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礼物》[家教/库洛姆中心] 96日贺  

2013-09-05 21:32:02|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给亲爱的妹子

 

礼物

 

 

 

 

 

 


当我走进这间房间的时候有礼物摆在桌上,是包裹着小碎花纸质包装外面又包裹了一层透明的印着花边纹样的包装的小礼物,暂且把它当做是礼物吧,它上面打着隆重的蝴蝶结,对了,就像是“松糕”<——这种东西就字面看来的样子一样。用手指点过去,包装纸发出很快乐的细碎的声音。


房间里谁没有,无论怎样的,沙发、地板、铺设一半的地毯、门把手的金属反光,这一切的温柔,我说不出来的感受到了。

 


我,库洛姆·髑髅,今天,23岁了,在这个从未想过的的地方,已经居住了6年了。

 

和大家在一起。

 

 

 

 


机场的时刻表不停的翻动着,所有人忙碌走动着眼睛抬在半空中虚无诉说不对接视线,这大概是一个非常忙碌的已经连说话和认真地看着这两件事情都必须分开在不同的事情上面完成了。女孩子看着,视线焦急却没有说话。

有一点紧张,手指拽紧了都快贴到下巴口越过了心脏的至高点,于是她就这样子说不出话来了。


[好可爱]
有人群里面的视线,在一步步错综复杂的人群隔离里面被割断割断阻隔成无数画面的分镜。

 

侧面

32度侧面

67度偏向背面

 

背面……

 

 

时刻表刷的一下翻牌女孩子头也不回的挤进了拥堵人群的中心,不见了。

 

 


[你轻巧的脚步点地是否从来就没有想过回头?]

 

[你总是会去向你深爱的人的身边没有任何疑惑。]

 


[你大概不知道什么是背叛不知道任何的该是存在在这世界上必然的悲伤的事情]

 

 

 

然而她似乎曾经坐在某张椅子上面双手紧紧地拽着衣角低下去了头没有默认也没有反抗

 


你的世界是那么的安静,安静得只听得到一种声音。

 

 

 

 


三天前的下午库洛姆接到了电话六道骸说他要回来一趟顺带沢田纲吉也要回来一趟其实明眼的人都知道明明是六道骸蹭饭了沢田纲吉的便宜才回来的,你以为有哪个老板会跟着保镖到处乱跑的。顺带一提他现在的名号是保镖,保“表”或者“表”保而已,表面意思而已。

 

 


“欢,欢迎回来!”

呀,她怎么低下去头了呢,可是这样正好,六道骸正好可以摸到她的脑袋。长长的头发垂下来,怎么的,她笑了,笑的眼泪掉落下来了。

沢田纲吉站在了后面,手提箱乖乖的立在他的旁边望着他,而他望着他们两个,哎呀哎呀,不好过去呢。

 

 

 

“今天回来是有特别任务的。”沢田纲吉递过来牛皮纸信封看起来事情非常严重的样子,在妹子接过去信封的时候一句话也同时被递了过来“这件事要麻烦库洛姆了”

“诶?”
她愣了一下几乎没意识到自己发出了这个音调,可抬起头来对上的却是沢田纲吉比之前的声音更加要来的认真的表情让她最后终究也只发出了这一个音节就猛然刹车了。

黄灯跳跃,最近的交通法规是黄灯跳时通过也等同于闯红灯,于是黄灯跳红灯续续断断等同于等了两个红灯(就心理上的),而对库洛姆来说如果沢田纲吉的认真是黄灯那么回过去脑袋坐在身边的六道骸的认真就真的是红灯来着了。

要开玩笑的话那该说的是[你们吃错药了对吧],但事实上妹子说的是“真的要我去么?”

 


接下来就没声了,真的没声了。沢田纲吉他坐在前排副驾驶座上,他从反光镜里面对视上六道骸的表情于是反观到他自己的表情大概和他没差多大……保持沉默,恩,保持沉默……恩

 


滚你的和六道骸呆了几年信誉程度猛跌到连妹子都不相信了的地步,所谓人生啊……

 

 

大概就是这样砸在一个人身上就毁掉一辈子了。

 

 


库洛姆终于不再纠结了,她撇过去看窗外,六道骸的身影也印在窗户上面望着他,可是她好像没有看到的样子,街灯穿梭过去有些人群熙熙攘攘的,她看得出神,看到了那年她第一次离开日本时候的样子。

 


————————————

“要带些什么么?”六道骸看了一圈黑曜中心似乎不收拾要比收拾来的顺眼。堆在角落里的东西总是杂乱,零食和昨天吃的便当盒子,换洗衣物放在唯一站着的但也是躲在角落里的柜子里面,于是外表破破烂烂也就没人想起他会是杂物之外的什么东西了。

“喂,想好了么?”

