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在雨停之前……》[家教/骸纲]  

2011-10-18 00:00:31|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空真是霸道的东西,它说哭就哭说放晴就放晴,天气预报的姐姐的话才不能听呢。

今天泽田纲吉带了一把伞去学校,早上的路上满地的水潭像是天空的碎片那样,他在里面看见了自己的脸,是一张严重睡眠不足的脸,昨天晚上打了以整个晚上的雷吓得一点都没有睡着一直到天快亮了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会儿,从被子里面钻出来的时候撩开来窗帘看到雨还在下着。

穿好衣服梳洗结束的时候雨点开始变小了,吃完早餐站在家门口将手伸向屋檐外面没有庇护的地方的时候云朵一朵朵的在天空上面游走着,巨大的鲸鱼或者是金鱼的样子,吐着烟圈的样子,天空没有下雨而他一个人拿着伞站在了门口,不知为何的只是觉得稍微有一点点的可惜。


今天他被很多人笑了,从家门口开始一直到学校的路上他带着那把伞穿梭在小小的迂回的道路上。似乎觉得几乎途经的每一个人的眼神都在说着今天不会下雨噢。

今天早上的报纸还是电视上的天气预报,就在几分钟之前手机上免费赠送的天气预报的短信也在嘲笑着说着今天的天气是多云转晴。


在看着天空的时候迷迷糊糊的打了瞌睡,是被一只长者凤梨头的外星怪物嘲笑了说今天是不会下雨的,天晓得原来凤梨居然是一种会观测天象预报天气的植物,难道是因为凤梨是亚热带水果,热带地区总是说下雨就下雨的关系吗?


所谓运气好和不好大概就是此刻泽田纲吉手里的那把伞的运势说起来的吧。他独自站在学校大楼的大门口手里拿着伞看着天空让四周所有没有带伞的人觉得这家伙绝对是因为今天恰巧带了把伞所以特地站在那里看着别人只能顶着书包课本外套什么的狼狈的往家里跑过去而显摆的吧。


啊,不是啊,只是觉得天空真是一个霸道的家伙。

好像稍微有一些像是哪个人的样子,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不打招呼也不会说再见,他的背影很好看,是那种女孩子看了会不想要看见正面的类型,怎么说呢,总觉得能够配得上那样俊朗好看的背影的人的脸一定得长得怎么怎么样,要求太高是很麻烦的事情,但是他是泽田纲吉而不是任何一个女孩子,他除了能够看见他的背影还时常能够被他出其不意的出现而吓得够呛。


那天是什么时候呢,六道骸一个人走在路上他撑着手里的伞左右的山本和狱寺搭着他的肩膀分享着他那把小小的伞,好像也是那样子的一个天,在听见狱寺隼人一边嚷着“混蛋山本不要把你的手放在十代目肩上!”,那边啊呀啊呀的笑着说“没办法伞很小嘛,狱寺你要不要也靠过来一点点,你那边的肩膀都全部被淋湿了呀。”

凑过来一点,体温比雨水的温度高了好多,其实那天的雨还夹带着强烈的台风三个人都湿透了,只是会觉得那样子真的,非常非常的温暖。


兔子的左边是球棒右边是炸药,而被夹在凶器中间的兔子却笑着缩了缩肩膀显得更加地小了。


马路对面有人走得慢悠,看上去悠闲但是不知为什么就是会觉得这样的家伙是不是没有人在等他回家所以怎样都好了,四周的人顶着什么挡雨的物件奔跑着穿过了跳跃的绿灯,就在他刚抬腿踩到斑马线的时候突然跳过了刺目的红灯,他缩回了那条腿,好像可以看见左右封条将他党在道路的对面,疾驶的车子在昏暗的街道上拉出了鲜亮的尾灯像是山本的全垒打迅捷的分离开了空气。


站在马路对面的六道骸和站在马路这边的泽田纲吉。


世界小小的,唯一的一瓢水只撒在了我们两个的身上,我们都被淋湿了,你在冰冷的极冠,而我在赤道的雨林里面被同伴簇拥着。

 


其实泽田纲吉张口喊了六道骸,其实他是张口想要喊六道骸可是在他还没有出声的那一刻六道骸却转身向着绿灯的那一边过了马路,泽田纲吉不知道六道骸是不是看到了自己的存在,而那时候他只是想要告诉他,你要过来吗,要过来一下下吗?

