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时间不记得::

在此,放下所有的一切

 
 
 

日志

 
 

《狗 07》【家教/骸纲】  

2015-10-02 01:52:51|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7


当库洛姆不在的地方他没有依附在任何人的身上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然不再是自己的,他是无助的无力的什么都不是的,那个时候的六道骸在想些什么?

其实六道骸很可怜,好不容易依附在谁的身上出来散个步还要被他沢田纲吉扣着管着脖子上面拴着,他曾经被他的父上大人简直就是掐着命要挟着被迫来做他的守护者,他出来的时候是多不甘心啊,他本该在出来的时候无比自由地去做他所有想做的事情挥霍身体里面所有的积怨来的。



他突然想到了。


他摇摇头手指插进脑袋里面喉咙里面有声音想要吼出来,

[骸他其实是……]

 

 


门把手旋转的声音惊悚的打断了他,那一丝光芒在地上刻出日晷的线条朝着他的方向旋转出惨白的弧度。

皮革的靴子踩碎那种白再抬起来留下鲜红的脚印。走道上的灯光打在那人的身侧,他的脸好像是新月被照出月牙的外沿却将能够说话的脸藏在全部的阴影里面。

纲吉的心里面猛然的跳动着就好像以往他总是习惯性的一种朕兆,他的手捏紧枕边的手枪,心跳,怦然心跳,汗水勾勒贴着他的脸庞落泪。


那时候他在为狱寺而落泪,六道骸远远的看着他的画面一直延续到了这一秒。超直感倾诉着那个人的名字指给他看是[这个人],把枪放下来也没有关系是这个人是这个人!可是他的身体已经不再能像以前无数次六道骸面对着他扬言着夺走他的身体扬言着杀死他也很简单哦~


用轻佻的口吻说话
连走路的姿态都让人觉得轻佻、随便

摇摇头不做选择谁都好。


那时候沢田纲吉问他要是彭格列的十代目不是他的话那么他们还会像现在这样认识么。

他转头说谁都好,无所谓的。他一回头脸上就一脸歪斜的笑着说你要是现在就宣布不做彭格列的十代目的话我立马就从你的面前消失。

纲吉楞了两秒钟。

那语气淡然而随性的让人觉得害怕,所以他愣了两秒钟。


他学着他的样子笑着说真可惜啊,他自己好像没有拒绝的权力来着。他摆了无数的时间和背后拿枪顶着他的人,他摆了很多很多的原因好像就是为了让六道骸知道他们的孽缘是没有办法解除的死心吧,自己也死心吧。

他没有办法学会六道骸那样随心而淡然的笑容。


死心吧。


快点死心!

 


比子弹的速度更加快的。

 

 


消音器盖过子弹的声音指在枕头边上留下一个烧焦的弹痕和缭绕着硝火气味的烧焦的味道。他突然间觉得全身的力气一瞬间全部都从身体里面被抽离掉了只身向后靠进闯入枕头的安慰在昏暗里面大口的喘息着。


“你终于相信我真的会杀你了?”

骸的声音幽暗而转折的抛在纲吉的面前。他好像在等他的回答。他把他逼迫在悬崖的边上狠狠的脚踩在他抓着悬崖的最后那只手上似的。可是纲吉呢?他就是看着天花板。他已经嗅到了那些黏在骸脚底下的味道。骸把三叉戟收在背后纲吉看不到,但是鲜血滴落在地上哪味道延续着他踩在地上的脚印延续到那半敞的门的外面。

“我不知道,要是没有狱寺挡在我面前被你伤得那么重我一点都不相信你真的会要我的命。我相信你想要夺走我的身体但是我一点都不相信你会想要杀我。你从一开始让库洛姆来到我的面前不就是因为答应了要帮我的吗?


你现在不是又出现在我的面前救了我吗?”


无比明亮的走到上面躺着死了流了一地的血的人。

 

 

 

“你为什么总是要杀死那些想要伤害我的人呢?”

只要一那么的想,纲吉就会觉得其实六道骸或许从来都没有想要伤害自己。

 

[连伤害自己的人都全部被他杀死了。]

 

 

 

 

那天晚上他突然感觉到六道骸的存在。
库洛姆被留守在总部他以为六道骸明白这就是拜托他帮忙照顾总部的意思,他确实从当时的库洛姆身上感觉到了骸的气息,他怎么会想到他还有别的替身?
他心里很不安的赶了过去撇下所有的人,那些人在背后叫他的名字他一心就想着快点到他的身边去,他担心的要命。这世界上怎么会有人能伤害得了六道骸呢?他只是担心,就想要用自己的双眼看着他。

是啊,就好像是他的宠物他一条怎么都驯化不了的狗不放在眼前就会担心,别咬了人啊,别被人欺负啊,被说坏话也是很伤人的事情啊。

那个毒蛇的家伙——他正在口若悬河的面对着面前的人说着什么,突然一回头望见了纲吉就朝他没有场合的打了个可爱的招呼。“给我正经点啊!”纲吉要求神从天而降一把折扇劈头盖脸的就往他的脑袋上砸下去。


这种四周闪着小花的闹剧上演了好一会儿纲吉才意识到这四周的诡异。他们四周的树上灌木草丛地面所有的一切都留着打斗的痕迹,骸的眼睛里面含着数字热烈的闪着光焰。纲吉心里面一下子咯噔不禁咽了口气,现场气氛骤然降温。有人倒在地上有人指着雾气,全部全部

 

全部都是彭格列的原班人马。

 

好年轻啊。

全部都是年轻的人,那些年长的人在哪里?


刚才不都和他一起在彭格列的总部么?刚才他们还在一起。


有人口中念叨着“老师的命令”


他想起来了自己跟里包恩。

 

骸觉得这是个不错的笑话。沢田纲吉的脸色开始变得很难看。他觉得沢田纲吉该知道点什么,反正大家从一开始就对他总是遏制,这都没意识到的话他是白痴吧。
噢~这是真的动摇了啊。
大家平时总是表面上做做,结果现在表面上都懒得做了呢~这小家伙现在心里面一定十万分动摇了吧。

“人家讨厌你都讨厌到想要干掉你了。”骸还在那边好玩的煽风点火没想到纲吉开口就叫他“闭嘴!”

他目光直视的望着面前的那些人,他们后退着,纲吉的眼睛率直的呈现出来一种透明的琥珀色,炽烈的火焰在安逸里面灼烧着。

 

 


在纲吉赶到之前,六道骸曾问他们“为什么不相信彭格列?”

“因为他不是我们认可的人。”

“那为什么不信任九代的决定?”

当他问出这句的时候对面没有任何一个人作答。

 


“那是因为你们谁都不信任。”


骸如同说着他自己那般,自言其说着。


 

 

 

————————————————————————

之前的07和7.5章删掉了,那不是我真正想写的所以删掉了。删掉的字里面唯一满意的就只有最后狱寺在梦里淋着雨有人问他怎么不进屋他说“因为他还没有回来”。纲吉不是那么矫情的人骸会矫情但他不会,可能那时候只是不想让纲吉对着骸开枪,其实最早是他们两个都没有针锋相对但是狱寺被骸伤到纲吉不可能无动于衷,骸可是把武器对准纲吉结果狱寺出来才被伤到的(这里好像还没写),他的心里必须要认清[六道骸这个人是真的要伤害他]。他对六道骸感到了害怕,他对骸开枪还因为他居然伤了狱寺。总之这个心里被我搞得很复杂

后面还有事发当场库洛姆的视角和狱寺的视角。这篇我是完全不想让库洛姆有任何人格剧情所以这边的库洛姆也是被骸控制着的。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