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pazzo》7 [家教/骸→纲←髑]  

2011-07-29 02:55:31|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他们之间就发生了无法解释的事情。似乎是记忆还很模糊的时候开始,他们偶尔会听见对方心底里的声音。虽说血缘关系的孩子之间会有特殊联系这种事情的确是有相关的案例,可是一点点长大之后他们两个开始明白有些事情并非想象得那么的简单。

库洛姆的身体状况有时候会随着六道骸的变化而变化,他们开始相信他们之间这种特殊联系的副作用是确实存在的,这并非只是上帝的恩赐,只是偶尔会有一种特别的喜悦,那是一种谁都不能取代的存在简直就像是独占宣言一样。然而那些浪漫的说辞掩盖不了真相。

“我是,不完整的。”库洛姆已经过了对着神父先生的笑意深信不疑的年纪了,“我,会死吗?”她拼命的捂着脸,那让六道骸不知所措的只知道想尽所有的办法去安慰她。
“不会的。”他说这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的话,可是这一刻他是如此的深信不疑,“因为我不会死的,不会把你一个人丢下的。”

不会把你一个人丢下的。

 

登机入口处排着队,他独自站在那里显得形单影只。

小时候总相信着所有事情都能加上永远的期限,可是到了最后谁都不知道谁会松开谁的手。

 

[我终于明白了我存在在这里究竟是什么。]

她一字一顿地说出那些话。

 

“先生,您的护照,先生……?”

催促着登机手续办理的广播里,有一个身影从队尾里突兀的走了出来。
他的脚步躲闪左右的路人,一直手紧紧贴在耳边好像试图掩盖掉所有外来杂音才能够将遥远地方早已支离破碎的声音碎片收集起来。在一个人流稀少的拐角,他整个。身体疲惫的靠向了墙面,衣服与墙面所发出的摩擦声像是通讯干扰的噪点。


我在遥远的地方呼唤你的名字,成千上万遍的呼唤我曾经呼唤了成千上万遍的你的名字。有什么被强制介入进来,全部都消匿掉,我们之间不允许存在不需要的东西。

那么允许存在的东西是什么?


“如果有一天我爱上了你以外的人或者你爱上了我以外的人呢?”
六道骸只听见了前半句,“我想祝福你,可是我会先揍他一顿让他明白是我允许他才可以介入。”
“那如果那个人也是你深爱的人呢?”

院子里的花盛开了很久很快就要衰败了。泽田纲吉坐在门外的台阶上托着脑袋望着花匠们熟练的摘除掉那些边缘已经有枯萎迹象的花。背后有两个人的视线早已像融入身体一样变得习惯了,他喃喃自语着“彭格列的花,简直不可以凋谢一样。”

他穿着质地柔软的毛衣肩上搭着一条长长软软的披毯。
彭格列有那么多人来来回回他却像风里一枝孤苦无依的花盛开着摇摇欲坠。

 

[我想要一直站在那里望着他。]

两个人的声音重叠起来像波纹的扩散。

[直到他凋谢为止我依旧会在那里。]

我们的身体里有着相同的一句话在生根发芽,等待着迎接那朵花的盛开然后伴随着他一起在秋日金色的光芒里凋谢走向最终的衰败。

 

 

 

库洛姆总觉得眼前的画面很浑浊,医生在面前的身影好像有着水波纹一样的轮廓。

“我早该发现的!我早该发现的!”医生的声音歇斯底里的,他在床尾来来回回的走动着。“我一直都在向那扇窗户的后面究竟有什么东西,可是我一直都不敢去知道它的存在。”

其实这个世界上谁都是胆小鬼,那些懦弱的人把自己封藏在罐子里,而他把自己关在这所疗养院里。
家乡到底是什么样子已经无法再从脑中清晰的勾勒出来了。

他走到窗边猛地拉开了窗帘。窗框边缘密密麻麻的镶嵌着无数的发信器,红外线的嬉笑光束从各种个间的角度相互交错着编织着一张夜色里微微泛红的网。他推开了窗。

只听见窗框的每一个角落传递过来发信器在窗户边缘挤压或者撕扯破碎的呜咽声,下一刻空气迅捷的从身体的边缘流窜进整个房间。风掀乱了她与他的发,床单边缘飞扬起来好像驰骋在天空中那样。紧接着警报装置刺耳的声音开始占领漆黑而宁静的夜,而他的思绪却渐渐的沉淀了下来。
突然发现,窗户外的景色什么时候变得比家乡更加的藏冷不堪了。

整个疗养院像巨大的坟场却没有一座墓碑,而他们两个站立在其中比孤魂野鬼更加的寂寞。

“出去吧,”他突然间开口,“出去吧。你不能再留在这里了。”

谁都不能再留在这里了。


他抱起库洛姆一路奔跑在这所巨大的坟场里他曾经很喜欢夜晚的疗养院里安宁祥和的样子而此刻,空无一人的走廊上骤然响起的只有他的脚步声。回音不断地从四面八方交叠起来,让人有一种被看不见的影子追逐的错觉。
突然想起来冬日的家乡的庄园里,那些连枯藤都不复存在的葡萄地里只剩下了支撑的铁架。
和这里是如此的相似的轮廓。

远处的大门随着脚步的临近越来越突显出来。当他跨出大门的第一步的时候强烈的光束刺痛了他的眼睛,视觉突然失去了所有的作用。
面前数辆点着大灯的车子让人有一种不舒服的压抑感,他蹲在地上压低了身体紧紧的护着怀里的库洛姆,耳边响起了一个精致的脚步声,鞋跟先着地是一个不急不慢的高傲的人。

“主任先生。”他显得彬彬有礼,嘴角却撕扯出来一个唐突的调笑。“你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那什么是该做的事情?库洛姆小姐和你们家的雾守有着特殊的连系,强行切断的话她会……”
“啧……”他激烈的声音突然被慢条斯理的打断了。

“没有听错的话你刚才说了[我们],方便的话请告诉我你的存在又是什么?”

