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假设问题[6927+96]  

2015-07-26 21:03:55|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手机文

老是不敢伤害烦了所以干脆杀死一次好了,虽然最后结局又回来觉得还是没有劲我不会这辈子都下不了手吧我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六道骸第一百零一次暗杀成功了,他翻墙进去的时候谁都不在那里,平日彭格烈守得跟个牢笼似的连守护者进出都要查铭牌六道骸几乎变成所有人的样子暗杀过现任十代的泽田纲吉那是个天生的猎物完美的靶心可是今天谁都不在他的身边。
你不就是为了被众人前呼后拥而出生的么?

自从泽田纲吉死后彭格烈从内部开始瓦解到后期简直就像只被蛀空了的苹果手指轻轻一戳浆水混着蛆虫蜂拥似的淌出来其中还有不少已然成年的长着翅膀的苍蝇只是它们被它们好吃的极乐捂死在那里了。
六道骸开始有自己的组织库洛姆跟着他像他的小影子,她老是傻看他。她那时受了不少的刺激纲吉死的时候她第一个感觉到了并且赶到了现场。她问他你不是只要他的身体么?你为什么杀了他?六道骸解释说那根本就无所谓。那天她开始看着他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喜欢在半夜偷偷的钻到骸的被窝里面。库洛姆是一个开始,她象是某种症状的漫延六道骸开始鲜少在别人面前露脸他有时候只是一个人出门干掉目标然后看着自己的手一点点冻结了一样失去知觉他只要一回头库洛姆就在那里不躲也不逃的只是看着他。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出问题了,他有时候会莫名的失去一段记忆不知前后因果的出现在一个场合里成为一个温柔的好人他在夜里杀死他憎误的黑手党在白天他成了另外一个人。

你还记的那天晚上的事情么?库洛姆窝在他的怀里对着他的耳朵说话,你说那身体没用了得到了也没用了,所以你把他的心吞掉了。那天晚上他一柄尖锐刺向他的胸口泽田纲吉依附在他怀里就象库洛姆每晚的依偎那样。

就让我在你的心里成灰成茧成为你的心

 

 

 

某一天泽田纲吉在他的身体里面和他说话了,这很像以前库洛姆在他的身体里面的时候,库洛姆在得知纲吉的意识开始能够说话了的时候难得拖着骸的袖子求他让自己也进到他的意识里面,她已经很久都没有在意识里和骸大人说话了,比起面对面她更喜欢像以前那样就好像心和心贴在一起血脉跳动毫无谎言,但是骸很头痛他说他没办法同时接纳他们两个好不好会超载自爆。
库洛姆看着他的胸口嘀咕句好狭隘骸很无奈。他还是用手提起库洛姆的下巴小脸蛋把她提到自己眼睛前面可是骸和库洛姆的身高差得太多了她几乎踮着脚看他好像他要亲吻她一样。骸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告诉她泽田纲吉在这里,不是心胸狭隘是脑容量太小…玩笑够了,库洛姆望着他的眼睛一垂脚指也歇了下来,她说不对,BOSS不会让人那么吃力的看着他的,她指着他的胸口目光温婉里夹着分明的确定:他在这里。

他们在夜里说话,骸觉得很不自在不知道库洛姆是在跟他说话还是在跟“他”说话,库洛姆睡着之后他在梦里见到了他。
他是泽田纲吉了,眉目里透露出一种悲剧的善,骸想起他一刃刺进他的胸膛的时候他眼睛里面没有害怕与绝望,只是显得非常的难过好像希望被刺破粉身碎骨。幽暗的空气里满是回声“库洛姆说想要见你但我觉得你只是泽田纲吉留在我记忆里的一些碎片等到我把你忘了你就消失了。”他说完之后又觉得有点怪,他和他的记忆说什么啊他又不是“他”何况他和“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他不过是杀了他的那个人罢了,所以很奇怪,他杀了无数的人可从来没有一个人在他的记忆里面牢固成形甚至还能和他说话。
纲吉说话吐字不清,他喊他一声骸婉转过三个音调骸回头就走不想听他说话,他只听到他不断的研磨着自己的名字一遍一遍的。
骸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他有时候能在白天看到泽田纲吉就站在他的面前双手撑在沙发两边的扶手上看着自己阳光透过他的身体落在自己的身上,骸有种错觉得那是“他”的体温。他又想起来自己杀死他的那天他把脑袋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他说话的声音正好落在他的心脏上面反反复复的粘着血液滴落的声音一阵阵作呕等到他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夜时分库洛姆靠在他的怀里呼吸匀称,这简直就是一种报复。