 

 

“啊,恩……骸大人,我……可以回家去一次么。”

 

[骸大人,我们是不是不会再回来了?]
那天六道骸正式的告诉库洛姆他们要去意大利了,作为彭格列的人。六道骸的口吻什么时候也习惯了,在说到彭格列的时候不会刻意去显示他的敌意也不会再用黑手党这个词来呛人。他那天说话的口吻是随意的漫不经心的却又好像理所当然一样,他是坐在沙发上面懒懒散散的,库洛姆是站在她面前侧边一点茶几边上好像一个侍女娃娃穿着繁复的蕾丝内衬的蓬松短裙和领口上系着丝带的衬衫,六道骸告诉她不必总是站着和他说话,但她好像习惯了,就好像习惯了从来都没有开口提过家人那边的事情。


“就是总觉得,应该回去一次……骸大人,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应该了……”


她哭了,说着说着的时候眼泪突然的就落了下来。六道骸捏着一只手,他非常的想要伸过去擦干净她的眼泪,可是她没有擦,这就好像是一定要落下的泪水和一定要回去的这种想法突然间的就冒了出来,于是措手不及了。

 


一些日子之后沢田纲吉在机场看到的库洛姆是笑着的,她第一次伸手一手挽着六道骸的胳臂一手拉上了沢田纲吉,“走吧!”她好像很快乐的样子,一路说着意大利的这样那样从网上查的资料,她从来都没有一下子说过那么多的话以至于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她现在的这个样子。

 


那天她哭了,六道骸从沙发上面站了起来拉上她的手就往外面走。十二月飞雪的日子,搭电车换了好几辆一直去到了很遥远的好像再也无法回到原来的地方的地方,六道骸一路拉着她的手,进出站台走出地下,瞬间刺眼的光亮猛但抬起头却发现飞雪在灰蒙蒙的天空下着,陌生的地方,都已经不记得拐角口的那家24小时便利店是不是还在那里了。脑袋里猛然发出车祸时候剧烈撞击的声音,刚刚经过的邮筒上面还留有当时被撞击出来的凹陷,那只小猫贴着邮筒边上流出来半个身体和脑袋的样子,突然间的也鲜亮了起来……


 

那天音乐课上老师打着拍子的节奏

 


舞步的节奏,让人觉得很愉快的旋转,世界在旋转里面被拉成无数线条围绕在周身



 

猛然撞击

 

 

因为不知道要怎么停下来才好

 

 


 

 

第三个岔道口

 


她站在那里像个傻瓜,单薄的衣服和空气里的飞雪,六道骸没有感知能力,库洛姆在发抖。

 

因为天气太冷了
因为忘记穿外套了

 


因为,这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施工现场全都是陌生人,他们两个也是这里的陌生人,被所有这里人用陌生的视线打量着,来来回回的。

 


库洛姆低下去了脑袋一直忘到脚尖上面的积雪,六道骸却站在她的身边抬头望着已经被拆得满地碎屑的地方突然笑了,他侧过去脑袋把库洛姆的手又我的紧了一些,他呼过去的鼻息是温热的,“我想起来了,意大利的冬天比这里还要冷,一定要记得带外套。”


工地上面敲打的声音,一块巨大的坍塌掀起来灰尘,四周躲避的人们在经过这一段道路的时候都用上了跑的,而他们两个站在那里相互对视着,六道骸的眼睛里面有笑意,那种笑意会融化在空气里面然后传染给看到了他笑意的人,于是在呛人的灰尘里面朦朦胧胧包裹着两个人相互握着手对视的样子。


那看起来像是笑了,没有被任何人发现的秘密。

 


她后来都没有哭过,在机场拉着六道骸和沢田纲吉的时候是笑的,她后来都没有再哭过。

 

六道骸问她有没有什么想要带的,而她终于想起来了有什么要留下来的,就好像此刻空洞的黑曜废墟最后一块窗户玻璃的碎落不低寒风,它守住了最后的温度,然后也终于的,再也守不住了。

 


——————————————————


按泽田纲吉的口吻来说就是明天有非常非常重要的任务


总之就是沢田纲吉不可能让六道骸来做他的女伴去参加宴会(没说六道骸不同意来的)

“总……总之不会很危险的。”沢田纲吉终于意识到他的表情给妹子的心理造成多大的阴影创伤,“喂,六道骸你给我说句话啊,你别只会笑啊!”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终于笑够了,“不会很难的,库洛姆绝对没有问题的”他一边走过去轻轻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女孩子呆若木鸡的依旧杵在那里纠结各种各样的为什么的问题全然没有意识到眼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快点把你这个毛病改掉,要是被别人看到了库洛姆就嫁不出去!”