彭格列之外的是什么?

[嘘,小声一点,我告诉你。]

 

“是敌人吗?”


在里包恩说出敌人这两个字的时候,他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他望着面前的恶魔一幅不敢相信的表情。

库洛姆在她怀里的挣扎很渺小。我们都像蝼蚁一样钻进尸骸啃噬腐肉才能够活下去却一点都不愿意承认这样的自己。

挣扎着,挣扎着……终于安静下来了。

鲜血滴落下来,手腕的伤口刺痛又冰冷。

“抱歉。”
库洛姆的声音是记忆里不曾拥有过的冰冷而陌生。

刺痛感将他从短路的情绪中间瞬间突解出来,低下头的时候他看见库洛姆手里多出来的三叉戟和眼睛里异样的光芒。他突然间感到右眼无已比拟的疼痛迅速的蔓延到身体的每一处末梢神经。紧接着,地面变得不安起来,蠢蠢欲动的缝隙撕裂了眼前所有的画面。西西里荒漠的风刮了成百上千年都不得安息而这一刻却只为了一个人而尘埃落定下来。
草叶沙沙的响声一圈圈的扩散开来。里包恩从遮掩着风沙的手指缝隙里窥见夜色一样的发的舒展蔓延。


“我,不止一次的回来过。”声音似乎只是在叙述一些事情那样显得很平淡,回荡在空气里找不到一个回应于是只能喃喃自语。
“那时候她是如此坚定地对我说[带他走],而我却没有办法对她说第二遍[一起走]。”

他低下头,视线很柔顺的随着手指理顺的女孩子在风里碎乱的头发。像是得到了感召一样,她很吃力的睁开眼睛望着面前正注视着她的六道骸。
“女人很可怕,她们知道你所有的弱点轻易的就能让你跟着她们所说的一切去做。”
相视而笑得那么的浑然如一。

沉默如此的巨大。


手机铃声的响起像草蛉的鸣叫。

他一边接听着电话,视线却紧紧锁定六道骸不敢做任何的松懈。

“我承认,女人很聪明。”他一边向着电话铃一边下达了什么,一边不忘把话题继续下去。“那天她只身留下来很大胆也很有魄力,我很想称赞一句不愧是彭格列未来的教母,当然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可是你知道他留下的用意是什么么?”
“她以为她留下来的话我们就不会立刻去找你们的麻烦,是啊,没错,全世界都知道你放不下她,你一定会回来。我当然知道你有多少次偷偷进入意大利回到这里,你为了钱来确认它的安全费了不少的劲来掩饰一切的行踪。只是很可惜和我们想象的不同,我们一直都没有等到你把阿纲一起带回来。”他用着旧日里对泽田纲吉的称呼提起他的名字,好像故意告诫六道骸着世界上有些东西是永远都不会切断或者改变的。“你一直都把他藏得很好,可是你只不知道?就像是我对于你每次偷偷回来的踪迹都了如指掌,同样的……”
是不是可以不用说下去了,暗示的话说得如此的清晰明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阻止主任医生打破离间你们之间特殊连系的装置么?或者说之前我们为什么要切断这种连系?因为,已经够了……”

等待得那么漫长的游戏在倒数计时结束的时候早已开始 ,但也是一种结束。

因为已经没用了。

库洛姆的呼吸那么的薄弱,她似乎明白了所有的一切六道骸却还处于判断所有话语真实性的混乱之中。她下意识的抓紧了他的手。


“女人,真得很聪明,而六道骸你是不是幻术使用过度得连最简单的判断都做不了了。”

 


泽田纲吉从来都不会做任何的判断,因为他知道无论自己最后作了怎样的抉择都不会对结局产生任何的影响。

库洛姆在做任何判断的时候从来都很果断,她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最后作出什么样的决定,并且知道最终他都会坚持自己最初的决定坚信不疑着。

可是六道骸……

当时说要他带泽田纲吉离开的不是他,直到最后安排实施所有行动的也不是他。

是库洛姆在泽田纲吉夜宵的红茶里面加了安眠药。当泽田纲吉的意识开始含糊不清的时候他推出了房间敲响了六道骸的门。

其实他根本就记不起来他做过了什么。只记得某一天的午后女孩子轻描淡写的对他说“如果再不带他走的话,我就抢走他。”

不远之处的车子飞速疾驶然后急速刹车刺耳的声音停留在天边久久都无法散去。车子上有人大声地向着这边招呼着里包恩,而他依旧带着那种不急不慢的口吻对着手机的另一边说了句“交给你们了。”

 

 

 

 

OMI PS:

果然还是能力的关系,对于这篇的把握实在是糟糕透了。明明有很多中描写手法可以来叙述这个剧情可是我偏偏用了最琐碎的一种。

对于复杂剧情的把握力太差劲了。我要考虑什么时候换一首手法来重写。不过要先把它写完。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