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无从知晓》[家教/骸纲 ALL纲]  

2012-02-19 23:39:01|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弱小、弱小、弱小的、


 

给亲爱的你予无以伦比的怜惜。

 

 

 

 

 

 

 

 


奇怪的事情总是层出不穷的在发生着。


从入住彭格列总部开始,夜里有时候会听到一些稀稀疏疏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有人在交头接耳的说话鬼鬼祟祟,可是当泽田纲吉从床上爬起来走向门边甚至推开门的一刹那,

声音总是会突然夹碎在门缝里,一丝不漏的好像香火青蓝色曼妙的烟尘只在一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很奇怪,真得很奇怪。”

第二天的早餐时间泽田纲吉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絮絮叨念着这件事情。

六道骸笑他是神经过敏,其实想他这种人什么鬼神没见过,他嘲笑他一小点的窃窃私语就坐立不安的。前两天在继承仪式上面发誓的时候一幅好像接下了大任务抛头颅洒热血的慷慨激昂的郑重其事原来都是假的啊。

咬一口蔬菜沙拉却在眼见胡萝卜的时候戛然而止的皱起了眉头,挑掉挑掉,他又不是兔子吃什么胡萝卜。此情此境被对面的泽田纲吉看在眼里,啧啧,雾之守护者挑食的癖好比说话骨头里挑刺更加的上乘。

对面视线斜过来不甘示弱的补充一句[半夜里见牙齿和指骨吵架的都有,我见过噢。]

泽田纲吉别过去脑袋视若无睹,耳朵里一阵阵鸣响掀得胃痛感爬上了脸。彼此对驳趋势不断地将战火蔓延到了整个餐桌。被波及到的云云相互相视却谁都不敢掺和进去。

开玩笑的说是小夫妻吵架,床头自到床尾和,可是看看时钟等自然形势无疑于他们要在接下来的数小时里不断遭受无畏的摧残。

 

哪里来的好大的动静,似乎听得见救世主亲临的号角。只听见巨大的声响里面救世主踹了门背后闪着圣光出现在门外……


稍微停止一下,

嗯,就一下下的。

 

 

手指捏起咖啡杯细细嗅过、左腿隔上右腿、背靠着椅背稍稍停歇让咖啡的味道弥漫了,沉下来了。连泽田纲吉这个名义上的BOSS都没有如此最终BOSS的气场。
里包恩抬起头来,一刹那语调有些古怪晰里。


“有什么好奇怪的,彭格列总部也是老房子了。说远的二代以前脾气暴怒曾经有过在总部邀请其他家族谈公事一个言口不合而烧了总部三分之一的宅子。你刚来的时候不是问过我为什么东边的楼角看上去很新还开玩笑说是不是彭格列财务吃紧所以外墙翻新都只能做一半么,我现在告诉你那就是当时留下来的痕迹,至于近的嘛……”
稍稍调整了坐着的姿势,松下杯子还是一手靠着扶手比较舒服。

泽田纲吉咽下一口唾沫,六道骸喜笑颜开的双手合十靠在桌面上,早餐早就凉得差不多了,不过不急,听好戏是难得的乐子。何况里包恩脸上不知何时搭上了一点点笑意让后话变得更加的扑朔迷离。

 

 


直到这天的晚上,泽田纲吉忙完了一天的公务。按照安排似乎在一周后会和联盟家族有个见面的会议,虽说迪诺先生也会一同前来,可是靠不住,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会觉得罗马里奥先生都比迪诺先生要来得可靠。还有谁呢?新进的家族成员?或许就胆识而言云雀学长要比任何人都来得可靠,可是云雀恭弥最不可靠的就是他阴晴不定的个性了。

一边想着好像没有什么好多想的,在梳洗完毕的时候他望着洗手间的镜子,里面的自己尚显稚气未脱。他想着一定会很糟,然后一点点地,用家庭教师的说法就是:会越来越变得不够糟的。


好像总有一些话会让自己感到安心。六道骸皮笑肉不笑的调侃,狱寺大声的斥责着[那是对十代目的大不敬]然后山本无意识的一句[又认真了啊。]

又认真了呢,笑一下的话,当时的他似乎是耸了耸肩勉强地笑了打压了糟糕的气场,然后渐渐的,开始变得舒缓下来了。

 


[你看,会变得不够糟的。]

在此刻突然间想起了家庭教师的话语,口气不冷不热的微温,像是吹了一口香气四溢的浓缩咖啡的气息。

 

“微笑吧。”

镜子里的人影歪过了脑袋无论多久都深深埋着缀着露水的青涩。

 

 

 


“……”

 

 

 

 


稍稍的,有些在意的事情。
是像角落里墙壁脱落的里层颜色。

小心翼翼的蹲下来手指能触碰到的是搅了混沌的污浊擦不干净。


视线在轻轻偏离之后又回到了镜子里面的自己。细细的贴近了看过去,有什么好像有变动,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似的。
像池水像波澜,像吹散了的雾气晃过神来又是一个完美剔透的整合。

