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玫瑰  

2012-06-05 00:24:31|  分类: 纸条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玫瑰

 

 

我开始不敢去看病痛中的她的模样,只是远远伴随着远处一盏灯光照过她纤细的身形留在苍白墙面上的一片影子边缘模糊不清透如此遥远触碰不到。


在她生病的最初我将她从北边的阳台上移了出来,隔离区却恰巧在阳光充沛的南边这么说好象有些讽刺意味但是南阳台的阳光太过于强烈总是把植物晒得干透了耷拉下来而我种植的绝大多数的植物是娇气的不需要太多的阳光却喜欢拥挤在北边。那边是一个凹陷进去的阳台的式样,凸出来的那边的墙壁遮着风从西边吹过来的路径,那里不太透气,她们簇拥着拥挤着在略显潮湿的没有阳光直射的那个拥有着顶棚的北阳台里,活像一堆窃窃私语着的女人们叽叽喳喳的说着悄悄话却不忘记延伸向外的望着望着,开花了,娇艳的望着,怜悯的骄傲或者骄傲的怜悯都相得益彰的感觉,叶子是绿油油的,好像能挤出来水儿似的,让人想要掐她一下。在雨水丰沛的春夏交替的时候她们长得猛烈,来不及喂饱她们她们便会将枝丫阿花朵阿叶子都一起挤出了有着围栏杆的北阳台去吃那些雨水露滴,去开她们拥挤的盛开。

这个时候,玫瑰在北阳台的夜晚上静静的立着,叶子又掉下来了些许,在一旁的过了冬而显得瘦弱的雏菊在她的边上,她在这个季节开不了花,薄荷还没有盛开过,她们望着她,望着正花团锦簇的玫瑰叶子开始失了颜色斑斑驳驳的样子被轻轻的触碰着垂下了手脚落在了泥土里,小虫子从落叶边上爬了出来。


她病了,看上去很严重,看上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是结束,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

 

我一直看着她。

 


在某一天的晚上我突发奇想地把她带到了水池边上用用旧了而软了的海绵擦帮她擦洗了每一片叶子,那后面爬满了比蚂蚁还要小上十倍的小虫子,好像不会走动只会贪食的虫子,从咀嚼开始出生到咀嚼开始死亡,听不到的牙齿的声音不断反复研磨细腻的汁液留下口水来。

玫瑰在那边一声不吭的,在我给她擦一片受了重伤的叶子的时候他掉了下来在我的手里,只是因为手是湿的,一碰叶子便被粘住了粘在了我的手上。

玫瑰在那里一声不吭的。

 

 

外公家的长寿花的种子今年下土之后就一直没有长出苗来,我怀疑是去年收的种子的问题否则不可能三盆没有一盆长出苗来的,去花鸟市场想要买一盆适合的送给他,娘亲看见了茉莉,她指了她,在地上的一个角落里泥土上和了青苔湿漉漉的样子,闻起来有一点发霉,闻出来她在那里呆了很久了左顾右盼的在别人的脚边上被人来来回回的走动给晕迷糊了,猛然抬头的时候有一双脚站在她的面前点着她的脑袋还没有展开来笑容的花骨朵,“老板就这盆了。”

我觉得她抬着脑袋看着我,我低着脑袋蹲下来身子把她从地上拾了起来,她能够低着脑袋看着我了,我想她的脖子不会很累了。

我是老板这里的老主顾了,不过话说回来能让老板记起来我是老主顾的事件不过是摸口袋掏票子的时候他说话才会热络,想起来南阳台上面的玫瑰,薄荷和雏菊病着绿着,玫瑰在离她们一点点远的地方脸红着,叶子子大概又落下来了。

聊话的结果是敌敌畏。

 

老板是很慷慨的人教你怎么兑水怎么做虽然看到敌敌畏三个字的后我知道娘亲会皱眉头对她们来说那是自杀圣品而现在它就在我的桌子上面立着,裹了纸巾感觉上好像不是直接碰到手,但事实上我喜欢那小小的玻璃瓶子,想留着它,而里面是毒害。

