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sweet girl》[家教/骸髑]  

2011-10-09 01:05:19|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6中心696,第三方视角第一人称。

 

 

 

 

[如果我的存在是一种罪过,我希望能够接纳我的只有你一个就好。]

 

 

 

我在这个假期的时候回去亲戚家的小村子度假。那是一个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的小村子,大家很和气,下午的时候老人家们喜欢局在一起聊着天做着手工的针线活。

我一直都很介意隔壁那家人家,那家的房子看上去很旧似乎都让人会怀疑那里早已没有人住了,可是收垃圾的日子还是会看见装垃圾的小袋子放在门口。


[那里有人住,在这个连灯光都鲜少看见的小屋子里面住着一个女孩子,独自一个人的。]


告诉她这一切的孩子在话语的结尾说了句“很奇怪吧。”

这让人一下子接不下来话。


对于不了解的人,不想要轻易的就下定结论,那样很失礼,何况对方是一个女孩子。


很多次我总是会在经过她家门口的时候刻意的停留下来忘上一眼,那扇紧密地窗子和厚重的窗帘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开启呢,猜测着,猜测着,让人无法就这样的放下心来。


一个女孩子家,一个人生活在那里,很辛苦吧,好像身体很弱的样子,吃饭要怎么解决呢,从来都没有看见她出门采购过,院子里也没有种植什么能够吃的东西。


在无数次经过那间屋子的某一次,终于下定了决心让下一次变成破天荒的事件。

 

细数着日历上面圈圈点点,第二天正好是收垃圾的日子,不管多久的话一定都要熬下来。


好想见一见那个住在昏暗里面的女孩子,她一定有着白皙透明得叫人心疼的肌肤,她一定很瘦弱,她的头发一定是深色的,总觉得住在那里的女孩子是缺乏某种物质的,而那种物质让人觉得像是一种色素,没有炙热的颜色,全世界只剩下黑与白的融合变成了相片里面的样子,平面的,瘦弱的。


她会微笑吗?感觉是被剥离掉一切的存在一样。


好想看看她,想要问问她有没有好好的吃饭,出来晒晒太阳吧外面很暖和……


给我一点点暗示,任何一点点都好,好想知道……

 


月亮爬上了树梢透过刺绣的窗帘落在了眼皮上面有一些亮亮的,一定过了午夜了,再等一会儿吧,听那些夜莺的歌曲在催促着,甜蜜的交换着它们动人得只有它们明白的歌曲。

 

嘎吱的声音,在冰凉的夜里听上去异常的响亮,有一些骇人,眼睛不住的张望着甚至双手撑上了窗台的边缘脸蛋触碰到了窗户玻璃上面一阵冰凉的,是夜晚的昭告。


一个裙摆,银白的月光下面的事物都是黑白的,她藏在过长的袖口里的双手漏出来一截苍白,她提着两只袋子放到了门口,真不可思议她的脸上居然带着黑纱,她是在服丧么。从一个缝隙里面,我看见一缕鲜亮的颜色透露了出来,那是紫色的,淡泊而神秘的颜色随着她弯下的身子从黑纱里面飘露了出来,她伸手撩起来,从视线的一个角落里面,我们的眼睛碰撞了。

 

“为什么带着黑纱?”

“因为有伤。”

“不小心摔伤了吗?”

“石头,被石头打到了。”

 

当日出温润的光漠落在我的身上的时候我突然惊醒过来,窗台上面的露水快要干了,我只记得女孩子吃惊的表情,那时候她望着我,不知所措的却没有和想象中的那样立刻关门就走,我们们交谈了究竟有多久了,只记得她铃声一样好听的嗓音。

 

“你是一个人住吗?”

“不,不是一个人……”

 

 

 


“你疯了吗!”

当我和另一个村子里差不多大的孩子提起的时候那人大声的叫喊起来。

“她说她不是一个人。”

“那是当然了。”

 

他说那个女孩子是不幸的存在,你知道吗,她长着一张不可思议的甜美的脸蛋,她的手腕柔软的像是面塑的那样,纤细而白皙得让任何的男人都想要呵护她亲吻她。

可是她的身边总是围绕着疑云。她的父母死在那间屋子里面很多天才被发现,那时候她一个人独自的坐在桌子边上哭泣着。


她太美了,美貌是一种祸端,那些人向她扔了石头砸伤了她的眼睛,从那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出过门,心伤的孩子一个人躲在死去的家人的房子里面不分昼夜的哭泣着,这世界上有谁来带走她,一个黑色斗篷的召唤,死神冰冷的吻,她祈求过了。在无数无数的夜里。


有人听到女孩子的抽泣,树林里面有身影在暗切的聆听着。


很多的晚上那个影子一直都没有离开过。


后来有人在树林边上看见过带着露水的鸢尾花,从树林边上渐渐的,第二天、第三天的晚上,在路边上一直到了屋子的门口。

 

嘎吱的声音。

 

只有一个夜晚那个小屋子的灯是亮着的。


从那之后便再也没有听见女孩子哭泣过。

 

 

她从来都不是一个人,死神时时刻刻的陪伴在她的身边,她是如此的美丽得让人心疼,连死神都垂怜了。

 

她只是因为美丽,只是因为太过于美丽了,她受了很多伤害她被很多人厌恶,她穿着丧服在夜晚行走,她不想让任何人讨厌她于是再也没有出现在任何人的面前过。

 


“我错了吗?”

