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毕业照》[家教/骸纲髑]  

2012-06-26 00:40:31|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库洛姆和大家在同一个学校的设定,另外,我觉得这里面没有CP好不好完全就是家族感(勉强来说是平和版692796这样……

 

 

 

 

 

 

 

 

 


总是觉得在适当的场合应该说些什么才可以,可是无论说什么心里的焦急感却怎样都无法褪却,直到很久之后当我们分隔两地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那时候我所想要表达的东西早就超出了语言所能叙述的范围,而此刻我想要对你说的只是——

许久不见,你现在还好嘛,和当初一样吗?和我在你的身边的时候一样吗?

其实稍微有一点私心的是我希望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的世界能够稍稍有所改变就好了,比如走路的时候被石头绊倒的次数多了,需要找人抄作业的时候回头却发现怎么都找不到了……

这样子的生活,在想着想着想着的时候果然……

 

不要了。

 

 

 


镜头左右移动随着面前的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四个人五个人……喂!不能再多了,左边的牛和右边的……

连摄影师都忍不住的随了孩子们的叫法管那只卷毛的穿着有尾巴有斑点的流鼻涕的小鬼喊牛了,真是……嘛~其实怎么看都是牛就对了。


被不远的地方叫唤过去了,在这个人手不够的季节里面摄影师们总是忙碌。回头这边三两、台头那边一群,就是那边的!连树上都爬上去了!

于是在几人好不容易就位能够挤进来半个脑袋茄子的尾音脱了大半截日子的时候却发现照相机架在前面人都没了。真不是一般的扫兴了。

第一个走向了镜头的是狱寺“啊,那个家伙还想不想在道上混了!”话说在道上混的是你好不好!

闪烁灯一秒节奏没有停歇过倒数计时进入了十秒。


十代目有些左右为难是等摄影师先生回来还是自己拍呢,“啊,狱寺君可别弄坏了人家的相机啊”

闪烁灯节奏骤变,想起来了地铁出站前最后的蜂鸣急促的催促着。


“啊,我只是看看他会不会回来。”

 

狱寺回头向着十代目笑着,他那样的说着,那头牛悄悄的像是虫子一样蠕动进来了踩到了山本的脚,稀里哗啦“本大爷才不会踩你的脚呢,明明~啊……明明”明明是一幅要哭出来的样子却让人怎么都弄不懂状况原因的却是山本蹲了下来将小小的牛向上好好举起来了。


那些乱七八糟的角度乱七八糟的对话乱七八糟的人在镜头范围之内远处的那棵大树下面的黑色的人影是云雀学长么?什么五个人够多了难不成事连学长都算计进去了吗????

 


[咔嚓]

 


倒数计时的末尾音是比地铁关门声更加干脆的声音,没有因为被门夹住了衣服包包半条胳臂一条腿的再次开合,它是干脆的,像是硬生切断了时间风声所有这世界一切有形事物拦截退路的。

 


[咔嚓]

 

 

 

终于有人意识到了


喂,刚才那个难道一直都在计时设定里面吗????????

 

 

 

有人悄悄的在角落里面吐了一句“白痴啊,那家伙。”

 

左边右边前面后面全部屏蔽的只对着中间位置的那个褐色头发的少年说着他不可能听得见的话。


[那家伙。]

 

 

“刚才……”嗯,好像是的“刚才……我好像听见有人骂我白痴……什么的。”

 


那远远的没有被划入范围的那个人突然间很想要捂着脸笑出来似的在想着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就能够听见了,是啊就能够听见了,在这个稍微远了那么……算是一点点的距离之外。

 

 

在这一系列闹剧之中库洛姆一直都坐在树荫底下没怎么走动过。她的皮肤很白皙,看上去好像是因为身体不适而很少外出的样子,手腕纤细着向下看见一双手撑着两边的座位上面望着远远的地方,她没有什么说话,比平时更加地少说话。


镜头里面的泽田纲吉被十字焦点捕获得无处可躲,远了一点又近了一点之后焦距渐渐对核左右躲闪“拜托了狱寺君不要只拍我一个啊”“那是因为十代目怎么拍都拍不够啊。”

拜托你稍微差不多一点好不好。

“喂,那边的棒球白痴你挡镜头了。”

“没事没事,啊那边的同学能不能麻烦你帮个忙。”他跑过去拦住女孩子抓着头好像不好意思却又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却只是看到女孩子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于是他回头一脸得逞的表情“狱寺也一起来吧”

这种事情怎么有办法拒绝好不好,十代岚守先生预备从此刻开始陪伴十代目左右永不分离(不就是拍个照嘛)

 


库洛姆在一旁看着,在一旁一声不吭的看着。

 

这些事情说起来从一开始就和她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说是家族活动一定要来拿上借口的毕业典礼之后的拍照时间。能够挤进去的是狱寺山本因为拳击大会而忘记考试而留级了的大哥以及今天突然想要毕业但总体来说并盛还是他的日常活动领土的云雀学长,顺代提一下那只牛是道具,基本上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但是结果还是自己来了的道具而已。


而这一切和她没有什么关系,她还有一年,稍微让人觉得忍不住地想要摸摸脑袋对她说“对不起啊,先走一步了。”这样子的感觉。

年纪小是什么样子的感觉,可以被保护着,被宠爱着,虽然她不是很能理解这两个词的含义,但她还是会觉得这是好的,是那些让她觉得很好很好的人给她的很好很好的东西。

六道骸在意识的另一头伸过来看不见的手摸摸她的脑袋,她觉得脑袋上的叶子被掀过来掀过去软软的,于是眯起来眼睛觉得能够理解那两个词了。

是的,是像这样子的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感觉。

 

