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家教/骸纲 白正] 四幕剧  

2014-12-05 13:34:30|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那简直是一场灾难。
床上的两个人完全没有云雨之乐充其量有的是虐而没有恋,没有面对面看得到眼睛的温情连个慈悲地吻都没有。攻方只是将受方压倒在床上神情的高亢不如说是赞美着以下犯上的姿态。被他压在身下的那方吃痛得看得出手指那惹人怜惜的颤抖却没有做任何的抵抗的挣扎,肆虐者看起来依就暴行玩得尽兴。画面流动死角的一秒钟他突然掰过对方的脸在一秒零几的对视之间只看到对方眼角的泪水在望见自己的一刹那跌落了下来让人忍不住一口咬下去只听见“啪”的一声。



二、

从显示屏偷窥简直是某人的绝技了。显示屏里的两个人演的惊心动魄某人跟着其中的每一个片段一一点品做出相对应的惊讶与惊讶的姿态。你就听到他在那边喃喃自语磨嗫着声音这样都可以、玩去哪都看不出来吧,平时是多么高洁的人,呵、真有手段。
在画面之中唯一将要引上温情段子的地方那总是逆来顺受的小猫突然伸出爪子拨开了对方 连看的人都不经皱起眉头。
“你说他们那到底是有爱还是没有爱?”
所有人都推说他们两个有私情,快点去看狗仔队新鲜出炉的偷拍照,这个角度哪个角度全方位无死角,那种不经意间就要流露出来的小手指碰到小手指的浪漫情愫,不要说那是偷拍角度什么的简直太无趣了。
那小手指轻轻触碰随即分开来了,一方的镇定却撇着眼角去看对方故作镇定的姿态,笑了。
“他们两个平时看起来是那么的融洽,简直就好像是……”
是[初恋]吗?那简直就是初恋啊。

他定神去看那摧残的画面怎么都找不到那小手指轻触之间的微弱波动,于是他身上的跌进了椅子里面又开始漫无目的的说话。

“他当时跑过来和我暴打了一顿到后来跟我说想要和我做好朋友,说他跟他的上司全部都只是在别人面前演戏,演到最后他自己都快要分裂了。我一点都不相信他哦,像是他这种人分裂不就是家常便饭么,居然还跑过来骗我真是害得我各种伤心。”他继续吐苦水,苦涩的把身子侧向了右边却一脸撞上了文件夹,抬头向上追溯,他的助手推了推眼睛眼睛瞥在别的地方之一不去看显示屏上的画面不要跟他同流合污。

“虽然无论怎么看都是那么回事可是你不觉得蹊跷么?施暴的人要以暴虐的方式来展示他的憎恨可是他却不敢看对方的脸一落泪就忍不住想要去吻他,而那受罪的人虽然对于那种讨好完全都不搭理但是你所有谁会把对自己这样的那种人留在身边啊。”

实时画面不断播放着成为了背景再回头画面只剩下了无尽的纠结与缠绕,喋喋不休的演说家也倦了,无趣的关上显示屏。他在纯白如昼却没有任何窗户的房间扯开来四肢撒娇。

“你说,心为什么就不在一起呢”




三、

从一开始就因为自己被自己的心左右得只看得到自己想看的东西罢了。



计划暴露。



这世上有什么可以阻止六道骸挡在沢田纲吉面前的呢?
白兰手里的枪已经没有子弹了。这里是大家用枪来决一胜负的又一个平行世界,他突然很后悔自己怎么会遵守泽无聊的规则,“早知道真该去问我自己借指环和匣子”但是他没有后悔,他似乎是一个连后悔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人了。

来说说不会后悔的好处。不会难过不饿会被过去所打败,对了,对于白兰这种人从一开始就因为有无数个未来所以无论那一个未来的他死了一点都不重要。

他觉得自己就是一分母,然后暗自又有那么点忧叹了起来。


“骸酱不觉得我们两个很想死么?你在无尽的轮回里面活着而我活在所有的世界里面。

他们两两相对身后都站着各自的人


“如果方式你用这个借口来骗我我一定会深信不疑的。”

拜托不要在这里深情,六道骸听得不爽得连抡着枪的手臂都开始向他反抗了。他用眼角确认身后,沢田纲吉还在。它小巧的柔和的不安地有坚定的……他用所有温情的形容词、在更多更多的,他想要用所有赞美堆砌城墙把他隔绝在这讨人厌的世界之外他才好安下心来结束这游戏。他必须要结束这游戏了。

枪声,年轻的十代目闭上了眼,十字划在胸口。



[你说所有的劫数到底是什么?]



是当时站在身后沉默的不像话的那个幼稚一头蜜桃橘子酱颜色头发的扶手突然抛出来挡去了子弹还是向六道骸这种人总有一天也会被一个人捏得死死的操起来他不熟悉的真话说得幼稚而单纯脸小手指都在嘲笑他。
篇章开头的那句话是怎么说的?


白兰所不相信的只是:

心一开始就是因为被自己的新左右的只看得到自己想看的东西,罢了。




哪里是心不在一起,明明连生命都早已连接上了彼此的血脉。








四、



几个月之前入江正一送来了白兰准备暗杀纲吉的消息。几个月之后他们两个被白兰计划失败之后一系列的骚扰行为搞得连两个人一起吃饭的机会都没有。


他们打电话。


“正一真厉害,叫我就算知道那是麻醉枪也一定会怕的要死的。不过这么一来的话白兰就更不会怀疑正一了。真希望他不会有事。”

他们继续打电话。

“你以为他是故意的么?”
“呃,你说什么?”

他们还在打电话。

“……我说真不好意思第一次就让你留下那么糟糕的回忆以后我一定……”

他的电话被猛烈的挂断了。





从现在开始,不管是坐在病床边上不知道开口要说第一句话是什么才好的人还是被挂掉了电话的人。这是一场漫长的柏拉图,人生未卜。














OMI PS:

晚上出来的梗总是很奇妙的,等到了大白天窗户外头都是阳光明媚再来录入简直就是一种受罪。
人一暖和了就觉得精神起来了,最后窝在被子里面语无伦次的写了乱七八糟的东西。其实这就是一蠢情闹剧,第一幕的不叫肉。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