在一个深夜里我看见女孩子独自的走在街道上,一只猫亲昵地贴在她的脚边满足的眯缝起来眼睛交换着,然后锐利的看见了我。对它来说我一定是一个突兀的存在像是敌人那样。它的朋友是安静 、温柔的、矫捷的、神秘的……

她那样子地问我,黑色的头纱被揭下来了,她换下了丧服好像昭示着从今天开始是她的舞会一样,她的礼服是鲜亮的紫色,衬着她异常美丽的眼睛和丝段的长发。

她那样的问我。


那天夜里我遇见了赶赴去一个舞会的路上的公主一样。

 

 


那是我最后一次遇见她,从那之后每周收垃圾的日子门外也不会有袋子的出现,在我回到城镇之后从很远很远的小村子里面捎来了信件。

有人过世了,好多好多的人,那些男孩子过世了。


那些告诉我过所有有关于她的事情的男孩子,曾经向那个女孩子砸过石头的男孩子, 说着爱她拉紧她双手不放的人,传着闲言闲语的婆婆。


煞冷的风吹动在山坡上掀动了草浪,墓地是一片小小的山坡那个村子的人祖祖辈辈的都生活在那里,今天的葬礼繁忙得过盛,没有人会在意到在一座旧了的墓碑上摆着一支鲜亮紫色的鸢尾花,像那个女孩子的眼睛、她的长发、她的裙子和足间那双纤巧的舞鞋,她走在夜晚的小街上的身影从来都不孤单,她的影子陪着她在街面上,在每一条街面上穿行着,在靠近森林的地方她向着夜晚伸出了双手。

夜晚的天空斗转星移,一瞬间月亮的光芒变了方向,她脚底下的影子从背后转到了身前直直的延伸进森林里面,她拥抱着什么,双手交叉环绕着然后将整个身体贴合进去,她向后仰去的脖子苍白的暴露在空气里面,树叶的影子微弯下来为她遮去那冰刃一样的月光。


影子是她的影子,那影子象是一个穿着褐色的斗篷的人形从头到脚漆黑得让人寒冷。而她却漏出来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温暖的表情。

突然觉得正午的日光应该是冰冷的,所以无法给她温度。

 

透过月光明亮了。那个影子揭开来一个细微口子,一长苍白的脸孔,埋在了女孩子的肩头,嗅尽她长发芬芳谜醉了似的表情。


你夜夜都在哭泣吗?这世界中会出现那样的一个人,他陪伴你望着你直到最后带你离开最悲伤的深渊。


她把过去的自己埋葬在那片土地之下。

 

 

 

从那后再也没听说过那女孩子的传言,无论我去过多少次,那座小屋子上面爬满了藤蔓植物,玻璃窗户都碎裂了,那些植物轻轻的攀进了屋子的内里小小的叶子像是一张张小脸在张望着,借着月光到现在好像依旧能够看见。


有一个女孩子捂着脸哭泣着日日夜夜的,她的影子留守在她的背后,月光转变了位置,泪水落进了影子里面。

 

有人尝到了一滴泪水的悲切,静静地听着她一个人的哭泣,在森林的任何一个角落里面,穿越过每一条街巷的悲伤的歌一般。

 


“我错了吗?”

 


我一直想要亲口告诉她“你没有。”

 

只是再也无法见到那个人了。

 

 

 

仿佛看到深夜的时候有人悄悄的借着伸展入房间的树林的影子走到她的床边拥抱她,将她小小的纤细的身体包裹在那巨大斗篷的昏暗里面。


再也没有了影子。

 

 

 


sweet sweet sweet girl

 

她是一个甜美的女孩儿

即使是丧服依旧无法掩盖她的甜美

有人推倒了她丧服脏了可她依旧甜美

谁的错?

 

 

你是一个甜美得让人无法割舍的女孩。

 

 

 

 

 

OMI PS:

最近越来越很少说话了,已经不知道要怎么说话了。

标题在696和D96中间打转最后还是696……D先生人家是有官配老婆的而且实在是无法原谅他那样子对妹妹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