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红线断(又名:剪刀手六道骸)[6927]  

2015-12-27 16:59:31|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彭格列十代目身边的红线全部都[剪掉]。


******


哎哟,望眼镜注视之下全速前进过来的那根,秋天的干裂舔一把锈涩的味道手持剪刀的六道骸园丁同学毫不客气的


[剪掉]


十五岁生日那天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告白
[剪掉]

沢田纲吉没有发现阴谋诡计只不过对这明明是向自己走来的人怎么突然走进隔壁厕所有点好奇,[想多了吗?想多了吗?是想多了吧]

六道骸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告诫宣判[你想得太多了啦],总之他拖着他就跑出去他们两个要执行放学后的好感度任务。


[咔嚓]剪掉


*****

 

六道骸剪红线标准认证一丝不苟严格执行ISO6927质量体系认证标准。

他剪的干脆利索不让红线出现毛头搔到被剪者的心里。沢田纲吉有时候会突然觉得有点奇怪,好像什么东西快要开始了结果突然电视预报新番将推迟一季度播送那样让人心跳在最顶端突然停摆。骸把他不知道看到哪里去的脸转回来摆好在自己的面前,“你是要巧克力圣代还是草莓圣代”,他把头低了好低的掐着声音指责“大家都在看呢,你要不要脸……”

骸到只是把声音提高了几个调子配笑“你脸红个什么啊。”


他被他追打的跑了出去。沢田纲吉路过的第三个女孩子将会是喜欢上他的女孩子,六道骸边跑一把剪刀不忘记[咔嚓],他今天也在奋力的扰乱并盛良好的男女社交风纪中。


他一直都不敢离开沢田纲吉的身边他就怕哪一小会儿他一个不留神沢田纲吉就被哪条红线给绑了去,虽然绑上了也可以再建掉只不过那时候被绑上的人会觉得非常的疼痛好像心被隔开离间左右心房空气冰凉的透入像把寒刀。手术台上的人不断的哭啊哭啊。

[你会好起来的],医生的眼睛蜥蜴一般冰凉而温情。

六道骸是个连拆线都嫌烦的人,他会努力不让事情发生到这个地步的。

 

 


纲吉好奇地问他你干嘛老在我身边转悠。
他回答的得体大方“我是你的守护者呀。”

纲吉就说“哦”,心里想想守护者原来要做到这个样子的啊大家真辛苦,“那明天放学后我来你的学校接你吧,也不好老是让你过来接我。”

 

事后六道骸怎么也想不通他怎么会答应的,彭格列的要求是很难得啦,而且还是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他过来对吧,他要不要准备个全校仪仗给他看,说干就干。

 

*****

 


沢田纲吉在去往黑曜的路上,没有六道骸在身边四周的东西一下子变得清澈了,原来又新开的店面,不知道呢,不过是女孩子喜欢的精品店吧,感觉也不会是男生喜欢去的地方,拉面馆的新套餐看起来不错嘛,下次和骸一起去好了。抓娃娃机也好可爱。女孩子们紧紧的盯着里面那个永远松弛度百分之八十的抓子眼睛发出明亮的光。


六道骸感觉到一种空气般存在的危险。

他张开雾气四周的街道煞白想失血过多的生体。纲吉只一眨眼面前的一切皆变成仿佛迷游下界的魂队,街灯亮起人气单薄,空气荫凉呼吸进入身体好像在肺上凝结起露水呛人。

 


滴答

 


肺里面积满水气淹没呼吸被渗透进了谁的浮魂

 

从枝叶上面落下的水声。

滴答。

 


 


哒哒

 


脚步声

 

 


他被他抱起来眼睛里面却看不到他的形骸,纲吉总觉得很奇怪他们明明只差一岁但是骸却总是给他一种很大人的感觉,又安心又惧怕影子像袍子大得吓人。

 

现在没有人看到也没有人听到。他抱着他的脑袋把声音放到他的耳朵边上他不确定骸是不是能够听到他说话。

 

“不是说好我来找你的吗”
纲吉的声音听起来有点赌气的生气。
骸回答也让人听的没理由的生气。
“因为我是你的守护者呀。”

“那是什么理由啊。”

他抱着他走过街道。人的声音越来越淡像是被驱散路灯好像萤火虫的光长糖浆色绒毛让人想要舔一口。


什么仪仗啊,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啊。他想着他在来的路上会收到多少红线的绑架就抄着他心爱的剪刀跑了出来。

 


那边有光,日光落幕,那些鲜红的触角自地平线生出想要抢走他的小纲吉。怎么可能说给就给,他最心爱的剪刀从来都不离身。

 

 

咔嚓

 

 

 


四周突然一片寂静沢田纲吉自一片寂静之中突然挣扎了起来从他的手中脱离。他看到他跑道遥远的地方,他靠近他就后退,他不得已只好吧雾气减淡顺势四周人声复燃所有清灵古怪的说话和笑声大声的哭泣声,所有的声音蜂拥填满在他们之中。


纲吉脸上挂满了惊讶离间两人之间意识的共同。“我们刚才……”

 

 

他们相距街道的两边只看见六道骸突然笑的勾下身体像一条弯曲的蛇。

 

 

 

他不小心剪掉了,原本以为永远都不可能连接上的那条红线。

 

 

*****

 

他手指上鲜红的空荡荡的垂向街道的另一边被马路践踏、走过、尾气排放的遮盖,弄脏了,那鲜红的、连接在沢田纲吉小手指上紧紧缠绕的,红线。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