桌子就在玫瑰在的南阳台边上,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在意到,一阵风的,叶子又掉下来了,在我没有看到的时候她们也掉,在我看见的时候她们也掉。前些日子的花骨朵低着脑袋埋进深秋似的脚边上的落叶里面,枝头上莽着细丝的网线,小小的虫子们总是一动不动的呆在那里,好像在等着猎物,好像他们自己就是猎物,等着等着……最最顶上的枝头在夜晚的灯光前面显现出来了,被细细的线丝薄薄的裹上了一层却还是没有办法完全的遮盖起来的不可思议的绿色,稍微让人开始遐想,她是否会是最后那朵盛开的花朵?

夜晚浇水的时候那下面的叶子又掉了下去沙沙作响的干枯的,落了下去,生命是含水量微乎其微的干燥的尸体轻飘飘。

那天我关掉了所有的灯借着那片远处的灯光在苍白的墙面上用铅笔描刻出来了她的身形。

单薄的影子
乳胶漆墙面暂时不会剥落,是一种缺乏情调的东西不会透进去水分漾出来微深的痕迹。想起来小时候喜欢用沾湿的手指在墙上画画,然后慢慢的等着那些线条被墙壁吃掉了,那时候的墙壁是妖怪,吃掉了湿掉的图案像是雨水干了的地面被照射得干燥分明苍白的样子,一抹是路的尘土掀起来了在道路上面,而抬起头的时候天空湛蓝打着浮云的影子慢慢悠悠在地面上滑翔过去好像看得见摸不着的轮廓的巡游马戏团。

那些影子是活着的生物,他们不说话,匆匆的赶路匆匆的走得很远很远。

 

那天玫瑰的一个小小的枝头彻底被小虫子的丝网罩住了,白乎乎的一片,总觉得凑过去能够听见那些嘈杂的咀嚼的声音,吃着吃着吃着,眼泪流下来了,吃着吃着吃着,眼泪流下来了。

为什么会哭泣?
生命和美丽和鲜艳的红色以及饱和的绿色是什么味道?

他们不告诉你,只是吃着吃着吃着,忍不住的眼泪就落了下来,耳朵里细细密密的灌输进来了他们泪水滴落下来以及从来就没有停息过的咀嚼的声音。

和着泪水的贪食是什么味道?
发酵过的甜酒?

还是沉船里面静静躺了上百年的葡萄酒?


没人尝过她的甘甜,

没人嗅过她的芬芳

只是瞧见了绝艳的红色在深蓝海水的波纹里面安静的睡着,心跳和着海水的波纹一起震荡着,久久都没有停下来,她等着海洋干涸或是冻结的那一天,她等着心跳不再被遮挡的暴露在空气里面让人尝到她的甜美嗅到她的芬芳迷醉千城万谷才罢休。

 


玫瑰静静的立在那里没有动摇地。


墙面上烙刻下来的她的身影有一片是空的,只留下了线条好像拼图缺了的碎片,房间如此的巨大,找不到的边边角角里面那小小的碎片躲在那里也不出声的。那里没有了孜孜不倦的咀嚼的声音,他干涸的躺在泥土上和他所有轻飘飘得发脆的伙伴们一起仰着脑袋望着最顶尖上的那个小小的花骨朵。


请快点长大,请快点长大。

来不及陪着你给你我所能够给你的一切,只有这抹切切冰凉得剔透的月光落在我的眼睛里,感谢主让我可以望见你,在我永恒的死亡里面让我仰望悬崖顶端那只最后的玫瑰,让我瞧见她,让我望着她,身体碎了变成了你的养分,根系虚弱所以要很小声的对他说“请让我陪着你,请让我回到你的身边。”


我想成为你的叶,为你收集清晨第一滴露水;我想成为你的叶,衬着你独一无二的鲜艳的色泽;我想要成为你的叶,在永无的死亡里面躺在你的脚边上望着你,身体下面默默地响起根系虚弱的声音,

“你是否愿意一起陪着她?”


