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猎人与兔子》[家教/骸纲 ALL纲]  

2013-04-01 23:13:49|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那么多的人想要得到你的心,可你似乎总是站在一个地方在所有人都能够看得到你的地方却没有人能够走近你的身边。似乎一无所知的样子。
看看你的左边爽朗的笑容和右边的誓死守护,走在前面的阳光里的黑色的蝙蝠和站在你背后的阴影里的锋利笑容。在我看来这一切的一切都虚假得满是破绽,可是你为什么怎样的都无法发现呢。不干净的恶臭从四面八方散发出来包围了你的所在,我是那么清楚地看到了,在我的眼里这一切都无比清晰得令人憎恶。

然而只有我是真实的,你知道吗?
只有我才是真实的,所以你看到我的黑暗你感受到了无比的黑暗,忍不住地就后退了。一步接着一步的,步步后退到死角到无处可逃。
我掏不出来虚情假意给你看让你觉得安心让你觉得我是一个朋友,那是我唾弃的东西。

——————————————————

都说狱寺隼人是个一顶一的高手,从进入彭格列之前那样的年少就足以成为这一界的骨干,不过这句话放在这里就是拿真才实料在说笑来着。他全副武装一脚踏在大楼顶端的防护围墙上面嘴里叼着烟手里擎着望远镜目标搜索到位,空当?对表计时,秒针静音滑动着,临近了临近了,心跳好大声的欢呼着,目标画面的那扇门的把手微微转动,他嘴里的烟蒂在暂缓桢秒低速拍摄画面里面旋转掉落溅起来星火,他看得出了神窍。





………………





[十代目今天也好可爱。]





…………………………



以上为最终总结。







是出门迟到了,泽田纲吉一手抓着书包好像毛线制服里面衬衣的领子也没有翻好的夹在里面了一半,一不小心嘴里叼着的早餐面包掉落到了地上。那是一个无比糟糕的早上,明明放假的日子结果他还是因为考试挂掉而不得不去学校上补习课,都已经惨到这个地步了谁知道偏偏救命早餐还就这样的离他而去了,真是不知怎么的觉得人间疾苦苍凉一下子全部都围着他打圈圈靠着他的肩膀笑了,那些厄运之神们!

所以是时候了,该是英雄出场的时候了!



在望远镜后面的透视镜勾勒起来奇怪的笑容,看起来好像恨劣得满身长满了剑锋的得意盎然。

狱寺隼人也不知是使用了什么方法居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出现在了泽田纲吉的面前,“啊,好巧啊,散步经过了,还有个好巧啊,我好像多买了份早餐面包不介意的话就……”
什么叫做[好像]多买了份,有必要再用一遍好像来标注你真的是偶然经过么,口袋里的高倍微型望远镜要掉出来了啊!

都说透视镜和望远镜不是一个等级上面的。画面后退一直到几条街巷之外六道骸站在高处好像俯瞰着四方的神明那样下巴高挑的,面无表情了。

据说神明大人都是没有情感的,于是不管泽田纲吉在新年的一大清早就去神社许愿过多少次也还是逃脱不了挂课补习的厄运!<——正色!



还记得那天六道骸居然不可思议的出现在了他的背后。
泽田纲吉知道自己再怎么祈祷也没有太大的用处,充其量只是不想让自家的少女妈妈又默默地掉眼泪觉得是她的错才会让小纲总是考不出来好成绩,不过说起来奈奈妈妈的大跳神经真地会这样么?
但是还是祈祷着,因为妈妈笑起来时候的样子是那么得开心,想到了这些的时候,他嘴角浮现出来一点点笑意。
六道骸站在他的背后。

[他双手合十的样子,他闭上眼睛默默不语的样子]

泽田纲吉安静下来的时候和他日常篇的时候一点都不一样,好像是开启了异次元的通道一样令人惊奇。六道骸看不到他的眼睛,他含下去脑袋,后脑勺是毛茸茸的一小团,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摸摸看,非常的,因为一动不动,所以觉得什么都不可能发生,所以觉得怎样似乎都没有关系似的,那似乎是一种本能的脱离了大脑思考的想法了,他差点就伸手上去了,很想要知道,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手感。


秋的某天他回家的时候经过了宠物商店的时候库洛姆站在玻璃橱窗外望着里面小小的兔子在冬天即将到来的阳光里面窝成了一团毛茸茸,很胆小,无法逃走,只是默默忍受着那些人的手伸过去,眼角凝着泪水的样子,那反而惹得女孩子们连连尖叫着[好可爱]。

可爱么?

