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回归日 骸篇章 上篇》 [家教]  

2013-05-22 00:46:16|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所喜欢着的人,是爱笑的人,很温柔。他因为温柔而非常的爱笑,却也因为温柔,而总是会哭泣,而我,不喜欢看到他哭泣,因为会觉得心里,非常非常的难过。]

可是当库洛姆那样说着,手指捏在胸口低下去脑袋的时候站在他面前的六道骸却没有办法感觉到一点点来自于她的难过。因为那个时候,他们已经分开了,已经永远的分开了。

于是在那一刻,他感觉到一股来自于他自己身体里面的,非常非常的难过。





他们所居住的出租屋是一幢三层楼的第二层,他们所居住的地方不算很繁荣的地方,但是很美,时间总是定格下来的那样安宁却也不会太安静。房东是住在城里面的,所以房东在离开之前再三嘱咐了出门一定要带钥匙要打理好。这样子没来由的温情体贴似乎是因为来租房子的两个人还太年轻,房东总是忍不住的就称他们为孩子,称呼着称呼着就好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于是在房东离开之前前来打招呼的最后他把手落在了少年的脑袋上揉了又糅,“好好的照顾妹妹,男人啊,是很辛苦的。”


好一阵子的,直到房东走远了,库洛姆回过头来望见六道骸还站在那里表情有些呆愣了,她有些想要伸手去拉他的衣袖,可是当她的手伸了出去的时候却又停住了。


该好好的,该好好的感受了,那是对于普通人来说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了。
骸大人,你知道吗?那大概就是被称之为[温柔]的东西啊。





于是他们站在那样子的阳光里面,从窗户看下去小小的镇子两边相互挨着的房子们将道路挤得狭窄却也因为道路两旁慵懒闲坐着的人们和他们缓和的交谈声而显得人情味十足,随着太阳落下去的时候每一条街道就像是海底的古堡遗迹那样被影子的海水所包围着,笼罩着,沉没了,睡去了,几百年几万年都不会改变的那样子,而他们站在窗台旁边看远方的地平线上小小的光点的坠落。一刻哑语无声。



而六道骸此刻靠着窗户旁边的座位上感觉着绿皮火车摇晃的节奏神情松散的有些恍惚,突然想起来刚刚来到这里时候的事情,总觉得一下子就到了现在那样的飞快,而有时候又会觉得,好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只是他手上裹着的绷带以及藏在里面的不适感还在隐隐的提醒着他一些带着锋芒的事情。
其实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昨天忍不住就一手握上了对方向着他捅过来的刀子,这有点好笑,照理说他应该能够简单避开,能避免自己受伤就应该尽量的避免,可是一瞬间好像有种想要逞能的情绪,特别是在看到对方亮出来的是刀而不是枪支或者更加先进一点的武器的时候,身体里面的一种本能就在那一瞬间被激了起来,他突然想起来云雀恭弥,他歪着脑袋有点想不通了,他不会是染上了和云雀恭弥一样的近身战兴奋体质也不管不顾的兴奋于血管里面的涌动了。

在离开之前大家都留在彭格列总部的时候似乎总是会听见云雀恭弥说[真无聊阿]。小鸟落在他的面前却不会害怕,明明只是见过几次面却因为说是家族里的人而一幅熟络的跑上起来打招呼想要攀谈。可云雀恭弥依旧只是云雀恭弥,他从所有人面前走过去眼神都没有正眼瞧过一眼,似乎所有的东西在他面前都是不存在的。

[什么都没有,真无聊。]那时云雀恭弥趴在窗户边上,而他恰巧从他的身边走过去,突然的,云雀恭弥好像感觉到了他的出现而转过了脑袋,而下一刻,一件让人觉得非常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他笑了,在无数个百无聊赖的日子里面他突然笑了。

“六道骸,你不会觉得无聊么?”



那天下午他们两个几乎铲平了河岸边上所有的杂草,然后两个人都仰倒在草地上面。失去了藏身之处的小虫子跳上了他们的衣服膝盖,然后伴随着夜晚的降临开始了只属于秋季的盛大狂欢之中。不可思议的,渺小而巨大的虫鸣声里面,云雀恭弥弯着腰站了起来。尘土从他的身上掉了下来,脏了的脸庞乱了的头发皱了的西服,远远的地方,寻找过来的库洛姆看见的却是两个打完了架的男孩子,一瞬间的,让人想到了很久很久很久的以前。


“你,要留在这里到什么时候?”

他丢下这样一句话转身就走了,他走过库洛姆的身旁,她看到他黑色宝石那样剔透的眼睛,是少年的眼睛。而六道骸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很久之后,远远的影子是六道骸站起了身身后跟着库洛姆回去了,空荡荡的河岸旁边是彭格列的私人地盘,而他们被圈定在无人空原里面太久了,已经久得忘记了世界并非只是如此而已。



[我喜欢的人,是非常非常温柔的人,却因为太温柔了,所以总是忍不住的就让自己后退了,屈服了,放弃了。因为始终是希望他快乐和想要留在他的身边看到他快乐,被这样子的想法所困住了。你说,这是不是就是因为喜欢了呢,骸大人……?]


在云雀恭弥离开不久之后泽田纲吉下达了解散守护者的指示,而在那之前六道骸曾无数次的站在他的面前想要告诉他自己要离开了,可无数次的,他都失败了。







他下了火车,他习惯性的伸出右手去提行李箱却再看见自己缠着的绷带的时候下意识的改换了左手。
到底该有谁来告诉他这到底是因为害怕了还是疼痛感开始回归了?

在离开泽田纲吉的大半年之后他突然发现自己变得更像一个人了,一个[活着]的人。



空荡荡的房间,便签纸压在花瓶下面,花瓶里面的鲜花早已干枯的无法分辨原来的颜色了。


[我先回家去了]



留言人和所留给的人的名字都没有写明,库洛姆所暗指的能够回去的[家]也只有一个地方而已,而[先]这个字的意思是看这留言的人也是要回去的。这再明显不过了。


六道骸从来这里的时候就没有带行李,于是他回头就匆匆的离开了,什么都没有带,行李箱孤单的站立在那里,只留下最后的那片日落的光芒和无数影子的海水逐渐攀升埋藏了整座小镇,而他们的离开,谁都不知道。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