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蝶[69627]  

2015-12-27 20:22:09|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是四天前晚上打的打完就赶着睡觉,刚刚改好错别字。十三岁小库洛姆酱和十年后的69&27祝食用愉快,最近自己玻璃心结尾都不会虐觉得这样的自己没救了一样

 

 

 

 

那天骸捡了个妹子回来。他现年二十五岁跟在碰彭格列十代目后面收拾烂摊子外加制造烂摊子给碰彭格列十代目收拾除此之外就是调家里面的妹子被喜欢妹子的男人们围攻也可以说搞不好他就是因为闲的发慌所以故意调妹子好吊男人过来跟他打架,云雀恭弥觉得意大利这个地方外放得没情调所以就回日本去了,迪诺隔三差五会过去看他隔三差五被他打回来久而久之云雀恭弥好像也都懒得管了。上次还看到罗马里奥和草壁两个人在墙角抽烟走得很熟络的样子。大家看起来都很熟络的样子。

那天他捡到了一个妹子,幼小,干干瘦瘦的被他牵着手带回来身上还披着他的外套隐约从她一步两步赤裸的脚与步子之间滑露出来不干净的棉白裙子。

纲吉看着很新鲜快乐的跑过去可是一靠近那女孩就被吓得钻到六道骸的后面抓着他腰带上的金属扣不放。骸用一只手臂就把她抱了起来像是一只小猫抓着他脖子后面留下来小小的月牙形状的指甲痕。

“好了好了”

纲吉抬着脑袋看着他们,看一只大猫带着一只小猫一直到脖子发酸。


*****


她一直都穿着她来的时候差不多样子的衣服。骸可乐意帮女孩子买衣服了,就好像他终于有机会涉猎到不可涉及的领域一样,其实他说给女朋有买衣服又怎么养了,纲吉这么对他说,结果骸很认真的跟他说自己不会有女朋友啦。

“为什么?”
“会忘记的。”


他热情满满,几乎跑遍每一家老字号服装定制店。他又浏览了无数的网店,就算是便宜货也很可爱。看到什么都想让库洛姆试试看。他陷入到一种特别的狂热好像恋爱,沢田纲吉从一开始鄙视他把人家当玩具到赖在骸旁边盯着他手机上面的服饰网页指着上面[这个不好看,只有你才会带着种狗链]。骸一副思索[那你说哪一个好看。]


于是纲吉拖了个座位在他旁边坐定了下来。你们是在给女儿准备圣诞礼物的爸爸妈妈么?

 


满屋子

地板、床铺、沙发、桌子……铺天盖地都是给女孩子的衣服。而女孩子站在一件白色的简单的衬衣前面。

 

[你要是是我人格的相反的一面的话,我就能够知道我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人了。]

 


像沙一样灰白
[我是污浊的影子]

站在她背后的骸伸长胳臂用他修长的手指拾起来那件衣服摆到了她的手上。


“你不生气吗?”

“那就穿上给我看看吧。”

 

沢田纲吉站在门口看着他们脸上懒洋洋的,好像四月的天气或者绵软的秋天的颜色。

 

*****


骸最近没有再调家里的妹子找乐子。云雀恭弥偶尔回来报销开支,他一坐上沙发连腿都翘得一副总裁样推掉咖啡喝本来就不怎么好喝的意大利红茶。沢田纲吉忍住,这是惹不起的前辈要忍住。


“您这大架倒是……”

“收账。”

您老人家收保护费收到自个儿顶头上司这里来了啊。青筋青筋青筋微笑

“前辈上次阿富汗的保护费已经收完了吗?听说那里不怎么好收呢?”

前辈的眉毛挤得很近,他突然茅塞顿开了!“我记不住一个月以上的杂事,问草壁去。话说……”沢田纲吉的脑上已爆发异次元火山就是云雀恭弥没有看到,脑袋一歪瞥向门外“[那个东西]呢。”

 

[那个东西]他最近很忙的。

忙着带妹子满大街的转。自从上次选衣服事件的失败他转而投向实地勘察出了西西里就跑法国(其实本地丧服系列是别的好看而且要说浪的话法国人怎么浪得过意大利人呢)。其实六道骸有很多的时间是滞留在米兰之类的地方兼职模特儿,特别是每年两次的春夏和秋冬发布季他基本上就是住在那里一场一场的秀走下去,他爱死了被人跑上来就拥抱狂吻。有天在秀场途中他突然很热情的打电话给沢田纲吉“你看到了没有今天冲上来的那女孩的身材简直爆到炸”他已经用形容词来形容形容词了!但是对面没有声音

没有声音


恍惚了很久心都快要迷茫了起来,沢田纲吉的声音夹杂着雪花,街头很冷所有人抱紧衣服或者相互拥抱,六道骸的更衣室里面温暖得毛孔里面都是慵懒。好像是酝酿一种情结。
沢田纲吉穿着西服的侧脸有点棱角。


“彭……”

“别叫出来。”

“纲吉。”


他一脸坏笑的声音扭进听筒钻进耳朵惊悚奇痒“你是说那个脂肪含量50%以上把首饰带的像盔甲一样的老.女.人吗?”