 

泽田纲吉从被拉过来拉过去的拍照间隙里面瞧见了远远树荫下面的库洛姆,她眯起来了眼睛稍微低下了头。


[啊,是有在哭吗?]
一不小心就想到了最悲伤的词。

[咔嚓]砸落下去的声音脚步忍不住地先是移动了起来。

 


那些风吹起来了古怪的音调,他走过去,山本想要告诉他刚才的那张没拍好,可是他走了过去,左右手来不及去拉他,他走了过去。

那阵古怪的风是一个漩涡,它会打转的只绕着一个地方来回的跑,保卫着,保护着,让别人不要靠近过来。


那阵风在说,[喂,就是你呢,不要过来。]

 

不要过来我的地方。

 


他却走过去,那些风围绕着他望着他,他走过去走进那个大片的包裹着遮掩着女孩子的巨大的树荫下面。

 


“对不起”

那漂亮的眯缝起来的眼睛突然睁开了,不知所措的样子纳闷着。

“你在哭吗?对不起。”

 

那伸过来的手顺带着抬起来脑袋瞧见少年不安的眼睛。

 

 

 

要一起过来吗?明天是毕业典礼。
其实我也没有想到我居然能够顺利毕业呢,真是托大家的福。

那天那样子说着的泽田纲吉站在低年级的教室门口,库洛姆被叫了过去,抬起头的时候发现泽田纲吉现在的身高已经比库洛姆高了,一点点,大概是小半个脑袋的样子,突然想起来第一次相见的时候他们才一般的高的样子,惦记起来了时间的走动让人有些徒劳的感慨。

他那时候说着六道骸大概是不会来的了,也没有问过个大概,只是觉得应该是不会来的,那么你要不要来?
他拿捏不准觉得库洛姆有着潜在拒绝的可能也不敢把话说得太死,他问她有没有时间。

 


库洛姆被拖过去的时候是相机记忆卡最大容量的最后一张照片了。动作快了,也快要没电了,还不都是因为你一直都在拍吗,嘘,拜托不要吵架。

十代目打压政策从来都是畏畏缩缩若不经风的样子,除了那自甘散去的山中之岚。


于是没了摄像师的少年们左边塞进一个右边挤下一个,你稍微靠过来一点,算了今天的脚也不是第一次被踩了。

算了,都算了……

 

忽悠的那一阵风,他古怪的尾随着,他今天一直都随同着少年们的脚步在泽田纲吉被拽着塞进相机镜头的时候,在库洛姆安静的坐在那里的偌大的树荫里面,在少年的耳朵边上吹过来声音让他不经一阵寒颤回过去脑袋却瞧见女孩子贴得稍微有些近的脸而不好意思地立刻挪开来了视线。

 

 

 

昨天,听到了被邀约之前就被否定的声音,让人觉得很不甘心好像有什么梗在那里左右支撑着喉管咽不下去。

[骸他是一定不会来的吧]

 

一直在看着,透过一只眼睛在看着,想着如果自己在那些人之中的话想对你说的话有一大把,但是却什么都说不出来,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你是知道我在这里的,却又是不觉得我在这里的,我是那么肯定的,就好像你在被镜头捕捉的一次又一次里面左顾右盼的是什么,你感觉到那阵古怪的风了吗?你知道他在那里是吗?


你知道我会在这里是因为库洛姆在这里,我想我猜对了绝对不会有错的所以你不知道我在这里,其实我一直都在这里。

 

你焦急的走过来,你伸出手了,那眼睛里面看着的人,那个人是谁呢?

 

 

 


那张被照下的最后的照片里面的少年恰好从分散了的注意里面回过了神而镜头里他的眼睛是不一样的,他的手在一个无法被相机捕捉的角落里面紧紧地拽住了另个人的手,于是,笑了。

 

 

 

 

 

——最后那张毕业照里,你在。真好。

 

 

 

 

 

 

 

 

 


OMI PS:

于是想着库洛姆因为太小而被晾在一边的孤单的感觉抬着头双腿伸直了双手撑着座位两边向后仰着脖子看头顶上的树荫缝隙里面闪闪发亮的夏天的阳光。眼睛里却看不清楚那是六道骸还是库洛姆。
远处的地方是不断的躲闪到了不行而最后只能被左右手收藏进相机镜头的十代目略显干尴尬的笑容,但他还是笑着的,山本武在一边拿着手机拍着他们两个人的样子,却也笑得没天没地的样子。可是眸子里闪过来的是树荫底下的人影,是少年还是少女突然间分辨不清楚了,定眼看过去的时候是库洛姆躲在那边孤孤单单的也没有看着他们好像一个人在另一个世界和另一个世界的人说话的样子那让他有些不安和不甘心混杂在一起的心理感应,于是他走了过去,没有注意到还面对着他的相机的镜头。他向着库洛姆伸过去双手对方有些呆呆的望着他不知道各种含义,但是她还是慢慢的把手伸了过去指引感觉不到恶意的很安心得很想相信然后一把被抓紧拖进阳光之下的世界,有一点刺眼,但是请不要用手遮挡住眼睛,无论是什么颜色的眼睛,那都是非常漂亮的眼睛,请直视的看着,看见泽田纲吉所在的这个漂亮的世界,请记住它,记住它现在也已经是你们世界的一部分了。

这种小小的霸道的样子的泽田纲吉,让人觉得才是BOSS的样子!


话说我把上面大段浓缩了一遍是在干什么啊囧。其实写的时候脑子里还没理清楚,大概是这几个画面于是写着写着慢慢的整理着。在今天看着电视里说到毕业照的专题节目于是,写吧~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