你是否愿意望着她直到永无的循环结束的那天。

那虚弱的根系说着话。


那玫瑰默不作声的站着,站立在那里。

 

 

我把那瓶毒药给扔了,非常不环保也很不道德的让它裹着纸巾从五楼的窗户口上面抛了下去,而那边正好是我一直都准备将她们移栽过去的地方。

 

 

我一直都觉得,需要一棵树,一棵枝叶足够繁茂的树,拥有无数树叶之间斑驳穿梭光芒的树荫,而那些花朵可以依靠着她,好像古老的部落民族非得挑选到一棵适合的橡树才能开始搭建房屋的第一个顶棚似的。

没有那棵树的地方,活不下去。

我想过很多次,也做过很多次,没有办法再长大的花草,秋末掉了一条腿的蝈蝈,看着她们死亡是一种痛苦,躲开她们的死亡是一种怯懦,加上糖衣包装纸之后叫做最后的放生。

在望见街边那些不需要照顾打理的小小的叫不出名字来的花的时候在想:她们可以那样子的活下去的,她们可以那样子的活下去的。

曾经试图将那些街角边上的花草带回去,可是望着她们很久都没有实施行动,那或许还是不行的,在盆子如此狭小的地方是绝对长不出一丛的,拔去一个便空留一个席位的等待是什么?她们分得很开却又拥挤做一团,丢了谁都看得见的,熙熙攘攘交头接耳的线路缺了谁就没有办法通过了,左顾右盼的望不见的丢失了的小小的野生的花,她们现在会在哪里呢?
小小的声音,小小的望着空空的地方被风吹起来摇曳了。

你会不会想要我陪着你?

是否是因为这一次我想要陪着你了?

 

每天每天虚空的线条越来越多了,离花朵盛开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几乎饱和的花骨朵以一种无法再膨胀的姿态站立在那里,纤细的茎梗总让人觉得她会断掉,她会屈服的低下来脑袋,可是她没有她没有,她一直都没有。


那叶子腐烂了只剩下了细细密密的脉络却还是望着她,他的血肉渗透了进去被苍老虚弱的根系缓慢的推上了直至花骨朵的最顶端。

那叶子呼出了最后的一口气。

 

 


这是一个没有结尾的结尾,那花还没有盛开过,那些叶子前赴后继的落下了仰望着最顶端的那花骨朵,而那些由生至死的咀嚼的虫子们没有停歇的织着他们纤细的绵白的丝网罩住那些叶子那些花透过泥土的根须叹着气。

 

在这里在这里此刻在这里。

 

 

出生至死的贪食的落着泪的虫子。

以及静静站立在那里的玫瑰。

 

 

你是那些虫子还是那朵玫瑰?她们不说话他们不说话,至死至终至死方休。

 

 

 

 


————————————————

今天到了五箱杂志累傻掉了,回去的时候先去曲阳图书馆还书然后看见活动公告牌上写着6/27周三14:30《达芬奇与文艺复兴》百家讲坛视频讲座,给他个中指,这时间安排分明就是给退休在家的老人家的稍微体恤一下上班族好不好!我X……


于是走回去。

听着曲子是V+、唱诗班、以及上一季C场的企业碟子,迷迷糊糊听了一堆在临近家门口的后开始觉得脑子里的声音都能够控制下来了,吃饭——看电视——关门打文。

现在要去洗碗准备明天的午餐、熟悉,其实可以的话我想看一集少盟。


什么乱七八糟的又在做着乱七八糟的生活给我哥缝隙吧,然后一定又会见缝插针的找事干的自己好贱……………………………………………………………………………………………………………………………………………………………………………………………………………………………………6

其实我不喜欢微博不喜欢微博不喜欢微波炉……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