 

 

骸在电话的那一头笑了起来,从偷偷一般的窃笑,偷到了沢田纲吉捂着嘴忍不住的笑了。


“我真想立马就冲回来看着你对我笑。”

 

真想有个分身留在你的身边。我还是想要去很遥远的地方,什么事情都干,干到你翻脸一眨眼就能够回到你的身边,像只猫也好,撒娇。不能在你的面前说出来。但你要是说我像只猫一样的话也不错。

“好想你啊,好想你啊,想死你了。”

 


*****

 


那女孩子小小的,牵着她的手营养不良的肩膀要很多年才能开花的植物
眼睛里面单一而看不清楚的灰白。


他给她试了一件蕾丝的礼服,虽然他现在这样不怎么可能参加舞会更加不可能参加彭格列的宴会那样会被人顶上的。但是他还是想看看。女孩子的眼睛对着上面的手工蕾丝不住的看。


“骸大人喜欢那个人吗?”
更衣室的帘子厚厚的不透光线颜色质料温柔,骸靠在旁边很想抽烟但是室内禁烟。
她等了一下,一边解下内衣搭扣肩胛隆起单薄的骨。
“喜欢啊,我这个人谁都喜欢呢。”

“但是你只跟他一起给我选衣服。”

 

*****

 

有一天她醒过来没看到骸就出来找他。她从某一个不熟悉的门缝里面看到他扬起的头嘴角的笑容有着一股戾气汗水滑下鬓角他身下的女人的腿白得发亮像将死的挣扎,她满眼都是她鲜红的指甲在他的后背留下的痕迹一直拖到落到腰间的衣服里面。他的指甲好像是黑色的。
他发现她的时候没有立马走过来拉她的手。那天晚上他就起程离开总部了。

 

大半夜沢田纲吉办公室的灯还亮着,库洛姆坐在沙发上面坐到睡着,纲吉小心的不吵醒她把她抱了起来,他走啊,像走在灯盏间的黑灯瞎火脚下看不到路。她睡梦半醒之中问他“你喜欢骸大人吗?”

哭了,

说着说着就哭了,

她的手搂在他的脖子上抓在他的后背上……


酣然

 


*****

 


他好像不断的在杀死自己,从新生出来自己,再不断的杀死自己。心像不会死的一样只管着跳不知道痛。他需要无数的热情滋养他用残忍灌溉他。

 


梦的惊醒


他打开手机被骤亮刺得无法睁眼,电话图案从左边渐次闪烁到右边沢田纲吉的名字被验证。


接通

 

粗糙的喉咙吐出干涩声音没有修辞的匮乏懒散
“……喂?”

 

 


“滚回来”

 

 

 

 

 

库洛姆抱着伞独自立在门口一身黑色丧服缀满蕾丝。有一种冲动撞进她的后背有一瞬间她似乎看到了什么,松开的双手像是拥抱,脚步一二,第四步她站稳了毫不动摇如同自绝望中的匮乏而不再前行——


不远处的伞,


六道骸像是被雨水打落的徙鸟摸摸长望天空的走失。他抬头望见沢田纲吉在窗边。他扯下领带甩在他的脚边然后默然离开。

 

 

 

 


“我喜欢他啊,就跟喜欢你一样。”

她穿着那件纯白色的裙子走了出来,拽起骸的手告诉他。


“我不喜欢。”


“我不喜欢白色的裙子。一点都不喜欢。”

 

她的脸是垂下去的腼腆的,骸笑得把脑袋贴到她的肩膀上然后举起在空中一圈一圈的转。

 

 

*****

 

她开始穿黑色、紫色、泛蓝的红色。高跟鞋的挑逗,六道骸和别人鬼混的时候她一脚踢开门。在走秀的幕后跑上去就拥抱他。

沢田纲吉的头很痛,今天报纸的花边新闻又是有关于他家务之守护着顺带还有雾之守护者萝莉控,当然署名不会是彭格列十代目的雾守,也不想沢田纲吉为他扫清得有多麻烦花了多少钱。

云雀前辈最近来的次数稍微多了点他的荷包有点供不应求,“我说六道骸你是不是也帮我填个内虚你最近赚的代言费不少吧”

他笑笑显得客气,“那要谢库洛姆酱了。”

那女孩的名字被他起作了库洛姆。报纸头版头条知名模特儿失踪多年的妹妹被发现

像是你的名字又不是你的名字。


“那我平时就把她留在你这里了。”

“没多久就会被人知道你是干我这一行的咯”

“哦~先生你是干哪一行的啊。”

心知肚明


他放下咖啡看了一下的手机预定的时间又到了,他起身纲吉也只好看着他,毕竟他的赤字还得他和他那张嘴脸去给他填满呢。想想都生气。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像是忘记了什么一样停下了脚步。


下一秒他的食指勾起那张脸,你生气的时候真可爱。来亲一个~

 

你有没有在我不在的时候想我,有没有什么时候让你突然就觉得嫉妒了。但是现在我还没有办法就这样的留在你的身边,想要弄伤你破坏你。现在,先稍稍的,暂且先远距离的恋爱吧。


“帮我好好的照顾库洛姆酱,就像是疼爱我那样。”

 

 


他拉门转身一张生气又青涩的脸,他是一只住在门缝里面的野兽窥视着,永远永远的窥视着。


四目


相接了

 

 

 

他低头吻了吻库洛姆的额头。
她看着门口遥远得变的空白。

有时候会想起来,
似乎是一种纤细的连接

我在空中看到悬浮的电线和惨白的天空


黑色的衣服外套底下渗出血一样的灼热,低着头的我仓皇逃离你的视线。

 

 

 

有一天库洛姆突然出现在哪一季发布会的最后一个秀场门口她穿着紫色洋装小礼服装饰用的小礼帽下面飘带结成凤蝶翅膀的轮廓几欲飞起飘扬飘扬飘扬,洛可可繁杂装饰着她的手指。伸出。

“回家吧。”

 


回你最爱的人的身边去。

 

 

 

 

 

 

 

 

——————————————


想象一下
蝴蝶是一种很妖的东西。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