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绿衣服女人的梦。  

2012-11-21 20:00:20|  分类: 流年随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绿衣服女人的梦。



稍微想了一下,要不还是记录下来吧。

今天做了一个梦,前因我能够去努力的回忆出来个大概可是我想这和结尾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因为所有的事情都是在结尾的一刹那里面发生的,它很短。
那个时候我站在地铁还是轻轨的外面等着轨交过来,先是来了一辆,可是我的视线没有看着它,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告诉我别去看它,看着它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所以我的一道视线并没有看着它,并且也听从不知道是谁的那个人的意思我并没有上那班车。但是我的另一个视线却有看见,有红色的衣服的人从上面走了下来,似乎是一种非常不祥的东西一样。
在这里我需要去解释一下关于梦里面的视线角度的问题,通常来说我在自己的梦里面会有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角度的视线,一个是作为在梦里存在着的这个人(这个人有时候并不是我而只是梦这个故事里面的一个角色)的角度,有时候这个人的角度会不是单一固定的一个人,就好像我同时在梦里面担当着几个角色所以能够从他们不同的角度来看,而且有时候能够在同一空间扮演不同的角色(应该是我写东西的时候会把自己丢到角色角度的嗜好导致的),而还有一个视线就是一种完全客观的视线,它能够饱览全局每个人脸上的表情,这非常像是端着摄像机的摄影师的角度一样,有很多时候是在一个略高的俯视的角度在看着这样(有点像偷窥……)。
而这个梦里面我同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两个视线,扮演着角色的我的视线是避开了的,但是端着摄像机的我的视线是看着的,我看到了红色的东西从上面下来还是上去,总之它出现了,是非常不吉利的凶兆一样的东西。于是那时候角色的我开始觉得松了一口气慢慢的等着,之前有着同伴在可是我也不记得那时候他们还在不在,就在下一班列车驶过来的时候我又感觉到那个人告诉我这一班没问题,于是我有些兴高采烈的向它走了过去还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之前我一直靠在围栏边上,所以我想这个布局在这个时候应该是我家门口的轻轨站。大家都知道的,在梦境里面每一刻的场景都是有可能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变化着的,而且之后的自己都不知道它的变化甚至会觉得没有突兀,这点盗梦空间里面描述到的时候我当时就觉得非常的惊讶原来很多有关于梦的细节会有人和我相同的,包括那个跳楼把自己跳醒我小时候真的是不知道多少次因为做了同样的梦发现自己是在梦里所以找楼往下跳醒来的,看到这里的时候欢乐死了!),而在我走进过去身边的人也一起跟着向着停下来的列车和即将要打开来的车门走过去,这个时候车门打开了,里面的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外面的人也从外面向里走了进去,可是这个时候让人觉得很不舒服的事情和感觉发生了,就在我记录这一切的现在我似乎也能够感受到背后面的不安,不过在写诸如此类的东西的时候我好像经常会有这种感觉,而且开着门客厅里的声音和光透过来让人觉得至少没有像当时一样的封闭在那个空间里面。这个时候里面走出来了许多穿着绿色衣服带着很浅的好像是介于白色和黄色之间颜色斑点的衣服,她们带着帽子,是那种片上一个世纪女性套装的感觉,她们每个人应该是不一样的,可是他们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同一个人。我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过狄更斯的那篇《新娘房间里的鬼》我可能当时在梦里就感觉到了如同这小说里面分裂的同一个人的鬼魅一样的感觉以至于后来我醒了之后都觉得很可能是因为昨天晚上睡前侧过脑袋看到架子上的第二本本书的横截面却怎么都想不起来这本书是哪一本书而伸手过去拿起来覆盖在上面的第一本就是狄更斯的鬼魅小说集而整本里面我唯一仔细看了并且被吓到的就是这一篇(看的当天是没有事情,而且这个故事好像原本在那里听说过,但是有很多故事是想象之后会越来越后怕的,就好像百物语里面那个背后的字的那篇一样后劲非常的强而且会在你想象不到的时候发作起来)……那么接下去,后来我看到这些绿衣服的女人们混在出来的普通人里面(话说我现在把灯都打开了……嘲笑我吧,我真得觉得背脊发凉到不行了,现在还有点晕,紧张到忘记呼吸么……)匆匆忙忙的出来了,我觉得很不舒服所以就一直的等一直得等到里面该出来的人都出来了然后我好像是很后面在门块关了的时候才进去的,有关于明明我感到很不舒服可是还是听从那个人的意思进到这班列车里这一点感觉真的很奇怪,我进去的时候心里想着那些绿衣服的女人们应该都出来了吧,所以里面会安全些了吧,可是我进去的时候才发现里面还有,只是比出来的数量要少很多,我迅速的看到一个夹在两个看起来也是普通乘客中间的一个单个的座位坐了上去心想着不想要身边坐着的是那些绿衣服的女人,但是车子行驶,原本每个人坐的座位都很宽,但是我左边的人缩过去了一点儿这个时候我发现原来坐在我右边的就是一个绿衣服的女人,我向着左边靠了过去,那绿衣服的女人却支着脑袋躺了下来在座位上后脑勺对着我好像在和她旁边的人面对面地说着话,在我向着左边靠的时候她就这样的向着我空开的位置这样靠了下来,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好像是我很抱歉就像是我的心虚和害怕对她很抱歉一样,我跟她说了“不好意思”,它没在意的跟我说没关系,声音却很和气但是他好像比较在意和她面前的人聊天没有回过头,后来他又靠过来了一点的时候我有跟她说了一声不好意思,而这次的回话是相同的并且更加和善但又有点不耐烦了就好像是希望我明白真的没有关系的一样。就是这个时候,我感觉到的是一种像是站台广播一样的声音,我可以用声音看到是一个年轻的男子穿着褐色制服画面的上方拦截到鼻子上面下方拦截到胸口偏上的画面,它在说上一站的时候有十二人出了站台,他们都死了。而这个时候右边穿着绿衣服的女人突然向着我的方向倒了下正好碰到了我右边的胯骨。我醒了。
但是醒了之后依旧会觉得胯骨外侧的位置被靠着的感觉以及在梦里面最后一刻突然明白了那些绿色衣服的女人们就是那死去的十二个人,而我右面的半个身体在醒了之后的那一刻就觉得它不是我的了,它消失了,我甚至觉得可能掀开来被子会发现我的右边是没有的,而看着右手的时候也会觉得很陌生,自己触碰自己也会觉得很陌生。

如果要解释的话应该是我坐姿喜欢一条腿隔在另一条腿上而椅子很差劲没有办法好好受力所以我的半个身体经常在坐着的时候会显得肌肉紧张(所以有时候我和朋友出去或者是做客在别人家里或者公车上我不太坐位子,因为一旦看着那位子觉得不舒服就会觉得坐上去会更累)


在把这些写下来的时候真的挺恐怖的,很紧张,起初全部的灯都关掉我总是这样来集中注意力可是在写这种事可真的挺寒的,看来开着门是正确的。(话说我右边的窗帘还是开着的,不过可能是因为外面直接是夜空所以不会觉得有东西出现,最小时候的老房子的话外面就是树木,会总觉得里面躲着个什么人似的),也不知道打出来会不会好受些,总之说出来的话好像就会觉得甘心了一样,否则它会反复的在某些时候让我想起来然后反复得让我想要探究……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