 

 

 

“…………”

 

 

 

那个…… 是怎么说来着的。

 

[彭格列的总部是老房子了。]


好像有人说不要在意,不要在意就没有什么好在意的了,是这样的……吧……?要第一时间远离开来让人觉得不舒服的东西,远离所有的祸端才是明智之举逃跑主义的强大不是一句两句话就能解释得清楚的,可是好奇怪……

眼睛,没有办法离开……

 

 

心里面总有个声音在说着如果挪开来视线一秒世界就会迅速变得无法想象。突然想起来国中的时候有同学带来学校的影碟,封面角落里标实着的是另一种意味上的R字头限制级。

战战兢兢里面他后退了半步,他碰到了什么,却也因为他碰到了什么而将身体里面的某种恐慌提升到了感官层面。

 

 

里包恩那时候说的什么来着,在阳光明媚的早上他和六道骸因为一些什么事情而拌嘴一唱一和的不依不饶的。

 

 

 

 


[近了]

 

 

 


那时候他返回去的话直指六道骸那么大了还挑食的时候里包恩是踹了门进来的,然后……

 

 

 

 

[更近了]

 

 

 

那时候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拌嘴了呢?之后进来的里包恩在说些什么呢?大脑混乱的搅和白天处理的公事上的事情好不容易伸手一把拉出来的头绪、焦急的、因为看不见末端而更加焦虑的拉着抽着这根线索死死的不放,是穷途末路了。


在一瞬间,那细细长长的在脚边上已默默堆成一堆的线绳松垮了,毫无朕兆的。


它落下来了。

 

 

 


[那时候里包恩说远的是二代先生的火爆脾气,而近的是……]

 


总让人想要用双手捂住耳朵不要去看也不要去想。

 


[其实啊,就在彭格列的总部……对,就在这里。]
那个时候里包恩说话的速度很缓慢,像是在等着吊上他全部的注意力一样每个字眼都在回头张望着。

 

是的,

 


[就在这里,你知道么?就在你的脚下……有一个很多年都没有用过的地牢噢。]

 


那时候连六道骸都紧了眉头却也是一如既往不动声色的藏得严实。

 

四四方方的,没有窗户也没有门,所有的出口早就被砌死没有任何入口也没有任何的出口,所有东西都保持着最初的样子,直到现在。

寂寂漠漠空气昏晃的徘徊不止。

 

 

拉近了、掉落了、线松开了,末端牵连着的画面是那个时候同班同学将手里的影碟举得高高的在他拉门进来不可避免的就瞧见了……

 

 

因为巨大而杂乱的声响,所有人一股脑的就往首领的房间赶了过来,不可思议的协调感在这一刻突如其来的变得意外统一了。

 


[不是的,不是的]

六道骸站在泽田纲吉的面前望着他。

在六道骸的眼里,泽田纲吉看上去好像是正准备上床睡觉的样子。他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衣缩在墙角里一个劲的捂着耳朵全身发抖的样子,他看上去完全就听不见四周的人是多么大声的在喊他的名字似的只是拼命地把自己挤进一个小小的更加更加小的角落里面,一个是存在的却也是看不见摸不着的角落里面紧闭着双眼想要不去看什么却又一味的把那个画面锁在了眼皮底下不断的不断的不断的在害怕着。


突然间被谁的双手拉扯着,却是本能的想要脱离开来,直到他发现无论从哪一个角度他都无法挣脱开来那双手的束缚的时候他突然听见了。

由远而近从朦胧里面变得清晰可见了。

 

是声音,


是六道骸的声音,和着洗手间里面潮湿微凉的气息显得分外的清凉。


而那双握着他的手,是暖的。


他抬头只见六道骸此刻正望着他毫无质疑的。不知为何的,只是突然间让人忍不住地想哭。

 

 

那天在泽田纲吉卧室的洗手间里,六道骸拉着他的手催促着他站起来,语气有些急促却又是不慌不忙的等着他。他一路拽着他的手一直将他带到了床铺边上而他却也就这样的被他拽着,没有松开也没有挣扎的,另一只手一直都捂着脸。 那些泪水掉了下来,他不断的用手去擦,手心都沾湿了手背也都沾湿了,湿掉的手擦得满脸都是湿掉的泪水,而泪水却还是源源不断的掉落下来都来不及去接住。

他们就好像幼稚园的小孩子争吵了生气了哭了可到了最后彼此的手却握得越来越紧了。


那天晚上他睡得意外的好,没有听见奇怪的声音也没有做可怕的噩梦,他想大概是从门缝底下透进来的走道上的光和脚步的关系。
他想,守夜的应该是狱寺。

于是这一次,他一个劲的只是钻进了被窝里面哭着哭着就这样睡着了。


直到最后他都没有记起来那时候第一个跑进房间的人是谁,是谁大声的喊着他的名字是谁让他睁眼第一个就看见了一张不可能第一时间出现在面前的脸。

是那个总是嘲讽他说话不冷不热地喜欢和他怄气的,

那个喜欢他的六道骸。

 