“他嫁不嫁得出去我是不知道的,不过你就别想嫁出去了。”手指勾过来附带笑容堪比数字六的英文发音

“我为什么要‘嫁’出去啊”

“你懂的。”

 

 

 


她推开门,整个房间里面谁都不在,所有的摆件陈设都被打扫干净的在空气里面闪闪发亮,头顶上巨大水晶吊灯,谁都没有的舞会,她独自盛装出席好像偶人被摆进了玩具之家,有漂亮的家具可爱的宠物,水晶鞋和红玫瑰,在大厅里面把裙子旋转成一朵绽放的花朵,猛然停下,欠身礼,没有人来拉起她的手,她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着巨大的礼物盒子。

还有躲在盒子上面蓬松蝴蝶结边上的小小的纸条——打开我。

 

 

 


最外层的塑料纸,小心拨开,沙沙的声音好像雪花堆积起来又被风吹起了,北方的雪像是白色的透明的会发光的沙子、像是白银的碎屑、贝壳的骨灰、月光的粉末,它好看得让你忘记了孤独更寒冷,只是痴痴的让自己沉浸在里面被大雪淹没堆埋。打开来第二层纸质包装,雪花的山脉轰然倒塌被巨大撞击摧毁开来。于是紧接着,盒子再是盒子,方形盒子里面有心形盒子里面有圆形盒子里面又是方形的盒子。满地的堆满了包装纸和各种各样的盒子,它们真的是堆满了,从她的脚边上蔓延出去都快变成一座小山了,裤库洛姆有些纳闷她等一下要怎么从这堆包装里面走出去。


怎么还没有人来呢?boss不是让我先到这里来等的么?为什么我是一个人在这里呢?不是很重要的只有我才可以的任务么?

其实是很兴奋的,听说自己有任务了,她来这里这些年来几乎都没有出过什么任务充其量就只不过是过来留学而已,她都快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而过来的了,那时候是很开心的,不知道为什么离开“那里”的一瞬间自己居然会觉得那么的快乐都已经不是自己了。可是在学校里,在课间在午休、在她走在学校里面和走出学校的时候,当她看着大门,她突然间发现她自己该去做什么。今天的课结束了,然后呢?然后呢?

 

那个时候是怎么想的呢?

然后脚步为什么动了呢?

 

小小的盒子,终于只有小小的盒子了,她却不敢再拆开了,她的双手捂着脸,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了。

在大大小小成堆的包装、丝带里面,小小的公主被围在了里面不知所措的疲惫的跪坐在了地上。

 

 


我,现在,为什么在这里?

眼睛全面的废墟已经没有办法再辨认出来形状了,勉强认得的是脚边上那块一面涂着石灰的石块,那好像是客厅里面去年粉刷的薄荷绿色,但是它却也变成了灰蒙蒙的颜色了,她的“去年”到底是多少年前了呢?

 


小小的公主的发条慢了下来,越来越慢了下来,金色的钥匙好吃力的终于要走完最后一圈了,终于……

 

 


手腕上面有温柔的温度

诶……?


她从指缝里面看出去,好像大家总是喜欢从细小的缝隙里面去偷看玩具屋的里面。


金色的大厅,水晶吊灯晃动的影子们相互碰撞出来好听的风铃声,挂在镂空花纹椅背上面的外套……谁的外套……

 

[意大利的冬天比这里还要冷]
谁说过一定要记得带外套的


指缝里面还有一个人的人影。六道骸轻轻地蹲到了她的面前轻轻地拉起来了她的双手,有一只手上还捏着那只小小的盒子,“不打开看看么?”

他眼神温情像这灯光的温度,这里是比她离开的地方的冬天要更加寒冷的意大利,是这样的,应该是这样的。


轻声催促里面,她小心翼翼的打开来最后一个小盒子,小纸条安安静静的躺在里面,她轻轻的打开来……

 

 

满世界都是手拉礼花纷飞纸带的飘洒,无数闪闪发亮的纸屑像是雪花,是缤纷色彩的雪花。她抬起头来看到天花板是金色的,二楼的檐廊上面大家都站在那里望着她,那张小纸条就像是魔法石的开启指令一样在一瞬间启动了全部的开关,音乐、人声、欢快的声音,沢田纲吉趴在二楼的栏杆旁边看着抬着脑袋往着自己的库洛姆。

 

“生日快乐,库洛姆。终极任务,开始咯。”

 

 

 

 


她轻轻地捏起那张小纸条把它靠近了胸口,她好像听到了那张小纸条在她的心头说话了:

[生日快乐,我们的小妹妹。]

 

 

 

 

 

“任务,会好好完成了!”


她哭了,因为笑的太过于热烈而哭了。

 

 

 

 


OMI PS:

怕忘记给96日的贺礼,其实我都不记得96日是不是妹子的生日了,我总是在大家提醒的时候才想起来是xxxx的生日了呢。前天在手机上面翻日历看到了96日想着今年写生日贺吧,结果今天突然想起来才发现自己好像先前又忘记了。先打下来,在开头的时候还不知道要写啥就开始了到结尾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在些啥(你够了)。

又是梦幻的场景了,玩具屋里面的公主妹妹坐在地上拆礼物盒拆了满地被包围了,然后骸大人很王子殿下的闯了进来。今次骸纲只有两句话但一定要表现出来点这个意思的啦!

总之,妹子生日快乐。

(其实生日贺我从来都想不出来要送什么好所以总是送小纸条,再下去会腻掉的,下次一定要想点别的,比如说欧洲十七国游啊~欧洲到底几国啊……总之横扫拉斯维加斯赌场这个老梗我一定要写!)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