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暴力  

2011-09-23 18:08:24|  分类: 流年随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我来说很多时候暴力都和语言有关,和声音有关。粗鲁的单方面的驳斥和大声的说话总是让我觉得很害怕。被拒绝可以去思考自己喜欢的东西,被阻止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不管是物质上的还是精神上的。很多东西很难去解释。

 

我只知道长久以来我对于会大声说话的人很害怕,会不听完我说话就立刻拒绝并且以一种非常绝对的命令式的口吻的人很很害怕。

 

我想过要逃出去,可是慢慢的等到最后会发现原来这世界上谁都不可能回来接我。这世上最可怕的东西是没有结果的等待,只要一旦知道了没有结果就会发现自己正在做这毫无疑义的事情,会变得没有希望。

我愿意等下去,但是我很害怕没有希望,那比任何东西都要叫人觉得害怕。

 

我很害怕我喜欢的人哪一天突然变得讨厌我了。甚至我觉得无事也没有关系,那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讨厌的话也会觉得像是一种暴力。

 

我可以找到一个不会大声地对我说话不会讨厌我的人吗。

 

但是我很讨厌现在这样软弱的很彷徨的自己,觉得什么都可以干却有什么都做不到完美让人很讨厌。

 

然后自己向着自己施加了暴力。

 

只有自己才能让自己逃出去,我试过面对,但是那样让人很不快乐。

 

 

 

我讨厌谁都能够进我的房间并且觉得那并不是很严重的事情。在我家,隐私和意识是完全被剥削的。

 

没有人会在一到那对我而言是多么重要的东西,那时我仅存的东西,我的文字和我的想法,不想要给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看。他们会嘲笑你是个古怪的没有药可救的怪物。而我是特殊的,是特别的。我一直是那样相信着的。

 

第一次写的文字被偷看了然后被全班传阅着嘲笑了。

但是第一次的文字念给了一个朋友听,她说很漂亮。

 

 

在我坐我喜欢的事情的时候禁止任何人进我的房间,就像我不喜欢妈妈总是站在我房间里展示她的新衣服然后把它们丢在我的床上那样,我对于那个领域一点都没有兴趣也不想让别人进入我的领域。很久以前就该说清楚了,明明是不一样的世界的人,不需要特意勉强的。

 

我讨厌那张床,它贴着你们的房间让我半夜翻个身都觉得好像被偷窥着一样。真的不想和你们住在一起。住在一个没有个人隐私意识的地方。

拜托把我丢在随便哪一个角落别来理我就好。

 

 

如果哪一天我大声地说话了的话,那其实是积压了很多才变成这样的。我不要求任何人原谅我,只希望你们能知道原因再作判断。

 

 

——————————————————————————————————————————————

有时候你会发现你身边的一些人总是会想要和你立刻建立起来一种过渡的亲密关系,没有时间的酝酿也没有经过你的同意而是一开始就是这样的靠过来,那无异于一种非礼和强暴。而那些人对于这样的事情的反应是乐此不疲。那样的人或许口口声声说着喜欢你但并不是真正的喜欢你,只是要满足自我的一种有关于掠夺和得到的刺激感受而已。暴徒。

如果真的是爱我的人,看到这里别紧张,我不会像要伤害任何一个真的喜欢着我的人,只是希望那些人能够有自知之明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