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狗 06》[骸纲狱]  

2015-09-06 22:57:19|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6

 

纲吉哼唱着那样的一只安眠曲,摇篮中的野兽昏昏欲睡鲜红的眼睛从缝隙里面窥望着外面的世界,摇曳摇曳着,温柔的手轻轻的覆盖上了,摇曳摇曳着。

黑暗里面的灯淡淡的好像宇宙边界最后那颗红巨星的光芒。即使身体里面有着再顽强的意志却始终没有办法对抗药物的效力,那是不是很悲惨?要是有人对他下达指令让他杀死十代目——他的手指忽然痉挛一般颤动了一下沢田纲吉一惊声音便没有了像一盏灯的熄灭。光很暗淡,他要靠得很近才能看得清他,但是在那么近的地方十指交扣的真实感又让他觉得视线什么的已经一点都不重要了。
他握着他的手四根手指整齐的排在掌心拇指安稳扣在手背上,他的眼睛微合一条狭长,轻轻的,像是从这片缝隙一般狭窄的口中唤出他的名字:“狱寺君……”

 

 

 

 

“狱寺君!”

他惊叫着!他恨死跟不上声音发出的速度眼看狱寺隼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突然就跑了出来拦在他的面前。

鲜血——


那武器拔出来是尖锐的三叉戟——


六道骸一脸惊愕直至狱寺跌落下去才将血肉模糊间滑于三叉戟上的触目惊心拉长成月的光线撕裂出无数鲜红色水珠的排列与散落

 

这个场景非常的奇怪。


六道骸完全不明所以后退了两步在离他们很远的一个范围之外踉跄的站在那里。沢田纲吉叫喊着狱寺的声音在他脑中尖锐的刺痛着他的神经。纲吉捞不动狱寺的身体只好紧紧的将他扣在自己的怀里眼睛晃过四周不知倒在扫着什么,他该做些什么。狱寺各种各样的样子浮现在他的眼前,他一瞬间脑中泛滥出无数的东西,最后那些所有的东西的留白角落、天空、太阳,所有一切会发光的东西无限扩张吞噬了所有的画面在最后的一瞬间他脑中恍白跪坐在那里看着膝盖上怀里面的狱寺一手鲜红的鲜血微弱颤抖着伸向他的脸。他好安静,突然间,他哭出来了。


那是那天的那个画面。当山本拿着手机大声的询问赶过来的时候六道骸垂下了拿着手机的手,离得远远的。

 

手机里面发出面前的声音,那么近的一幕在面前发生着,医疗班、担架、慌忙的人、狱寺隼人不肯放开的沢田纲吉的手,沢田纲吉一回头在人群缝隙里面看见六道骸就那样站在那里好像六道骸根本就没有存在在他们的世界里面,他背后的那颗树无比高大的压下来树叶掩盖着好像他们都快要化成一体了一样,在寂静的深处只听到手机咔嚓一下山本武按下了结束通信。他们的世界一刀两断。

 

 

 


沢田纲吉没有睡,他睁着眼睛看着四周的房间空旷的无比昏暗的似乎什么都没有一样,他从中看见那棵树的虚像而六道骸就在那里一直都在看着他。


他伸出另一只手在空气里面举起,他的对面有那个家伙的存在,他闭着眼睛觉得他就在那里一样整个身影被湮没在巨大的昏暗里面。

 

然后他低下了脑袋把手指微微的收拢了起来,一瞬间落了下去。

 

当他一个人待在水槽里面的时候他在想些什么?
当库洛姆也不在他的世界里面的时候。
当他在无数次挣扎后意识到自己已经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主导权的时候。
当他只能够从眼睛的缝隙里窥望这个世界的时候……这个世界是无尽的囚笼,所以,闭上眼睛再也不想要睁开的时候。

 


有一天他轻佻的用脚尖那样站在他的面前对他说[下午好啊,彭格列最近怎么样]的时候是指环战结束大概两个月之后的样子。沢田纲吉在上体育课因为不擅长所以只好站在足球场旁边看着大家,狱寺山本的声音相继传过来,还有女孩子们的喝彩与尖叫,他站在铁丝网墙壁的一边面对着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六道骸一下子愣在那里好一会儿才问候了一句……“你还……好吗?”


他是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但是突然间就说出来了,可是这一问六道骸反倒是像被他点着了眼睛和嘴角的弧度一下子就嚣虐起来。“诶~”他故作不明所以的姿态磨着嘴皮功夫。好不好你还不知道么?但是沢田纲吉也是够笨的家伙他根本就听不懂所以从他的语气里面猜测,“不好吗?”这听起来像是在说伙食不好不让你泡澡不让你看番这样的轻佻。


六道骸在烈日之下直起身子,他以一种恨恶的蔑视对待这个家伙。


后来,纲吉一直在为他如此轻易的就脱口而出的话说了无数的更多的把六道骸的烟雾都叠加到快要溢出来的逞度的关心。

然而
“可是我一直都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在无数被嘲笑无视之后沢田纲吉终于猛烈的爆发了,狱寺和山本突然看到了在那里的他们两个,


一脚凌空射门然而有人偏离轨道跨越整个球场单手翻过铁丝网围栏的高度腾跃而起阳光都在他的背后闪成刺眼的利器,六道骸抬手接下狱寺隼人那一招,那脸上的笑容沢田纲吉用了一生一世的时间都没有办法忘记。

 

[有人用利器向你刺了过来,然而你却像是久逢甘霖一样不躲也不闪。]

饥渴的低头招手,全部都向着我来好了。

我简直难受的要死啊。你们这群在日光下面肆意挥霍的,让人连血里面都发痒的家伙们。

 


山本赶过来就直接拦在纲吉的面前,狱寺瞥一眼山本的到位就全然都放开了。

但是很可惜六道骸没有力气支撑到很后面。也许会有个很后面但是他没有办法支撑到那样的一个时刻。他的手指蒸发成雾气连三叉戟都没有办法握紧。


已经到达了很后面的后面了。铁丝网之后的沢田纲吉刚才一直都在看着他。
已经真的到了很后面了。他这样的觉得,渐渐地身体蒸发到了连心脏的跳动都已经变的如同虚无。视线,再保留的长久了一些。

 

库洛姆倒下去的时候沢田纲吉突然就跑了过去整张脸贴再被午后日光晒得滚烫的铁丝网上只剩眼睛越过一切。

 

啊,这个人,一定非常非常的无聊。

有一天有一扇门出现在他的面前。那门对面的人对他说你要付出代价,然而门的对面并不一定是你想要的那个世界,即便如此你也想要从黑暗里面打开这扇门么?

 

 

 


挂钟的摆动左右这个世界的进程。
纲吉突然听到了些轻微的声音。他低头望了一眼狱寺还紧紧握着他的那只手,那紧紧的从未放弃的手让他心里面颤动了,他是不是该放弃些什么了呢?

那外面的动静像是被笼罩在一张特别的幕布里面让他并无法用耳朵听到仅仅只能凭借感觉知道一些事情正在发生着。


脚步的滑动。停顿。稍微侧身。那轻蔑的笑容面对着一个踉跄偷袭不成的后背。

像新月一般无法遏制满月萎缩而成的那种尖锐。


猛烈的刺了下去从被害者望见凶手那张狰狞的眼睛的最中心开始,画面轻飘分化肢解碎片飞扬落满一地——


凝结成暗色调好像沢田纲吉所在的房间的昏暗。

 

六道骸吱呀一声推开大门轻道了一声晚上好。


那在天鹅绒被褥里面抚摸着手边昏睡的野兽的小巧君王注视着他。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