铺垫的雨季来得很迟,在夏季转瞬即逝的时候。

 


库洛姆回到彭格列已经有一周了,学业已经全部都完成了,她很快就会在这里扎根下来了。六道骸说你可以接着念下去,雾守的职务他一个人就够了,而事实上多余的人他一个人也就够了,该留下来的是库洛姆而不是他,他才是真正多余的只会插科打诨顺带调戏的那一个。

 

“再过一周就是毕业典礼了。”

她没有什么家人可以一起去参加,她原来的名字和户籍早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于是她安安静静地成为了现在的她,她安安静静的看着现在的家人。

一片蒲公英飞过去了,她的视线被牵连过去随同着想要知道它扎根的地方就像是现在的她一样。


云雀恭弥从对面走过来的时候看上去表情有些单一,六道骸嘲笑他那是面瘫,可是对面的人似乎什么都没有听见的走过来了。


走过来了。

 

心情和心跳声一起飞旋出来了。库洛姆把原本交错在一起的双手轻轻分开了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一样。

 


他走过来了。


呼吸微微的在胸口囤积起来了。


她要开口了。

 

他走过去了。

 

 

她远远的望着他越走越远然后越走越远。

 

那只停留在半空中的手渐渐垂落下来了。


“下周就要毕业了。”


她在对着六道骸说着一些什么。

 

可是听不清楚。

 

 


云雀恭弥的脚步一直都没有停留过。双手紧握着的双拐也没有松开来过。


他知道一旦握紧了一件东西就可以不用再去握紧另一件东西。

 

如果我留下一个缝隙,那好像是在为了谁而等待着什么一样。

 

忘记了,等待着的日子早就忘记了。

 

 


他握着满手的鲜血走了过去。

 

 

 


其实谁都听懂了,六道骸更加明白的。他很小心翼翼的弯下腰掀开来女孩子脸上那些碎碎的长发,他看着她的脸上干干净净的面容。而她很快就要毕业了,从一个地方毕业去另一个地方。

“我说过的,你还可以接着念书的。”

理由总是千奇百怪的让人目不暇接,然后还要有多少时间用来平缓一个呼吸的吐纳,一个准备着想要对你说的话,可是你远远走开了于是那句话悄悄的积聚在那里,它像蒲公英的种子漂泊然后生根发芽,在所有的地方无处可藏的一样的发现当年的那句话还是在那里。

 


“云雀前辈回来了?都迟了一整个星期。”泽田纲吉将手里的文件交给了下属才算是松了口气,他一直都很担心这次的任务,明明前期准备做得十分充沛,需要的也只是找准机会,可是时间平白无故拖了很久。

理由?

有些为难呢,要开口让云雀恭弥写报告那简直天方夜谭。

他听到楼梯口传过来动静。云雀恭弥带着一如既往的表情走到他的房间,拐子随手被放在了玻璃茶几上摔得清脆甚至让人怀疑钢化玻璃都会在他的面前碎裂的不成形状。那上面带着血迹,看上去很新鲜。连带着他的手上也满是鲜血。

“遇到麻烦了?”绝对有什么突发状况!泽田纲吉背着他装模作样的叠着手里的资料却连回头都不敢。

“工作?”

“?”

“接下去的工作。”

“没有噢。”

 

他听见摔门声,回过头的时候那张沙发上空荡荡的只有茶几上的血迹还微微慎凉。

 

 


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他们从来就没有什么可说的。

 


从高中毕业的那一年开始所有人便集体接手搬到了意大利的总部,歪歪扭扭的换了好几次航班和陆地车,从民用到军用到私家都用上了,目的也不过是因为彭格列可是很重要的存在,连带着新一任的守护者们也必须保证一路的安全,这并不是很夸张的事情。并不是所有黑手党都得和加百罗涅或者米鲁费奥拉那样开着印有家族纹章的直升机满世界招摇撞骗的,炫耀的是小丑。

当时所有的人是分散了去的,泽田纲吉走得很晚,那时候库洛姆还没有毕业,六道骸的离开让黑曜突然变得空荡荡的,她抱着包一个人独自去上学放学偶尔能够听见六道骸的声音从很近却又很远的地方飘过来,她捂着耳朵细细聆听着然后告诉他她很好。

六道骸回过意识的时候云雀恭弥从他的身边走过去,他还没能完全适应意大利的生活,彭格列的总部很大,所有人都免不了的会迷路,这当然也包括云雀恭弥在内。


“迷路了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其实六道骸经常一不小心就会迷路到泽田纲吉的房间顺带说一句“我以为我是在爬自己的窗户呢。”然后回头却看见云雀恭弥站在房门外头的身影。


他住在整个宅子最边缘的地方,而泽田纲吉的房间在一个最佳地理位置,他身边的房间就是库洛姆的房间,把最好的留给女孩子吧,他是个很温柔的人。

而他望着黯淡的房间走过去,那里已经被布置好了,库洛姆很快就会过来了。

 

他走过去的时候听见了什么声音,或者听见过什么声音。


其实他原本并不想来的。

 

 