明明害怕得不得了的样子,女孩子们会觉得那是可爱么?还很眼熟地看到了好像是今天中午来给六道骸送情书的女孩子。

觉得很可爱么?恶劣的觉得害怕很可爱的样子。

那时候的六道骸就那样的站在那里,大概是因为库洛姆没有走他也无意刻意的拉着她走,所以他也默默地站在那里。
后来因为觉得那只很害怕的都要哭出来的兔子很可爱的女孩子们走开了,因为兔子不再害怕的松松软软抬起了脑袋好像看到了什么的样子的时候库洛姆突然回过脑袋望着身边的六道骸。

很可爱,她觉得六道骸知道那只兔子是在害怕着,很可爱。

她觉得各方面的,都很可爱。




柔柔软软的,和很可爱的。


四周出奇的安静的好像那一天他站在玻璃橱窗面前,泽田纲吉背对着他双手合十在许着什么样子的心愿。喧嚣好像粉尘那样吹开来挖掘场上百万年前的尘土透露出来巨大动物的骨骼背脊,一切都庞大得那么的安然却脆弱,让你觉得连被风掀开的女孩子短发边角的婆娑都是不被允许的。

库洛姆是一起来的,很合适的和服小巧的双脚踩着木屐,她小巧的后退两步,再后退两步,直到把他们留在只有他们两个才存在的世界里面,小心的关上了所有的通道。

泽田纲吉许下一个小小的心愿,希望这次考试能够通过不让奈奈妈妈难过,可以逃过假期补课和大家一起出去郊游。

他睁开了眼睛,空气瞬间洁净清凉,风息略带潮湿落在脸上软软的、凉凉的。有一点不可思议,这该是干冷的冬天,大雪消匿一切踪迹。

回头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发现六道骸站在了身后,他就差惊呼出来[出现了],结果还是非常努力的压制了下去吐出来一句“……好,好巧啊。”

左左右右参拜的人群缤纷游移如同新雪落樱沙沙的流淌过他们两个人的身边。

六道骸只是看着他,以一种极为缓慢些许迟钝的视线看着他,然后侧身从他的身边走了过去。

后来泽田纲吉被参拜的人流挟了出去。

后来六道骸斜眼撇过他经过泽田纲吉的那一边,许下了心愿。可大概,他永远都不会说出口。
库洛姆站在另一边好像听见了什么,于是闭上了眼睛双手合十在心口。



听到了,人群熙攘里面压抑进来的声音。掀起翅膀一样的黑色和服的云雀恭弥的驾临。
六道骸闭起来双眼倾听那胆小的声音被怯懦逼迫着说话。

他低声下气的说话,都能够猜出来是怎样憋屈在淫威面前低下了脑袋,他的脑袋低得只看得见头顶,云雀恭弥却笑了,却觉得好笑的样子,是鼻子里出气的轻哼。那是那么异于寻常的笑容,笑着笑着,他的手缓缓的抬了起来,黑色的和服袖子墨一样的在泽田纲吉的面前遮挡起来了天空的光线,雪花醒目的落在他黑色的衣服上闪闪发亮,这一切都让泽田纲吉看得有些傻眼。他的手渐渐的伸向了泽田纲吉的脑袋。
似乎有一种渴望,希望被触碰所解救,那小小的,胆战心惊。


“BOSS”
库洛姆的声音是清泉一样凉凉的,他突然想起来之前许愿的时候四周空气突然清洁凉爽,就好像是这样子清泉流淌的感觉。女孩子的口吻吹动了空气里面的新雪和樱花的碎片,云雀恭弥的凝结一下子凋零纷散开来。吹出了暖风,向阳的温度。
她伸过手拉过了他的胳臂,泽田纲吉一下子愣在那里,四面八方的受宠若惊瞬间向他侵袭而来。




有那么多的人都想要偷走你的心,他们谁都不知道好好的藏起来丑陋的样子,不屑于把一切渴望强加在你的身上压得你喘不过气来。无论你逃到哪里,他们就会出现在哪里。

我看见、我看见,无论到哪里我都一直的看见了。


[怎么的,望远镜里面小小的圈圈,十字中心瞄准了你。]




时间僵硬在那里,云雀恭弥伸出去的手抗衡着库洛姆拽着他的小小的手。




[而这世界上,谁都想要从我的面前将你夺走。]





