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6927】第十一题  

2015-02-16 18:42:52|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黑暗里被光芒点亮的任何东西都美得要死哪怕是灰尘。一直在白昼里面行走的人是绝对不能明白的。六道骸觉得那些人的告白是那么的廉价每天都能够说。沢田纲吉从他的面前走过来了,他怀揣着无数的话语迎面走向这个人,衣摆的扬起他低头背向天空,错乱,沢田纲吉走到他的身边向他打招呼他头也没有抬仅仅用眼角卑睨……心,跳得好大声,心里面无数的声音冲撞着一抬头一抹蓝天眼泪忍不住被照耀的落下泪来。

 

 

 

 

他期待着永远都不要得到他永远都不要被他所知永远的爱他,就好像最初的时候他遇见他一切的开始就永远开始下去不要发生任何的改变,他永远都在开始的进行中害怕着结束永远都在结束的恐惧里面无限妄想着开始的时候他们最初的时候,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他们所在的地方除了他们两个之外什么人都没有,存活着的是看着的树木记下年轮……这一道,在不可能存在的某一个时刻里六道骸指给沢田纲吉看,那道年轮是我们相遇的那一天,然后我在这里,一直都在这里,无论以后年轮叠加上多少圈再也没有人能够看到他一直都在那里。


沢田纲吉某一天惊醒过来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哭了,眼泪顺着脸颊滴落下来可他什么都记不起来,然后因为怎么都没有办法想起来而忍不住哭的更厉害了。


“我好像忘记了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请,那件事情会让我后悔自己为什么会长大为什么时间会流动,可是我却无论怎样都没有办法记起来。”
十年之后日子平凡沢田纲吉坚持不杀人流泪很多坚强更多伤口不断的好去掉了伤疤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受过伤一样。
他莫名的想见六道骸,觉得怎么都想要见到他就好像长久的弥撒没有喝水的教徒走出教堂觉得饥渴是一种罪过。他突然觉得很难过。他一遍又一遍的寻找六道骸觉得好像永远都没有办法寻找到他,他突然看见窗户外面的巨大乔木粗壮的枝干盛夏的蝉鸣撑爆耳膜撕裂喉咙的叫喊着,耳鸣。

六道骸像是一只蝉,七年的生不见生,七日的……

 

他好像死了,花了七天的时间,死了。

 


六道骸站在沢田纲吉的面前问他怎么了,话语和手指都很狡猾而标致。他抬起他的脸看他哭了,他说“你哭了啊。”脸上笑得一片灿烂。沢田纲吉拉下他的手猛烈的甩开,“……你为什么不哭呢?”

 


你为什么不哭呢?

 

 

 

在很久以前天气晴朗得繁入盛夏、死掉的花,是寒冬腊月,只是天气晴朗一如盛夏。他走过街道走过沢田纲吉的身边沢田纲吉向他打招呼他没有理睬只是笑他,一回眸已种入树木的年轮。

不知是多少年之后你知道吗,如果你将耳朵靠在树干上倾听你会听见冬日的蝉鸣那年六道骸丢了一滴眼泪被晴空蒸发没有落到地上他为此觉得十分的幸福。

 

“我为什么要哭啊”
他很开心的问他。

 

 

 

 

——————————————————

随手写了觉得可以靠上好几题但又不完全属于某一题所以标题就变成了第十一题……|||||||||||||||||||||||||||||


 

 

 

 

 

 

 

他最标准永不屈从模式一脸偷人心肝坏笑面对着沢田纲吉,“我最讨厌你这种人了,虚伪,卑贱,假装纯粹”每一个字都是在说着他自己嘲笑着自己,他身体里面的每一铬细胞都在叫喊着我爱你爱你爱你到死都爱你,"……沢田纲吉。"

 

并且永远的憎恨着对你说谎的自己。

 

除了我之外还有谁能够看见你所有的好?

 

 

 

 

 

 

——请告诉我,六道骸是如何的深爱着沢田纲吉?——

 

 

 

 

 


为什么被嘲笑的人是我,你却比我难过呢?(六道骸嘲笑他虚伪破口大骂自己眼泪却落了下来,泽田纲吉忍不主向他伸过去手,心里觉得非常的难过。

 

他像是拥抱一个受伤哭泣的孩子那样,拥抱了他。因为他看起来怎么会是那么的无助。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