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月》[家教/库洛姆&骸 骸纲 微云髑]  

2013-01-22 23:21:57|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6中心主线的69和96,出现的cp是6927、1896,总觉得这四个人之间可以无限量的拨开来故事。











小时候的库洛姆是什么样子的,她被打扮得很可爱被闪闪发亮的妈妈带去了闪闪发亮的地方被很多人簇拥着羡慕着看妈妈脸上的笑容总觉得混乱的透不过气来,在离开在路上在上车之前在闪闪发光的被照得闪亮的刚下过雨的宴会场的门口她看到小小的骸骸也看到她了。他们之间会有一个人伸手就拉住了对方了手然后再也没有松开来过的,哭泣,就只是因为见到了而哭泣,虽然彼此都是陌生人但是因为女孩而哭泣了,骸也很难过,就是因为有人哭泣了所以心里湿湿的非常非常的难过,好像库洛姆知道他的全部而他也知道库落姆的全部,就因为世界上唯一一个知道自己全部的人在自己的面前因为自己的全部而哭了所以无论怎样都放不下的心情出现了。库洛姆后来被拉开了,她还是要坐上闪闪发亮的车子然后看着车窗玻璃外面的六道骸他站在路灯下面,地上湿透了闪起来无数水晶的光亮,而他站在那里看着她,好像说了什么。

总觉得,不会就这样结束。

可他后来忘了她,她也忘了他,可他们后来还是相遇了,即使后来他们谁都没有想起来小时候的事情。
好像一眼看过去就什么都知道了,


我们很相似,对,很相似,非常非常的相似。



那时候他们都不知道他们彼此是否幸福是否像看上去闪闪发亮,可是心里有一个地方寂寞孤单无助被人牵起了手是温暖的可还是觉得怎样都是不够。就在那个地方,在分开的地方,那里有着我丢失了遇到了又分开的东西。说丢失是什么时候呢?大概是上辈子再上辈子再上辈子那样的很久很久以前。


库洛姆和骸不会分开,六道骸会为了泽田纲吉去死,可是库洛姆不一定会为了六道骸去死,六道骸也同样的不会为了她去死。
大概因为他们是彼此是同一个人,只要一个人在另一个人也一定会在,六道骸大概有一天会跟她说要走了去很遥远的地方,她想了想没有多话,她最后对他说一路走好,要走好,要好,即使是死也一定要好好的,为了那颗心,为了我们彼此在一起的那颗心。



又是很多年以后库洛姆和云雀恭弥在一起了,这个事情好像是一瞬间的事情好像恋爱期都没有就直接被提出了结婚吧,好啊,谁都没有考虑过。泽田纲吉还是在所有他可能出现的地方出现了,偶尔小心翼翼衣着打扮如同很多年前她第一次见到的那个少年的样子但很多时候他会正大光明的从每个人的面前走过去眼神和脚步一点都不含糊,走向无数重门的尽头然后被无数重门锁在了尽头,头也不回的,一点都不寂寞的形单影只。

六道骸在哪里?




在六道骸失踪泽田纲吉独自回来了之后被无数的人问起过,六道骸在哪里?

被不可思议的掰着肩膀摇着逼问着,好奇怪,那些明明从来都对六道骸嗤之以鼻的人。




泽田纲吉走过来


沉默了


泽田纲吉走过去



远远的走廊笔直悠长的,她伸出来手指指着那个变得越来越小的背影,他推开一扇门走了进去,然后那扇门又关了起来。




不是在那里么。


骸大人他不是一直在那里么。





他的心在那里,不断不断不断的震颤着跳动着,在那个人的心里面。





有谁掰过她的肩膀她回头看着云雀恭弥的眼睛。


那么你呢,库洛姆你呢?你在哪里呢。



云雀恭弥眼睛里面的库洛姆
库洛姆眼睛里面的云雀恭弥





没有人知道六道骸后来怎么样了。泽田纲吉从来都没有哭过,他从来都没有为六道骸再流过一滴眼泪,在六道骸在的时候他为他留了多少的眼泪在水牢里面在战场上面,受伤的和囚禁的身影和不变的笑容笑到他都哭了,但是在那之后他再也没有哭过。





那天的天很冷,刮起来了偏北方而来的风,叶子的指引告示着这个季节的逝去和漫长的沉睡的来临,泽田纲吉独自站在树下面就只有他一个人。月亮从云的影子里面朦胧拖着纱雾现身了,只一眼的凝视洒落在他的周身,他笑了,景色骤然暗淡没有了光景世间一切的凝固。



“你看到了吗?”

他回过头来看着库洛姆


“是的,我看到了。”




她伸手指着他胸口的地方戳到了衣服贴近了心脏,跳动跳动永无止尽的跳动。






你在这里,你一直都在这里。


在灯光下面在闪闪发光的街道上面,在我睡梦边缘的纱帘外面,在我看着池水波动的镜影里面,在每一寸我无法触碰到你的地方,你都在那里。





最初的温度是我紧紧地抓住你的时候你冰凉的手,我不知道温度,可是比起妈妈拽我回来的温暖的手,你的手我更想要紧紧地抓住。然后松开,没有任何遗憾了。


六道骸失踪于一场意外的争战,一场黑手党鲜血飞溅出来的投掷在地面上的影子偶戏的战。你说你最讨厌的是黑手党可你还是义无反顾地去了。我知道你会去,你一定会去。



那天的夜里库洛姆睡着了,她忘记了关窗,窗帘的薄纱轻飘飘的抚摸着窗前的椅子和座位上面那本她看了一半反过来放着的书,六道骸的影子定定的落在一边,



月光谢去了。





[ 月 -Over The Moon- ]











OMI PS:

在刚才的随笔写着写着就开始了,这里把它拿出来单独放着以免以后找起来方便,在最后一刻想到的标题是Over The Moon,可那是什么啊?能解释么?
还有没有死那不是重点,他的存在是刻在心里面,大概是这样的感觉,所以库洛姆觉得他在,他在她的身上,也在纲吉的身上。也许因为是696主线的96中心角度所以6927被削弱了,只是存在于一种感觉,以及1896也是,可能是觉得这两个cp已经理所当然了觉得写和不写都一样而且写好象就刻意强调好多余太碍眼了,如果有人骚扰96妹妹18一定会出手,那是结婚前还是结婚后我也搞不清楚但这两个人好像一开始就像是那句以结婚为目的的相遇这样的感觉吧,那69呢?好像他的出现就是要为了把他的一切都给27,全部都给他。他没有给过妹妹任何的东西,因为他们就是同一个人,即使是69为了27付出一切看似很悲惨可是96知道那是他的幸福,也是她1/2的幸福。而69以某种形式存在在27的身体里面,那好像是蚕与茧,只是蚕永远都不想离开茧,消失的找不到的是69的身体,但他在27身上,6927在一起,而且这一次是永远的在一起,这难道不是一种很棒的幸福么?

曾经有那么多的日子69憎恨着每一个可以接近27身边的人,憎恨着自己只是他们的其中之一即使27怎样的告诉他他很重要可是分开的身体怎样要在一起呢,那种疯狂的想要永远的在一起的想法,是27最后实现了69的愿望么?身体消失了,消失了,分开的身体再也不在了,终于在一起了。

————————————————————————————————


[如果有一天爱是徒劳的挣扎,那么放弃了,不再挣扎了,我想让你爱我,以你的方式。]

那天泽田纲吉向着六道骸伸过去手,手指触碰到他的脸庞的时候有一点点紧张,可是很快的,他安静下来了,六道骸望着他,轻轻的将自己的手覆盖在他的手上,握紧。

冰凉的。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