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告诉你哦,其实……”[6927]  

2015-11-27 23:11:10|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骸惯例的跑去纲吉家爬窗。他先在楼下等了一会儿等到放学做功课为名家族组全部都走出他的家门有人怀疑树上的声音不是麻雀窝里的动静被这么一提纲吉觉得有点冷,最近降温了。骸又等了一会儿,灯一盏盏的熄灭那些亮光总是压得他呼吸不顺畅后背好像被人用胶水风干整片僵硬焦虑得从那层死甲下面蒸闷汗水。他现在能够感觉到风在他的四周穿过他坐在树杈上像是被风托起来。小小的,暗淡的光线。房间里面幽暗而使得这点光亮很醒目。纲吉窝在被子里面背对着窗户开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滴——]

手机打开照亮骸的脸幽浮在空暗之中。

[你有一条新短信]

 

 

>大家都回去了突然就觉得有点空荡荡的,你现在在哪里?
>沢田纲吉 21:19

 

 

前篇>>>>>>简信
———————
后篇>>>>>>纸杯通话 

 


半夜里所有东西都睡了,一个人窝在被子里面只开着手机就好像身处在与平时截然不同的另一个又温暖又安全又孤单的世界里面。手机就像是为了要把同样都身处于这种世界的两个人连接起来把孤单排除在外让这样的一个世界变得完美而存在一样。

两个原本各自独立的空间被接通了。如同小时候拿着纸杯电话一样那么脆弱又独一无二的连接起来了。

连接起来了。


应感动而莫名的想要哭出来,眼泪落在那根幽浮在空洞之中连接着两人的线上。

骸听到了那种声音。
那是在一个梦里,他还是个孩子的样子,他的面前有一扇窗户窗户里面有着另外一个孩子,他只是确信并没有真正的看到过那个孩子,但是他非常的确定。
有一天他自梦中睁眼看见紧闭的窗户缝隙里拖出了一根蛛丝一样的线他沿着线找到了被风吹得摇曳的一只纸杯听筒。他好奇的把听筒放在耳朵边上。什么声音都没有,他低头看了看一直垂到地上打了好几圈的线起身向后退,向后,不断不断的向后一直到线条紧绷他再次将听筒放在耳朵边上——


“今天是梦历1314年11月27日,今天我还是一个人在这个房间里面……”

房间里的孩子用这种方式每天像是日记一般诉说每一天的自己。

“我觉得一定还有另外一个我好好的生活着所以在这种奇怪的地方我一个人也能够正常的生活着也不会因为寂寞而难过,这世界上一定还有另外一个我无比幸福的生活着然后源源不断的将这种幸福灌注到这里的我的身体里面让我能够好好的生活着,但是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在这种地方生活着不饿也不渴什么都没有也没有关系,连一扇窗都没有。”


骸的面前有一扇窗可是窗户里面的人没有那扇窗。他看了看那扇窗心里觉得信誓旦旦起来,一定。


骸今天午睡的时候又来到了这个空间今天他没有看到那只纸杯听筒更加没有那扇窗户他大概明白了如果那个人真的和他说的有另一个他支撑着这里的他那么这个人肯能和他一样自梦里穿梭在不同的世界里面,好像钻进被子灯关上的一瞬间,空间置换。

隔了一天,他打算让对面的家伙知道他近日来的偷听行为,他拉了拉听筒。


手心突然一松,是对方松下了听筒。

他就这样子等了好些时间,他坐在地上看着那只听筒有点不知到该怎么处置的好,他好像身体变成小孩子连心和脑子都变成了侏儒般胆小。这是他的错,他肯定吓到对面的家伙了,听声音似乎是和自己差不多的小鬼,但是整天躲在房子里面的小鬼肯定比整天野在外面的他要来得弱。

他拉了拉那根线,地面上沙土留下一条笔直的沟渠。对面没有反应,他觉得自己有点傻,坐在地上太无聊了,他打算直接跑去他的窗户口偷袭但是他一站起来就想起了那孩子当时在线的另一头所说的“这里连一扇窗都没有。”