他将所有人都抛弃在外连库洛姆都不放过,他在夜晚的森里面走着一回眼就看见泽田纲吉淋着月光站在他的面前硝子一样的怒火在咆哮着。“你已经能够说话了吧,说话啊”他被他逼得才喊出他的名字就立刻被勒令禁止“别喊我的名字!”那一声一声好像是魔咒喊到他的心里面他又想起来他杀死他的那个夜晚不断的想起来每一个细节那天好像也是满头的月光淋在他的身上落下来把他身上的和地上的和溅到自己身上的和那柄利器上的血全部都染成了银白色。他没有看到过红,对的!他没有看到过血的红,库洛姆闯进来的时候正想开灯的时候他将手里的利器掷了过去直接刺中电灯的开关库洛姆吓得愣在了那里半天才颤颤悠悠的走到他们的面前突然就哭了出来“你杀死了他。那么那么温柔的人那么那么好的人,你杀死了他”
库洛姆变得歇斯底里好像满世界的在找泽田纲吉回来。屋子里那么的安静,颓败了的花,库洛姆坐在地上一声不吭了。骸底头望着怀里仿佛睡去的泽田纲吉说:他没死,他活在这里。他在他的心里,“他”一点都无所谓他自己被杀的事情就好像他知道自己是不会彻底被毁灭一样,但是他怎么可能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死在谁的手里呢?超直感不断在提醒着他快点离开这里可他却更早的感觉到了那个血里面冷得发痒满是骚动不安的人,六道骸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够治好他的那颗心呢?
他突然想如果他用自己的那颗心亲口去问问他呢?

可是他不知道能够在六道骸的心里面醒过来是那么艰难的事情,那是刀的湖雪的空影子的光六道骸和库洛姆行走其间像一阵飘荡没有重量好像没有心一样。
他还没有成形没有办法说话的时候是库洛姆率先找到了他。骸因为纲吉的不成形状而失掉了记忆任性的不肯承认他是泽田纲吉口口声声的影子影子记忆的碎片是谁把他的记忆死死抓劳的?
似心似似魂魄没有重量的飘浮似同他们一般成为了同类。

“骸…骸…骸”我现在还只能够喊出你的名字啊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我在这里陪着你啊”库洛姆深夜伏在骸的心口跟他说话。他都快要哭出来了库洛姆将脑袋贴得更近了。
骸站在纲吉的面前浑然不觉外面的世界,一味心向冷处前行着浇灭所有的火炎是不是这样就能够更加勇往无前打败自己所有的失败做一个好梦了呢?


他站在泽田纲吉的棺木前棺盖被放了下来。花颓败,不败的泽田纲吉吃下了咒语的药不死不灭,就在棺盖打开空气进入的一瞬间一万种花叶的香味极速盛开比腐败更加迅速。

六道骸已经不记得那时候他所说的话了

[他没死]

体温在迅速的流逝鲜血的涌出他说他没有死他用他自己的名字起誓他永远不死不灭等到他喊出他的名字的那一刻开始所有的轮回逆转他站在世界的中心双手伸向天空重新迎接他的归来。

他对着他紧闭的双唇轻轻吹了一口气。库洛姆捂着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他深深吻了他。夜晚树林寂静得好像坟场他的墓地安详的落着如同那日死去时的月光顺着第一口气息进入深深深深的深处。
他所看到的第一轮明月下面有一个人望着他,眼睛里面闪闪发亮的新生的自己。

他到达他的心里面了吗?
为什么他们又分开看得到彼此了呢?

骸说如果要真正杀死你的话还是要你活过来才可以,“怎么样?活过来的感觉?”

“那你呢?”

………

他只看到他笑着无畏无惧天真无瑕。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