那天所有人在泽田家做最后的安排,谁先谁后,结论狱寺是必须要先去意大利准备部署的,房间里满是他抗议的声音。库洛姆坐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手里捧着茶杯一直都没有动过,其实她还没有决定过。泽田纲吉曾经说过至少还有六道骸在,这句话有着一点点小小的温存掺加残忍,所有人把库洛姆圈定在一个范畴之外,她很小,她最初的那年才不过13岁,她现在也只有17岁而已,要任性一下就是现在了,是一种把自己留下来离得远远的那种任性。六道骸什么都没有说,而她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整个空间的气氛瞬时凝固了。那之后有人插科打诨着有人喧闹着,直到最后云雀恭弥站在屋子外头双手抱胸的听见房间里微微的声音把所有的声音都掩盖了。


她做了选择。


她在所有人的注视里头走到了窗户边上打开窗的时候,云雀恭弥已经不在那里了,他走得很远了。

 

他做了选择。

 

 

“我会先走,然后你慢慢的跟上来。”

离开的那天她站在机场去送六道骸,云雀恭弥被安排在了另一架航班,时间相差不到10分钟的样子。六道骸松开落在女孩子头顶上的那只手的时候光线突然没有了屏蔽的落进了她的眼睛里,远远的地方,在光线聚集最热烈的地方,云雀恭弥走了过去头也没有回的进了安检通道。

女孩子站在原地心里默默念叨着终于安定下来了。


她会慢慢的慢慢的,即使再缓慢的也一定总有一天会跟上来的。

想要牵着那个人衣袖的那只手虽然从来都没有伸出去过,可是慢慢的,她终于不再是只会自己握着自己的手了。

 

 


云雀恭弥独自走向他那个在角落里的区域。


他推开房门的时候云豆一个劈头盖脸的飞过来,他轻轻的推开了。


很脏,那只手很脏。

 

西服是暗淡的颜色,他随手弃在地上走进了浴室。他开始回想他那时走过去的轨迹,六道骸站在库洛姆的边上,她说话的声音很小声却很大胆,没有几个人敢对着六道骸说话。

他想起来在他走近她之后四分之一米距离的时候她似乎将握紧了的手轻轻松开了,那时候的他侧过身走了过去好像连衣摆触碰的距离都觉得太过亲密一样。

他背过身去的时候她说话的声音象是一种暗示一样随着那一阵滑翔的风吹动过来了,没有人知道他背过身去的走动变得缓慢下来了像是在迎合着那些声音的波动一样,他微微抬起头闭上了眼睛,声音很轻的在诉说着一个暗示。


[我要到你的身边来了。]

 

 

 

他猛地回过神来的时候从洗手台镜面的玻璃上望见他湿漉漉的脸,那些冰凉的水沿着发梢落下来,落成很多很多撕扯不断的痕迹。

那些风里的话,一直都没有停过。

 

 


你一直都没有好好地看过她,然后看见她,你一直都没有好好地看过任何的一个人,流连着穿梭在漆黑的世界里不断不断地告诉自己不可以停下来,不可以驻留在同一个地方太久。

因为太久太久了,已经不知道停下来后的自己究竟会身在何处?

你去过的地方那里并没有你想要留下来的蛛丝马迹。

 

 


六道骸在为库洛姆提着行李,是一个很小的旅行箱,她只是回去参加毕业典礼很快就会回来的,她窗台上的那些花快要开了,而她会在那些花盛放之前回来看见它们的美。


云雀恭弥一手推开了泽田纲吉的房门走了出来,在门闭合的缝隙里泽田纲吉端起了手里的茶杯,他桌上是云雀恭弥这一次出差行程的资料。


[并盛]


很久违了呢,记得那个时候随便在街上晃荡着就能看见六道骸这么走过来笑里藏刀的打招呼惊惊惶惶的日子突然有些怀念了。那里离黑曜很近,近得好像隔壁的蔷薇在春暖花开的时候悄悄的从栏杆缝隙里透过来一个笑焉那样。

 

六道骸安置好行李伸手关上车箱尾盖的时候他看见云雀恭弥向他走了过来,可是库洛姆面对着六道骸,她无法解读他脸上有些怪异的笑容而歪下了脑袋。

 

他伸手将车钥匙远远甩出去的时候,库洛姆连忙抬起了头以为是要将车钥匙交给自己那样眼睛里迷迷茫茫的伸手要去接,然而在她伸手之前感觉到手被紧紧地拽在了另一个人的手里,她回过头的时候云雀恭弥早已从她的身边走过去走到了她的面前接下了完美抛物线的尾端。

 


整个宅子光线最好的房间里泽田纲吉拨通了电话嘱咐着加定一张和之前预定的机票连坐的位置。

 


“我要去并盛。”

 

他拽着她的手将她拉了过去。


脚步踩在了同一个节奏上了。

 

 

 

窗台上的花快要开了,这个夏天快要过去了,这一次你好好地看见了她的眼睛了吗?

 

要好好地站在她的面前望着她,望着她眼中的你的影子。

 

 

 

 

 

 

 

 


(这基本上是陈绮贞的那首《雨天的尾巴(沪尾小情歌)》里某句歌词被我理解成“妹妹的手指牵着我的衣袖”印象文||||||||||OTL)

 

 

OMI PS:


这次是爸爸好好的没有兴风作浪的把女儿给嫁出去了!

我一如既往的把很多东西没写清楚,点一下吧。比如说18故意拖一周才回来、他故意手上沾满了血不想让妹妹靠近、而之后问27任务是又想要逃走了。

而妹妹那边是一直想要牵他的手然后被牵了!妹妹主动是要攻了!不愧是爸爸的女儿!萌飞掉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