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家教/骸纲】《缄默》  

2014-11-16 21:50:48|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知道么我有时候真想咬牙切齿的对你说我爱你但是我却得用平和的口气在很长一段时间的消磨之内把自己匀和成和你同等的人和你说话。
你永远在我的心的上头刺痛我,叫我爱你却没有办法说爱你。


别离开我。



秘密的约会








沢田纲吉不认得新来的街头人员,据说他来自北方,呃,不是俄罗斯或者加拿大,是意大利的北方。他没有见过那个接头人员,某一天信件飘进了窗户里面,他拾起来,歪着脑袋认真仔细缓慢拆开,纸张撕裂脆弱,台灯前面尘埃沿着撕裂的地方迸裂好像宇宙初始的爆炸。

——致亲爱的彭格列十代目,明日您所要出席的……


内容清简明练你被暗算了噢,在叉叉叉地方有叉叉叉的暗中作梗叉叉叉叉叉叉叉。


他站台灯旁边愣了一下。





温柔的条件反射。







之后每每有什么状况就会有信件被塞到他的窗框底下花盆旁边,干不透的巷子口一个陌生人走过来掉落了什么东西他在明黄的街道上面却突然伸眼看得到暗巷谁说他的眼睛只能看到规划好的圈圈叉叉。他有小孩子的不安分,一脚踩过路灯的范畴回头守护陪同的人员在昏暗里面寻找他的光亮,他指甲上面错落反光折射对面水晶灯塔的巡视,“我很快就回来。”


心情不大好,有种想要抽支烟的悲凉感。

“不好意思,我没有带打火机的习惯。”

焦距调节一下黑影手里面那只没有被点燃的烟。





“你最好站在那里别动。”




于是他听话的站在巷子里面两边的墙壁攀升在左右高耸扎入天空似同监禁了月亮的余光。他有些不知所措。他的手里捏着那封在巷子口捡到的信,他站在那里如此确定。

“我一直都想要跟你说一声谢谢。”
对方没有说话。

“您给我了这么大的帮助……”
对方还是没有说话。



接着说,再接着说。




“我要怎么感谢你才好?”


“你问我?不问为什么要帮助你么?”


沢田纲吉小声惊讶,一下子就回答他了“不是应为我看起来比较可怜么?”

他要笑到蹲下去数地上的蚂蚁了。




后来对方突然没有了踪影,他突然之间有了一种不用再站在原地等待的感觉,或者说他觉得自己不想要再站在原地了,来不及了,他跑出暗巷站在宽阔的码头上面,柔软的风,那天他依稀记得那个人离开的地方被柔软的海风包围着,是柔软的夜,水晶灯塔的灯光从背后打来,旋转,带着一种致死不渝的凛冽,旋转,整个世界在忽明忽暗里面温柔。

他站在原地手里捏着那封信。后来他拆开了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灯光下面沿着拆口撕裂喷泄出来纸张的灰。他细细的看,好像夜空中水晶灯塔的碎屑。




他一直收到他的信件,在屋子里面在屋子外面,在他常去的地方,也在他不常去的地方,和咖啡店老板点头打过招呼对方走到门外把营业中的牌子翻了过来推一把在吧台边上调情的情侣“你不觉得对面的那条巷子更加方便做点别的事情么。”

沢田纲吉坐下来,背后的人把他的帽子、外套笔挺的单在自己的胳臂上,他仔细端详菜单一句好看的手写字体,抬头看到客人已经到了。

“你先请。”
他递过去菜单。





没有来得及喝下一杯咖啡,是因为阳光过于明媚了的关系吧。让人忍不住双腿自个儿的想往外面走了,先把帽檐拉下来一点以谢幕不曾开始的剧目。关上门,不要让味道飘出来玷污了街道。


他始终是没有见过那个陌生人。

因为一时过于迅速也过于纷繁复杂,整个过程好像小钢珠不断弹射触碰到了闪光灯于是眼中所能看见的就是不断闪烁的闪光灯——低垂的吊灯,情趣延绵蛛网扯断在半空中,他看到一双忽明忽暗的眼睛。


[谢谢]



似乎不该感谢一个凶手。






沢田纲吉有一种被近身紧贴的错觉,他坐下来就会有人为他拉椅子,他抬手东西就会被送到五根手指中间细腻捏好并拢轻轻松开。午安,亲爱的。附带一声。


那是,非常悦耳的声音。





曾几何时他觉得很难受,所有不安感缠绕好像停不了的雨夜从干旱之中呼唤而来却怎么都没有办法送回去直到眼睛睁开来四周已是汪洋他站在孤岛里面,潮水泛着眼泪的咸酸味道一半新鲜一半过保质期大半辈子,他觉得双脚被腌制得脱水身体里面的液体不断的外流外泄榨干了他身体里面所有的东西。


悲伤情绪流失的最后他干瘪得被风一吹就没有了。

飘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




他半夜里醒过来侧眼看见窗户底下的信件被晒得发亮,他感受到眼泪的湿润,于是突然间笑了起来。





我可以跟你说话吗?
我想要跟你说话
我觉得可以跟你说话
你愿意听我说话么?


窗户边上的人没有说话,背后墙上都能够传过来沢田纲吉说话时候的轻微震动。














四月是一个最荒谬的季节,所有的植物生长出一种姿态,他穿梭于其中,左右的生长快要掩盖了他的踪迹。

他最近老是被沢田纲吉发现,一被发现对方就会没个停的和他说话,但是他一点都不想和他说话,沢田纲吉说着说着他就不见了,要么就是闭着眼睛靠在墙面上,沢田纲吉靠在墙的另一边。

大概是一个人说不下去了,他突然问他“你到底是为什么帮我?”



对方良久的回答他“不过是一个游戏而已。”








三天之后他们要回一趟并盛。沢田纲吉一直都瞒着妈妈只说是海外留学,他也不想要骗妈妈的,但是既然妈妈都相信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明明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会有跑出去留学的可能。

东西全部都收拾好了,他回头看了一眼落地窗户,“不知道关好了没有”

他终究是没有回头去确认的,好像假借某种可能的心思。







于是,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所有死去的人的人,所有不该存在的人,所有的枪口,所有的指向。
黑手党挑起事件连警察都没有办法阻止,枪声枪声枪声,尖叫声,枪声盖过尖叫声。

他站在一地血泊里面看着四周空无一人的候机大厅。有一种脚步声走了过来,沢田纲吉的心里绽开来一种发毛的痒痛。







“你问我为什么要帮你。”


要让所有的人都死得干净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把他们聚拢到一起来,而你就是那最好的诱饵,彭格列的美名像发酵的蜂蜜和炼乳。


“把你当诱饵把所有的砸碎全部都吸引过来实在是太方便了。”



我只要围着你转就好,围着你把围在你身边的蟑螂臭虫全部都解决掉了,“要你命的人我全部都要他的命,而最后的,彭格列,我要你的。”




他的手轻轻的放在他的枪口上




“你要我的什么?”





枪声,落了下去。











我不想要和你说话
我说出来的一定是谎话
我不想要听到你说话
和你一说话我就想要和你说一辈子的话





有时候六道骸会突然就愣在那里,和沢田纲吉说话仿佛是一种空间与时间的错乱,他好像跟他说了无数次的话,沢田纲吉好像也跟他说了无数次的话,可是他们两个之间没有一句话是交汇在一起的。于是他在脑子里面将所有的话语拆开拼接成不可思议的话语。




你要我的什么?




……什么









——————————————————————————————

OMI PS:

所有人都死光了,就剩你们两个了。正好要回老家不一起么?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