 

 

一个星期之后同盟家族的见面出人意料的顺利,可能是因为罗马里奥跟着而显得无比可靠的迪诺先生的关系;可能是当天难得出现的云雀学长的关系,只是云雀学长看上去对于在继承仪式之后第一次穿着剪裁合身的西服看上去心情不错的关系(制服控平时在家都是和服……);当然了,可能性最大的应该是意外出现的九代爷爷的关系。
总之一切都很顺利,顺利得好像是假的一样。

左右人都离开了之后他一路把人一直送到了大门口,他看着车子远远的驶出了总部的大门。里包恩走进了宅子的时候向着站在泽田纲吉身后的六道骸做了个手势,云雀恭弥瞥了一眼随即挪开来视线了无趣趣的掩着嘴打了个哈欠,云豆从远远的地方飞了过来一路喊着云雀的名字然后落在他的肩头望着他,“真无聊。”在嘀咕着的时候六道骸恰巧从他的身边经过鼻子轻哼了声斜着脑袋微合着视线示意着什么。他看见六道骸将什么递给了里包恩。

泽田纲吉回头发现六道骸和里包恩走进了宅子内里的阴影,他急切地想要跟上去,却被左手右手的山本与狱寺给叫住。他望着他们,望着他们渐渐地走了进去周身浸入昏暗没入阴影很快便再也没有了踪影。

 

 


昏暗窄小的路左右两边的灯光不明不暗,好像世界总有一条小道是这样的存在着的,为了通向一个地方而存在着。他们走在这样一条好似地道的路上狭窄低矮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上衣第二颗扣子所在的是离心脏最近的地方,是离生命最近的地方却也是离死亡最近的地方,那不同于小女生在毕业之前向心爱的学长求得的那第二颗扣子。

里包恩甩手将手里的东西掷了出去,那小小的泛光的扣子滑落到了谁的脚边上打着转的最终停下了。


那人的手脚被束缚在了墙上无法动弹,他上衣的第二颗扣子和他身上的伤口一样是残破的缺失的。

 

“没想到彭格列暗地里还来这一套表面功夫还真不是一般的上乘。”

一个皮肉夸奖,一个似笑的见笑。


要知道那时候当六道骸把这枚扣子亮在了那人的BOSS的面前的时候那BOSS脸上的汗都滑了下来,说什么刺探的表面功夫也不想要深究下去言明事实大家心知肚明。而题外话是,六道骸不是一般的适合这种角色,看来彭格列没了他还真不行。

 

 

 

直到最后都没有人告诉过泽田纲吉,自同盟会面之前就有人在他的卧室门口来了个暗访还不止一次。当然第一次是六道骸看乐子,但乐子这种事情到了第二次就看烦了。只是这事情反倒是印证了一件另一件事情,那就是里包恩说话假里带真颇有反转的天分。

是说二代先生就算再暴怒也不可能一怒火就烧了三分之一的总部大不了是个卧室半夜窝在房间里发牢骚解解气谁都是会有小肚鸡肠的里之面的。只是地下室却恰如其事的存在着,在需要的时候它可以是地牢在不需要的时候它可以仅仅只是储藏用的地下室而已。

 

 

 

 

PS:里之面还有就是彭格列真的有过财务问题到了外墙翻新到一半就赤字了,谁都有那么一两本黑历史的记录册来着的~

 

 

 

OMI PS:


其实这是悬念剧!正色!

其实在写完之后想起来个画面是69拿着扣子在经过那BOSS的时候也是在27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他一手撑在那人的椅背上一手放在那人放在桌子上的手边上亮出来了那颗扣子在他耳边上说话加以要挟,但是我觉得那是戏虐!性感的S的感觉!如果这个画面把那人换成27,他的手不管是在他的手边上还是直接上手那调戏得都好美~捂脸/////
设计对白是什么呢……“今晚……”这两个字就够了吧!!(这里的27还很小只很稚嫩的样子,应该会脸红吧~~~~~~)

 

 

 


————————————————————
好累啊,CP9回来发完快递歇了会儿就趴在床上写这个,因为用的是本子手写吃完了晚饭就跑进来把它打电子版算了。

累啊,今天没有什么玩心,也没有什么好的本子,现在本子越来越少精品就更加不用说了,周边倒是越来越多了,总之两个字就是“好商=口=”,但是看到了千鸟桑还在摊位上,于是跑过去打了招呼。

没带相机反正也没什么很有兴趣的COS,今天战斗力好像都在满场找本子上面了,今年结束之后我是不是退休算了,就只去CP和喜欢的ONLY……好倦怠呢,感觉就是买和卖……(其实今天排队的时候背后排着的就是COS娘口33节电状态和一男的COS KB……在门口就被雷到了……)


至于其他的什么的去微博上看吧,反正边排队玩的时候就边发战报了

 

 

还有就是情书本拍下的今天发出了,不过太累了明天TB发货

  评论这张
 
阅读(43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