他在月亮如白昼般的夜里面,他站在月光底下面前是一个盒子一般小小的房子房子上面仅有一扇窗户。那个人就像是把自己关在一个密封的小盒子里面因为连光线都无法渗入所以哪里会有什么窗户啊。明明就在他的面前啊。

脚边上听筒莎莎骸吓了一跳,那只听筒在移动向着房子向着盒子向着自内部看不到的窗户移动着。他不假思索的跟上了听筒的脚步,听筒已经脱离了地面悬挂在窗户的边缘骸正在好奇窗户不打开听筒怎么被他拖进去的时候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听筒有一半穿入了墙壁!

他想都没想就一把抓出听筒手里线条绷得紧直对方不想要松开可是正因为如此他们之间那一度被切断的联系又重新的衔上了。
骸把听筒放在耳边拽了拽线条又松开,“喂”
过了几分钟对方也拽了拽线条,骸会意的把听筒放在了耳朵边上他听到了一个声音因所有因果轮回被剪断又衔接上的所有或许……应该?一定!是命运一般熟悉的声音——

“你在哪里?”

“我在看得到你的地方。”

“你看得到我吗?”

“恩,不过看到的是你在的小房子。”

“那个房子很小?”

“非常的小。”

“你在骗我,我在的地方大的没有边走十年都摸不到另一面墙。”

“可我看到的就是很小,不相信你出来看。”

他走上前去想要直接拉开那扇窗户可是距离一近线条一松他们之间的通话瞬间就被切断了,对面的孩子迅速的抽紧线条好像他不想切断这通话他只想跟他说话对于他自己是不是要出来真的和他见面一点都无所谓的样子。

“有什么事直接见面说话不好吗?”

“可是我试了很久都找不到窗。”

“那你是怎么发现这个听筒的,跟着听筒的线就能够找到窗户这不用光都能够做到。”

“我试过了,可是那根线就好像要通到宇宙边缘一样怎么都拉不完,到现在为止你是第一个拉了这条线的人。”

 

 

 

“我不想失去你。”

 

 


黑暗的房间像是宇宙的一个部分,没有星子没有月亮,好像一个漂浮在宇宙之中的舱室四周只有宇宙的暗,宇宙自暗中而出。他不断地拉那根线他想这根线一定被拴在一个码头的一根桩子上他要把自己拉到那个码头上去码头上一定有人有灯火,他在夜的航线里面他要等到天亮,不如开始写航海日志。

他开始说话。


骸听着。

这里像是梦的世界。1314

骸听着。

 

 

他被他拥抱在怀里,像是一只半夜三更爬上床的大型犬趴在他的身上四肢荡在两边好像要问他索求拥抱却拥抱了他一样。

梦的1314年惊醒世界末日,没有光线的房间温暖的被窝松散的四肢清醒的神志被四周鼾声抛离世界。


“我开窗进来了。”他连声音都像是一只大型犬一样强壮的让人生气,手机滑落到地上他费劲的钻出脑袋看见月光窗户透明的空气六道骸的脸庞被点缀明亮他把被子往上一拉慌忙遮到额头。


“谁让你爬窗的啊”

而对方只是玩味把下巴直接搁在他的脑袋顶上。


线条绷直了,声音清亮好像吟唱之音。


“是你呀。”

 

 


如果这世界上不是我,还有谁可以打开那扇窗?
如果不是因为我,这世界上还有谁值得你一直的等下去?


如果不是

 

 

 


OMI PS:

想到关灯看手机的感觉好梦结果就写了个开头然后觉得有点不足就又写了下去。平时关小黑屋的都是骸,突然关了小纲吉觉得好不习惯对不起他。
因为平时可以在一起的时候很幸福是这种幸福的力量支撑起来了在不幸之中的自己,要是深入展开就可以写家族写各种黑,因为有你在所以什么事情都没有关系哦然后……可以各种虐往死里的虐反正这种设定结尾肯定是好的捂脸,但要写糟糕结局我也是可以的。我可以差不多一点了。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