 

天空是很任性的家伙,他说哭就哭说笑就笑,上一刻他被左右的同伴簇拥着笑得每天没地的被挤得小小的却满载着幸福,下一刻他却哭了,说是雨水顺着风落到了脸上湿湿凉凉的。


很抱歉,一直想要道歉,不是山本的错也不是狱寺的错,或许也不是他手里的那把伞的错,下雨的天也没有错。

 

是他错了,是他错了。


即使没有一个空留的位置他也应该就这样跑过去告诉他如果你不过来的话我就到你的身边去,留下来狱寺和山本和他的那把小得没有办法再容纳更多人的伞,他宁愿和六道骸一起站在雨水里面,如果可以牵着你的手,你是否能够感觉到我的手是温暖的,从左手到你的右手的温度的接力,我希望不会太缓慢。

 

 


泽田纲吉在大雨里面奔跑着,不要命的样子吓到了之前说好了在校门口等着的山本和狱寺。狱寺站在窗口边上看见他的十代目的那把伞小小的在暴雨里面好像随时随刻都会被掀翻了一样,他喊了他,在那样巨大的雨水里面他站在窗口喊了他山本却从背后走过来单手搭在他的肩上,好像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黑曜放学的时间其实比并盛稍微晚一点,但也就是五分钟的样子,所以他们相交的那个点总是离黑曜比较近一点,他在飞奔的时候突然间想起来妈妈之前提醒着说最近黑曜町那边不良学生很多放学之后要早一点回来。可是那个家伙绝对绝对不会赶快的就回家,那个人从来就没有人等着他回家,他从来只会一幅全世界最悠闲的样子以最慢的脚步从学校出发去往任何他想要去的地方,或者只是打一个圈子。


其实泽田纲吉一直都不知道六道骸他家到学校的道路是绝对不会和泽田纲吉有交点的,其实泽田纲吉一直都不知道他时常会在放学的路上看见马路对面的六道骸好像看都没有看见渺小的自己就走过去不过是想要在他最后一次回头看见过自己之后自己能够回头去看他一眼,看见那个小小的个子被伙伴簇拥着的时候他恨不得就跑上前去扯掉所有搁在他肩膀上面的胳臂。

 

 

离红灯跳起还有着十几秒的倒数计时,六道骸走路不看红绿灯。

 


最后一步的时候红灯跳起,街对面响起了泽田纲吉好大声的呼喊。


“六道骸你个混蛋再走一步试试看!”,不许逃也不许越过雷池半步你只要站在原点不动就好了。

 


我会走过去,会走过去,红灯闪烁着,六道骸抬起了脑袋看着他好像如梦初醒的样子脑袋里一片的空白。

 

稍微,想要看你一下,今天也冒出了这样的想法,在走着走着的时候突然间就走到了这里,这里是黑曜和并盛的分割线,他知道泽田纲吉是绝对绝对不会进黑曜町的,黑曜那里很不安全家人一定有关照过的,而他就是那个罪魁祸首,其实不过是看不见你的时候觉得心烦意乱的不知道要干些什么才好而已,不过是想要告诉你不要过来,红灯的时候要停下脚步,而我会离得你远远的不妨碍到你全部的生活。


你的伞被很多人填满了,你的身边永远都不会留出一个小小的空位给我。

 

红灯闪烁了的倒数计时突然间变得很艰难。泽田纲吉总觉得六道骸会在红灯跳过的最后一秒转身就跑掉。


到底是为什么?

 

因为他是阴晴不定的天空说笑就笑说哭就哭么。

 

只是稍微有一点羡慕天空可以那样子地说下雨就下雨说放晴就放轻而很多时候泽田纲吉没办法说跑过去就跑过去,他很多次想要接着他,接着那各总是让自己伤痕累累的六道骸,他知道到了最后他还是会摔下去在自己的脚边上一败涂地的,他一定恨死自己了。

大概只是想要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无数无数个对不起都没有办法得到原谅也没有关系。

 


“今天的口气好大啊”,在红灯闪过最后一秒的时候泽田纲吉跑了过去,最后一两车子的尾部几乎擦着他的身边驶过六道骸一脸吃惊的望着他说了上述的话,好大的口气和好大的胆子啊。


让我衰败在你的脚边上却要让我听你说了无数遍的对不起然后都没能等到我回应你半句。


好任性的天空啊。

 

今天的天空依旧是时晴时雨的,在黎明的时候还下着倾盆大雨而到了出门的时候天空一片片的漂浮着高耸饱满的各种各样形状的云层好看得让人说不出话来,一直到下午在被点到了名站起来朗读课本的同学的声音里迷迷糊糊的微醺的日子是雨前闷热焦灼的湿度,饱和着那天雨水里面你站在马路对面时候的样子,湿掉的外套湿掉的衬衣湿掉的头发和自己湿掉的眼睛。

 

[我今天来为你撑起一把伞,今天的伞下面没有山本也没有狱寺,不介意的话可能我要和你挨着一把伞了,其实你可以靠近一点]这样子说的话会不会太露骨了。

幸好泽田纲吉没有机会说出以上的话语了。

他在跑向六道骸的最后一步路上被积水滑了一下一整个摔了下去第一反应是闭上眼睛,所以他没有看见六道骸那么紧张的连忙跑了过去一把就接住了他。


[好轻!]真想感叹一声在他心里的分量那么重的家伙的体重问题是典型的发育不良。

 


哎呀,琥珀色的眸子撞上了冰山一样刺目的眸子,目光向上的时候却看见天空放晴了。

 

你是否看到了彩虹架起的桥梁在并盛和黑曜都看得见,你是否看到放晴的天空漾满了水汽像是哭累了的孩子的酣睡那样子的甜美一样。

 


红灯跳过了绿灯亮起了,那把伞孤零零的落在了水塘边上和倒影里面的那把伞成双。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