六道骸突然走了出去拉过泽田纲吉的手就走出了神社。







在这一瞬间,他想起来了哪里看见过的诗句

你是玫瑰、蔷薇、情人的花朵,摘不掉也永不凋谢
是不会老去不会死亡的少年,是永远都存在在我世界的存在

我透过一扇窗,一片许久没有清洗满是泥泞的玻璃望着你

我身在破碎的教堂,背后是神圣的死亡。

你那么的明亮,无法被任何尘埃所阻挡。




六道骸拉着他走了出去,穿过三条街和四条巷子,在路经的第五座珠宝店玻璃窗上落下来泽田纲吉不解和不安的表情而六道骸看起来是那么的焦躁。他想要快点摆脱他,手却死死的抓紧,抓出满手的汗水。

那样的两个人,他们就那样的走来了,说什么接下去都不知所以然的继续着。因为全世界有那么多的人都想要偷走你的心,可只有他,只有他六道骸想着的是不要让任何人触碰到他,那么胆战心惊害怕的颤抖的样子,带走他,那么的理所当然。



后来事情怎么都不知道了,左右手找遍了整个并盛都没能寻到他的踪迹而库洛姆站在云雀恭弥的面,女孩子缓缓的说,“我也好想要一直的在他的身边。”

云雀恭弥一下子惊诧得说不出话来,那个“也”。

原来是我们想要去到他所在的地方,一直一直的,于是搜寻着他的踪迹,好像站在高处拿着望远镜的搜捕,好像挤进讨厌的人群却义无反顾的悲壮惨烈情感,在他的身边,不断不断的回响着。
总以为他该是自己的所有,以为所有的结局一定是自己狂妄的胜利囚禁他脆弱的懦弱,紧紧咬着他的温柔死死的不放。

他快要窒息了,他记不清他们将多少条街巷和路人抛弃在了身后头也不回的。


阳光那么的明亮温和,积雪融化,默默祈祷……



[我不相信永生不相信死亡,这世界上我什么都不相信。可是如果你可以实现他的愿望……不,是因为他相信着,所以我也想要相信一次。]


诚心祈求


[我赌上我的一切,我喜欢他,非常非常的喜欢他。]

他后来没有许下任何的心愿,他只是默默刻出来了自己的心意,刻在无生无死的信上。







有一天又是经过了那家宠物店的门口,库洛姆再次的停住了脚步向着橱窗里面张望着,可是四下搜寻却最终发现那只兔子的笼子空空的,只留下了一块[已出售]的牌子。

“喜欢?”
“嗯。”
“那,买一只吧。”
“可是那只不在了。”

不在了,那只被触摸的时候会吓得瑟瑟发抖的快要哭出来的兔子不在了。


这个时候,从后脑勺传过来了向着这边打招呼的声音,库洛姆回头过去的时候六道骸早就回过了脑袋,而在他视线正前方的地方的是刚好放学的泽田纲吉。他一路跑到了他们的面前好像是一只小小的兔子那样。









OMI PS:

一开始的四个人先后是山本、狱寺、里包恩、云雀,因为后面两个有点难猜所以注明一下~而后面大家都没能找到27是因为69把他藏在了梦境里面,拽着他的手好似在街道上走着,确实在某一处走进了他编织的并盛街道一样的梦境,这样。

昨天晚上把送小石莲的事情告一段落后先来无聊在所有人都睡着的房间里面开了电视机,好安静,正好翻到了Lil Wayne的《How To Love》的现场演唱版,第一句歌词字母出来的时候看着渐渐的合着滑动一样的声音觉得好像阿“有那么多人都想要骗走你的心,可他们都没有这个运气”,这多像是六道骸的自鸣得意啊!后来电视频道不断更换午夜很清静,留一点点奇怪的电视节目作背景声音不显得太寂寞的在本子上写下来了这一篇。

不要觉得惊讶,96妹妹也和18针锋相对的在猎人的组群里面,可能因为和27的某种软弱太相似了,所以很克制,她只会做到不让27被别人偷走,仅此捍卫。
写36习惯了会觉得小27太可爱了,其实69是那么的微弱,占有欲需要宣泄,于是猎人们大打出手单纯得如同少年一般!




或许只是想要偷走你,在被你偷走之后,狠狠地,偷走你。
  评论这张
 
阅读(9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